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二章 众人归心

qianqian1940 收藏 6 6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一路行去,校园里一片繁忙,到处都可以看到闪动的人影,丝毫感觉不到冬天的味道。


我心情舒畅的游目四望,一边随意的舒展着身体,惬意得对身边的几人说:"怎么样?比整天闷在办公室里强多了吧!这里空气多好啊!"


"是!"


我转头看了一眼还有些忿忿的龙汉魂不禁笑道:"怎么?还在为刚才的事闹情绪啊?"


"不是,那个,我"龙汉魂一脸通红的手足无措。


"好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件事说起来还是我考虑不周,光想着低调点没有想到这个了!"我笑道。


"不是,老大。我只是觉得有点丢脸罢了!"


"哦?对了,汉魂,你今年28了吧?"我不置可否的问,顺便望了一眼他肩上闪闪发光的肩章。


"是的,老大,28岁!哦!我知道了!"龙汉魂明白了我的意思,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刚才的情况是人都会有和你相同的感觉,何况你我这样的年轻人。但是从你所担任的职务来说,要求你遇事有很好的自制能力,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能意气用事!"我淡淡的说道。


龙汉魂原地一个立正,脚跟一磕,向我点头致意道:"汉魂受教了!"


"好了,不要这个样子,你看,索兰来了!"我轻声说。


不远处,索兰急速的冲着这里冲过来,他不是用跑的,但是步子很快,丝毫不会比一般人的小跑慢。一会的工夫他,旋风般的到了我的面前,恭谨的行过礼后,用我们实在不感恭维的中国话道:"老大,你来,怎么?我,知道的,不!"


话音刚落顿时笑倒一片人,我辛苦的说:"你,就说德语吧!我们几个都听的懂!"


"是!老大,我刚刚在接待几个同胞,没有来的及出来迎接,我失职了!要通知古北校长吗?"


"不用了!"我知道和他讨论什么有没有失职的问题是徒劳的,于是就当作没听到:"我就随便来转转,要让他们知道了,弄的一本正经的,大家都难受!对了,你的同胞?刚到吗?"


索兰一边小步随着我们的脚步向前走一边回答:"是的,听说最近德国那边对我们比较不利,很多同胞都在准备移民到这边来!这次,他们几个就是来看一下西北的环境的!"


"哦?是吗?那替我欢迎他们,告诉他们,只要手续合法,我们欢迎任何人到我们这边来!那些德国人怎么样了?"我有些随意的问道。


"从东北回来后,那几个原来比较自大的家伙认识到了差距,已经服服贴贴了!我和他们不是一个班,不过听说他们很用心!哦,对了,今天他们在后山那边上战术课!"


"哦?是吗?"我有些意外:"他们的进度这么快?走,我们看看去!"


作为实质上的西北政府的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占地极为辽阔,光是负责学校守备的部队就达1个团之多!从军校的正门开始步行,大概需要75分钟左右才能贯通全校,平时部队进行体能训练根本不用出学校,绕着学校跑就是了。整个学校成规则的长方形,气势雄伟的正门足有10米长,国防军的军徽--一只抓着五星的老鹰展开双翅俯视着大地。之后是一条足以能让六辆汽车同时行驶的大道,大道的两边种满了转基因树,不是的有小的支路穿过两边的树林向外延伸,支路前的路牌用中德两国文字注释能顺着支路到达的建筑。大道到达中央教学区后,分作两条,绕着正方形的教学区一直延伸,到了后方再度合拢,然后一直延伸到后门。整个大学呈南北朝向,除了南北两个大门外,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刚进来的东门,因为东边有很大一块都是山的缘故,这个门很小,平时只供学院人员出入。


我们行不多时便来到了设在后山附近的沙盘演练教室,由于靠近后山,便于取材,再加上出了东门不远就是大规模军事演习的地点,所以当初选址的时候就放在了这里。


因为要放置沙盘的缘故,所以这里都是平房,还没有到门口边听到里面热闹非凡,叽里旮旯的一片讨论声。从窗口望进去,这些德国军官穿着几乎和西北国防军基本没有什么差别的M30新式制服,几个一群在沙盘面前讨论着什么,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年轻人则站在一边微笑不语。


我隔着窗大致的望了一下就明白了,他们在讨论如何运用装甲兵作战。那个教官摸样的少校正好在此时抬了下头,然后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们,大概在想我们这些看起来明显是外人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犹豫了一下,他放下指示杆向我们走来。他的行动惊动了沉思中的德国军官,一些德国军官顺着他的目光向我们看来,当他们看清楚我们的面容的时候一阵发愣。


我隔着窗冲着那个咧着嘴巴,傻不啦叽,一脸痴呆像的隆美尔笑道:"嘿,艾尔文,怎么了,就这么几十天不见就认不得我们了?"


