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百年风云 正文 第三章 畅所欲言

月笼明 收藏 7 9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看到日本鬼子全都逃跑了,我紧张的心情这才为之一松。这个时候张作林紧走两步,来到了我跟前,一抱拳道:“这位官爷,大恩不言谢,今后只要有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完,拉着三炮两人跪下身子叩头不已。

张作林他们如此,一时间让我不知所措,赶紧手忙脚乱的把他们搀扶起来,我对张作林说:“张兄弟,不必如此多礼!打鬼子是我应该做的,就算今天遇到的不是你们,而是别人,我也会出手相助的。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我们还是追赶前面的兄弟要紧,然后再详谈!”

张作林是豪爽率直之人,闻听此言一抱拳说:“那好,就听官爷的,咱们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聊个痛快。”

说完,他又转过头对着身后说:“三炮!我先带着官爷走,你留在这儿再观察一会儿,小心鬼子又跟上来。”

莽莽林海又恢复了它原有的幽暗与宁静,除了阵阵的松涛和不时传来的鸟鸣声,就只有张作林和我一行人踏着枯枝败叶发出的声响。

二虎带领的这伙残兵败将,由于还要抬伤员,行动自然是快不了,我和张作林一行人很快就在一个山坳处就追上了他们。

只见二虎就惶急地跑到了张作林身边:“大当家的,二哥他要不行了,你快想想办法呀!”

心中一惊,张作林三步并作两步,马上来到了担架旁。蹲下身子,他急切地喊道:“二哥,你醒醒,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

担架上那个脸色发黑的小伙子,此刻已是气息奄奄,处于昏迷之中,只有不时发出的一两声呻吟还让人心中抱着一线希望。我此刻也跟了过来,轻轻用手摸了一下他的前额:“好烫!张老疙瘩,这得赶紧医治呀!”

“是呀,我这二哥挂彩好几天了,小鬼子又追得紧,深山里不比集镇,找不到郎中,没能及时诊治,真是急死人了。”张作林的神情、语气充满了深深地关切和焦虑。

听到这儿,我猛然想起身上急救包,消炎和退热药肯定可以派上用场。连忙对张作林说:“我对医术还略知一二,我给他看看?”

此时张作林对我的能力已是无比的信服,闻听此言后他连声称谢。我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这个叫“二哥”的人在腿部有一处伤口,本来如果医治及时,这些伤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可是现在因连日奔波,伤口又没有得到及时地治疗清洗,已经化脓感染,引起全身发烧,情况十分危险。

我接受过战场救护方面的培训,知道急救包里的那些药的用法。消炎退热的药品都是科技的结晶,在这里无疑就是灵丹妙药。当我把注射器里的药液注射到“二哥”的肌肉之时,这些人更是充满了好奇、惊讶和难以理解,进而是虔诚的崇拜。经过我的一番救治,“二哥”的伤情很快就有了明显的好转。慢慢停止了呻吟,不久就安静的睡着了。

接着,我又对其他几个轻伤者进行了救治处理,令他们疼痛等症状也都有所减轻。

一行人在伤员的伤势稍微稳定之后,又开始了艰苦的赶路,不久三炮也追了上来。在又翻过两个山头,穿过一条小溪,登上一处缓坡后,他们终于在天黑之前看到了那企盼已久的营地以及欢呼着迎上来的守营弟兄。而此时受伤的“二哥”由于热度已退,人已经清醒了过来。

张作林他们的临时营地坐落在一处背风向阳的石崖下,人工清理出的一片空地上盖着几间木屋。这些完全用原木建造的的木屋。

在安置好伤员后,黑漆漆的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住了森林的上空。虽然刚刚经受重创损失了十几个弟兄,大家心里都很难受,但张作林还是坚持要为我接风洗尘。

四五堆篝火点燃了起来,欢快的火苗在黑暗中不停地摇曳着,不时爆出一阵阵干树枝炸裂的“噼啪”声。围绕在熊熊的篝火边,我一边吃着烤得喷香的獐子肉,喝着用鹿茸、不老草和人参等名贵药材泡制的自酿药酒,一边与张作林等人唠着嗑。随着谈话的不断深入,我疑惑与不解,逐一都得到了解答。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不是我原来的那个世界,而是一个另外的世界。张作林他们的国家是大清国,当然张作林他们认为我也是大清国的子民。

大清国是一个君主制的国家,皇帝是宣平皇帝,此时是宣平十六年,至于是公历多少年,张作林也说不清楚。我所现身的这片山林属于大清国东北地区的长白山脉。

我心中暗道:“从地名上来看,这里和我原来那个世界的地名大致一样,不知道现在的形势怎么样呢?”

原来这长白山脉在大清国的东北地区,虽然大清国是个泱泱大国,但却是一个贫弱的国家。像这东北地区,虽然还是大清国的领土,但实际上日本人和俄国人的势力非常大,基本上他们说了算,大清国政府的统治力微乎其微。由于日本人和俄国人都想独霸东北,因此这两国人的武装冲突不断。再加上大清国的人,有的投靠日本人,有的投靠俄国人,有的忠勇之士则是想把日本人和俄国人赶出东北,因此东北地区就像一个火药桶,到处是战火硝烟。张作林是二道河镇的人,为了保境安民,成立了护卫队。二道河镇经常受到日本人的袭扰,张作林出手打了几回日本人,因此才受到日本人的报复。

听完张作林的介绍,我心中暗道:“形势倒是和民国初期差不多,看来我来到一个乱世!先不谈什么建功立业,当务之急是找个安身立命的场所。”

从谈话中我知道张作林是个豪爽的汉子,因此也就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我的想法。我向他说,我是从德意志国回来的,原本打算在军队中做事,但政府军队太无能,因此准备到这里准备参加一些忠勇之士的队伍,打俄国人和日本人。

张作林听我是从德意志国回来的,更加崇敬,又听我说想打日本人和俄国人,甘愿奉我为队长,极力邀我加盟。这正合我意,我也不推辞,表示加盟可以,但绝对不当队长,要当就当个军师,为他出谋划策。张作林拗不过我,也只好答应。最后,在他的提议下,我、张作林、张作松(二哥),李二虎,郑三炮对天盟誓,结为异姓兄弟。按照年龄,张作松老大,李二虎老二,张作林老三,我老四,郑三炮老五。这样,我有了第一个落脚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