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二卷 决战奉天 第二十章 不眠之夜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33 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漫步云端


“汉卿!还没有休息啊?”赵一荻一推门就发现张学良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发呆。


“绮霞,是你啊!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啊?要注意身体啊!”张学良抬起因为熬夜而布满血丝的双眼关心的问道。


“本来是要休息的,可是我看见你的屋子里还亮着灯,所以就过来看看!”赵一荻缓缓的走到张学良的背后,将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为他轻柔的按摩,以此来减轻他的劳累。


“呵呵!没什么!就是睡不着,所以起来看看书!”


赵一荻凝望着张学良因九.一八事变后而格外清瘦,格外憔悴的脸,她心里就如同倒海翻江般痛楚。


她记得一个月前,张学良在北平西山忽然接到命令,蒋介石要他马上到石家庄车站会面。那时张学良正在生病,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只好火速乘专车前往。到了石家庄他发现车站的月台侍卫林立,戒备森严。蒋介石的专车早已等候在那里。


后来赵一荻听说,蒋介石见了张学良开口就说:“汉卿,日本人就要在东北下手了,你可知道一场亘古少见的灾难,就要降临在你们东北故乡了吗?”


张学良当时很震惊。他说:“东北是我的老家,日本人来了,我的军队当然一定要抵抗,不然的话,我就对不起我那九泉下的父亲。因为他是让日本人用几十吨炸药,给活活炸死在皇姑屯的!”


“不,不行啊!”没想到老蒋却吓白了脸,连连摇头说:“汉卿,你是个军人,军人是什么?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可懂我的意思?”


张学良困惑地望着蒋:“委座,军人守土有责,何错之有呢?”


蒋说:“究竟我是总司令,还是你是总司令?你说?既然我是总司令,你只有服从命令就是了,什么守土有责?我们和日本人是万万打不得的。因为他们太强大了,你难道还想搞一个像中东铁路那样的外交事端,让我来替你收拾残局吗?”


赵一荻记得,张学良从石家庄回来以后,就病倒在北京协和医院里了。他曾经痛苦地对她说:“蒋先生是让我去当卖国贼呀!”


赵一荻也知道张学良处于两难之境,如果他敢下令东北军抗敌,那就违犯了中央的命令;可是如果他不打,张氏从此就成了遭万民痛骂的民族罪人!也就是从那天起,张学良得了重伤寒,入协和医院一病不起。今晚是由于另有外交使命,他才抱病不得不出院去长安大戏院看戏。可是,赵一荻万没想到,一个月前蒋在石家庄对张学良透露的可怕信息,竟如此之快地变成了现实!


一阵闷雷滚过头顶,赵一荻浑身一颤。她想起东北丢在张学良的手里,心里就有种刀剜般的剧痛。她忧虑的并不是日本军队的悍然入侵,而是有人在幕后束缚东北军的手脚,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南京的蒋介石!


“无论日本人占什么地方,都随日本人占。汉卿,我们是不抵抗主义,这是我说的,但是你不许对别人说,这是我说的话!可懂吗?”赵一荻两耳嗡嗡作响,她知道这些话都是蒋在石家庄与张学良分手时再三叮嘱的,张回到北平住进医院后,蒋介石又担心他不肯听话,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时张会发少爷的脾性,所以,他又有一封绝秘《铣电》追到北平来!如此这般的卖国主张,又让一个困居在北平的副总司令奈之如何?


虽然九一八事变还是发生了,而且张学良也坚决的执行了蒋介石不抵抗命令,将沈阳城完好的交给了日本人。当自己的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难受。然而令赵一荻感到惊喜是,没过两天,一只来历不明的名叫“解放军”的中国军队就突然出现在沈阳城周围,将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沈阳城的日军全部消灭,并重新取得了沈阳城的控制权。这个消息立刻如同雨后春笋般的迅速蔓延开来,同时也让赵一荻又看到一丝胜利的曙光。然而几天过去了,赵一荻发现,张学良并没有挥师北上收复沈阳的意图,反而默默不语,终日不问军事。于是当深夜自己看到他的书房还在亮着灯时,赵一荻决定与张学良好好的谈谈。


“汉卿,自我们在天津结识迄今,我始终恪守一条不成文的家训:女流不参政。”她声音虽低,却很有感情:“即便我是你的秘书,可是你的办公室我很少进来,偶尔进来也不过送送文件而已。可是今天,恕我有个例外。我有话要对你说了!”


张学良理解地望着她,点点头说:“绮霞,你说吧,只要是对的,我没有不听之理!”


