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抉择 作者:黯然销魂

sghgiaeee 收藏 48 431
导读:[转贴] 抉择 作者:黯然销魂

正文 楔子(一)




“老爸老妈,为什么一定要我出国念大学?香港大学不是挺好的嘛!”江浪咕哝着反对父母的决定。


“哎呀,你这个傻孩子,到国外念大学好处太多了,反正听我们的没错。”妈妈疼爱的摸摸江浪的脑袋,她一直觉得这个孩子缺乏独立自主的能力,送他到国外念书可以让锻炼一下。


江浪不满意的甩甩头:“妈,我又不是小孩子。别整天摸我的头,要不都我傻了。再说国外的名校我也进不去,去国外也只能读一些野鸡学校,那还不如留在香港呢。”他是打从心底不愿意离开香港,在这住了那么多年,这种感情和归属感是无法比拟的。更何况他还有一些舍不得的朋友,比如阿肥,比如小妖。到了国外,什么都得重新开始,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朋友,多无聊。


“我说你这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老爸江新做出恼怒的表情,伸手便欲打:“连我们的决定你都不听了。”


“对呀,哥哥,我觉得老爸老妈说的很有道理。”年方十二岁的弟弟倒是挺有点小大人的意思了,说起话来居然也是满嘴道理。


“小宝,我知道你不想离开家,也不想离开朋友。不过,国外学校的素质要高得多,总比留在香港的好吧。等把管理学念好了,就回来学着你爸爸做生意,生意早晚还不是要交给你们两兄弟的。”妈妈很是苦口婆心的劝告着江浪,老爸和弟弟都在旁边点头称是。


“妈,告诉过你不要叫我小宝了,这名字太难听了。”江浪不干了,这小名的确是够土的,阿肥和小妖都不知道为这嘲笑了自己多少次。


老爸出离愤怒:“什么什么难听,我们都叫了十八年了。你弟弟还叫小贝呢,怎么他就不觉得难听。而且全家人都不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你有什么问题?”


江浪扫了弟弟一眼,见他得意之余悄悄竖起两只手指表示胜利,江浪不由苦笑一下,心中虽然甚感恼火,却不敢再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了。一时间,竟觉得争论报任何学校都没什么意思。


和老爸老妈说了一下随便他们做主,江浪就在父母胜利的得意表情下走进了房间。只不过,他那恨恨的摔门声不免太大,倒让老爸有些生气,幸好妈妈在旁边劝说着孩子已经长大了,随他去。老爸这才罢休。


真没意思,江浪脑海闪过一个念头:不如把阿肥和小妖都叫出来?想了想,马上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俩这会大概也在和家人商量念什么大学吧!想到这,江浪不由心下顿感烦躁不安,报什么学校真那么重要吗?自己的成绩也只不过是中游而已,用不着那么大动干戈的研究吧。


随便啦,江浪苦笑一声,老爸虽然也是老板之流,虽然只是一间小公司,但供自己去国外应该没问题。阿肥家里也算富裕,惟有小妖就差了些,就算要出国,肯定也没法在一起了。除非能留在香港大学。


看了看时间,也不过才十点钟,江浪决定上一下网,看看莫名轻烟在不在线上。莫名轻烟是大陆网友,他们认识有三年了,只不过头两年里,两人从未交谈过。倒是最近一年才开始认识交谈,想不到聊得居然还蛮投机的。


江浪先打开了ICQ,平日聊得来的小克不在线。郁闷了一会,他打开OICQ看了一下,轻烟果然在线。江浪的妈妈是内地人,所以他的国语还是很不错的,所以他也就用上了国内流行的这款QQ。他点了点轻烟的图标,发了一段问好的信息过去。轻烟马上就回话了:“怎么,今天不开心吗?”


“不是吧,这你也看得出来?”江浪蛮惊讶的。


“呵呵,我*感觉的,神吧。拜我为师,马上教你。”轻烟显然是在开玩笑,想让阿浪开心点。


“唉,你别逗我了,今天我做什么都没劲。”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失恋?”


