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路军的变数-----从荣誉走向死亡(原创)

429661791 收藏 14 17131
导读:第19路军的变数-----从荣誉走向死亡(原创)

1932年5月,国民党政府在屈辱的《凇沪停战协定》上签字后,抗日劲旅第19路军奉命于6月开抵福建。由于“一二八”淞沪抗战的影响,第19路军受到了福建各界的热烈欢迎。福卅、泉卅、漳卅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设香案,撤鲜花,打出横幅标语,欢迎抗日英雄的来到。

第19路军入闽后,原总指挥蒋光鼐升任福建省主席。他与19路军新任总指挥蔡廷锴,面对四分五裂、土著军阀各据一方、各自为政的混乱局面,俩人精细策划,用心整治。一年后,福建省渐渐稳定了下来,露出了一派新气象。

但是当蒋光鼐、蔡廷锴俩人的老长官陈铭枢,突然从国外回国入闽后,福建省的平静被打破了。一场石破天惊的事变,震惊了华夏朝野。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陈铭枢弃军从政,投靠了蒋介石。他虽也曾百般努力,但终未能得到蒋介石的重用,仅让他出国考察。陈铭枢极度失望之下,不免对蒋介石怀恨在心,开始有了反意。当他得知老部下蒋光鼐、蔡廷锴率第19路军调防福建时,喜出望外,急忙赶到福建。他看到19路军已发展到8万多人时,不禁心花怒放,便开始策划成立反蒋政府。并很快地拟出上、中、下三策。

上策,联合广东、广西,拥胡汉民为领袖,共同反蒋。

中策,如果广东不愿意,就与广西联手,先取粤、再反蒋。

下策,如两广均不加入反蒋政府,就联合共产党,共同反蒋。

蒋光鼐和蔡廷锴觉得上、中策,计谋虽好,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而下策则很危险,容易激起国民党各派的同声讨伐。尽管他二人心中认为,现在公开反蒋,似乎太早了一点。但碍于老长官昔日的知遇、提携之恩的情面,蒋光鼐、蔡廷锴俩人只得勉强表示同意。

此后,陈铭枢不辞辛劳,频繁往来于香港、广卅,广泛联络国民党党内和党外的反蒋人士。可是,事常与愿违,陈铭枢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地东西。

胡汉民坚决拒绝了成立从他为首的倒蒋政府,他不提倡斥诸武力,坚持和平斗争。

广东陈济棠,本是赞成三省合作,一省若有难,另两省当全力援助。现在,陈铭枢要组建联合反蒋政府,公开讨伐老蒋。陈济棠犹豫不决了,广东过去反过蒋,但并没讨得过便宜。思前想后,陈济棠心有余悸,他实在鼓不起信心。

广西李宗仁、白崇禧俩人,对反蒋之事,倒也是热衷,但昔日往事中的教训,终让李、白决心难下。托词,要反,两广一起反,可以。广西不单独行动。

上、中策的碰壁,让陈铭枢感到苦闷、忧虑。但下策的反应,却让他又恢复了信心,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时,中共红三军团彭德怀在闽中、闽北,向第19路军发起进攻,打掉了78师的两个团。蔡廷锴急得几乎用上了全部的人马,才把战线稳住。惊魂之余,蔡廷锴、蒋光鼐两人深感防广而兵薄,捉襟见肘。忽然,蒋光鼐想出了办法。反蒋下策是联共反蒋,何不现在就主动找红军,协商停火合作。于是便派陈公培去试试看。

陈公培也是个黄浦糸出身。南昌起义后,蔡延锴拉着队伍逃跑了,陈公培却坚决跟随周恩来南下汕头。后来,病重的周恩来被一条小船送到香港,陈公培才去了上海。

化装成农民的陈公培,越过防区,很快找到了彭德怀。中共中央知道陈的来意后,深以为然。希望他们提高级别赴瑞金总部会谈。

周恩来、朱德、毛主席,热情地接待了19路军的高级代表-----昔日的同志和战友。与陈公培一样,徐名鸿也是一名中国共产党的脱党党员。潘汉年代表中共与陈、徐二人,严肃、幽默地解决了双方关于边界划分上的问题。签定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及工农红军与福建政府及19路军抗日作战临时协定。

能与红军达成协议,解了西顾之忧,福建方面心宽不少。而北方人士软墨林又恰好到了香港,他代表冯玉祥真诚地告诉陈铭枢,北方人民正等着他反蒋自立的好消息,有总数约二十万的大军会响应、援助他们。

