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十六章 群魔乱舞

qianqian1940 收藏 6 50
导读:铁翼鹰扬 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十六章 群魔乱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10月15日,距离日本驻德大使相田龙一被驱逐两天。如果说前次的关东军被击败让日本朝野一片哗然,像在火上浇了一桶油,使整个日本喧嚣起来的话;那么这次的驱逐事件,就像一捅当头浇下的冷水,上自天皇下自普通军人无一被惊的目瞪口呆,那些叫嚣着要大举入侵中国,“给那些无知的胆敢冒犯大日本国威的支那人好看”的声音一下子不见了。因为德国的态度竟然出乎意料的强硬和冷漠,就在昨天,德国将两国的关系降格为代办级!德国外长以及其强硬的口吻对新上任的日本瞩德国大使山口发出照会:“自今日起,任何国家,但凡对中国作出的任何不尊敬,就等同于对德国的不尊敬!任何伤害中国的行动,都将被看成对德国本土的直接伤害!德国正式对日本提出强烈的外交抗议!”


消息传来,日本举国震惊!有学者指出,这是德国对日本作出的警告,如果日本再一意孤行,坚持对中国采取不友好的政策,必将遭到德国的报复!


在这部分的舆论的导向下,以犬养毅首相为首的政府乘机向军部的“少壮派”发难。日本军部的“少壮派”和这群老军阀的斗争有段时间了,“少壮派”的核心就是所谓的“巴登巴登三羽乌”(羽乌在日文中就是乌鸦的意思)。


1921年10月底,日本政府内阁的原敬首相被刺前一周,德国莱茵河上游的黑森林贵族城堡区,一个叫巴登巴登的矿泉疗养地举行了一个秘密聚会。3个军衔皆为少佐的日本驻外武官聚集在一起,纵论时政,目的与7天后刺杀原敬的中冈艮一类似:结束国内的腐败。


这3人——永田铁山、小敏四郎、冈村宁次——皆是日本陆军中的骄子。这3人后来被称为“三羽乌”——日语“三只乌鸦”之意;国内腐败在他们眼中首先是政治腐败。政治腐败又首先表现在陆军的人事腐败。日本历来藩阀门第气息极重。明治维新后海军由萨摩藩把持,陆军则由长州藩把持。山县有朋、桂太郎、田中义一等陆军中坚人物,无一不是出自长州,非长州籍人士休想晋升到陆军高位。


3个泡在蒸汽浴室里的武官,谈起这些慷慨激昂。3人闷了半天,仅想出两条:第一,从陆军——长州藩的栖身之处打开一个缺口。第二,走法国的路线以恢复国力。作为行动纲领来说,这两条确实有点不伦不类。


其实,巴登巴登聚会还有第4个人——东条英机。尽管他后来出任日本战时首相,只因为在士官学校中比“三羽乌”低了一年级,在巴登巴登除了替永田铁山点烟和站在蒸汽浴室门口放哨,便无别的事可做。既不能列入“三羽乌”之内,更不能参加他们的讨论。


这两条不伦不类的纲领由谁来实施呢?除了在巴登巴登这4人之外,“三羽乌”从不属于长州藩、且才华出众的同事中又选出7人。11人的“巴登巴登集团”形成了:巡回武官永田铁山;驻莫斯科武官小敏四郎;巡回武官冈村宁次;驻瑞士武官东条英机驻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驻伯尔尼武官山下奉文;驻哥本哈根武官中村小太郎;驻巴黎武官中岛今朝吾;驻科隆武官下村定;驻北京武官松井石根、矶谷廉介。


但是,3个未入日本陆军主流的青年军官为何能量如此巨大?一伙驻外武官如何能够组成一个庞大的令全世界毛骨悚然的军阀集团?既与日本历史相关,又与日本皇室相关联。


日本自从1549年织田信长上台至1930年,近400年的政治,实质就是军阀政治。完成近代日本统一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这3位重要人物,皆是拥兵自重的军阀。在近代日本,要成为有实权的政治家,首先必须成为军人。明治时代的长州藩山县有朋、桂太郎,萨摩藩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等人如此,昭和时代的田中义一、荒木贞夫、永田铁山、东条英机等人也如此


