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铁血录 正文 章二 误撞阴谋

南山樵 收藏 1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18/


沈阳近郊。

又是个雪夜,风雪飘摇,淹没天空。

天上那轮弯月隐在浓云后,星辰黯然无光。

石桥孤零零立在两区交界处,桥下墩口栽植着几排稀稀拉拉的松树,经雪粉洗刷后,人腰粗的树干像蒙上一层灰蒙蒙的白沙。

桥上有段铁路,月光下铁轨映出的沉重金属光泽已被大雪覆盖。

此桥地处扼要,属南满铁路与京奉铁路交叉处,附近就是皇姑屯车站,为日本人所修建,又因附近老道口是日本人势力范围,故此桥实为日本人所掌控。

风雪中,一条黑影往石桥走来,由远渐近,模样似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但时下无家可归之人多不胜数,四处流亡靠乞讨生活的人如蝗虫泛滥,多若牛毛。

来人是今随云,前世倒霉,攀登雪山时撞上雪崩,第一个跌落雪渊,失去意识后再醒来,已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乞丐,还转生在这战祸连天的时代,不过无论如何,这些总比丢掉性命要强百倍。

雪花顺着风势落在今随云领口里,凉意激得他浑身一颤,心想在这冰天雪地中走了一天一夜,难道饿不死却要反被冻死?飞快的扫了一眼身上前后通风的破袄,今随云简直就想放声大哭一场。

一天一夜未能进食,只有些许积雪入腹的今随云体力几近透支,加上大雪纷飞,气温异常低寒,叫他全身快要冻僵,颤着脚步往远处的石桥走去,只望能迅速赶至桥下墩口内,暂避寒风大雪。

终要走近桥墩时,今随云却脚下一顿,呆呆望着远处数十条黑影从桥侧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在靠桥沿时前后有序地跃下桥面。

每个黑影背上似都扛着个麻袋。

今随云呆呆望着那群黑影,看他们身手敏捷,行动有序,十之八九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他心中一动,闪电般横移至身旁树后,借着树干掩住身形,竖起耳朵留心倾听。

雪地里传来一连串重物落地的声音。

今随云掰指一算,前后约莫有三十余人的足音,不由心生疑窦,暗忖这些军人隶属哪支军队,三更半夜那么多人来到在这里做什么,总不致是闲得无聊跑来观雪。

忽有几句模糊的低喝声传入他耳中,叽里哇啦,竟是日语。

这批训练有素的军人竟是日本人!

今随云大感不妥,再往深处思索,联想到沈阳近日局势,心中顿知不妙。

目下沈阳时局紧张,奉系军阀头子张作霖虽借日本人起家,但自掌控东北之后,一直拒绝向日本人提供更多在华利益,反向英美诸列强示好,有意摆脱日本人的控制。随着张作霖再次拒绝日本人要求东北独立自治的议案,令日本方面深感不满,有意重新扶植另一个傀儡政权。

双方关系陷入紧张阶段,但形势偏又微妙至极。

前不久张作霖入关执掌北洋政府,与北伐军交战失利后退出北京,但撤回关外途中须经过这座由日本人所掌控的三洞桥,偏又日本人自田中内阁强索铁路权失败一事后,对张作霖恨之入骨,例如日本关东军就已密谋刺杀张作霖多次,只不过均以失败而告终。

张作霖能否安全回到东北,就要看他能否平安通过这座由日本人掌控的石桥,这正是形势最为微妙之处,日本人虽不能明刀明枪动张作霖,却岂肯错放这次良机,而沈阳方面亦为此做出种种应对之法,双方皆是绞尽脑汁。

今随云心中疑团顿解,日本人定是趁机预埋炸药在桥下,待张作霖乘火车经过时引爆炸药。

历史上这次谋杀是成功的。

今随云心中更觉要糟,倘若让这批日本军人将炸药成功埋进桥墩下,那真就无力回天了。他虽对张作霖这类剥削人民的军阀头子没什么好感,但日本人一直未敢轻易用兵东北,全赖有张作霖这个作风狠辣的军阀头子坐镇,假若张作霖有何不测,便离日本人发兵之日不远了。

