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品天王洪秀全的荒淫性事

yifu_chen 收藏 79 66688
导读:[原创]品天王洪秀全的荒淫性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我小的时候,正是文革时期,是造反有理、读书无用、谈性即为流氓的时代,也是四人帮颠倒黑白、大搞愚民政策的年头。小学语文课本里的咱这个天王洪秀全,可是一个顶天立地、受人景仰且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人物。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随着过去被束之高阁的《李秀成供辞》《江南春梦笔记》一类的所谓发动材料的被公开,随着国人的不断开化,我对咱这个天王的人品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也可以通过这个当过几年天王的男人的性事来品味一下咱这个天王其人了。


一、咱这个天王本是一个地道的文痞加小农


根据《李秀成供辞》记载,咱这个天王(1814-1864)原名仁坤,小名火秀,广东花县人。 其父洪镜扬,是邻近诸村的保正,家里"薄有田产",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在当地是好的。洪仁坤有两个哥哥,他是三兄弟中唯一读书求功名的,在家里有受宠而优越的地位。他7岁入本地私塾读书,14虚岁考为童生。此后连续4次,一共经历17年,未能进学,也就是没考上生员(秀才)。在他一再落榜到公开造反期间,不止一次"坐馆"当私塾师,教小孩识字和文化基础知识,这是当时相当多老童生所从事的不固定职业。一般说来,收入比普通农民好不了多少,只是身份不同。此外,有3个广西人说他"素无赖,日事赌博,多蓄亡命,以护送烟土、洋货为生,往来两粤及湖南边界,得商贾谢赀"。1842年,他第四次应考,一起落榜的书友冯云山出于对考试的极端不满,又从星相术角度看出洪仁坤"多异相"、"有王者风",极力鼓动他为首造反。冯的劝说,符合咱这个天王此前大病中的想法和梦幻,于是断了科举仕进的念头。洪仁坤决心造反之后,就说什么上帝封他为"太平天王大道君全",命他"时或称洪秀,时或称洪全,时或称洪秀全"。从此,洪仁坤、洪火秀改名为洪秀全。这改名是很费一番心思的,秀全拆开,是"禾(吾)乃人王"。简括地说,进不了学---考不上秀才,是造反的决定性原因,造反是为了做人王。做了人王,不但可以实现"等我自己来开科取天下士",还能够"手握乾坤杀伐权",杀尽所痛恨、憎恶的人。当然不只是造反、报复,更重要的是占有和享受:占有一切,"禾乃玉食",“世间万宝,当然还包括美女,归我所有的了”。

所谓“三岁看老”,这些就是咱这个天王年轻时候的直言不讳的言志之词!


二、咱这个天王无暇颁诏书,时间全用来玩女人并写打油诗


咱这个天王还未公开造反时,就有妻妾多人。金田起义时他即选美纳妃15人;一年后在广西永安围城中:“洪秀全耽于女色,有三十六个女人。”随军打出广西后,虽经蓑衣渡大败仗,但到湖南道州又纳何贡生“进献美女四人”;占湖北武昌后,"首逆称选妃,使民间女子往阅马厂听讲,至则选十余龄、有殊色者六十人"。

进南京小天堂后,每做生日,蒙得恩就要为他献上美女6人;每年春暖花开之际,蒙得恩还在天京13道城门口为咱这个天王选美女。甚至干脆明文规定,"所有少妇美女俱备天王选用"。

宫中有横直均8尺的大雕花床,咱这个天王干什么用的,不言而喻。

以咱这个天王为首的太平天国领导集团满足于半壁江山到手,认为大局已定,全然置反帝反封的大任于不顾,要关门当太平天子,竟把同打江山的娘子军中的美女战友也转为供自己淫乐。在攻克南京前17天,天王即从芜湖江面龙舟上突然颁发一道严分男女界限的诏令:"女理内事,外事非宜所闻"。并用四个"斩不赦"限制身边妇女与外界联系。攻克南京后入城时,跟随天王的妇女都纱巾蒙面,进入天王府即被禁锢,与外界完全隔绝。

