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三章 太行雄姿 第四节

唐戈 收藏 0 29
导读:抗日烽火录(暂名) 第十三章 太行雄姿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629/


灵寿独立团一营的一连长率领着一个排的士兵去接迎刘东萍等人,赶到锁柱与追敌激战的山顶时,山顶上只留下了五具刘家庄游击队员和八具身穿老百姓衣服的人的尸体。五名游击队员的尸体都是浑身浴血,怒目圆睁,虽死犹生。一连长命令士兵掩埋了十三具尸体,在山中搜寻了两天,又发现了几具刘家庄青抗会干部的尸体。一连长心急如焚,率领着士兵们发疯般搜寻山坳树林、崖下溪畔,最后终于在一个山洞中发现了刘东萍、杨春柳和几名妇救会的干部。

当一连长看到刘东萍的时候,被吓了一跳,问:“刘姐,你怎么了?”刘东萍淡淡地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我没啥事?李营长和乡亲们没事吧?”一连长连连点头,说:“都没事,都没事。刘姐,你吓死我了,我……我……还以为……”刘东萍轻声说:“是青抗会的同志们替我们引开了敌人,否则,你看到的就可能是我的尸体了。”一连长既惊且喜,命令士兵们绑缚了两个简易担架,抬着刘东萍和扭伤了脚的杨春柳追上李福禄等人。

李福禄看着一连长率领士兵将刘东萍抬回来,激动地迎上去,握住刘东萍的手,久久地说不出一句话。

刘东萍看着李福禄,轻轻地抽回手,笑着说:“福禄哥,我以为自己见不着你了呢。”李福禄看着浑身是血的刘东萍,关切地问:“东萍,你受伤了?”刘东萍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虚弱地说:“我……我没受啥伤……”李福禄双眼涌上泪花,哽咽着说:“东萍,我……是我不好,让你……让你们受难了。”刘东萍微微摇头,说:“敌人的扫荡是空前残酷的,受难的不止我们几个人,福禄哥,你用不着自责。”李福禄问:“你们……你们遇到了鬼子?”刘东萍微微摇头,说:“我们遇到的可能是金大牙的便衣队。”李福禄咬牙说:“原来是这伙王八犊子!”

刘东萍流产之后,血暴下不止。刘东萍学过护理知识,又和老王庄的张先生学过几天的中医,略微懂得些草药的药性功用,而太行山上并不缺乏草药,刘东萍即使躲避在山洞中时,也能就近采些熟地、茯苓、白芍、山药等草药嚼着吃了。这时与独立团一营会合到一起,刘东萍就请认识草药的士兵帮着采些熟地、当归、川芎、白芍、甘草等草药用水煎服。

然而刘东萍虽然服药,但体下仍然淋沥不止。李福禄眼见刘东萍面黄唇白,日渐瘦弱,身体虚弱至极,心中又是着急,又是担忧。李福禄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坐在石头上,左思又想,只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护送刘东萍下山,到老王庄,寻找张先生,为刘东萍诊治病症。只是独立团一营和团部以及转移到深山中的老百姓每日事务繁多,李福禄感觉到无法脱身下山,而让别人护送刘东萍下山,李福禄又是放心不下。

过了半月有余,王守成率领着独立团一营二连回来,独立团二营营长古波也率领着独立团二营六连的士兵随同王守成过来。古波率领的独立团二营六连的士兵中,还有许多独立团二营四连、五连的士兵,这些士兵有的是在日军实行合围扫荡时与陈何林率领的独立团二营四连、五连跑散的士兵,也有的是突出重围的陈何林整编的独立团二营加强连士兵。

