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十四章 东北攻略(3)

qianqian1940 收藏 15 47
导读:铁翼鹰扬 第三章东北射日 第十四章 东北攻略(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柏俊从地上一跃而起,初次参战的感觉让这个憨厚的西北汉子大为兴奋,肾上腺大量的分泌刺激着他的神经。战前翼空一再叮嘱的“各部队营长以上指挥官绝不允许冲锋在部队的最前端”的命令早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


“机枪手,注意火力掩护!”他高叫道,手一挥,动作敏捷的向着山下的日军猛冲过去。


青田中佐有些绝望的看着周围纷纷倒毙的手下,突然感到自己是这样的无助,看着快速逼近的国防军战士,在看看周围所剩无几的日军士兵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这个联队已经完了。他在绝望、不甘和一丝恐惧中像野兽般嚎叫了一声,终于舍弃了联队长的职责,拿起指挥刀向蜂拥而来的国防军士兵冲去。一个士兵正想举枪射击,被一旁眼疾手快的柏俊压下了枪口。他高叫着:“这条大鱼给我!”


青田中佐听不懂眼前的这个家伙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这个看起来像和自己差不多级别的家伙想和自己单挑。


柏俊扔下自动步枪,翻身抽出背上的开山刀。国防军虽然装备了自动武器,但是不像西方国家,对白仞战还是很重视,在糅合了各家所长后,形成了一套实战用的“百战刀法”,并且为每一位军人配备了一把精心打造的开山刀。


青田中佐见对方摆出了招式,心中有些佩服,对方能在这种情况下还和自己公平决斗!他便不肯失礼,当下收起刀恭敬的鞠躬道:“中国的勇士,在下大日本皇军第2师团第4联队联队长,陆军中佐青田义一,感谢阁下给我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柏俊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个家伙,突然心念电转间有个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回头冲着过来的营主任参谋道:“老张,你指挥部队继续按原计划前进!我处理完就上来!”然后,他抱拳道:“本人西北国防军第一摩托化步兵师营长,陆军少校!”


青田义一一愣:“你懂日文?”


柏俊淡淡一笑:“我还知道你们日本武士有个不好的习惯,战败了就切腹自杀是吗?”


青田义一眼中的诧异更盛,不由的点了点头。


柏俊脸色一正:“我可以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如果你输了,你必须做我的俘虏!”


青田义一不假思索的回答:“好!只要你能胜过我手中的刀,我便任君处置!”


“好,痛快,来吧!”柏俊眼中利芒大作!


青田义一的刀幻出了华丽的刀芒,身为联队长的他和他的许多同僚不同,青田义一出身在一个士族家庭,良好的教育使他成为军队中难得的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区别与别人的声色犬马,他的兴趣在专研剑道和提高自身的修养,因为他那灵活的头脑和不墨守常规的行事方法使得他在军官中鹤立鸡群,仅以32岁之龄便担任联队长之职。


柏俊眼也不眨的立即横移一步重重一刀劈在刀芒中心,立时将青田连人带刀劈退两步。


青田虎口一痛,知道自己的臂力不如对方,他后退几步,以防对方趁势进击。


柏俊眼见对方退却顿时豪情大生,虎吼一声揉身复上,举刀过头顶挥出迅捷无比的一刀。青田见这一刀来势甚凶,自己已经没有时间躲避硬着头皮举刀正面向迎。“宕”一声作响青田整个人被这泰山压顶的一刀劈的一矮,柏俊得势不饶人一刀又一刀的接上,砍的青田东倒西歪。十刀过后,青田持刀的手开始不停的颤抖,已是力竭了。


柏俊一个大力的斜切过来,青田勉强的举刀相迎,柏俊却突然手腕一翻改切为上撩。一声脆响后,青田手中的刀终于被击飞,一柄冰凉的开山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青田颓然长叹:“我输了!”


柏俊望了望远方渐渐稀疏的枪炮声,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身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1连长汪大川身手敏捷的冲在第一线,他轮起机枪扫倒意图冲上来的日本兵,顺手扔出一个手榴弹将几个且战且退的日军炸飞。剩余几个日军在失去军官的指挥,开始退却。汪大川看着那几个日军士兵的身影在十几米的拐角处消失急的大叫起来,手一挥,带头冲了过去,谁知刚冲过拐角,迎头就一阵机枪子弹射来,顿时左肩膀中了一枪。汪大川赶紧闪身退回拐角的那头,小心的探出脑袋:“该死的,小日本的坦克!”