“失什么恋,都没恋过呢。今天为了报大学的事和家里人闹得很不愉快。”


“别这样,父母既然帮你决定了,你想反对也没什么希望。不如就听他们的。对不对,小宝!”最后这句小宝显然已经有了调侃意味。江浪自从一个不留神把小名泄露出去给轻烟知道后,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要是再叫我小宝,我就跟你翻脸。”江浪笑了,他知道轻烟不吃这套,因为他常这样威胁。


“翻脸就跟翻书似的,说明你的为人太烂了。”轻烟果然反击了。


和轻烟聊了一会,江浪觉得心情好多了,起码没刚才那么郁闷。他深呼吸了一下,决定睡觉。明天还得去学校呢。当然,在睡觉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练功。


江浪十四岁十迷上了武侠小说,终日就幻想着拥有书里飞檐走壁的能力,做一个救世济民的大侠。他甚至为此存下零花钱,有空就四处游荡,到处去搜寻那些残破的旧书。按照小说里说的,最好的宝贝都是和垃圾为伍的。


在废书堆里淘了近半年的书后,江浪已经收集了相当多的破书,只可惜他按着这些书练了近两年都没什么用处。直到近一年来,才在这些书里发现一本相当有趣的书,书里说的东西他大多不懂。反正都是古文什么的,而且看上去还有点类似道家的经文之类。他就此研究了许久,整本书被他翻得全散掉,书寿归正寝的结果是,江浪把书里的内容背得滚瓜烂熟的。


江浪本来早已对当大侠不抱希望了,但看了那本道书后,他居然常常觉得精力充沛,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样的。总之,前几个月,他又开始信任以前搜刮到的宝贝书了,他干脆接着随便拿出一本书来照着练功,可惜练了那么久,身体里却连个屁的动静都没有。当然,这样的糗事,江浪没有告诉任何人。


周末,妈妈带上江浪和小贝一起去黄大仙庙里求签。江浪虽然觉得这样很是无聊,却也无可奈何。看着老妈摇了半天终于把签摇了出来,更觉得没趣。来到解签处,前面却有一中年妇女正在解着,又得浪费时间。江浪心里臭骂着。


却听得那妇女好奇的问解签先生:先生,你是新来的吗?怎么以前没在这里看见过你?


先生若无其是的答道:恩,我最近几天才到的。


江浪不由好奇的打量了一番,那位先生的扮相的确很邋遢,难怪那妇女会有点怀疑。正当江浪转头看往别处时,余光却扫到此人却有些与众不同之处。是什么?他仔细打量着?


没错,就是那眼神。江浪跟妈妈来过几次,这里的解签先生总是一副故作神秘,高深莫测的模样。眼前这位却略为不同,扮相固然邋遢得不堪入目,那眼神却极其有力,偏生在很有力量中,却隐然含着某种平和淡然的意味。阿浪这一看之下竟似着了魔般,眼睛始终不离这位先生。直到老妈把签给了先生,先生眼中这才忽然爆出凌厉无比的精光,使得江浪心中为之悸动不已。


这时,他方才回过神来,忽然深感不对头,怎么刚才自己好象给这双眼睛吸引得入迷了似的?难道其中有些古怪?正当他思索着的时候,那位先生对他招了招手,阿浪只顾着想事,却没留意到。老妈生气的拍拍他的头,江浪这才醒悟过来。


走上前去,老妈焦急的问:先生,这只签有什么问题吗?


先生沉吟片刻,终于答道:问题倒是没有。不过,我想和你儿子单独谈谈这只签,你看如何呢?




正文 楔子(二)



老妈更急了,她想肯定求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签,不然解签先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表情。正要继续追问,先生却挥挥手阻止了,只是盯住江浪,仿佛在乞求跟他谈一下。江浪正怀疑这先生有问题,自然不肯答应,无奈老妈却催他赶紧跟先生去。

江浪咬咬牙,却见到先生的眼神愈发可怜,那种祈求的意味越来越浓郁。心中一软,垂头丧气的答应了下来。先生本来平和淡然的脸上却浮现出一缕喜悦,江浪又是一阵害怕,担心对方会使什么坏主意。只是却已经反抗不得了。


先生让老妈和小贝在外等着,自己领着江浪来到一间静室内,指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下。先生却没说话,只是沉静的不动声色,像是在组织语言。


正等得不耐烦时,先生总算开口了,江浪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有没有想过每天早上往左走或者往右走,会影响你一辈子的命运?”先生的表情很郑重,阿浪忍不住也严肃对待这个问题。他想了老半天才说:“我没想过,也许会有影响,但不可能太大吧。”


“这样吧,我把事实告诉你。”先生脸上露出不忍心的表情,江浪却愣是*着一向自傲的观察力从其眼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眼神。


先生保持同情脸色继续说:“我刚才一看见你妈替你求的签就觉得不对劲,像你这样的情况几乎是从来没碰到过的?”