进入20世纪20年代后,日本军阀政治中出现一种独特的低级军官通过暴力手段左右高层政治所谓“下克上”现象,更与日本皇室紧紧相连。


1919年,日本大正天皇因脑血栓不能亲政,权力落到皇太子裕仁和宫廷皇族手中。1921年3月裕仁出访欧洲。皇室长辈、明治天皇的女婿东久迩宫带领一大批日本驻欧武官和观察员前来晋谒,裕仁特意为这批少壮军官举行了宴会。晋谒裕仁的驻欧武官和观察员,后来基本都上了巴登巴登11人名单;在这次出访中购买的拿破仑半身像一直放在裕仁书房,一遍又一遍加深着裕仁对武力征服的印象。


裕仁刚刚回国,由东久迩宫负责联系的驻欧青年军官集团首领“三羽乌”便举行了巴登巴登聚会,还未上台的裕仁已获得这伙少壮军官的鼎力支持。


于是,这些被称之为“少壮派”的家伙在天皇的支持下,开始明目张胆的“以上克下”。


下午四时,天皇的书房。


24K金的大钟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头发花白的犬养毅恭敬的跪在垫子上上,将头埋得低低的,一言不发,他的身后是现任内阁的一群老头子。裕仁天皇神色复杂的看着那尊拿破仑半身,气氛显得十分压抑。


“陛下……”一个老头子忍不住出声道。


犬养毅回头瞪了一眼,他立刻低下头不言声了。


裕仁看了一眼犬养毅,良久长叹一声:“此次事变是他们鲁莽了!首相……,你们看着办吧……!朕累了,你们……,回去吧,待处理完了,给朕一个通报就是了!”


几个人不言声的一个鞠躬,退了出去,裕仁看了一眼窗外阴沉的天色,自言自语道:“要下雨了啊,唉!毕竟还不是好天气的时候啊!”他略微沉思了一番,扯过案头一张纸,匆匆的写了些什么,挥手招过一个近侍,低声吩咐道:“老地方,一定要亲手交到他们手上!”


“是!”近侍低声答应道,将信封塞进衣内贴身处放好,匆匆离去。


东京郊外,一处颇为雅致的别墅,后院,一群身穿和服的青年男子在喝茶,那笔挺的腰杆,端正的坐姿,无一不显示出他们军人的身份。


“永田前辈,现在局势如何?那群老头子一定会兴师问罪的吧?”东条英机脸色阴沉道。


坐在最上首的永田铁山烦躁的点了点头道:“这群家伙刚刚去了皇宫,我看这次天皇陛下也没有办法了!东条,你们怎么如此不小心,不是说支那军队一触即溃的吗?这么连关东军都被消灭了?!真是耻辱!大日本皇军何时有这么丢脸的时候!八嘎!情报系统是吃什么的?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有关那支支那军队的情报?这些该死的德国佬!还在对山东耿耿于怀么?”


“要不要现在就通知山口组,把这些讨厌的老头子……”一脸凶相的中村小太郎比了个砍脖子的动作。


“没有这个必要,现在这个样子就让那些老头子去收拾吧,现在我们的势力还不够强,还不是发动的时候!诸君,有关于那支支那军队的情报吗?”


“前辈,据我所知,这支支那军队是西北的部队,由德国军事专家训练,装备德国武器,战斗力比一般的支那军队要强!”板垣在一旁恭敬的回答。


“西北军?是那个冯玉祥?”小敏四郎有些疑惑的追问。


“不!是秦雪!”冈村宁次有些恍然的说:“两年前我们在西北的人就是被他连根拔起的!”


“恩,是个难以对付的势力!”梅津美治郎点头赞同道:“不过他们好像没有多少军队吧,好像只有十几万的样子。”


冈村宁次点头道:“支那的西北很荒凉,很穷,远远没有沿海的发达,这个已经是他们能组建军队的极限了!我曾经去过那个地方,那里的人生活很艰苦,所以很富有战斗精神,战斗意志很强烈!”


“有西,冈村君不愧为著名的‘中国通’!”小敏四郎由衷的赞叹道。


“那么,就是说我们只要增兵……”山下奉文若有所思道。


“是的!”冈村宁次赞同道:“他们的兵力不能防守这么广阔的地方,本来这个秦雪想趁中原各军阀忙于作战的时候独吞东北,但现在看来,他聪明的过了头!现在的兵力分散在这么广阔的土地上,很容易就能够被我们各个击破!只要有10万的皇军,就能轻松的将东北夺过来!”


