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事后,我才知道其实事实上我根本不用这么玩命,因为外面贴在榜上的人并没有全来。为什么呢?其实和我的想法一样,只是他们大部分都过线了。所以他们理所应当的就去报考别的学校了,干什么来这里比呢?如果选上了还是麻烦呢,因为档案被调走就不能进行别的学校的录取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是为数不多在这次考试前进行特训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够和那个体育特长生一前一后的跑过终点。想想看在漫长的高中路途以高考为标志结束以后,谁还有病似的进行体育训练?我认识的大多数同学不是旅游就是在家里休养生息,我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正是自己的勤奋打动了我的班主任,他才心甘情愿的为了我付出这么多。

试考完了,我带着疲劳走出的考场,我看着辛劳的老师无言以对,两眼包含热泪。我真的努力了,我真的跑的不能再快了。但他笑了,那笑是那么的温柔,一点也没有操场上硬汉的影子;那笑是那么的坦然,好像我已经得到了录取通知书;那笑是那么的欣慰,好像我就是他一生中教过的最好的学生,是他最好的作品一样。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当我提出请他吃午饭的时候,他居然推说自己是出来办事的顺便来看看,还有别的事情要办。之后,在我得到录取通知书后,真的把他请来了。就那么一顿饭!那就是老师无私的奉献。在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最多就是和他通下信。对于他来说,可能仅仅把我看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最多就是一个他付出心血比较多的一个,还不是最多的。而在我的眼里他就和我的亲人一样,就像那些和我同吃、同睡、同训练、同生活、同甘共苦的战友一样,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血缘的关系。当然,这些也都是在我以后的生活经历中感悟出来的。

之后的生活就变得平淡许多了。体检通知到了,我就知道我要去了。家里人真的有舍不得的。那时候我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还都健在,他们都对我疼爱有佳,自然是舍不得。但是我却不以为然,虽然我很少离家出门,但是学农(因为我的高中是在农村嘛)学军(那时候好像是高中生的必修课,不过也有请假不去的)我都跟得上,而且因为没有课上,还觉得挺轻松的。就像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一样,虽然劳累但很短暂,而且自己还有点采菊东篱下的感觉。你们说我是不是有点太多情了?但是既然是我的选择,而且我的父母也都同意了,老人家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但是东西一定要带全!吃穿用住,无一不全,我想就怕没把自行车带上了。如果有可能的话,说不定把家迁过去都是有可能的!就这样,我带着这些大包小包踏上了真正的军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