红星岁月 第1章 战斗在硝烟未尽时 第1节 秋林少校

积谷商人 收藏 3 42
导读:红星岁月 第1章 战斗在硝烟未尽时 第1节 秋林少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2/


“瓦西里.秋林同志!”

“到!将军同志!”

“现在宣布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司令部命令: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反谍报处侦察员瓦西里.秋林大尉,鉴于你在1945年军区反谍报工作中的突出贡献,同时,为了表彰你的英勇无比的战斗精神和严谨的工作作风,经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批准,莫林斯堡特别军区特授予你象征崇高荣誉的红旗勋章。祝贺你,秋林大尉!”

“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为了共和国联盟!”

“很好,秋林同志!”苏斯特共和国联盟首都莫林斯堡特别军区第一副参谋长波波夫少将欣赏地看着眼前的声音洪亮的年轻人,并轻轻地用拳头捶了捶他的胸膛。“真是不简单哪,你可是战后头一个获得红旗勋章的人,呵呵,没想到啊,战争结束都快两个多月了,居然还会颁发表彰作战英勇的红旗勋章。真是好样的,瓦西里.秋林同志!”

“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为了……!”

“呵呵,秋林同志不要这样严肃嘛。”波波夫少将笑呵呵地打断了秋林。

“好的,将军同志!”

秋林还是如出一辙的语调已经让波波夫少将习以为常了。身为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反谍报工作的主管,自然知道眼前自己的得意部下瓦西里.秋林从来都是这样严肃的神情,也从没见过他笑过,司令部的其他人据说也没有见过,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或许是因为该死的战争的缘故吧,波波夫少将摇摇头。

“现在宣布第二项命令:鉴于瓦西里.秋林大尉在1945年军区反谍报工作中的突出贡献,特给予晋升少校军衔。任命瓦西里.秋林少校为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反谍报处副处长。本命令自签发之日起生效。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司令部。”波波夫少将把手中的任命书递给了秋林少校。“再一次祝贺你,瓦西里.秋林少校同志!”

“感谢司令部的信任!并感谢您,将军同志!”这一次,秋林少校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这是你应得的,瓦夏。”波波夫少将笑着拍了拍秋林的肩膀,叫着秋林的爱称。“我们莫林斯堡的姑娘们可是不喜欢整天绷着脸的英雄的,哈哈!”

秋林的脸难得有些红了的迹象。

-

莫林斯堡军区政治部1945年档案:

瓦西里.秋林,男,1924年11月7日生于斯沃森斯,孤儿,父母死于德法里亚法西斯的炮火。1942年冬在莫林斯堡郊外,瓦西里.秋林在雪地里被挖战壕的莫林斯堡工人救起,两个月后参加苏斯特国防军。自1942年12月起,历任列兵战士、中士班长、少尉副排长、中尉连长、上尉副营长、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司令部大尉参谋、军区反谍报处大尉侦察员、军区反谍报处少校副处长。1943年5月加入苏斯特社会工人党。因其在莫林斯堡保卫战、高德森林战役等卫国战争的战斗中作战果敢英勇,先后荣立三等功5次、二等功2次、一等功3次,并被授予模范战士称号、卫国战争勋章、红星勋章和红旗勋章。

-

“哇!就差苏斯特英雄称号和共和国金星勋章了!才21岁就当上了少校,天哪,这家伙简直有些变态呀!”

“什么?!你居然说我们的英雄变态?”

“不不不,局长,中将同志,我的意思是瓦西里.秋林这么多的战功和勋章,居然是在短短三年内获得的,而且从一个列兵升到了少校军衔,这也太……”

“哼!在我们伟大的卫国战争中,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我的亚历山德罗同志。”总参谋部作战部军事情报局局长姆拉斯基中将笑着说。“不过,这小子也确实有些变态,呵呵!”

“局长,你?”亚历山德罗有些惊异于局长的用词。

“亚历山德罗,你这个政治处长是不是有些白当了,你难道不知道这小子从来没有负伤过吗?” 姆拉斯基中将狠狠地瞪了政治处长一眼。

“什么?!”

