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七篇 安南定邦 第六章 匹夫有责

yuertou 收藏 24 58
导读:华夏春秋 第七篇 安南定邦 第六章 匹夫有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放下电话,黄龙飞有点彷徨,眉头却锁得更紧了。

“黄总,又有什么事情?”李明翰察觉到了黄龙飞不对劲的气色。

“没什么,我要准备回去一下,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黄龙飞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

他才赶到这边一周,虽然主要的事情已经做完,重要的活动也都参加了,但是还有几次民间活动没有参加,现在就被急着招了回去,他不能不郁闷。

“放心吧,这边我会看着的!”李明翰答应了下来,“国内又有什么事情吗?”

“很麻烦,云南与广西部分地区出现了动乱的迹象!”黄龙飞心里很是不平静,“我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说!”

李明翰点了点头,就叫人开饭。停着黄龙飞说着这件事情,两人都吃得很烦闷。


北京,中南海勤政殿,国家元首办公与居住的地方。

王一林焦急的搓动着双手,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寒冬十月天了,却是满脸冰霜,神色很是冷峻,如同脸上挂着冰凌一般。

“小王,让你久等了!”何永兴漫不经心的走出来,冷冷的说了一句。

自从南方的战争结束之后,何永兴的压力小了不少,特别是精神上的压力一下减轻了很多,所以现在也要睡睡午觉,继续保持他的良好生活习惯。现在被王一林这么一打搅,不说别的,肯定不会有多舒服了。

“主席,来打搅你休息,真是不好意。”王一林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这是西南地区的最新情况,你先看看吧!”

何永兴沉着一张脸接了过去,越看,脸色就越难看。他看完之后,把文件一丢到茶几上,就对王一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周国辉周上将还没处理好吗?”

何永兴的气不小,本来镇压西南地区叛乱的事情已经交给周国辉去处理了,现在情况不但没有出现改观,反而还更加的混乱了。

“主席,这事情不能怪周上将!”王一林冒死说出这句话,见到何永兴脸色一变,差点把后面的话吞回去,而他一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又说道,“军队的职责并不是镇压国内的动乱,而且现在才打了两场大规模的战争,如果这时候军队出面干预的话,只能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周上将也是考虑到这点,所以没有开展过激的行动。”

王一林想了下,又从包里拿出另外一份文件递给了何永兴:“这是周上将的建议,你还是先看看吧!”

看完这份由一名将军提出的建议,何永兴的眉头皱了起来,却并没生气,沉思了一会,才说道:“看来周上将还不只是名将军啊!”

这句话可是以为深长,王一林一时不敢接口,接了口,也只能越摸越黑,一下愣在哪。

“好吧,我看他的意见也不错,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何永兴笑着打破了沉默。

王一林搞不清楚何永兴到底是在笑什么,额头上也微微冒出了汗珠:“主席,这份文件也已经交到了军委与总参,我按照你们的意思办!”王一林这是给自己留了条路,也是帮周国辉留了条路,如果作为政府总理,他来决定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的话,那就是越俎代庖,会有什么下场,他非常清楚。

“小王,有什么话就说,我们也不是外人,而且这是关系到国家大事,难道你做总理的就没有责任解决好这些问题吗?”何永兴冷冷的话,把王一林逼到了绝路上。

“主席,那我就不客气了!”王一林无奈,只得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但是仍然是万分的小心,因为这不是关系到他一个人,还关系到了他的兄弟:“主席,我看这事情应该以温和的手段来解决,现在我们的国内矛盾还没有严重到需要军队来镇压的地步,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温和的手法来解决好这次事情的话,不但对我们政府的名声有利,而且还能够缓解国内矛盾,这是……”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何永兴摇手打断了王一林的话,但是却并不是很满意,“依我看,这件事情并不那么简单,而且光凭简单的温和手段,也许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如果再爆发一次‘六·四’事件的话,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国家的问题就严重了……”

“但是……”王一林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六·四”事件的影响有多严重,他是非常清楚的,差点就葬送了十年的改革开放成果,而且花费了十数年的时间来弥补这个创伤。现在两场标志着中国走向崛起之路的战争才结束,虽然国内建设并没有因此停顿下来,但是战争作为催化剂,已经将国内矛盾加强了,国家经济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经济危机的双重作用下,国内经济发展前景到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个危险关头。如果这时候,再发生一起严重的国内动乱,到时候不管是用温和的,还是用猛烈的手段来解决,对中国的影响,将是无法估量的,损失肯定将非常惨重,甚至将直接影响到今后几十年的发展,将让已经开始走上正轨的国家崛起的“擎天计划”受到严重挫折,直至失败。

“好吧,我看现在还是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尽量用温和的手段去处理,如果能够起到效果的话,那就最好,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国家一定不能乱,在谁的手中乱了,那谁就是历史罪人,是民族的罪人!”何永兴顿了下,“但是你也要加强相关方面的准备,我看,特别是要把与欧洲国家的关系处理好,最好能够让欧洲人尝到点甜头,为我们拉拢欧洲做好准备,明白吗?”