"元首?我的元首?啊!所有人注意了,立--正!敬礼!"


所有人在隆美尔的提醒下终于反应过来,齐齐的立正向我敬礼。


"偷得浮生半日闲,我来看看你们,顺便散散心,呵呵!你是他们的教官?"我走进教室,问那个一脸崇拜的看着我的少校。


"是!元首!我的名字叫李玮国!"


"恩,那么,李玮国少校,我刚才已经看到了,你们是在进行装甲兵运用的沙盘模拟训练,不介意的话,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敌我状况吗?"


"我的荣幸,元首!请大家到这边来!"他从容不迫的将我们引到沙盘边,那起长长的指示杆:"大家请看,这是我方阵地,我方的兵力是一个标准的装甲师配置,没有任何加强单位,我方的任务是在空军的支援下突破地方阵地!在我方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限时两天!敌方的兵力为一个步兵军团4个师,构筑了6道防御公事固守。请看,这是他们的兵力分布,他们将半个师的兵力驻守在这个东边高度为300米的山地上,在防御的正面宽10公里的地域布置了两个师的兵力,在这里,防线的西面是一片典型的欧洲森林地形,对方有一个团的兵力驻守!敌方留下1个师的兵力作为预备队!放置在这里,离前线5公里的地方!而这里,里前线大概10公里的地方是他们的后勤补给基地!情况就是这样了!"


"恩!"我和龙汉魂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那么,先生们,我了解情况了!有谁能告诉我,你们准备怎么打?啊哈,霍特上校,您怎么看?"


"我的元首,我认为应该将突破口选在这里!"他指着森林和防线的结合部:"选择这里进攻,我们只需要用一支小部队牵制住森林中的敌人,然后我们可以集中火力猛攻这个结合部,这样我们所受到的阻力是最小的,突破了当面的敌军之后,我们可以击溃那个作为预备队的步兵师!在没有防御准备的情况下,步兵师在装甲师面前是基本没有什么威胁可言的!"


"恩,不错,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吗?"我暗自给这个方案打了个80分,看来前几期的课程让这些家伙充分的了解了装甲兵作战的特点:集中自己最大的力量,找到对手最薄弱的环节,然后在对方来不及反应之前给以致命一击!


"元首,除了隆美尔上校,蔡茨勒中校和曼施坦因中校没有发表意见外,其他的各位都赞同这个方案!"霍特老实的回答道。


"哦?是吗?曼施坦因中校也来了?在哪里?快让我见见!"我有些惊喜道。


"元首阁下,我在这里!"曼施坦因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没错,的确是他!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战略天分极高的家伙,有些兴奋的过去握住他的手:"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我记得原先在名单上没有看到您的名字啊?"


一群德国军官包括隆美尔和蔡茨勒在内,奇怪的望着我,暗地里费力的猜测为何我会对这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家伙这么亲热。


"元首阁下,我是一个月前刚来的,因为是以私人的名义来的,所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哦,是这样!"我眼珠一转就明白过来,看来这个家伙在那边不是很得意:"没有问题,你的问题我等下会发个说明给贵国军方,就当是我邀请你来的好了。那么,曼施坦因中校你能不能说说你的想法,我看你好象有不同见解啊!"


"是的,元首阁下!如您所愿!"这个40多岁的中校顿时激动的满脸通红:"我和隆美尔上校以及蔡茨勒中校商量的结果是--直接从这里!"他指了一下那片森林地带:"直接穿插过去!"


他的话顿时引来一片质疑,这下教室里像开了锅似的热闹起来,一边的那些德国军官们叽里旮旯的议论起来,最后一个中校跳出来问道:"中校,坦克怎么可能从森林里开过去?更何况这是一整个坦克师!"


