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十一节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66 508
导读:兵王 第八章 成钢 第十一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第十一节

敬告各位书友:《兵王》实体书已经印刷装订完毕,定价32元,预计一月份中旬全国发售,签售会订于一月中旬在北京举行。网上售书的事情已经与guosir初步沟通,具体事宜一月中旬我会赴京面谈。望各位书友耐心等待。


吉普车在红土路上开到时速六十公里,把车内的人颠簸得上窜下跳。他们的屁股在车座上待的时间从没超过一秒钟,”红象王”看着路边一掠而过的丛林,双手紧紧抓住扶手万分惊恐的说:“先生,开慢点,要翻车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开车的武警巡逻队长头也不回的喝道:“把我惹恼了,我直接把车开到山涧里去!”

“先生,您消消火,我不说话就是……”

队长大喝一声:“给我闭嘴!”“红象王”一下子涨红了脸,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喝斥,本想反驳几句但从后视镜里看到队长一脸的恼怒,索性闭上嘴不吭声了。随行的三名武警战士,忍受着剧烈颠簸带来的痛苦,警惕的注视着路边的丛林。

“轰!”伴着路边突然传来的爆炸声,一棵大树“哗!”的倒在路面上拦住去路。

“小心了!”队长喊叫着猛踩刹车,车未停稳。路两边同时各闪出一条人影,手中装有消声器的格洛克18型手枪,“扑扑”的连声闷响,打倒了两名刚刚打开车门的武警战士。

“啊!”队长喊叫着倒车,一名雇佣兵抬手把一枚烟雾弹扔进车厢。“砰”的一声闷响,整个车厢里立刻充满白色的烟雾,吉普车冲出红土路撞在一棵大树上停下来。

残忍的雇佣兵紧追过去边跑边开枪打倒最后两名对手,打开车门把”红象王”拖出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饶命,饶命!”“红象王”被打得惨叫连天,雇佣兵把一个塞满炸药的战术背心丢到他面前喝道:“穿上它,你要是再敢耍花招,老子把你炸成碎片!”

“红象王”惊恐的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雇佣兵,连忙穿好炸药背心自动爬起来向丛林跑去。两名雇佣兵,环视一下四周紧跟了上去。

猎犬老B带着兵们不动,少校带着他的雇佣兵也不敢动。双方就这样僵持了足足有十分钟。雇佣兵们首先坚持不住了,他们已经知道中巴车只是个诱饵,“红象王”肯定会另有渠道转送到安全的地方,“红象王”可是他们后半生幸福生活的保证。胸有成竹的少校毫不在意的看看蠢蠢欲动的手下,打开单兵电台与白狼联系,耳机里传来一片噪声,起伏的山势浓密的丛林把通讯距离大大的缩短了。他无奈的拿出卫星电话拨通白狼的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但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义正辞严的命令他立刻缴械投降。

少校微微吃了一惊,知道监视哨已经不复存在了。白狼的作战能力他心知肚明,普通士兵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能打败的他的只有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少校现在明白,他不但中了对手的“调虎离山”之计,还中了一招“瞒天过海”,那些上车又下车的武警把换上武警作训服的特种兵带下了车。少校冷笑起来,中国人的“孙子兵法”他也看过而且他也不傻,他在检查站附近还留下了一个双人小组等着呢。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搞不清这支突然出现的特种部队倒底有多少兵力,会不会随车护送“红象王”离开。

插在胸袋里的卫星电话突然震动起来,少校把电话凑到耳边听了一下,立刻打开电台低声说道:“杰克组得手了,我们走!”

“发财了!”雇佣兵突然齐声大喊,接着投出一连串烟雾弹。

猎犬老B被喊声吓了一跳,看到雇佣兵阵地上飞出一连串烟雾弹,知道他们想跑,瞄准烟雾弹飞出来的位置扫了一梭子立刻转移阵地。

双方阵地上立刻枪声大作,但腾起的烟雾挡住了双方的视线,雇佣兵小队虚晃一枪溜走了。

“榴弹手,炸散烟雾!压制两翼!”猎犬老B大喊着向雇佣兵阵地两翼扫射。

“轰轰!”榴弹爆炸的气浪,吹得乳白色的烟雾翻涌着消散。雇佣兵已经不见踪影!

“追!”猎犬老B带队跃出阵地。

背着电台的一个兵突然向他喊道:“13号报告,吉普车被袭押车武警全部牺牲,目标已经落入雇佣兵手中,他们正在追击!”