李福禄听着突出日军重围的独立团二营加强连士兵说陈何林等人可能已经牺牲的消息后,半晌无语。

天色将黑的时候,李福禄召集独立团一营、二营的连、排级以上干部开会,让王守成暂时代理独立团一营营长职责,与古波共同负责独立团团部的各项工作。李福禄说:“我今晚带着一个排的兄弟下山,一是瞧瞧山下的情况,二是护送刘东萍到老王庄,请张先生为她治治病。”独立团一营、二营的连、排级干部听说陈何林可能已经牺牲的消息后,心情都很沉重,续而想到刘东萍病势日间沉重,都感到很难过,听了李福禄要下山为刘东萍治病的话,虽然没有表示异议,但王守成和几位连长还是要代替李福禄护送刘东萍,而不同意李福禄下山。

李福禄摆手说:“领兵打仗我还行,可搞好团部的事和群众工作我没古营长有经验,有把握,所以古营长留下大家应该都放心。再说句心里话,我和刘东萍跑了千程百里来到这里,参加了共产党八路军,我们共患过难,可是……唉,说实话吧,谁护送刘东萍下山我都信不着!”李福禄停了停,又说:“狗肏的小鬼子把咱们独立团打惨了,把老百姓祸害惨了,这口气咱们咽不下,我到山下摸摸情况,咱们要狠狠地打他狗娘养的一下子!”听了李福禄的话,独立团一营、二营的连、排级干部就都不说话了。

李福禄在独立团一营最能打的一连里选了四十名士兵,组成加强排,然后抬着刘东萍,披星戴月,向太行山外走去。四十几人走了一夜,在白天的时候在山中寻找到一处洞穴,休息了一天,等到天色渐黑,乘着夜色走下太行山。

山下的高粱苗已经长到超过半人高,走在里面,几乎露不出人的脑袋。李福禄等人为了辨别方向,有时偷偷摸到小路上,放眼看去,黑黝黝的一片,除了风掠过时小路两旁庄稼叶子“沙沙”的轻响,再没有别的声音,似乎所有的生灵都死了一样。道路和村庄旁一座座碉堡高高地矗立着,射击孔里映射出的灯光,忽隐忽现,仿佛是地狱窜出的怪兽眨动着的眼睛。

在后半夜的时候,李福禄等人绕过村庄前的碉堡,踅转到张先生的家门前。李福禄分出两个班的士兵到碉堡附近警戒,然后李福禄和几名士兵翻墙跳到院里,闪到窗户下,轻轻敲了几下张先生家的窗棂。

过了许久,屋内仍然没有声音。李福禄将耳朵贴到糊在窗棂的纸上,却分明听见屋内有呼吸的声音。李福禄压低了声音,说:“张先生,我是独立团一营的李福禄。你为我和杨团长、邱三治过伤呀,忘了?”屋内的人终于说:“你是李营长?”李福禄低声说:“我是李福禄。”

张先生披着衣服打开屋门,握住李福禄的手,激动地说:“李营长,终于把你们盼回来了!”李福禄拉着张先生的手,闪身进屋,低声说:“张先生,我们的一位女同志身体不好,我来请你治病了。”张先生说:“共产党八路军是打倭寇的正义之师,我理当为八路军效劳。”

四名独立团一营的士兵将刘东萍抬起屋里,放到土炕上,随即退出去,关上了屋门。张先生在黑乎乎的屋子里,拉着刘东萍的右手,将手指搭在刘东萍的手腕上。

张先生为刘东萍双手切过脉象之后,沉吟着问:“刘同志是否是小产?”刘东萍低声回答:“是。”张先生颔首说:“这就是了。小产之后,本应静养调理,峻补其气,以生其血。可是刘同志却似乎又劳损过度,失于调养,经血淋沥不止。要知小产比之大产,大产如粟熟自脱,小产却如破其皮壳,断其根蒂,是以小产犹重于大产呀。”刘东萍苦笑着说:“小鬼子和汉奸跟在身后撵着打,还说啥静养哟,保住性命就万幸了。”张先生微微动怒,肃然说:“倭寇本是虎狼之师,凶残犹甚于禽兽,更有汉奸数典忘祖,助纣为虐,委实可恨,可杀!”