"是这样的!"曼施坦因不慌不忙的回答道:"半个月前,我们三个听说西北国防军的科研人员针对坦克的战斗行驶环境专项做了研究,结果发现原来坦克可以适应森林,沙漠等多个地方,在装备有特殊装置的情况下甚至可以在水下行驶,所以我们一致作出这个决定!因为这样会比较出乎敌人的意料,以达到攻击的突然性!"


"不错,很好!"我高兴的加以肯定道:"你们要记住,在战场上,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可能!而,你们,身为部队的主官,你们的任务就是将这种可能变成不可能!但是,这个计划如果再加上小小的一笔就可以看做是完美了!"


一群德国军官马上将目光投向我,眼神炙热而迫切!


"这里!"我点了点敌人的后勤仓库:"为什么没有人想到在突破防线后攻击这里呢?现代战争打的就是后勤战!这支装甲师无论身后有没有跟进的部队,他都应该攻击这里。如果他的任务是为后继部队打开一个通道,那么剩下的那些部队还是能够对他们造成一定的伤害,但是如果失去了这个重要的后勤补给基地,无论是士气上还是实质上,对敌军部队的打击是沉重而有效的!大家想想,一支吃不饱饭,手里没有几发弹药的部队,能对我们的友军造成多少影响?如果是单军作战,那么至少这支部队不会危及到我们的后方安全!所以,我希望大家从今天起能够养成良好的全局观,不要只顾这眼前的作战!"


我音刚落,隆美尔三人就兴奋的开始鼓掌,接着所有人都加入了这个行列,霍特使劲的点头叫道:"精彩!太精彩了!我的元首,真是太精彩了!"


我敏感的注意到了他对我称呼上的细微区别,欣然接受了他们的热情,并趁热打铁:"先生们,今天晚上我邀请在场的各位去我住处参加我的一个私人聚会。没有其他的人,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


一时间,宾主尽欢。


一天以后,南京,靠近政府办公厅的一家高级餐馆里,刚刚晋升少校不久的花满楼正在宴请同僚。你来我往的当中,感情在飞速的升温,一个少将大着舌头道:"满楼,你,你小子,日后定是前途无量!年纪轻轻就得到委员长的赏识,以后哥几个还要靠你多多照,厄,照应啊!"


花满楼一脸谦虚的笑道:"黄大哥言重了,满楼年轻不懂事是真的!以后还要靠黄大哥和在座的诸位大哥多多教导才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兄弟的情谊不变!来来,大伙满上!敬黄大哥一杯!"


喝得已经有七八分醉意的众人齐声应和,那少将越发高兴了,马上堆起笑脸一杯见底,口齿不清道:"好说!日,日后,满楼就是我兄弟了,大家都记,记着,谁,谁他妈要是和满楼过不去,就是和我黄某人过不去!"


众人纷纷应和,一时间杂七杂八的说什么"黄将军高义""满楼兄弟够意思"之类的。


花满楼正满口奉承着,头一侧,看见一个服务生拿着一个空瓶子走过,顿时起身高醉道:"黄大哥,诸位,小弟我去方便一下!"


那少将大大咧咧的叫道:"去吧,兄弟,这里有我呢!"


花满楼再度告了个醉,装做跌跌撞撞的出了包厢门,似慢实快的赶上那个服务生一头撞在他身上。


那个服务生叫道::"先生,您怎么了?您要去哪里?"


花满楼假意装做醉醺醺的咕哝道:"厕所,老子要去方便!"


那服务生装做扶住他,用身体挡住饭店里的顾客的目光,左手迅速的将一张小纸条放进他的口袋里,然后将他交给赶上来的另一个服务生:"送这位客人去洗手间!"


在那个服务生的搀扶下,花满楼又跌跌撞撞的进了洗手间。进到独立的阁间将门锁死后,他小心翼翼地四下打量了一下,这才将那纸条拿了出来。纸条比以前的要大些,借着头顶不甚明亮的灯光他仔细的看了一遍。前半部分是他的任务,接下来的内容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是最高统帅部晋升他为上尉和授予他二级铁十字勋章命令的原件的缩小影映本。最后他将激动的目光投向了署名,再次出乎他的意料,那里没有往日那一长串官衔和名字,只有小小的两个手写体。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将纸条往眼睛底下凑了凑。看清了,那个署名是--秦雪!!刹那间,他的眼眶湿润了,浑身颤抖的将纸条贴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良久!然后他毅然将纸条吞入口中,挺直了身躯,面向西北方庄重的行了一个军礼!轻轻地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我的元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