“什么?”猎犬老B突然明白他也中计了,对面的雇佣兵之所以与他僵持就是为了把他拖在这里。

“他娘的!”猎犬老B连声命令说:“通知支援部队加快行进速度封锁边境,命令搜山武警立刻向鸿飞小队靠拢!我们拖住这股雇佣兵,他们惹恼我了,来了就不要回去了!给战友们报仇!”

“杀!”猎犬老B带着兵们冲入丛林。

劫持“红象王”的雇佣兵进入丛林不到一分钟,担任尖兵的司马就赶到了。他探头看了一眼吉普车内牺牲的武警,扭头发现不远处的丛林中的小鸟成片飞起。他恶狠狠的在吉普车上踢了一脚,打开电台低喝道:“23号,我们来晚了,武警牺牲,目标向边境方向逃窜!”

“消灭这群混蛋!”鸿飞也带着兵们冲进丛林。

一个月的丛林生存训练把兵们锻炼成了猿猴,在地势起伏不平;朽木遍地;山藤如网的丛林间如履平地,前进速度快的就像刮起了一阵旋风,时间不长就发现了挟持“红象王”的两名雇佣兵。

眼看着追兵飞速逼近,两名雇佣兵心急如焚,已经隐约能听见来自背后杂乱的脚步声,追兵距离他们不会超过100米!但拖着快要跑死的“红象王”他们无法再加速了。

“讨厌的黄皮猴子!”一名雇佣兵急眼了,身体向树后一缩操枪瞄准追兵方向。

“杰克,快走!”另一名雇佣兵着急的喊叫起来:“我们不能主动开枪,当心把所有的中国士兵全部吸引过来!”

“他妈的,全怪你这头跑起来像乌龟爬的猪!”名叫杰克的雇佣兵收起枪,恼怒的给了“红象王”一脚。脚步踉跄的“红象王”被踹了一个狗吃屎,跄的满脸鲜血,他愤怒的喊:“你、你最好对我客气点,要不然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他妈的,你敢威胁我!”杰卡亮出他的军刀。

“你敢吗?”“红象王”冷笑着闭上眼睛说:“有本事给我一刀!”

“不要上当,他在拖时间!”另一名雇佣兵扑上来抱住愤怒的杰克:“我们快走,过了前面的山谷就是原始丛林,那里是我们的天下!”

“妈的!”杰克狠狠的给了“红象王”一脚,拖着他拔腿飞奔。

横穿山谷,兵们再次进入丛林后立刻放缓了脚步。这里的树冠已经封顶,林间一片昏暗,亚热带炙热的阳光在这里变成斑驳的光影。各种藤本植物、附生植物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树干、藤条无一例外长满了淡绿色的苔藓,就像是一群毛茸茸的怪物。林间没有风,寂静让人感到恐怖。兵们的眼中除了绿色还是绿色,整个丛林就像是一幅静止的画面,但每一个角度的画面又完全不同。失去阳光的哺育,地面上的植物无法生存铺满了枯枝落叶,潮湿闷热的气候又把这些落叶沤成没过脚踝的泥潭,湿滑难行。

“13号,我们进了原始林!”司马低声说:“这里还是边缘,前面的路更难走!”

“想跑!”急行的鸿飞突然站住,据枪瞄准雇佣兵若隐若现的背影扣动扳机。

“嗒嗒嗒!”伴着枪声断后的雇佣兵一头扑倒,鸿飞低喝一声:“火力拦阻!”飞奔着向雇佣兵右翼迂回过去。

密集的弹雨一下子把杰克按倒在地,他看看同伴的胸部血流不止,突然拔出手枪。

“不,杰克,不,求求你!”同伴的哀求让杰克犹豫起来,这时枪声突然停了,右翼传来迅速逼近的脚步声。

杰克痛苦的摇摇头说:“我带不走你,你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对不起了,下辈子不要做佣兵!”

“当、当!”伴着两声杀人灭口的枪声,鸿飞双手端着手枪“哗”一下子从树后冲出来。杰克没想到鸿飞的前进速度这么快,惊慌失措的跳起来拖过“红象王”当在身前:“你不要……”

鸿飞一声不吭,瞪着血红的眼睛,抬枪就打。

“当!”杰克的眉心突然多了一个小洞,带着万分惊讶的表情直挺挺的仰面后倒。他抽搐的手指扣动了刚刚离开“红象王”太阳穴的手枪,“当”子弹擦着“红象王”的后脑飞过,把他吓得连声嚎叫。

少校带着他最后的四名部下,被猎犬老B赶进了这片丛林。突然爆发的枪声让雇佣兵小队和猎犬老B小队同时停止前进。

少校的尖兵急速退回来低声说:“两点位置,从枪声上判断距离我们不会超过200米!”