亚历山德罗上校大吃一惊。要是说局长阁下倒是相信,因为局长从不上前线,但是这个瓦西里.秋林少校可是在三年中经历过无数次激烈战斗的,特别是莫林斯堡保卫战的最后阶段,那可是枪林弹雨呀,他的履历表上清清楚楚地表明了这一点。局长居然说他没有负过伤,军人阵前总会负伤的,即使朱可夫元帅也不能幸免。这位瓦西里.秋林少校可是名副其实的战斗英雄呀,这怎么能不让他大吃一惊。

姆拉斯基中将看着亚历山德罗上校既吃惊又羡慕的样子,颇有些同情他的神经。想当初,刚刚了解这些的时候,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神情。

“亚历山德罗上校,请准备一份调令给莫林斯堡军区,让瓦西里.秋林少校到我们军事情报局报到。” 姆拉斯基中将把烟斗在烟缸上敲了敲,抖落烟灰。

“局长同志,您要把秋林少校调到局里?他可是战斗英雄呀!?” 亚历山德罗上校有些奇怪地问到。军事情报局可是从没有把野战部队的战斗英雄收归囊下的管理的,虽然这位秋林少校现在在莫林斯堡军区做反谍报工作,作为军事情报局的政治处长他当然有些疑问的。

“怎么?你有些不乐意?” 姆拉斯基中将眯着眼睛看着亚历山德罗上校。

“局长同志,瓦西里.秋林少校虽然是位战斗英雄,但是……”

姆拉斯基中将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材料扔给了政治处长。

“这份材料显示,从瓦西里.秋林少校参军的1942年12月起至今,他击毙或抓获的敌人几乎全部都是军官……”

“什么?”

“击毙敌人最高军衔是上校,抓获敌人最高军衔是少将,抓获过德法里亚纳粹党卫军的一级旗队长。秋林少校曾经率领一个侦察分队深入敌人阵地纵深达40公里。他熟悉俄语、英语、德语、法语、波兰语、汉语和日语七门语言。”

“啊!”

“你以为他所获得的勋章是天上掉下来的?我的亚历山德罗上校同志?” 姆拉斯基中将斜了亚历山德罗上校一眼。

“他是个天才!”亚历山德罗感叹到。“我们总参谋部军事情报局需要这样的优秀军官,将军同志!”

“哦,真的需要吗,亚历山德罗?”姆拉斯基中将又斜了政治处长一眼。

“当然,绝对需要,我的局长,啊,嘿嘿!”

-

“敬礼!少校同志!”

自从晋升少校军衔,就算是跨入了中级军官的行列,按照苏斯特国防军的军事条例规定,士兵和上尉以下的下级军官都必须向他敬礼。秋林少校敬礼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起来,以往总是向上级敬礼,现在最多的是还礼。虽然大多数军官并不遵守这个规定,因为这确实比较麻烦,有良好军人习惯的秋林却总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着,对他来说这是对战友的尊重,当然,除了在阵地上,那纯粹是找死。

波波夫少将放了他三天的假期,这还是将军的命令,因为秋林自从参军以来从来也没有休过假。波波夫少将还给了他另一个不是必须执行的命令,一个让秋林有些哭笑不得的命令,那就是最好在三天时间里找一个女朋友,最好是在三天里泡上床,而且还不能随便找。少将的建议是必须找一个美丽的、善良的、有文化的、热爱军人的莫林斯堡姑娘,像秋林这样的优秀军人是绝对不能被莫林斯堡以外的姑娘抢走的,否则,少将同志将不批准他们的结婚请求。原因很简单,亲爱的波波夫少将就是地地道道的莫林斯堡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这好像是大汉的谚语吧,秋林心里嘀咕着。

