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田再标胳膊上的伤口在流血,这个疼呀,疼的都说不出话来,再加上心里生气浑身就更难受了,他气的都直哆嗦,“你他妈的落井下石呀,你这臭小子看我完事了怎么收拾你。”

“哎,可不能这样呀,你看你身上都受伤,完事了还怎么收拾我呢,你这血流的好快呀,每小时流几立方米呢?再不包扎血就流完,你会很快的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然后是意识模糊,最后是昏迷不醒,然后一休克就完,我还是快叫救护车吧,哎这里有干扰机我怎么忘了,手机打不出去这里也没药品可怎么办呢。” 许睿故意耍他,看他怎么办。

雷雨田说:“还是我尽点人道主义吧。”他把田再标的衣服撕开几条,手脚很麻利的给他把伤口包扎好,但前边还打着呢,听枪声武警现在也大举反攻,枪声非常密集可就是不见这群杀手有人员阵亡。

被气的没办法的田再标现在看自己支持不住了,要不早点结束战斗自己就没法去医院,弄不好真把血流干了就麻烦了,只好先嘴上妥协,“你打吧,你说的条件我全答应。”

“那不行,空口无凭证,你要么写个文书要么发誓,发毒誓,要不我不能相信你,你要用完我翻脸不认呢?” 许睿还是先小人后君子。

田再标无奈,只要拿全家的性命发了几条毒誓,他一说完,许睿就对雷雨田说:“我们开始吧,交替前进然后滚动射击。”

雷雨田拿起枪一下就冲了出去,许睿蹲在地上端起MP-5瞄准一个杀手的后脖子后脑勺就打了一个短点射,只射出两发子弹,就把200外的一个杀手给打的血浆喷溅然后向前倒下去就起不来。


看来人需要的不但是吹捧还要物质上的满足,光靠说好的糊弄不了人,自己答应给他很优厚的条件他马上就能做事,看来这小子玩嘴皮子有两下子动手也不含糊,田再标伸着脖子看许睿打枪。

雷雨田在他开枪的时候往前爬了一段,藏在一个树坑里,端枪监视匪徒,许睿则一刻不停稍微转了一下身子,上身依然保持标准射击姿势,对着另一个匪徒的脑后又打出一个短点射,三发子弹打出去有把一个人的脑袋打爆,血和脑浆一起喷出来,近距离看真像是万朵桃花开,红的白的一起往出飞。

MP-5紧凑而独特的枪声一次次的在杀手身后响起来,大胡子回头一看都死了快十个人就有些急,刚把一队武警压制住打退了后边怎么让人家迂回过来呢?这枪也不是他们先前有的,估计这是他们从自己人身上缴获的,自己要猎杀的目标还没死,真令他十分恼火,现在腹背受敌,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自己的手下现在不是被警察不断的打伤就是被后边的冷枪打死,他马上喊:“用榴弹杀开一条路,别开枪。”

几十号杀手一起发射枪榴弹,每个榴弹器好像是一门迫击炮,几十发的往警察头上打,就是爬在地上也很容易被弹片打伤,安全局的警察和前来帮忙的武警伤亡猛然增加,榴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震的人耳朵什么都听见就能看见不断有火光闪烁。


许睿和雷雨田在一起配合也不是一次两次,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一个人打的时候另一个人换子弹,或者往空弹匣的压子弹,两人交替的开火,并不同时暴露给敌人,如果敌人集中火力打其中一个的时候被打的快速隐蔽,并转移射击阵地,两个人不用喊‘你掩护我’之类的话就配合的天衣无缝,这让看热闹的田再标十分惊讶,他们怎么练习到这个地步的,这要平时下多少功夫。

这可不是平时练出来的,是在战场上磨合出来的。两人各打完两个弹匣,杀手们已经顶不住,他们已经死了二十多个人,伤了二十多人,已经没几个能打的,现在武警也从新排了战斗队形,从三个面上包围匪徒。

雷雨田看差不多就马上撤了回来,和许睿一起呆在田再标身边。许睿从火线上跑回来,端着枪坐地上喘粗气,“我把他们全控制住,一会你就能去医院。”

外边的枪声越打越稀疏,战斗即将结束,拼死抵抗的杀手全部遭到猛烈的火力打击,几十支自动步枪同时向一个杀手开火,他就是有十条命也都全撂在这儿。

大批安全局的警察冲过来的时候发现同事田再标受伤了,伤口简单的包扎过,另外两个人在这儿守着他。局长一看得力干将受伤,马上吩咐人把田再标抬车上送医院急救,另外他也看到许睿一脸疲惫的和一个陌生人坐一起,地上丢着几支打光子弹的枪。