王一林点了点头:“主席,这个你就放心吧。”

开始主席的那番话,王一林并没有放心,很显然,如果他处理失败的话,最终仍然会用到武力镇压,当然,那时候王一林已经没有责任了,而且他也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昆明市,最出名的春季城市,四季如春,冬暖夏凉。虽然现在才是四月天,但是这座海拔两千多米的城市却并不清凉。

从一下飞机,黄龙飞就感觉到了这里压抑的气氛,虽然前面有三辆警车,两架警用摩托在开路,但仍然挡不住冲过来拦路的愤怒人群,从机场到宾馆原本只要一个小时不到的车程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而今天从宾馆到会场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已经走了两个半小时,却仍然没有见到会场的影子。时速能上200的大奔驰,现在却如同乌龟一样,在由武警开出来的道路上艰难的前进着。

“黄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受累了!”说话的是一名白白胖胖的中年人,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已经发福了。

这位是云南省省委书记兼省长江全福。作为封疆大吏,在平常他可是威风得很,捞的油水肯定也不少,特别是与北京这么远,中间隔了大半个中国,权利之大,是难以想象的,用土皇帝来形容,也确实贴切。现在一出了事,那他的责任也就不小。即使事件平息下去了,他的政治前途算是毁了,能够平级调动到别的地区去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他不敢想象。

做为一名商人,特别是国内最大的商人,黄龙飞接触过的官员不少,而且都是大官。黄龙飞也并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人,在去坦桑尼亚之前,他很少在外面提到自己与王一林,周国辉的关系,一是要凭自己的本事干出一番事业来,不让两个兄弟笑话自己,二是不想给他们两人惹来无端的麻烦。所以,在以往他与这些官员的接触中,受过的气不算少,有钱没权,在中国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处处都要给人磕头,处处都要听别人的安排。如果换着以往,也许江全福根本就不会对黄龙飞这么客气。

“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黄龙飞反而客气了起来,“这要能够解决好问题,就算花再多的时间都是应该的。对了,我们距离会场还有多远?”

“快了,就快到了!”江全福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会场外围的保安警察,特警都已经看得见了。

这次黄龙飞的任务就是以民间团体代表的身份,到云南平息这次的动乱。等到他们两人一到会场,早已经准备好的主持人马上宣布活动开始。

等到前面盎长的仪式结束之后,黄龙飞也从后台站了起来,准备到前面发表自己的演讲了。

“黄总!”负责保护黄龙飞安全的高明辉拉住了他,“小心一点!”

“我知道,谢谢了!”黄龙飞感激的点了点头,拍了下高明辉与旁边梅天宾的肩膀,走了出去。

等黄龙飞前脚一走,高梅两人马上跟了出去,分别在黄龙飞左右五米处站好。这时候,黄龙飞已经开始在上面发表个人演讲了。

“各位同胞们,也许我只能用这个称呼来代表我们之间的关系,来表达我内心的感情。”黄龙飞的开场白并不多,马上就进入了正题,“正如你们看到的,我是一名商人,用大家的话来说,我是一名资本家,你们大多数人是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也许,我们的差别很大,至少在阶级观念上,我们就是对立的。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是永远无法改变的!那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不折不扣的炎黄子孙,货真价实的龙的传人!”

虽然高梅两人都在听黄龙飞的演讲,但是他们的心思却都没有留在这,而是放到了对周围情况的观察上。台上虽然只有黄龙飞一个人,但是在台下,却有数万名的群众。而这是个大的体育馆,在看台上还有更多的群众。如果有人要想在这个时候捣乱,就只需要一发狙击枪弹就够了。还好,方圆两公里内,都已经戒严,制高点上都有特警,有人想用这招的话,那还得好好的考虑下。但是这却不能保证在近处没有危险,所以两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密切关注着周围一点一滴的变化。

“……我们都是中国人,那我们就都应该为国家的强大做出一份贡献。数百年前,顾炎武就说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大家都不想看到我们中华民族崛起的一刻吗?不想看到汉唐盛世重现的一刻吗?不想……”

“打倒资本主义的走狗……”

黄龙飞的话还没到高潮,随着这声上纲上线的话,一只装满水的塑料瓶从讲台下面三十多米处砸了过来。高明辉眼疾手快,在水瓶还飞在半路上的时候,已经站到了黄龙飞的前面,用身体掩护住了他,同时一把接住了飞过来的水瓶。而梅天宾已经迅速的指挥着在旁边待命的特警下去把那个闹事者抓了出来。

“黄总,快下去……”高明辉正要拖着黄龙飞到后台去,却怎么也拖不动,下面的人群却已经沸腾了起来。

“打倒资本主义走狗……”

“资本主义的走狗要杀人了……”

“消灭卖国分子……”

……

和着沸沸扬扬的声音,人群混乱了,但是周围数十名早已经准备好的特警马上把混乱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之内,同时,场内数千名特警也纷纷出动,防止别的地方出现混乱,局势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黄总,快下去吧,这里很危险!”高明辉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是用他的第六感察觉到了危险,心里很是焦急,加上开始帮黄龙飞档住了几块砖头,身上疼痛不说,心头更急了。

“不行,现在我绝对不能下去!”成败在此一举,如果这时候退缩了,那前面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而且还将影响到今后对该事情的解决。黄龙飞争脱了高明辉的手,站到了讲台后面。

这时候,梅天宾已经在几名特警的配合下,将那名带头闹事者给找了出来,正在向后台带去。

“等等!”黄龙飞对着话筒,大声的叫住了梅天宾他们,“将他带过来!”