“FUCK!”少校已经想到枪响的原因,他用单兵战术电台联系不上近在咫尺杰克,又掏出了卫星电话联系,他盼望着杰克没在附近。但接通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嘻笑的声音:“嗳,你们这玩意怎么在丛林里还能用?”

“FUCK!”少校愤怒的喊了一嗓子,听筒里的声音比他还要愤怒的回骂:“FUCK你妈妈!”

少校恼怒的摔了电话,尖兵低声问道:“头儿,我们怎么办?”

少校神色黯淡的看了看部下说:“生存永远是第一位的,但前有拦截后有追兵,我们只能选择向前冲,争取打掉两点位置的中国特种兵小队,夺回我们的金库!”

“我们雇佣兵本来就是以生命换金钱?我们的金库,就在200米外!”尖兵从容的说:“我会去争取这个机会!”

少校看了一眼其他的部下问:“你们的意见?”

剩下的三名雇佣兵交换了一下眼神说:“头儿,我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那好,我们去突袭他们!”少校打开保险做好准备,然后说:“追兵在逼近,不要恋战!出发!”

雇佣兵小队箭一般的向鸿飞侧后插过去。

鸿飞他们此刻已经完成对两具雇佣兵尸体的搜身,除了武器装备外他们没有找到一点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司马收好卫星电话,准备把尸体的衣服脱光看看有没有纹身之类的东西。

“15号!马上带我们返回!”鸿飞突然喊起来:“雇佣兵的主力肯定就在附近,尸体上的战术电台刚才工作过!”

话音未落,兵们的耳机中突然传来有节奏的叩击声,这是猎犬老B再向他们要位置。

“X队形,警戒!”鸿飞一下子跳起来。他们使用的单兵战术电台有效通讯距离只有1000米,猎犬老B到了附近说明雇佣兵也到了。

兵们把“红象王”留在队形中间,刚刚隐蔽好,就听见陈志军大喊起来:“五点!”

陈志军的喊声仿佛是给雇佣兵下达了攻击命令,已经潜行到距离鸿飞他们不足一百米的雇佣兵小队突然现身,接着密如飞蝗的弹雨就扫了过来。

霎那间,丛林中枪声大作。仓促应战的兵们连续翻滚着躲过第一波弹雨,手中枪突突的吐着火舌,精准的射击把雇佣兵防线上的大树打得木屑横飞。留在队形中央的鸿飞、武登屹隐蔽在一段粗大的朽木后把“红象王”夹在中间,在两翼的火力掩护下瞄准雇佣兵疯狂扫射的机枪手连续开火。

雇佣兵一触即退,组成“地狱火”队形迅速后撤!

“15、23打他两翼!机枪手压制对方火力!”鸿飞打开电台直接用明语呼叫:“队长,在九号地区143.8、46.2位置与敌接触!”

“我已在你十点位置建立伏击阵地,把他们赶紧来!”猎犬老B的声音里透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

“轰轰!”两发榴弹把雇佣兵的队形炸得一乱,火力顿减,鸿飞他们乘机长身而起端枪扫射。但雇佣兵的战术水平非常优秀,隐蔽位置异常刁钻,在火网中几个翻滚即脱离与鸿飞他们的接触向三点位置撤退!

“保持队形,追!”鸿飞看到雇佣兵们越跑越远,心头一急带着兵们追了上去,好不容易把抓住尾巴说什么也不能他们跑掉。指挥水平稚嫩的鸿飞,把他的小队带入险境。

前进不足一百米,狂奔的雇佣兵突然消失,丛林在瞬间恢复了宁静。鸿飞心头一凛,大喊起来:“隐蔽!”