“有什么不对?”江浪也给吊起了胃口,虽然他并不相信这些东西。


先生再一次顿住了,理顺了思绪后说道:“你在明天会遇到一件事,这件事足已让你改变命运。改变后的命运是。”他再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你今年十八岁,九年后,九年后,你会死掉。无论你选择怎样来面对,二十七岁你都会死。”


江浪一下就懵了,立刻又醒悟过来,冲着先生大怒:“你敢咒我死?”


先生摇摇头:“我不是在咒你,签上提示你的命运走向一定是这样,能看签里看出你的命运的人,大概在全世界除了我外,不会超过三个人。”


“我操,老子才不信你这套,想骗钱想蒙人也别蒙到我的头上。”江浪真的非常愤怒,换了谁被人这样说死定了,都会愤怒的。


“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可以说一些你以前的事来证实。”不等江浪回答,先生摆出架势,恰指动了几下,随口说道:“你爸爸开了一间小公司,你妈妈在政府部门工作。你外公在你三岁时就去世了,现在你的外婆还在世,恩,你家里还有一个舅舅,他有一个儿子,你舅母身患重病已经两年。”


这一连串的话顿时让江浪心中犹如猛然遭到铁锤一击,这些全部都是事实。然而先生并没有顾及江浪难看的脸色,继续说下去:“恩,你从小到大都过得很平淡,朋友不多。”


先生斜眼瞧着江浪,怜惜的说:“如果你还不信,我可以帮你把明天你会遇到的事告诉你。你明天会遇到一个女孩,然后就是那女孩打了你一耳光。还有,你会遗失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江浪使劲的晃着脑袋,嘴里喃喃自语:“我不信,我不信,这不可能。”


“你明天一定会遇到我说的那些事的,到时你就会相信了,我说的确实是事实。”先生好象不怕阿浪精神崩溃,继续火上浇油。江浪依然六神无主的自说自话,先生抓住他的肩膀一阵摇晃,把他摇醒过来,用同情的语气说:“不管你信不信,这些事都会发生,你二十七岁也一定会死。我真的觉得很奇怪,按照宿命轮回来讲,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这种必死的情况。也就是说,换做再倒霉的人,一旦选择不同,即使是向左走乃至向右走的分别,那也会有生路可选择,正所谓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上天怎么会给你预定了必死的路线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着先生满脸想不通的样子,江浪心中一阵冰寒,有种感觉告诉他,眼前这老头说的没有错。江浪使劲晃着头,想要把脑海里的不详预兆驱赶出去,结果却无济于事,不详感愈来愈严重,好似乌云盖顶笼罩在他心头。


“太奇怪了,所有证据都显示,无论你怎样选择,怎样走,即使只做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也会死,即使做了一个事业有成的大人物也会在二十七岁死。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先生好象钻进了牛角尖,连江浪神色惨淡,浑身乏力的离开了这间静室,都没有发现。


出去后见到妈妈和小贝,在妈妈的追问下,江浪只说累了,那老头没说什么特别的事。妈妈这才放心下来,却留意到江浪的脸色不对,还以为他病了呢。江浪挥开妈妈的手,大声吼叫我没事,自己就独自跑开了。直到晚上,他才回到家里。


父母已经就江浪今天的不对劲商量过了,决定不去追问了。他休息过后,连网也不上了,功也不练习了,躺在床就想着:“难道我真的会在二十七岁死?怎么可能,我就不信邪,我明天一定要去学校,验证一下老头的话。”江浪却不知道,他心里早已信了先生七成,否则他大可不必理会,更不用刻意去求证什么。


一夜无话,江浪昏沉沉入睡。天外偶有星辰闪动,却毫无灵动感,仿佛预示了江浪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