“辛苦了,你回去先休息几天吧,写份详细报告交上来。”局长大着一大批人简单的勘察了一下现场,发现匪徒的武器十分精良,他都不知道这人从那冒出来的,回去好好查查,估计这些外国犯罪分子是外国间谍机关弄来的。


乐轩把母亲约到一个咖啡馆里,打算代表倪娜和老妈好好谈谈,三人见了面先要了咖啡等服务生走了才开始说话。

“你见过她吧?” 乐轩问老妈。

“记不得。”其实梦琳陪怡慧玩的时候见过倪娜,但是印象不深,那天见面是晚上,倪娜化了妆穿着裙装还穿着高跟鞋,看上去像二十来岁,今天她面前的这个女孩看上去最多也不过十八,扎着马尾辫穿着校服,脸上没化妆,很难与很久前见过的人对上号,“真记不得。”

“她就是许睿的老婆,你们一起喝过咖啡。” 乐轩很严肃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话说出来。

“不会吧,她这么小怎么结婚,我知道他有老婆,不过也不可能是她?” 梦琳不理解他为什么喜欢找个小孩子。

倪娜把自己和他去日本办的结婚手续拿出来,“没错,我就是。”现在她从好朋友乐轩那里了解到乐轩的老娘正在打许睿的主意,在乐轩的强烈要求呀她们坐在一起打算把事情解决。

“她是我好朋友,我不许你再和许睿来往,你要不听我就告我姥姥姥爷去,就说你找了个比我大几岁的男孩儿,让他们教育你。” 乐轩现在很想出头把朋友的这件事摆平,出于为倪娜考虑或者为自己打算,她都不想有任何女的向许睿靠近。

梦琳就像被泼了一头冷水似的呆坐在那,她真想不到女儿也掺和进来,真是麻烦,自己找个男朋友都不自由,真没意思,“小孩子就别管大人的事,我会处理好的,现在我还有事。”她说完站起来就走,此时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必须到许睿那把这个事和他说一下。

“希望我能摆平。” 乐轩觉得喝咖啡没意思又叫了几份冰激凌。

“你这么帮我不和你妈伤了和气?她确实长的很年轻,喜欢她的人肯定不少吧?” 倪娜感觉她条件是很不错,可那分和谁比,梦琳要和自己的同龄人比的确很不错,各方面条件也好,可和自己比她的年纪和皱纹可就突出了。


警察开始在球场收集证据的时候,许睿已经领着雷雨田开着自己的奥斯顿马丁轿车回到单位。并不是他想在单位同事面前显摆自己不平常的经历,只是去高尔夫球场玩如果开个国产车会很掉架子。

回到单位,他把车听在单位后院的职工澡堂附近,领着雷雨田一起进去洗澡。他来这到不是占单位便宜,只是想试探一下田再标是不是想招募雷雨田,现在他的本事如何他也是见过的,估计会被拉进去。

两人走进干净的洗澡堂里,找个水池往里边一坐,“活的就是好呀。”雷雨田不知道怎么的先说了这么一句。

“打几个蟊贼你就感叹这么多,要让你和吴哲他们去美国一起玩你又要感叹什么?” 许睿边说边看澡堂里边的布局,这里很干净,原因是洗的人少,这么大澡堂只有两个人,确实是个不错的休息地方。

没过几分钟,周伯才走进来也和他们泡在水池里,许睿认识他,知道他也是跟自己一样是个跟班,听说他在美国的特工学校呆了几年,后来还混进美国的缉毒局枪支管制局等地方干过几天,后来被拉进安全机关,也算是个美国通,听说他没成为安全局的职员前就立了几次功,不过自己对这样的人不感兴趣,他们就知道苦干,一辈子也买不上私人飞机玩的。

“他受伤了不能洗澡?” 许睿先问。

“是的,听说那些人很厉害,居然能把他打伤。” 周伯才知道他当过赏金猎人,有外国情报部门背景,他是双面间谍还不知道他向着那边,也知道他靠倒腾武器发了横财,能买起300万的跑车,估计这个人很难打交道,在中国,人有了钱就牛起来,说话也不好听。

“他受那点伤算的了什么,他的伤疤要比我的多,他早坐着私人飞机满世界玩去,那还有心思给国家办差?”许睿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像自己这么有钱的财主都不爱国,都去玩乐,根本心里就没国家,言外之意是自己最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