“恩!不错!但眼下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应付那些讨厌的老头子们的攻击?”


“中岛君多虑了,那些老头子知道我们的身后就是天皇陛下,谅他们也不敢欺人太甚!不过要找了被黑锅的人就是了!”东条英机阴险的笑了笑。


“是的,东条君说的没错!”一直躲在一边一眼不发的松井石根也出声道:“他们不会天真的以为就因为这次事件就可以绊倒我们吧?他们只是想乘机将他们的触手伸到军部中来而已!就是让他们掌握几个部门的主导权又如何?只要部队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他们有能如何能?就是海军的那帮家伙讨厌!”


“是啊,听说他们正在叫嚣要进攻上海呢!呵呵,那帮没有脑子的东西,不想想,这么都西方强国的投资都在上海,能让他们得逞吗?”冈村宁次冷冷的嘲笑道。


“恩!这个事情让那些老头子去操心吧,我们正好趁这个机会扩充我们陆军的实力!我们现在的兵力太少了,还不足以支持我们打一场全面战争!我们的第一个目标,要将陆军扩充到200万!”梅津美治郎自以为聪明的分析道。


“有西,那么就是这样!那么负责的事情就推给我们的本庄君和多门君吧,哈哈!不知道他们在支那过的是否还好?这两个蠢猪!”永田铁山狞笑着。


“这样我们这边一个都没有也不好吧?他们不会满意的!”板垣有些担忧道。


“那么就加上我们英勇的河本君吧,东北事变他的大名在国内可是耳熟能详啊!哈哈!”永田铁山豪不在意的挥了挥手。


一群人狂笑起来,神情是那么的得意,好像世界已经撰在他们的手中一般!


与此同时,刚刚打了“胜仗”的犬养毅内阁正在犬养毅家喝着清酒庆祝。


“犬养兄,‘少壮派’威风扫地了,哈哈!”


“哼,一群小孩子,知道什么?就知道蛮干!不过可惜了我们两万多的皇军勇士!现在这个世界怎么了,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在胡闹!你们看看支那军队的那个秦雪,就这么点军队居然想占据这么多地方?”犬养毅呵呵道。


“想必我们的蒋委员长现在很不舒服吧?哈哈”


“都是一群只知打打杀杀的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用用脑子?呵呵,年轻人就是经常会头脑发热的啊!那个秦雪也是的,不会收敛一点么?这么早的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别人面前不是讨打吗?”


“呵呵,现在支那的东北军、原来的西北军、蒋介石阁下的中央军,哦,还有,阎锡山的军队一定很眼红吧!哈哈!”


“看来让他们联合起来对付这个西北军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啊!当然,这个中间人么,可以让我们来做么!呵呵!”


“恩,不错,我们的蒋介石阁下一定很不满意又冒出来这么个有威胁性的势力吧?剩下的三方则一定会对夺回他们被占去的土地很感兴趣吧?哈哈?有这个诱饵,不怕他们不答应!”


“说起来,支那还真是一个喜欢内斗的民族啊!哈哈,当然,我们肯定要要从中得到一点好处的,呵呵!例如驻军点和开发资源什么的!”


“所以说‘少壮派’那些家伙就是不行,这么轻易就可以获取的东西偏偏要用蛮力去获得!就想要东北,等他们自己打个够,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出兵不一样么?真是!”


“恩,那么,是时候联络我们的蒋介石阁下了!他一定很着急了,哈哈哈!”


“犬养君,那么关于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呢?”


“呵呵,我们要从他们的手中抢过陆军的控制权,不能再让他们胡闹了!就这样吧!诸君,让我们干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明天!”


众人齐声叫道:“干杯!”


一时间,日本列岛群魔乱舞,一场针对西北政府的阴谋有拉开了新的一幕!


各位同志,我有事在杭州,第十六章以经完成大半,放在家里,所以先写了一章放上来!等过几天回去再补上!另……手指以有明显好转,感谢诸位大大的关心!小子唯有努力写作来报答诸位的厚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