咱这个天王早就梦求后妃成群的帝王宫廷生活。他创立拜上帝教时就自言在天上有一房正月宫娘娘,于是,就把他的结发妻子称为正月宫。据史载,天京天王府“其中约有妇女千百,男贼仅洪逆一人,其中淫恶可知也”。至于具体人数,《江南春梦笔记》中分类评列,讲王后娘娘下辖爱娘、嬉娘、妙女、姣女等,16个名位208人;24个王妃名下辖姹女、元女等,7个名位共960人,两类共计1168人,属妃嫔;另有服役的女官,以二品掌率60人,各辖女司20人,合计为1200人。各项人数加起来,总计有2300多名妇女在天王府陪侍咱这个天王。以至于咱这个天王因妻妾太多,连姓名都记不住,干脆一概编号,这些良家女子遂完全成了他纵欲的性工具。

咱这个天王从41岁进南京城至52岁自尽,在美女丛中生活11年,从未走出天京城门一步,既不上马杀敌,也不过问朝政。这时他正值壮盛之年,并且体格健壮,但11年仅颁发过25篇诏书,而且1854年至1858年竟是空白,5年全然未发一诏。连曾国藩也感到奇怪:"洪逆深居简出,从无出令之事。""杨逆具奏请朝觐,洪逆每批:勤理天事便是朝允也。"

咱这个天王在宫中享乐,很少有时间和心思坐朝,甚至11年里只因"天父下凡"出宫一次。咱这个天王一方面不问朝政,一方面则费尽心计与后妃娘娘们作文字游戏。从1857年太平天国刊印颁行的经典官书之一《天父诗》看,所收选的500首诗文,除起义初期杨秀清假托天父帮助咱这个天王排解后妃纠纷的24首口述诗文外,另外476首都是咱这个天王进入天京初期三年中写给后妃的夫权独白。他对朝政不发令旨,对美人却平均三四天写一首诗,可见其爱美人胜过江山。

这些妇女陷入后宫,可不能闲着:

早晨为咱这个天王"洗身穿袍统理发,疏通扎好解主烦,主发尊严高正贵,永远威风坐江山!"

向咱这个天王参拜:"朝朝穿袍钟锣响,响开钟锣尽朝阳,后殿此时齐呼拜,前殿门开来接光!"

拉着金辇陪咱这个天王游御苑:"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

给咱这个天王按摩肚子却不得碰着胡须:"小心弯远须顾须,悠悠轻轻摸挨脐!"

帮咱这个天王拨扇驱蚊:"日夜拨扇扇莫停,莫拨榻底要记清!"

替咱这个天王捧茶拿痰桶:"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

这些诗真实地记录了咱这个天王和他的小朝廷的威严和荒淫。


三、咱这个天王也是个喜新厌旧、嫌贫爱富的陈世美


咱这个天王生活在千百个美女丛中久了,就开始嫌那些从广西跟来征尘未净的老姊妹们粗鲁、脏污。

听见有人高声说话,咱这个天王便写诗斥责:"娇娥美女娇声贵,因何似狗吠城边?"

看见有人束手缩脚,咱这个天王就写诗训斥:"耕田婆有耕田样,天堂人物好威仪,尔们想做真月亮,到今还不晓提理!"

见有人不会刷牙、敷粉、洒香水,咱这个天王就用刻薄的语言讽刺挖苦:"跟主不上永不上,永远不得见太阳!面突乌骚身腥臭,嘴饿臭化烧硫磺!"

咱这个天王毫不掩饰喜新厌旧的情绪:"一眼看见心花开,大福娘娘天上来;一眼看见心火起,薄福娘娘该打死!"