只见一溜土黄色的坦克扬着短短的炮管着往这边开来,后面跟着一群小鬼子。


“怎么?阿牛(汪大川的小名),挂彩了?”刚赶上来的柏俊关心的问。


“没事,营长,给咬了一下,前面有小日本的坦克!”


柏俊招来医护兵给汪大川包扎伤口,一边吩咐道:“火箭筒,上来!”


顿时几个火箭筒小组动作迅捷的上来,一辆小日本的89甲坦克冲出了拐角,一发火箭弹立刻呼啸而去,“轰”的一声将这辆坦克的正面炸了一个大窟窿,整辆坦克跳动了一下就彻底趴窝了。于是,日军的前进道路就这么被挡住了。


柏俊一跃而起大叫:“快!占领山头!1连在前,2、3连跟上,别让狗日的占了先!”


汪大川一拍脑袋:“兄弟们,快跟我上啊!”一挥手枪便头也不回的朝山上屁颠屁颠的跑去,看得柏俊在下面猛叫:“咳!小子,注意安全,混蛋!你是连长!警卫!给我把他拽下来!”可是,他似乎忘记了,刚才正是他自己冲在队伍的最前线,还跟人家拼刺刀来着。


但不知日军的指挥官脑子迟钝还是素质低下,等汪大川他们架好了机枪迫击炮,公路上的日军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几个看来是指挥官的家伙居然聚集在被击毁的坦克后面,似乎在商量什么,看得汪大川一阵恼火,这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么?!


“迫击炮!”他狂叫道:“对准哪几头猪,射击!”


2门迫击炮马上掉转炮口,“嗵、嗵”就是两炮,顿时将那几个军官撕碎。遭受攻击的日军这才醒悟过来,开始向山上攻击。可怜这些日军,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踩着靴子,气喘吁吁笨重的向山上爬,哪里比的过身着保暖冬季迷彩野战服的国防军战士们灵活,还没爬到半山腰就被1连的8门迫击炮炸的伤亡惨重,仅剩的几门掷弹筒老早被火箭筒打得连零件都找不到了。失去了火力支援的日军终于丧失了理智,一个个浑身绑满炸弹准备和国防军战士同归于尽,然而,他们始终冲不过国防军阵地前150米的那条线,当最后一个日军倒在1连的临时阵地前时,这个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立的日本士兵了。


柏俊手一挥,整个营像一阵风似的抓起各自的武器朝预定的地点合围过去。


在上次江桥大战中大出风头的林威营,这次的任务是扫尾,也就是负责收拢袋的口子。


于是日军多门师团天野旅团(第15旅团)第30联队注定要遭受最大的不幸,或许和同是15旅团的已经在江桥前线覆灭了的第16联队和马上就要被歼灭的第4联队相比较,这个联队的命运似乎是悲惨了点。由于第16联队的覆灭,这个联队的联队长宫本大佐被留在了长春受命组建新的联队,于是旅团长天野六郎少将自然只能“降一级”,担当起联队长这个职责来了。当炮击开始的时候,这位少将旅团长正饶有兴致的骑在大洋马上欣赏风景,于是理所当然的被列为了第一打击目标,先后有1发105毫米榴弹炮和5、6发60毫米迫击炮在他身边爆炸,所以等到第一轮的炮击结束后,他的副官只找到了他那把只剩下握把的军刀。当哭丧着脸的副官清醒过来的时候,攻击已经开始了。他吃惊的看到,原来怎么看都是一群土包的地方突然动起来,一辆又一辆的6轮装甲车威武的咆哮着向日军冲来,那长长的炮管摇摆着,一看就知道比日军的那些垃圾货色强多了。这便是国防军摩托化步兵团轮式侦察连所属的Z1A1步兵战车了,这种战车是刚列装部队,作为团支援武器在Z1装甲车的基础上开发而来的,装备了60倍身管的50毫米PAK1坦克炮,性能极为优越,还加装了一挺12、7毫米同轴机枪和一挺6、8毫米MG2机枪。