既已被他撞见,自不能任日本人的行使阴谋。

忽又心生警觉,忙竖耳细听,却发现隐有足音接近,不由吓得魂飞天外,心中大叫冤枉,从不见哪本书上说过日军是千里眼顺风耳,怎么会连他躲在树后也能晓得。

他实无把握空手对付训练有素的日本军人。

这时,断断续续的足音在靠近树前时便消失,再无动静。

今随云一呆,旋即料到对方必在使疑兵之计,另有消音之法消去足音,然后从侧面绕过树干由他背后偷袭过来,当即在心中咬牙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如拼上一场,总比等死强。”

闪电般横移出树后,迎面却迎来一团黑影,是个面容冷峻的日本兵,身材继承日本人一贯矮小的特征,只到今随云颈间。

今随云瞬间捕捉到日本军人眼中闪过的惊诧之色,心中顿知要糟,这日本军人只是到树下把风,他反倒主动送上门去。

双方打个照面后,眼看要撞在一起,日本军人却忽侧转身体,右臂手肘向外,斜上借冲力疾撞今随云胸口。这一肘击挟着劲风,一眼便知力道奇重,假若给撞上胸口,即便内脏不受伤害肋骨也得断上几根。

今随云反应亦算迅捷,伸左手张开食、中二指,疾插日本军人双眼,他宁要拼上挨这一下重击也要重创对方,要不能迅速收拾掉这个日本军人,他再无机会有多远逃多远。

这么样两条人影在雪地里缠来斗去,怎能不为远处在桥墩下埋炸药的其他日本军人发现?

今随云这趟遇见的对手也实不简单,见势不可为,迅速抽手往后,同时左手抹过腰侧,闪电般拔出匕首,上挑斜削向今随云刺来的双指。

双方一系列动作皆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变化之快足叫人咋舌,个中凶险惟有局中二人方知。

今随云这刻想收手已来不及,当下右膝猛抬往上,重重击在对方持匕上削的手腕处,将刃锋打偏。忽又觉手臂一凉,那匕刃竟贴着他的手臂擦过去,划出一道差点见骨的创口。

“卜卜”两声,今随云的双指在这刻透过日本军人的挡击,直刺入对方的眼眶里,在日本军人发出惨叫之前,又猛拔出双指,一拳狠狠击在日本军人嘴上。

一声沉闷的惨哼传出,日本军人往后仰跌在地,痛苦地扭头喷出几颗带血牙齿后,终爆发出惨厉的叫声,撕破了夜下雪地里的宁静。

“噗!”

一声闷响。

子弹擦射过今随云的脸颊击在他身后的树干上,远处桥墩下的日本军人出现些微骚动,数条黑影已往这边奔来,同时隐有喝骂声响起。

子弹挟势破空之声难绝于耳,呼啸的风声亦不能盖住那“飕飕”的声响。

他忙跃往身侧,贴地滚出数米远,又伏进近半人高的野草丛间,这才暂躲过全身被子弹狂射出百八十个洞眼的厄运。匍匐着往前爬行几米后,今随云闪入另一棵树干后面,这才暂安下急速跳动的心。

刚才与那放哨日本军人之间的生死斗虽不足半分钟,但几近耗去他全部心力,即便前世攀登世界最高的雪山时也未曾这般疲累过,现下又被远处那些日本军人发现,连逃命都没可能。

子弹打在树干上,发出的一连串闷响,如同死神的脚步逐渐接近。

最可怕是这枪声沉闷,显已装上消音器。

在这大雪夜里,谁也听不到这儿的枪声,今随云便是死在这里也绝无人知晓,而沈阳方面更不会察觉到日本人的阴谋。

所以他绝不能就这么样死去。

但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逃出生天?