咱这个天王为那些可怜的薄福娘娘们规定了几项杖责戒律:"服事不虔诚一该打,硬颈不听教二该打,起眼看夫主三该打,问王不虔诚四该打,躁气不纯静五该打,说话极大声六该打,有嘴不应声七该打,面情不欢喜八该打,眼左望右望九该打,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咱这个天王还有一项特别奇怪的规定:"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小朝廷的后宫妇女失掉了所有人格尊严,一言一行随时都有招致责罚的可能。

由于咱这个天王宣布过:"只有人错无天错,只有臣错无主错。"所以妇女们受到责罚时,即使冤枉也不得辩解,只许认错领打,否则便会受到加罪处罚:"打开知错是单重,打不知错是双重,单重打过罪消融,双重雪下罪难容!"

"雪下"是太平军"刀下"的代称,至少有3个女人因为挨打时喊冤不认错而被咱这个天王所杀。被杀的人当中,有人至死不认错并且顶撞了咱这个天王,于是就受到五马分尸的酷刑。


四、咱这个天王荷尔蒙超强分泌,沉湎女色至死不悔


咱这个天王的天王府起初在两江总督府基础上,改建半年而成,不久失火烧毁。咱这个天王不顾清军大兵围困天京,不顾北伐太平军的危急,也不管天京天寒地冻,1854年初扩大重建。周围十余里,比现存北京的明、清故宫大了一倍多,而且建筑也华丽得多。

天京事变后,咱这个天王依然生活在娇娘美女中,生活更加颓废。在1861年太平军进取苏浙的时候,咱这个天王又从李秀成选送到天京的3000美女中挑出180人收入天王府,当时即有人写诗讽刺:"三千怨女如花貌,百八佳人堕溷愁。"

咱这个天王从1856年天京事变到1864年自杀,由于深居宫中,消沉丧志,脱离群众、脱离实际,他的诏书都像李秀成所说"言天说地"的梦话,后来,连这种说梦话的诏书也懒得写,索性于1861年7月颁发了最后一道"朕命幼主写诏书"的诏旨,把权力交给他的年方13岁且已学会荒淫的儿子幼主,自己当起了太上皇。

如果想巴结咱这个天王,当皮条客胜于战功和送金银财宝。除 皇亲国戚之外,蒙得恩最得咱这个天王的宠信。此人初在天京管女营和天王府事务,服侍咱这个天王很周到,尤其是投洪所好,善于选美,大皮条客当得深得咱这个天王欢心。内讧后,咱这个天王逼走了战功卓著的石达开,即任命蒙得恩为正掌率、中军主将,总理朝纲。可是大皮条客既不会指挥作战,又无驾驭全局能力,只会迎合洪氏兄弟,压制后起将领,弄得"人心改变,政事不一,各有一心"。

在太平天国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刻,咱这个天王依然在后林苑,让宫女拉着车游览,照例做歪诗一首:"拉车对面向路行,有阻回头看兜平。苑内游行真快活,百鸟作乐和车声。"

咱这个天王所用的碗筷,甚至马桶、夜壶都用黄金制成,以至圣库曾经黄金告急。

1864年6月,咱这个天王活到52岁,在曾国藩湘军的隆隆炮声和后宫女子的嗟怨声中,在小天堂美女群中享受了11年的帝王生活,最后不得不丢下他那千百个娇娘粉黛,自尽身亡。他死后48天,天京沦陷,天国灭亡,咱这个天王的幼主也当了俘虏上了断头台。

综观古今中外的历史,有谁比得过咱这个天王?

荣华富贵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年,咱这个天王却集玩弄妇女的手段于大成,以皇帝和邪教主的双重身份对妇女进行占有。

咱这个天王虽然只是一个永远没能金榜提名的名落孙山者,但却可以时时处处以诗命妇!敢有不从之美女,一个字“斩”!而且杀法竟然各不相同。

呜呼,咱这个天王,一个古不古、今不今、中不中、洋不洋、农不农、文不文、武不武、商不商的色胎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