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学生时代 第十一章 简单介绍一下不速之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虽然到现在我已经多多少少和大家说了他的一些经历,但是他应该算是比较传奇性的人物了。单拿出来写一写还是有必要的。不速之客名叫张彤(以后就叫他彤哥好了),河北沧州人——也算是武林之乡了,家家都习武户户都有把式在身男孩子怎么可能不练呢?据说,有的女孩子都有会的。他从小就开始了练武生涯(具体多少他自己也说不清了),反正就有几个印象:苦、疼、木棍子、小鞭子反正就这么给打出来了。这叫我想到了贝多芬,据说他就是棍棒出天才的代表。因为架打得好所以受到了领导的重视,进了侦察大队。从队员一直到中队长可以说是步步为营,一级也没拉下过。但这个人有个毛病——喜欢打人——不能说打架因为都是他打别人。后来,在作班长的时候打了一个偷懒的战士事情闹到了大队部。说起来那个大队长恐怕也不是什么好鸟,先是把事情给压下来了——就给了一个警告处分。还振振有词说什么:架都不能打还怎么打仗!我估计也就是这位领导重视的他。于是,又给他作工作说什么不能随便打战士,讲事情的严肃性,还有处理事件的方式方法等等吧。所以就有了他后来的明目张胆的打战士的故事。真的是都知道了,严肃性:训练场、搏击台。方式:搏击训练。方法:没有伤的捶!我甚至都怀疑这个主意是不是这个大队长给出的!我当时所能给说的评价就一个字:损!真是损到家了!

我们后来关系的改善是和我们的让步分不开的。当然这也要感谢我们的队长(相当于班主任的角色)。他暗示我们像老同志学习操作技能,同时暗示我们老同志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升迁的一个过程。而在这里希望能过的舒舒服服的,就像我以前讲的和度假一样。所以他的暗示就意味着很多事情虽然排了他的班,但实际上却不能有他来作。你觉得我们吃亏了吗?我觉得恰恰相反,就算他们在部队也至少是个班长,老兵油子知道自己怎么能省力。况且,就算那些小兵伺候他们比我们还用心,我也敢保证最多也就是受到生活上的照顾比如勤务、外出之类的优惠。可他们一定学不到老兵秘籍。为什么?谁都有留一手得私心呀!谁不想提干,谁不想晋升?难道你想叫别人追着赶着?可我们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这里他们已经进了晋升或是提干的保险箱了,人在最放松的时候就是漏洞最多的时候!这当然是我以后总结出来的。特别是像他这样的人:长年累月的紧张状态,长期的待命状态(他手下还一个特勤小队)一下子来到了火奴奴岛而且回去之后就升官。你说他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就变得异常的乖巧:和我们一起练火炮的老鸟我和王平帮着写作业,彤哥的作业基本上是周强包了(算他聪明不然和他在台子上打一架肯定被收拾)我和王平分担值日卫生勤务之类的小东西。可能最叫他开心的就是我和王平每每都放弃外出的机会给他们两个人用。看来作侦察兵有一个不好就是不行喜欢安静,爱运动。我不出去是因为我需要练习来增加体质,王平不出去是不想多花钱。

和王平接触多了我更了解他了,他是一个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但不爱表露的人,这种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心细如发。我知道他家里穷而且他心思重,于是我每次都把钱汇到家里之后再通过家里面把钱捐给他妹妹上学用,以爱心扶贫、捐资助学的名义。本来此事可以说是万无一失(至少我在很长的时间都是这么的自信)。但回想起来其实他那时就已经知道了不然他不会在每个星期日都陪我一起练习,甚至是甘愿作我的格斗配手。要知道我本来身体底子就好,上了军校要求作五个一百,所以一拳出去的力度绝对够劲,再加上彤哥的细心关照,出拳的方位也是刁钻异常,再加上学校的那个破护具想来滋味一定劲道十足!至于说为什么会被他看穿,责任还是在我。我每月邮寄过去的钱数和他给家里的钱数几乎完全一样,你想想看再傻的人也明白怎么回事了。更何况我每次买点什么日用品都是和他一起去的价钱他也都知道所以不穿帮才怪的。但要是和妈妈说一声每月寄一个固定的数字就好了。

先把心中的不快压一压,还是接着说我们的彤哥吧。我们的心思恐怕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觉得班长和这些老干部有差距呢!阅人无数!是我给他们这种人成功道路的总结。你看书看多了我相信你不用看完就能猜想到最后的结局,其实这道理是一样的。再加上他多年侦察兵的经历所以看出来也没什么新鲜的。但他还是肯乐意教我们,更主要的原因——除了上面说过的——就是我们抓住了他的软肋。哈!哈!哈!想起来我就得意呀!像他这样的人我们居然也能在他的面前耍一把小聪明,成就感!绝对的成就感!