伴着他的大喊,十点方向一枚M18A1型地雷“轰!”的爆炸了,钢珠铺天盖地的扫过来,隐蔽不及的鸿飞、司马被同时打倒。

“我操他的妈的,疼死我了!”司马捂着大腿上的伤口惨叫起来,鸿飞的腹部中了一枚钢珠,五脏六腑好像被这枚小小的钢珠全部撞移了位,他疼得面无人色冷汗淋淋,眼前的景色一阵模糊。

鸿飞拼命的闪到树后,晃动脑袋驱赶走眩晕,翻出急救包想扎住伤口。但雇佣兵根本不给他机会,他们从四周一下子冒出来,多角度多方向的直扑过来。

“收缩队形!”鸿飞抬枪就打,但81-1自动步枪的弹匣被一枚钢珠打瘪,直响了一声就挂机了。他扔掉步枪掏出手枪,撂倒发现他位置正调枪口的雇佣兵。

钢珠把兵们的队形打得纷乱不堪,没等他们重新集结好,雇佣兵已经与他们混在了一起。枪声一下子停止了,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双方谁也不敢开枪。他们使用的都是军用武器,威力大,子弹穿透敌人的身体也会把自己人打死。

“中国士兵先生们!”少校突然用流利的汉语说道:“大家是同行,你们应该清楚,我们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现在你们已经是一具具尸体!”

“哈哈!”鸿飞突然大笑着说道:“你们不敢开枪,好像是为了把“红象王”带走吧?800公斤海洛因绝对值得你们卖命!”

“不错!”少校面不改色的说道:“你们也可以分上一份……”

“放你娘的臭屁,犯我国境者只有死路一条!”鸿飞大喊起来:“23保护”红象王”,杀!”

鸿飞拔出丛林刀挣扎着站起来,扑向逼近身前的少校。毫发无伤的少校动作敏捷,一脚踢飞鸿飞的手枪,右手的手枪指向鸿飞的胸口。鸿飞猛地侧身挥刀,丛林刀与手枪擦出一溜火星,削断了少校的食指,鸿飞乘势撞向他的胸部。

少校反应神速,急退一步,左手拔出军刀等着鸿飞撞上来。

“我靠!”鸿飞看着寒光闪闪的军刀直奔自己的腹部,吓得侧身一跃。军刀“扑”的一声捅进他的大腿侧面,鸿飞疼得全身一颤,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刀尖在骨头上划动。

“啊!”鸿飞大喊着,一把捏住少校的喉咙,右手的丛林刀在他的颈动脉上划过。几乎同时,少校也把军刀捅进了鸿飞的腹部。

“嗤!”污血从伤口里喷射出来,被鸿飞捏碎喉骨的少校直挺挺的仰面后倒。鸿飞双腿发软跪到在地,猛地看见武登屹被打翻在地,一名雇佣兵已经掏出了手枪。

“我X你妈的!”鸿飞喊叫着把他唯一可以用来格斗的武器扔了过去,丛林刀带着一路风声扎在雇佣兵的肩膀上。雇佣兵只是一愣,枪口立刻指向鸿飞。

“当!”枪响了,鸿飞却没有中弹的感觉,他睁开眼睛发现瞄准的他的雇佣兵倒在了地上,不远处,陈志军正端着手枪连连发射着又打倒一名雇佣兵。司马左肩上扎着一把没至刀柄的军刀困难的从尸体下爬出来。

“缴枪不杀!”武登屹突然冲天鸣枪,两名正在搏斗的雇佣兵这才发现,他们的同伴已经倒下了。

“双手抱头跪下,否则格杀勿论!”司马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拔出手枪,两名雇佣兵见大势已去,高高的举起了双手,立刻被兵们按倒在地用套绊索捆起来。陈志军连忙向跪在地上的鸿飞跑过去。

““红象王”没事吧?”鸿飞眼神迷离的问道。

“我靠!”陈志军猛回头去找,却发现“红象王”无踪无影。

“把俘虏捆在树上,给我枪!”鸿飞推了陈志军一把:“他走不远,多分几个方向赶紧追!”

兵们把俘虏绑在鸿飞附近的树上,分散着追下去。陈志军不放心的看了鸿飞一眼,突然扑上去把俘虏打昏,这才飞奔而去。鸿飞端枪指着俘虏,向猎犬老B报明了位置,刚摸出急救包,突然听见十一点方向传来一阵轻微哗哗声。

他扭头看去,发现“红象王”正从距离他不足三十米的一个漂着厚厚一层落叶的凹坑里爬出来。

“站住!”鸿飞拼尽全力大喝一声,但“红象王”却头也不会的跑起来。

“嗒嗒嗒!”鸿飞冲天鸣枪警告,“红象王”猛地停住脚步。

“过来!”鸿飞再次大喊,“红象王”背向他一动不动。

“过来,不然我开枪了!”