共和国联盟的首都莫林斯堡是美丽的,除了随处可见的历史文化遗迹,秋天的莫林斯堡别样的迷人。或许是大战已经结束的缘故,大街上的人流比往日多了许多,人们的脸上总是挂着这样或那样的笑容。也许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笑容才打败了德法里亚人的铁蹄吧,这是一种充满着希望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这种笑容秋林曾经在莫林斯堡保卫战时见过的。

红场,秋林三年来第一次踏上这座举世闻名的红色广场。有人说红场是因为满目的红色建筑而得名,也有人说红场是因为红色苏斯特才得名,又有人说,红场上流淌着革命者的红色鲜血……

去看看国父墓吧,到了红场怎么可能不瞻仰一下革命的导师呢。

在红场上紧邻红墙的位置,有一个用红色花岗岩和黑色长石建造的建筑,这就是国父墓,简朴而庄重,就像伟人的生活一样朴素。1924年国父逝世后就一直安放在这里,于是这里成了全世界革命者的圣地之一。

“叮当!叮当!……”那是斯沃夏特宫尖顶钟楼悠扬的钟声。

秋林抬手看了看手表,刚好是正点。每过一小时的正点,斯沃夏特宫的钟声就会敲响,这时候该是守卫国父墓的卫兵换岗的时间了。秋林少校看到周围的人们涌向了国父墓,那里有著名的苏斯特第一号岗,换岗仪式就在那里举行。

秋林虽然在短短的军旅生涯中,看过无数次的换岗,但还是身不由己地随着人流向1号岗走去。

“哎哟!”

原来是秋林不小心踩到了前面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大概是被踩疼了,身子蹲了下去,不停地揉着脚脖子。

“对不起,女同志,实在对不起!”秋林赶忙道歉。

“你……哎哟!”那女孩子刚站起来又疼得要倒下去。

秋林一看不对,手一伸便来了个揽月式,刚好揽住了女孩的腰部。

“啊!……谢谢!”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啊!谢谢你,要不我就摔倒了。”

“没关系,噢,不对,是我的不对……”

“谢谢了,啊,你什么?”

“不用谢,都是因为我……”

“少校同志,你,你可以……”

“啊,什么?”

“你可以放开我了,少校同志。”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啊!哎哟!”

秋林急忙放开手,女孩子冷不提防一个踉跄差点又要摔倒,结果是周围人都看到那个女孩子又回到了少校军官的臂弯。

“哈哈!”

“哟嗬!”

“高!实在是高呀!呵呵,跟我当年有的比呀!”

秋林和女孩子根本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来一往,可馋坏了周围的小伙子们,羞坏了姑娘们,也乐坏了老大爷老太太们,更有甚者,几个国防军战士也在一旁起哄。

“啊!”

“哎,你干什么?”秋林刚一楞神,听到一声女孩子的尖叫,便已身不由己地被那个女孩子拖着向前跑开了。

向前跑了几十米,秋林才回过味来,立时便站住了。

“啊!”因为惯性的关系,向前猛跑的女孩子眼看又要摔倒,秋林没办法,只好再来一次低空揽月,严格地讲应该是揽腰。

嗯,手感很好。

“我说你跑什么呀?”秋林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因为……因为……”女孩子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咦?你不是苏斯特人?”秋林这时才发现眼前的女孩子是一位亚洲的女孩,而且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

“是呀。”女孩总算喘过气来了。

“大汉人?”

“是呀。”女孩点点头。

原来还真是大汉人,猜对了。秋林知道有很多大汉人参加了苏斯特的卫国战争,听说还有一个大汉团,可惜没见过。而且,大汉社会工人党的许多高级干部子女都在苏斯特学习,噢,还有国民党一些高级干部的子女。这些都是从波波夫大叔那里听来的。

“同志,你真行!这么年轻就当少校军官了,真替我们大汉人长脸!”身边的大汉女孩有些崇拜的样子。“你一定立过大功的吧?”