说起来主意还是周强给试出来的,毕竟是同系,了解相对多一点(要不怎么说什么事情就怕出内奸呢)。不过他的这个爱好好像所有当军官都有——馋酒!而且后来才知道那个部队根本就不叫喝酒,更何况他还是军官,是中队长,还管着一个特勤小队呢!喝酒?关完了禁闭之后,恐怕他再上格斗课的时候上去和他对打的就该是那个大队长了——只有挨打的份了。所以呀,来到了这里我们再给他一些适当的引导这鱼儿还能不上钩?说起这引导,主意还是我出的,你不是不肯就范吗?没关系你不喝我们喝。就赶在一个星期天,我出钱买了几包花生米和牛肉干当然还有酒请他们两个喝,就叫他看着馋!后来他也忍不住了一起加入了战团。不过这里面还是有猫尼的,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不喜欢喝酒,所以我的酒杯里放的是白水。周强、王平看我出钱了他们两个还好意思用假的阿!那戏还怎么演呀?所以就跟我用白的干呗,其结果可想而知:彤哥还没加入战团这两位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论酒量王平居然比周强还要好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后来才知道体育特长生训练期不让喝酒。这彤哥一加入战团战场形势立刻变化——从开始的他们两个灌我(谁叫就我喝的是水呢)到我灌彤哥,然后我们三个集体灌他,最后是他们三个集体卧倒。喝酒这码子事其实很简单,想叫他喝有一个像我这样死劝的,再有一个像他们两个这样死陪的。OK轻松搞定!不过后面的工作还是需要我来作什么收拾残局了,把他们两个周上床了(王平没用我上手,不过他也帮不上忙了)通风喷香水了。总之一句话,知道我们喝酒了但不知道有人喝醉了。军校严格意义上说是不容许喝酒的,不过是星期日而且我觉得我们队长对彤哥也有点怵头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只不过喝醉酒的事可不能叫人知道。

最后,要给大家推荐个小窍门——怎么才能不喝酒。有了彤哥的教训我对酒就更加的深恶痛绝了。没想到这东西除了会使人不清醒、上瘾,还会给人受之以柄!所以万万不能接触,有什么方法吗?聚会、庆功、宴席上你怎么可能不喝酒呢?方法其实很简单:装醉。这里面也是很有学问的!你说自己醉了别人就会认为你醉了呀?笑话,你装醉的时候别人还都是清醒的呢!他们看不出来呀!方法就是在喝到一定时候,胃里面有一定酒精存量就再给自己弄点炭灰水——促吐计。这时候大量的酒精存在胃中,出来以后的味道可不怎么优了,再加上一些自己的表演一定能瞒天过海。而且这种事情做多了甚至连炭灰水都不用了,酒精进到胃里自然会产生要吐的神经冲动,这就叫神经性过敏。所以到以后接触多了,他们以为是我的胃有毛病。自然而然的帮我挡酒,还常对我说:“小潭,身体很重要别太玩命了,别忘了你还有胃病呢。”我呢?也只能尴尬的苦笑一下,心里很不是滋味。

正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更何况醉酒的事情还是我给摆平的,当然他醒来以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更何况人家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想和你学点本事,而且还不是敌人和你还算得上是战友。虽然因为被耍了开始的时候有点子懊恼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在宿舍里放松的喝酒也就不计较了。最后我们就和他学了,时间也就是每天晚上的那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在这里又不得不佩服军队专业性了!他作过集训队的教官对人的训练强度的把握真是炉火纯青。体能训练的时候总能叫你每天都很难受,可是你还就是能坚持下来,神奇吧!最痛苦的时候可能就是早上的起床了,四肢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样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沉,就是这样早上的训练我们还要和大家一起作。估计,他把这方面的体能消耗也算进去了。不过也有一个好处,上文化课的时候再无聊也不会睡觉了,因为疼的你睡不着。开始的时候还真不想和他练了,太累了。可是想想以前的付出,再想想不是什么人都能有和他学习的机会的(需要过侦察兵选训队的考试,前多少名才能进集训队呢),再想想好东西还没出场呢(格斗技术呀,不就是为了他嘛?)。我怎么能放弃呢?当然,后来我也和他提过意见,但是他说了两点我就没词儿了。你能打到人身上,可是人家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打了有什么用?再说了,就你们那体能也就是个及格水平,都是要当排长了怎么也要良好吧。……我和周强体能综合成绩在新兵营排名前二十,王平比我也差不了多少怎么才会是个及格水平?看着他那不太高兴的脸我也就没敢再问,后来才知道他所说的是他们大队的标准,你们说他是不是个鸟人?我可是个炮兵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