她说:“我的话很简单,军人的手里有枪,为什么不能打回东北去?我劝你,千万不可因为某种强权的束缚,就忘记了先父大帅是怎么死的。你不能因为蒋某人一句话,就对不起东北三省的老百姓啊!”


张学良惟惟,他不敢和赵一荻的眼睛对峙,心里痛苦万状。热泪在他的眼睛里滚动着,心里有许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忽然,他将一封刚刚收到的南京电报推给她看。赵一荻接过看时,发现又是蒋介石的密电,电文密密麻麻,但是“不准抵抗”四字却是格外醒目!她的心里顿时激起万丈怒潮,不屑地将电报一抛,说:“时至今日,莫非你还迷信他蒋先生?”


他摊开双手,无奈地说:“绮霞,我毕竟是个军人啊!南京政府已经下达了不准抵抗的命令,我就只有执行。又怎么可以下令部队向日本人开枪呢?”


她针锋相对地说:“军人如果不能为保卫国土而战,那又称得上是什么军人?汉卿,你把东北大好河山都拱手让给日本人,三千万父老乡亲又如何看待你这个东北人?你这是在对国家和民族犯罪啊!”


张学良的脸顿时涨红了,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一只拳头重重击在桌上,声泪俱下地说:“绮霞,你……言重了!我,我......”


“你什么你?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幻想蒋先生可以尊守他的承诺吗?我是个女人,我不懂政治,但是我却知道,作为军人,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现在日本人占领了沈阳,而解放军又夺回了沈阳。然而不甘失败的日本人已经向朝鲜调集了将近十万人的部队去围剿那支名叫解放军的抗日队伍。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为有这样军队而高兴,因为他们才配称做军人,一群正在的军人。仅仅只有不到五万人的队伍。却敢和强大的日本对抗,这本身就需要一种勇气。而你呢?汉卿,堂堂东三省边防军总司令,手里光正规军就有三十多万人,可是却连一个小小的沈阳都守不住,你说你还能干什么?你再想想被日本人害死的张大帅,再想想日本人这些年的所做所为,你怎么可以忍心看着几千万同胞伦为亡国奴呢?汉卿,出兵吧!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想法,也有这样的能力。帮解放军一把,派出部队去增援他们,把日本人赶回去!”


“绮霞,你......我.......”面对赵一荻质问,张学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汉卿,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到自己的几千万父老乡亲论为亡国奴,几万自己的友军因为没有援助而被日本人消灭吗?”


“绮霞,你......我.......你以为我真的不小出兵吗?可是我是军人,我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所以,我......”


“算了!汉卿,我知道你是个军人,你有你自己的顾虑,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他正想痛陈心中苦衷,忽听门外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他们出去一看,原来是于凤至站在门外。


张学良急忙上前去问:“大姐,出了什么事情?”


于凤至指指门外说:“汉卿,奉天守军旅长王以哲已经到门外了,他想见你!”


赵一荻和张学良都没想到王以哲竟然到了北平,张学良见赵一荻为他的处境担心,却说:“没什么,我亲自去见他!我会给他一个交代的。”


“少帅,我对不起你呀,我对不起弟兄们,更对不起东三省几千万的父老乡亲啊!我有罪啊!”王以哲一见到张学良进来就泪留满面的喊道。


“王将军,王将军,这话严重了,这话严重了!是我张学良对不起你,对不起弟兄们,更对不起几千万父老乡亲们对我的信任!我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我才是真正的罪人!”张学良一把拉住了准备下跪的王以哲。


“少帅!完了!全完了!我们东北军完了!”


“怎么?”张学良听到王以哲这么一喊,心里没有理由的一疼。


“少帅!部队全散了,根本没有指挥,很多弟兄们都自发投入战斗,可是寡不抵众,最后还是让小鬼子占领了沈阳城!兵工厂、枪械库、仓库、飞机厂、银行、少帅府、金库的东西都没有来得转移,就全让小日本给抢去了。”


“什么?”听到这,张学良只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晕过去。还好王以哲手快,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张学良。


“少帅!少帅!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王以哲把张学良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焦急的问道。听到王以哲的叫喊声,在门外等着的于凤至和赵一荻立刻推门跑了进来。


“汉卿,汉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们啊!汉卿!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张学良轻轻的摆摆手表示没事。


“王将军,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运出来?”张学良还有些不相信。


“恩!少帅,由于事发突然,我们也没有接到命令,只是按照您的命令不抵抗,并且向关内撤退。但是有些部队还是在营、连军官的带领下,有限的投入战斗,但是对于大局影响不大。”


“哎!没有想到我张学良节身自爱一生,最后却成了整个国家的罪人!真是没有想到啊……”张学良低着头喃喃自语。


“汉卿?”