这些轮式战车极其嚣张,一路炮打枪扫将日军打的哭爹叫娘。根据国防军的作战习惯,一辆Z1A1步兵战车和一辆装备20毫米机关炮和机枪的Z1A4侦察车为一个战斗小组,Z1A1步兵战车负责攻击大型目标而Z1A4侦察车则负责攻击步兵。于是这几个战斗小组配合默契,步兵战车上的50毫米坦克炮专拿日军的汽车撒气,而侦察车则大肆屠杀日军士兵。日本士兵在多次徒劳的抵抗之后终于发现,一切都是无济于事的,他们手中的步枪和机枪打在轮式战车的装甲上只能带来一些“叮叮咚咚”的声音,之后他们会被愤怒的炮手连人带枪炸上半空!掷弹筒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而日军的编制中,步兵师团是不装备反坦克武器的,甚至连高射炮都没有,唯一有希望能够对抗装甲单位的只有大口径火炮和这次特意为多门师团配属的坦克联队了,由于日军的大口径火炮是第一轮炮火的重点打击对象,此时已经是1门不剩了。


在“肉弹”攻势最终在国防军强大的火力下瓦解后,日军的4两89甲是坦克和3辆原来很有可能是东北军的“雷诺”坦克终于姗姗来迟。被轮式战车压制的没有一点脾气的日军齐声欢呼起来,按照他们的认识,坦克应该要比装甲车强吧,可惜接下来的事情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识。一辆日军的89甲坦克在700米开外气势汹汹的率先开炮,炮弹击中了领头那辆Z1A1轮式步兵战车,就听到“铛”的一声,那发炮弹被弹的无影无踪。


一干信心高涨的日军士兵被当头一棒,打的张大嘴巴愣在原地做声不得。被干扰了他们的屠杀大业而极为恼火的Z1A1车组成员调转炮口,狠狠的一炮轰去,长身管的50毫米PAK1坦克炮发出沉闷有力的射击声,5发炮弹轻松的撕开了89甲坦克17毫米厚的前装甲。这辆89甲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整个成了一推废铁。那几辆Z1A4侦察车也不甘示弱,用20毫米机炮一阵狂扫,顿时后面的几辆坦克被打成了马蜂窝。


在场的日军士兵心里那个凉啊,开玩笑么?自己的坦克去打人家的装甲车,结果反倒被人家收拾了!你说被人家坦克炮干掉的,那心里还有点安慰,总算级别差不多。可人家用20毫米的机关炮隔了那么大老远这么随便扫几下就挂了,这仗还怎么打?!


一干轮式战车里的鸟人哪里管这么多,这会他们是打出兴致来了,炮也不开了,机枪也不扫了,就追着四散溃退的小日本用轮子碾,于是碾得6个轮子血红血红的。于是可苦了林威的那些战士们,一个个憋足了劲想再大干一场,哪里知道反而成了打扫战场的?!


就这么连打带碾的,一个联队的日军最后只剩下2、3百。


三个营的战士按照预先的计划,为了避免伤亡将剩余的日军赶到一个公路西边,高出地面百来米的小山上。整条路就这么一个地方西边不是山谷而是一座小山,这也是国防军特意留出来作为日军最后坟地的地方。


此时的多门中将早就没有了往日的骄横,他衣衫不整目光游离的呆坐在一棵大树下发呆,就在十几分钟前,他亲眼目睹了他的参谋长和田大佐在他面前被炮弹撕碎!他清楚的知道这沉重的打击已经使他彻底丧失了指挥能力,看着还在下面四处游走鼓励士气,布置防务的大胖子片仓少将,多门中将苦笑了声:看来神经大条的人就是好。


片仓少将大声的对1000多号残兵败将叫道:“勇士们!我们大日本皇军的飞机马上就要来助战了!我们再现大日本皇军军威的时候到了!天皇陛下正在远方注视着我们!诸位,拜托了!”


“天皇万岁!”一群穷途末路的野兽狂叫道,似乎是为了应证片仓的话,远远的十多架飞机飞了过来。突然山下爆发出一阵欢呼,看的山上的日军一阵发愣,这群支那人怎么了?莫不是神经出问题了?


他们哪里知道,山下的这些家伙正觉得打的不过瘾呢,而飞机无疑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猎物!!


各营装备的4部6管20毫米“火神”防空系统开了出来,团属防空连的4门88毫米高射炮和8门50毫米高射炮也计算好了设计诸元。甚至一些机枪手也把机枪架了起来,准备过把手瘾,至于弹药,反正用完了会有空军的运输机运过来或者空投。


飞机渐渐的临近了,炮手们兴奋的发现,足足18架双翼机!啊!赞美你,他妈的的天皇,你真是慷慨啊!


各位大大有谁知道怎么治疗手指的真菌感染?我的大拇指感染了一个多月,先是留浓,然后结成硬硬的一层,最后再蜕皮,药膏一点都没用,一动就出血!!难受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