蒋委员长也风闻19路军在谋反,他急忙送给蔡廷锴50万元大洋巨款,想收买蔡总指挥。但蔡总考虑再三后,还是下决心追随始终。当蒋介石在做赔本买卖的时候,一旁地戴笠可没闲着。他以过人的胆识,单身潜入福建。说服了19路军的中坚力量61师师长毛维寿向老蒋效忠。而副参谋长范汉杰更是干脆,他直接把密电码本都送给了戴笠。当这本密电码送到蒋委员长的办公桌上时,第19路军的悲剧命运,也基本上决定了。23年后,因弃暗投明已成为新中国政府领导人的原“福建政府”中李济深、陈铬枢、蒋光鼐、蔡廷锴,因为‘密电码’事,他们对范汉杰可谓恨之入骨,坚决不同意特赦这位锦卅城下的战俘。其实,何必呢?时过境迁,范汉杰毕竟不是从蚩尤部落里抓过来的战俘。在第二批特赦战犯时,因周总理为这名过去的学生讲情,才让范汉杰同学欣慰地拿到了释放证。

有了中共的合作和冯玉祥的许诺,陈铭枢此时,踌躇满志,极为得意。唯一遗憾地是,他没有能请出风云人物胡汉民作福建反蒋政府的领袖。但他找来了北伐名将,第四军军长李济深来作新政府的领袖。李济深也绝对是个重量级人物,在北伐时,他带领四军,获得了无比的荣耀。以至后来,不知有过多少个四军。仅中共也起码叫过两次,朱、毛红军叫红四军,江南红军游击队叫新四军。其源流都在李济深的北伐军第四军。

1933年11月20日,李济深、陈铭枢等人在福建召开万人大会。发出反蒋通电,宣布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成立了。此事一公布,朝野震惊,一片哗然。

南昌行营,蒋介石与左右协商后,决定暂停第五次对中共的围剿,先去灭火打福建。一声令下,数十万大军,兵临福建。

当蒋军围攻福建时,威风凛凛地北方豪杰们,一个个都装聋作哑,谁也不敢乱说乱动。他们努力假装不知道福建有什么事正在发生,他们也忘记了以前一起喝酒时,对别人是否有过什么承诺。政治上的事,没有唯一的解释,北方不响应、配合反蒋行动,也很难说是对还是是错。只不过各自地立场、观点不同,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福建事变时,胡汉民、陈济棠、李宗仁致电福建,对他们反蒋、反独裁表示同情。但对他们宣布打倒国民党、废除青天白日旗、改元建号,大为反感。

福建事变,对正在笫五次反围剿中拚命苦战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来讲,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当时,毛主席、周恩来均提出过意见,联合19路军共同反蒋,为粉碎第五次反围剿创造条件。彭德怀更是提出具体建议,要支援19路军的福建事件。年轻的小伙子博古,对此事拿不定主意(那几年他很少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就在政治局会议上讨论,此时的中央高层,云集着号称最革命、最纯真的布兄们,他们中的大多数的人,坚决反对与敌人搞什么联合。

对19路军的公开反蒋行为,中国人的仇敌小日本鬼子也极其关注着事态地发展。小日本领事与李济深、陈铭枢密谈了五个夜晚后,结论是‘运动今后可能扩到全国,’‘新政府对外背景上有求于日本,日本此时对该政府要加以支持、诱导’(小日本外务省档案语)。日军参谋本部认为“福建独立运动的前途未卜”。“如果福建联合两广,把广南连成一片,那么隐忍待机的阎锡山、韩复榘必会在华北发起反蒋运动。这样的话,福建独立运动将影响全国,全中国的动乱将由此开始。”(小日本陆海军档案语)

1934年1月13日,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停止了办公。一场革命落下了帷幕。李济深、陈铭枢、黄琪翔、蒋光鼐等乘飞机转进到香港去了。而一支光荣的部队却无奈地被推向了死亡。

李、陈、黄、蒋、蔡发起事变时,他们肯定认为自己的想法、做法是正确地。但当时如果打倒了蒋介石,真地对国有利吗?假如中国走向全国性的动乱,谁能收拾这个残局?假如中国真地分成几大块,互相混战时,还能抵抗异族入侵吗?假如他们想过什么是对个人好的,什么是对国家好的,他们还会发动事变吗?

民众无法也不可能干涉有权利地中国人在政治上的决策,唯愿他们在最后下决心的时候,尽量多想想什么是对自己好的?什么是对国家好的?什么是对中华民族好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