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节 串亲

柳梢青青1 收藏 0 4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节 串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按我们家乡农村那千年古辈子流传下来的旧风俗习惯就是,在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日是辛劳一年的“灶王爷”去他女儿家串亲过年的吉利日子,所以每到这一天的时候,各家各户就会多少不同地炕些烧饼,宰一只大红公鸡作为“灶王爷”串亲戚的礼品。

后来,在我们农村的人们就把腊月二十三日这一天习惯的定为认干亲戚的良辰佳节,凡是把自己的子女认得有干爹和干妈的家庭,在这一天就会带上一只鲜活的红公鸡和礼物,相互串门走动。

可是,在一九二一年腊月二十三的这一天,来刘奶奶家的这一老一少的女客人是谁呢?是走干亲戚的,还是……?

正在房间里读书的刘滩顺一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就赶快答应着跑出来一看,“妈,您来干啥?不会是又来催我回家过年的吧!小灿姐,你也到我们家来是干什么吗!?”滩顺那冷淡的面孔上带着几分怨气。

“这孩子,你一年都没有回咱们家了,这快过年了,你妈今天专门和你姐姐来接你回去过年,你就用这样的话语来搪塞你妈和你姐姐的?你想来你姨妈家吃住,在这里上学,我也都不管你那么多,因为你和你姐姐的性格合不来,从小你们姐弟二人就吵架,一直到现在,你们还是谁也不让服谁,都是依着自各的脾气来,你们谁都不听妈妈的劝说,这不,我今天是想着带你姐姐来,在你 姨妈家吃了中午饭以后,咱们三口人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没有想到你就这样对待你妈和你姐姐……”

滩顺的“妈妈”伤心地背过去脸就摸起了眼泪,并自言自语地轻声嘀咕着:“这个孩子的心事这样重,怎么和他的弟弟,还有小桃的性格都咋恁不一样呢?照这样下去,以后和俺们的小灿 咋能过成日子呀!”

小灿站在她妈妈身边撅着小嘴蔑视着站在一旁的滩顺,用小指头指着狠狠地说:“滩顺,你听我给你说,我本来就不想来咱们姨妈家来接你回去,可是咱妈非得要我来,你要是有本事,就在这里住一辈子算了!”

“小灿,咋说话呢?你就让你弟弟一句行不行?你们两个前辈子是冤家对头?一见面就斗嘴?”

“哼,你说得可对了,我也就不打算回咱们那个天天吵破天的家了,我早就改口叫咱姨为妈了,我小桃姐姐和我的弟弟从来就不和我吵架翻脸,说话可和气了,我们就象亲姊妹一样,比你们还亲呢,还有秋妮妹妹,人家还没有你的年龄大,就会做绣花鞋,手可巧了……”

“孩子,快别说了,小灿虽然比你大半岁,可也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呀,你们两个就不会也不吵架,好好的相处?滩顺,说到现在,你还让你妈站在这院子受冻,走,让妈去你的房间里坐会儿,等着你奶奶她们回来。”

当小灿和她妈妈一走进滩顺的门口看着墙壁的正中贴着的毛笔字条,她们母女都愣傻住了,顿时,小灿的妈妈那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伤情的滋味儿是无法用语言能够形容出来的……

“孩子,这墙壁上贴的字条是谁写的字?是谁贴在这上面的?”小灿的妈妈强压住心里的怒气平静地抚摩着滩顺的头发,笑着试探着问。

“我写的字,也是我自己贴在这墙壁上的!”

“那你念给妈妈我听听你写的是啥字?”

“你不是也读过几天书,应该认识我写的是什么字吧?”

“小滩顺,你长这么大都是姓滩,是妈妈的儿子,就来你姨妈家一年多的时间,现在怎么突然就把自己的姓名都给随便更改成姓刘了呢?,这可不是想姓啥就姓啥的孩子!”滩顺的妈妈说着就有些动情的样子,可她冷静了一会儿,还是按奈住了心中的火气。

“妈,我在几天前就改成姓刘的姓了,我说话是从来算数的,因为我是给我的秋妮妹妹发过誓的!”

小滩顺生硬的话语更使她“妈妈”莫名其妙的思索着:“这孩子在我们家里这么多年,老是摆着“大男人”的架势,成天是以教训的口气来给我的两个女儿说话,从来就是认死理,不服输,可是现在他才回来一年多的时间,性格就变的温顺起来了,?是他从哪来又冒出来的妹妹就有这么大的魅力,能说服他竟把姓我滩家的姓名又给改回来了呢?莫非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小姑娘......?

是不是我的妹妹又不愿意让她的儿子和我的女儿小灿两姨结亲,又背着我给滩顺定下了娃娃媒亲事……?

我为了让我妹妹身边的这个小刘顺长大以后能成为我的上门女婿,不到三岁,我这个当姨妈的就把他抱回家抚养到今天,为的是要顺子与我建立起深厚的“母子”感情;让他认为我就是他的亲妈;为了怕夜长梦多,怕我妹妹一家人再不愿意两姨结亲,我就没有争得他们家人的同意,就自做主张的把刘顺的姓名改成为滩顺,当我妹妹全家人都去我家看顺子的时候,一听说他们的儿子改了姓,全家人都很生气,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来我们家,在我的求情下,他们也就算是默认了吧,我想,把孩子的姓名一改,也就算是万无一失了,我妹妹永远就不会再反悔了,谁知道小刘顺和我家小灿从懂事起,两个孩子的性格就合不来,天天都是瞪着眼睛吵架,谁也不让谁。

今年, 我妹妹要求让他的儿子回来读书,就一年的时间可就不想认我这个妈了,更让人料想不到的是,自己竟把姓名又给改回来姓刘了,这可叫我咋办呀?难道,这小顺子真的要与我断绝“母子”关系了吗?

她坐在滩顺的屋子里,手端着下巴深深地陷入了不尽的遐想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