“少帅?”


于凤至、赵一荻及王以哲将军齐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张学良对不起东北三千万的父老乡亲,更对不起四万万五千万的华夏儿女!我有罪啊!”张学良两眼通红,紧握扶手的双手因为用力,而青筋突起。


“少帅!那我们出兵吧!弟兄们都准备好了!我们东北军在关内还有20多万主力部队,再加上吉林、黑龙江两省还有10多万部队,并且解放军已经重新将奉天夺了回来!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占有决定的优势,我们是以逸待劳,而小日本是劳师远征,他们的兵打死一个就少一个,补充很困难,而我们的部队可以就地补充兵员。”


“汉卿,王将军说的有理啊!我们出兵吧!要不然就凭解放军那几万人,能抵挡得了10多万装备精良的日本人吗?”赵一荻也在旁边小声的劝说道。


“你们以为我张学良真的不想收复奉天吗?东北的是我的老家,是我的根,那里有我的兄弟姐妹,有我的父老乡亲,而且我和日本人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但是我是个军人,军人就要服从命令,既然我们做了军人,一切就都要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个人的利益和仇恨就要放在脑后。另外蒋先生还向我保证,对于九一八事变,他会向国联申述的,请求国联制裁日本,并迫使日本退出东北!”


“可是少帅,现在部队的士气很是低落,都吵着要打回东北去,很多部队已经出现了逃兵!甚至整连整营的反水!”王以哲见张学良不同意出兵,没有办法,只好把部队的现状说了出来。


“什么?怎么到了这个地步?”


“是的!实际情况比这个还要糟糕!部队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很多部队已经不在接受上级的命令,尤其是营级部队最为严重。另外还有一个情况我认为有必要向少帅您反映一下,根据我得到的情报,您以前卫队的卫队长乔清晨,在九.一八事变后,在率领部队撤退的途中,遇到了北上抗日的解放军,并且被解放军包围了,后来双方经过谈判交涉,乔队长带领4万多人的部队全部加入了解放军,现在已经荣升为师长了,并且指挥一个步兵师在奉天布防,准备与日本人决战!”王以哲小心翼翼的把这个震惊的消息告诉了张学良。因为他不敢隐瞒,毕竟乔清晨带走的不是几十人或者几百人,而是整整四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的人员及装备,这不是他这个奉天守备司令可以承受得起的,所以王以哲考虑再三,决定还是如实向张学良汇报。


“走吧!都走吧!告诉弟兄的弟兄们!如果愿意打日本的,就都走吧!告诉他们,我张学良对不起他们。如果我再连弟兄们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他们,那么我就真的是一个黑白不分的混蛋了!”


“王将军,传我的命令!告诉各团、营、连的长官,如果他们的部队里有弟兄要求会东北参加抗日,一律不得阻挠,全部放行,并让他们把枪支和弹药都带上。”


“少帅,这怎么行……”


“命令炮兵第1旅王和华、炮兵第4团团长王绍云炮兵第5团团长黄永安、炮兵第6团团长张思恭各携带本部装备及人员北上奉天,另外命令装备部调集步枪2万支,每支配备子弹200发,轻机枪400挺、重机枪50挺,每挺配备子弹5000发,迫击炮100门,每门配备炮弹200发,山炮野炮步兵炮各36门,每门配备炮弹200发,手榴弹5万枚!汽车100辆。告诉王和华旅长他们,一定要把这些装备和火炮交到乔清晨的手中,完成运输任务后,马上返回。但是,如果他们愿意留在解放军那里打小鬼子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不用回来了!然而,你要告诉他们,无论他们在什么地方,都不要忘了,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是我们东北军的军人!另外让他们给乔清晨带个话,就说我这个做大哥的,很对不起他,我能帮他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就只有靠他自己了,希望他自己可以好自为自!如果奉天守不住,可以把部队带回来,我张学良绝不会亏待他的。”


“汉卿……”赵一荻激动的喊道。


“少帅!”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我的主意以定,你们就不要说什么了!王将军你马上按照我刚才的命令去执行吧!”张学良无力的挥挥手示意王以哲可以离开了。


“是,少帅!我一定把您的命令传达到我所能联系到的所有部队。”王以哲说完立正敬礼,眼中带着钦佩的目光离开了。


“绮霞,也许你说的对,我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但是我自己却知道,即使我明知道自己错了,也改不了了。因为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汉卿……你…….”


“好了!你和凤姐都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汉卿,那你好好休息,我和凤姐就不打扰你了!”赵一荻和于凤至转身离开了。


张学良缓缓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凝望那漆黑的夜空,听着蟋蟀欢快的叫声,张学良知道,今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