鸿飞再次鸣枪警告,枪声让兵们飞奔而回,也迫使“红象王”举起双手走回来。

“你想跑?”鸿飞恶狠狠的喊道:“我们为了你牺牲了四名武警战士,你他妈的竟然想跑……”

“等价交换而已!”“红象王”看着伤痕累累,站立不稳的鸿飞,神态轻松的说:“如果我身上没有你们想知道的情报,你们会牺牲四名武警?”

“闭上你的狗嘴,你在考验的我的忍耐力!”鸿飞摸出套绊索扔到“红象王”的脚下:“捆住自己的双腿,然后趴下!”鸿飞挥挥枪。

“红象王”说:“我不会跑的,你现在应该处理一下伤口,你的血快流干了!”

“快点把自己绑起来!不然我昏倒前一定打死你!”

“你没有权利……”

“我操你妈的!”鸿飞抬枪向“红象王”脚下打了一个点射,“红象王”的动作立刻敏捷起来,飞快的绑好自己的双腿把双手背到身后趴在地上。

大量失血让鸿飞的意识连续出现短暂的停顿,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他知道自己快要挺不住了。他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两名雇佣兵,摇摇晃晃的向“红象王”走过去。“红象王”突然发难,一把抱住鸿飞的双腿把他摔了个仰面朝天,接着狠狠的在鸿飞的腹部伤口上打了一拳,顺手把枪夺了过去。

鸿飞疼得蜷缩成一团,眼前的景物模糊起来。

“不能睡,不能睡,站起来!”鸿飞拼命给自己鼓着劲大喊着跪坐起来,“红象王”冷笑着一脚把他踹倒。

“士兵先生,你很勇敢很顽强,但不要逼我杀了你!”“红象王”把步枪远远抛开,弯腰拣起鸿飞的手枪说:“我要走了,按照你们中国的法律,贩4号超过50克就要被枪毙,我大概会被枪毙几万次,所以我要对你说,再见了,勇敢的士兵先生!”

“红象王”在鸿飞身上翻走指北针辨别一下方向拔腿就走,鸿飞挣扎着站起来向步枪走去。听见动静的“红象王”转身说道:“你最好停下来!”

不断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在鸿飞的身后断断续续的留下一条血线,但他还是踉踉跄跄的向前走。

“这是你的决定!”“红象王”举起了枪,这时陈志军已经飞奔而回,看到“红象王”对着鸿飞举起枪,猛地跃起来凌空把鸿飞撞倒。

“当!”

“当!”

“红象王”的手腕被打断,陈志军胸前却鲜血喷涌,像面团一样瘫倒在鸿飞身边。两个人同时昏了过去。

“红象王”疼得面无血色,咝咝倒吸着凉气转身想跑,却被狂奔而来的武登屹迎面踹倒,兵们从各个方向赶了回来。

“鸿飞!”

“13号!”

“老陈!”

在兵们的大喊中,鸿飞悠悠醒来,他一把推开正在给他包扎伤口的司马,向身边的陈志军爬去。

陈志军的衣服已经被撕开,裸露的左胸上有一个弹孔鲜血狂涌。他困难的抬起右手握住鸿飞的手问:“鸿飞,说你的真心话,我是一个好兵吗?”

“是,是!”鸿飞热泪盈眶哽咽着说:“老班长,你绝对是个好兵!”

陈志军紧缩的眉头松开了,他看了一眼胸部的伤口,接着说道:“鸿飞,我不行了!答应我,一定要做一个好兵,你天生就是个兵坯子!”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老班长,你可要挺住!”

“俺听见俺娘叫俺名字呢!”陈志军的眼神慢慢黯淡下去:“娘,俺快要当上军官了!”

陈志军的眼睛慢慢闭上,伤口的鲜血不在喷涌,司马摸摸陈志军的颈动脉对着鸿飞摇摇头。

“啊!老班长啊!我对不起你啊,我不该和你打架啊!”号啕大哭的鸿飞突然站起来,拣起陈志军的手枪瞄准“红象王”。

猎犬老B带着杜东瑞小队突然从林中窜了出来:“鸿飞,不要!这么多人的牺牲,就是为了留下他的命!让烈士们死的瞑目!”

鸿飞泪流满面,双手剧烈的颤抖着。

“啊!”他突然大喊起来,举枪对着空中连连扣动扳机。

“当当”的枪声像是他的悲鸣又像是在为陈志军送行,枪声停止,心力交瘁的鸿飞直挺挺的仰面摔倒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