惟一逃生之路尚在百米之外,那是一段斜坡,要能安然冲到那里,借坡势滚下山头,自可摆脱日本军人的追击。

但四周已被子弹封锁,稍一露头便是饮恨弹下的命运。

这短短百米的距离,对他来谁已形同通往地狱深渊之路,是死亡的象征。

这时,桥墩方向有十数道黑影眼见便要飞奔到树前。

四周子弹更加密集,激射而过,终让今随云体会到枪林弹雨的滋味,不由暗叫我命休矣!

他若能回去原来的世界,定要告诉所有的朋友,他有过一次多么惊险的经历。

现下前有追兵,后无退路。

他从未这般接近过死亡,不禁失去信心,甚至有就那么不顾一切冲出去与敌人拼命的念头。

忽又心生懊恼,刚才怎未抢过那个日本军人的枪,倘若有支枪在手中,再不济也能拉上几个垫背的。

正胡思乱想时,突然一道人影大鸟般从天扑下,顿吓得今随云三魂少了七魄,心中大叫我的娘,树上竟也有日本人。未待他反应过来,那人已将他携肩抓住,往上提起,脚尖只轻巧的在雪地上一点,又旋身复再纵起,大鹏掠空般往远处去了。

追射的子弹急击至两人身后,却似触上一层无形的气罩,循一道怪异的弧度滑从两侧擦滑过去。

今随云看得目瞪口呆,忽又觉全身轻飘飘,恍若置身仙境,四周尽是风声灌耳,不由定神一看,竟已身在半空。

身后,雪地中的日本军人已渐缩成黑点。

越往南去,雪花愈稀,地面积雪亦渐薄。

两道人影稳稳落在地上。

今随云环望四周,显已离开刚才那场风雪的范围,心中不由惊骇莫名,睁大眼睛望向那稳立前方的老人。

四下寒风仍在疾吹,老人却只穿件单衣,面色红润,丝毫不受寒意影响。

今随云暗想这老家伙要么是个世外高人,要么就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忽觉手臂一痛,忍不住出一声闷哼,这才记起手上仍有伤,只是之前在雪地中血液遇冷凝固,现在既出风雪范围,伤处自又继续流血。

老人忽转身走到今随云面前,在他肩上随意一点,今随云手臂上伤处便不再流血,顿叫随云看得瞠目结舌,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又回想起刚才之事,这刻已再不能怀疑神秘的中国古武学的存在。

老人打量今随云片刻,点头道:“不错,懂得随机应变,身骨亦算精奇,最难得是目光清澈,聚而不散,非是卖国求荣之辈。孩子,你家在何处,家中可有其他亲人?”

今随云在这个时代并无亲故,但要怎样解释他那玄而又玄的来历?当下胡口乱诌道:“我无家可归,自幼时父母死在日本人手中后,一直四处流浪,靠乞讨过活。”

老人默然道:“又是个苦命的孩子!”旋即长叹道:“国之不国,民众何以安生!惟有尽政府之所能,还民众安平盛世,但愿夷白等人勿叫我失望。”

“夷白?”今随云心中打了个突,忽想到一个必会惊世骇俗的念头,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

他试探性的问道:“不知老先生怎样称呼?”

老人似已洞察他心中所想,微笑道:“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你爱怎样称呼就那样称呼。”稍顿片刻,又道:“你既无牵挂,不如跟在老夫身边怎样?”

今随云呆了一呆,心忖真是怪事年年有,今朝特别多,无论什么样的事情不分好坏全叫他给遇上。

老人见今随云不出声,淡淡一笑,出掌拍在身侧岩石上,复又收回。

石面上厘许深的掌印赫然入目。

今随云看得瞠目结舌,同时想到只要跟在老人身边,必有机会接触神秘的中国古武学,这对他这个来自现代社会的中国人来说,实是件叫人兴奋至极的事情!何况眼前这位老人的神秘身份,更叫他大感好奇。

当下不再迟疑半分,有模有样行礼道:“老先生在上,请受小子一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