“什么?大汉人?”秋林愣了一下。“呵呵,不不,女同志,我不是大汉人,我是苏斯特人。”

“苏斯特人,怎么可能?黄皮肤,黄头发,黑眼睛,你怎么看都是大汉人的呀?”女孩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怎么可能?呵呵,女同志,我在苏斯特长了二十多年了,还从没有人说我是大汉人的。”秋林笑了。“以你怎么认为我是大汉人呀?”

“除非,除非你是大和国人,可是那更不可能了。虽然你有点像苏斯特的少数民族,但是只要是我们大汉人一看,都会和我一样认为你是大汉人的,因为你身上有一种让我们熟悉的同胞的气质。”

“同胞的气质?”秋林有些不懂了,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是大汉人的。

“嗯,肯定。”大汉女孩似乎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噢,还有呀,你不要老是叫我女同志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呀。”秋林的心里还在为大汉人的事情嘀咕着。

“我叫罗茜,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的学生。”女孩这会儿看起来大方多了。

“哦,罗茜?”秋林不自觉地用汉语说了出来。

“咦?你还说不是大汉人?”罗茜的语气明显地有些不高兴。“哼!”

女孩子生气,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这不,罗茜一扭头就走了,留下傻愣愣呆在当场的秋林少校。

“我,我只是会说汉语呀,小姐!”秋林这才发现罗茜已经走远了。“哎!罗茜,我叫瓦西里.秋林,我……”

“瓦西里.秋林,我记住你了!哼!”罗茜在远处冲着秋林狠狠地点了点头。

唉,这都算是什么事呀?秋林无可奈何地想。不过,小姑娘这模样倒是挺可爱的,可惜刚才没有机会仔细打量一下。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的大汉女孩?呵呵,有意思。

-

命令:

瓦西里.秋林少校于1945年11月27日前向总参谋部政治部报到,此令。

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总参谋部

-

“什么?!他们要挖走我的瓦夏,不!他们不能这么做,他是我的孩子!绝不!”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参谋部第一副参谋长波波夫少将咆哮的声音从他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办公室门外是一脸无可奈何的秋林少校,波波夫少将对自己的感情,秋林自然清楚。莫林斯堡保卫战快结束的时候,当时还是上校的波波夫不知怎么地就对阵地上偶然遇见的瓦西里.秋林少尉特别有感情,秋林知道这位波波夫大叔一直把身为孤儿的自己当作儿子看待,虽然他曾经有过两个儿子,可惜都在前线牺牲了。也许自己很像波波夫大叔的其中一个儿子吧,秋林这样想。

接近二十分钟后,秋林有些战战兢兢地走进了波波夫少将的办公室。

“瓦夏,他们要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我的孩子!”

秋林忽然发现波波夫少将的眼角居然有一些泪花闪现,如果不是早已经在门外听了半天,他还真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这个战争时期的硬汉居然会掉眼泪,要知道当初听说两个儿子先后阵亡的消息时,他可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

“将军同志……”

“什么!?你叫我什么?!”波波夫大叔的咆哮又在秋林的耳边劈头盖脸地响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当年莫林斯堡反击时咆哮的喀秋莎火箭炮声。

“呃,大叔,波波夫大叔……”秋林似乎感觉到了波波夫大叔咆哮的原因。

“什么?”刚刚还在咆哮的波波夫少将似乎没了力气一样。

“亲爱的波波夫大叔,我要调走了,您以后要自己保重。”秋林不觉也自己感动了起来。“一直以来,您就像是我的父亲……”

闷声不响了片刻的波波夫大叔听了秋林的话,又激动了起来,一把抱住身材本就不那么魁梧的秋林,突然放声大哭。

“我的孩子,瓦夏,知道吗,你就是我的儿子!”波波夫大叔用他那硕大巨掌重重地拍打着秋林少校的肩膀。“在大叔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儿子,我的瓦夏。到了总参谋部,有空的话就常来看看大叔,啊?”

原本就感动得不知所措的秋林只好紧紧地拥抱着这个可怜的半百老人,仿佛他不再是那个心目中坚强的国防军将军。

(下一章:罗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