李福禄问:“张先生,可有啥好办法治好她的病?”张先生说:“办法是有,嗯,可用人参、白术、茯苓、黄耆、当归、熟地、白芍、陈皮各一钱,以肉桂、甘草各五分,上加姜、枣煎服。”张先生说的都是草药名,李福禄没有听明白。刘东萍轻声说:“张先生,谢谢您。”张先生说:“何必言谢?你们舍生忘死与倭寇相周旋,我略效微劳,理所应当。只盼你们高举义旗,率领天下有志之士,早日驱逐倭寇,我们才能够有太平日子可过啊。”

李福禄低声问:“张先生,现今村子里是啥情况?”张先生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说:“唉,如今,山下到处都是岗楼,公路修得密如蛛网,这年头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你们撤进了太行山,倭寇、汉奸就猖狂了。倭寇杀人放火,肆无忌惮,伪军、便衣队也到各村抓反日分子。这些汉奸比倭寇更可恶,叛变投敌的人将抗日干部直接出卖了不说,便衣队还时常三更半夜蹿到村子里,伪装成八路军叫门,谁家开门谁家就遭了大殃。还说什么倭寇只打八路,不打老百姓,老百姓是自在王,谁来了给谁纳粮,让老百姓别跟着八路军瞎折腾,还说人被杀了,房子被烧了,都是八路军抗日抗出的乱子。倭寇杀人,无所不用其极,枪杀、刀砍、剖腹、剥皮、活埋、火烧、石砸、狼狗咬、大棒打,光天化日之下,见到妇女扒光了衣服就奸,更有甚者将被被轮奸后的妇女茨死、活埋。兽军,名副其实的兽军!唉,现今,老百姓都偷偷唱着这首歌谣:五一扫荡闹浑了天,敌人到处把炮楼安。奸淫抢杀抓青年,杀人消息天天传。白天无人街上走,晚上谁敢把灯点。这样的苦日子哪天完?白天盼,黑夜盼,盼着八路下高山,拨开云雾见青天。”

李福禄将拳头握得“格格”响,沉声说:“张先生,你放心,咱们独立团决不会眼看着鬼子、汉奸祸害乡亲们,仗要打,仇,更要报!”张先生说:“日本人现今势力大,你们不要和他们硬拼。依我看,倭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李福禄看看天色微微有些发亮,急忙和张先生告别。张先生忧虑地问:“你们要去哪里?”李福禄说:“我们在青纱帐里躲一天,等到天黑了,在进山。”张先生说:“千万小心谨慎啊。昨日岗楼里的大头催吃坏了肚子,到我这里讨要止泻药。我听他说,这几天倭寇组成视察团,要去小李村参观什么‘治安模范村’,所以命令他们日夜防范,防止意外。”李福禄心里一动,点了点头,与张先生告辞后,率领独立团一营的士兵迅速离开了老王庄。

天亮之后,李福禄和独立团一营的士兵就一动不动地潜伏在高粱地里。

李福禄坐在垄沟里,心里暗自琢磨:“小鬼子搞了这么残酷的大扫荡,把独立团从平原赶进了山区,必定很狂妄,这时候瞧准时机狠狠揍打一下子,保准让小鬼子措手不及,也为独立团和乡亲们出口恶气。妈拉个巴子的,这口恶气憋在肚子里,都要把人憋死了!”

李福禄转过头,看看刘东萍。刘东萍躺在李福禄身旁的垄沟里,疲倦地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李福禄轻轻地脱下上衣,将衣袖、衣襟分别缠系在刘东萍身旁的四棵高粱杆上,为刘东苹遮挡住透过高粱叶照射下来的阳光。刘东萍双眼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却没有睁开眼睛。

李福禄依然坐下,继续琢磨着以现今独立团一营的情况,如何能够打好这个伏击战。李福禄想:“要想打好这一仗,先要摸清张先生说的事是不是真的,然后是到小李村选好打伏击的地点。今晚再去摸摸情况,回去和老古、守成仔细商量商量。打这一仗要做好所有的准备,速战速决,打完就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