黄龙飞并不害怕危险,也不怕麻烦,这时候,他非常的冷静,就如同当年在坦桑尼亚的丛林中一样,他没想到过危险,因为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去想,他唯一想到的是怎么才能够解决好这起突发事件,怎么才能够将影响控制到最小,甚至通过这次突发事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梅天宾一愣,还是带着两名特警把那造事者押了过来。

“你个资本主义走狗,不要以为我会怕你!”一个年轻人,样子看起来很斯文秀气,还戴着一副无边眼镜,大概只有二十五岁左右,说不定还要小一点,也许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虽然他嘴上说着不怕,但是语气与身体的反应却出卖了他,在这么多警察的押解下,而且与这个全国第一富商正面对话,光是在经验上,他就差了好大一截。

“怕?难道你该怕吗?难道我要你怕吗?我叫你过来,只是想与你心平气和的谈点事情!”黄龙飞故意提高了嗓门,让这话显得格外严肃,把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这来,“我叫你过来,只是想问你点事情,你还是中国人吗?”

那年轻人一愣,马上说道:“我当然是中国人,但是你是中国人吗?”

“哈哈!年轻气盛,如果我不是中国人,我还站在这做什么?”黄龙飞已经让了一步,那年轻人的话让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呸,你不配说自己是中国人!”梅天宾正要阻止那人,却被黄龙飞档住了,示意那年轻人继续说下去,“你只是个资本家,而且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国家拖入战争深渊的资本家,你是在吸取我们鲜血,用无数的将士、平民的鲜血来养活的资本家,你根本就不配说是中国人,我们中国没你这样的败类!”

“我不是中国人?如果按照你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我没有对国家做出过贡献,只知道吸取国家的财富了?”黄龙飞一点都不急,这样的问题,他自己就曾经思考过很多次,“那我们还是按照你的话来说,你能够算是中国人吗?你对国家做出过什么贡献?你有上前线保卫过国家安全,有在后方生产,为国家做出过贡献吗?如果按照你们的话来说,这里的千千万万个同胞,都算不上是中国人,因为,你们不但没有在祖国为难关头帮助祖国,还在这闹事,还在这给国家制造麻烦,你们说,你们谁算是中国人?”

最后这一句话,黄龙飞是对着所有人说出来的,他并不怕得罪人,而且也没有少得罪人。语气不但激动,而且带着愤怒,满腔的愤怒。

“好,好,好!”那年轻人也激动了起来,显然是被黄龙飞逼急了的,“如果你说我们不是,那你就是了,你又对国家做出过什么贡献,难道说是拉大了贫富差距,多增加了几十万的贫民吗?”

黄龙飞沉默了,但是并没慌张:“也许,也许你们都认为我是通过剥削另外的人,积累起了现在的资本。这点,我并不否认,我知道,我能够有今天,确实是赚取了很多利益,也剥削了不少的人,这是资本主义所决定了,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我绝对不是无尝的获取这一切。也许,在以前我并不喜欢张扬我做过什么事情,但是今天既然有人问出来了,那我就不得不说明白一点……”

所以人都竖起了耳朵,连旁边的特警都不例外。关于这个全中国最富有的人的诽闻很少,而关于他做的事情的传闻就更少了,出了上次在坦桑尼亚闹出了件大事情外,大家关心的只是他的钱有多少,赚钱的速度有多快,很少有人知道他别的事情。而现在黄龙飞要自己把自己的底细抖出来,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好好的听一下。

“从十年前,我的生意走上正规之路后,到现在,我已经给‘希望工程’捐款58亿,给‘太阳工程’捐款103亿,另外还有超过150亿的各种慈善捐款……”所有人都张大了嘴,也许心里都在怀疑这是不是事实,但是黄龙飞敢这么说,就肯定没错。而黄龙飞并不惊讶,因为有很多的慈善活动,他都不大清楚,是由李明翰在负责处理,所以忽略了很多,“也许,大家觉得我这话有水分,为了让大家知道我黄龙飞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将在最近将以往的慈善捐款资料整理出来,到时候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另外,我也会在近期,拿出100亿出来,为阵亡的烈士家属,以及伤残官兵成立一个慈善基金,让所有为保卫我们祖国,为强大我们祖国而战斗的战士们没有后顾之忧。当然,要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够做到的事情,还需要大家的努力合作与帮助,只有我们所有中国人都团结到一起之后,我们的力量才能够支撑起我们的民族,支撑起我们民族的复兴与壮大!”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人在怀疑黄龙飞的话,只要稍微有点良知的人心中都在反思,他们到底为祖国做出过什么贡献,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份愧疚。

“你……”那年轻人并没打算要放弃,也许是他面子上挂不住,“你有钱就很了不起吗?难道你有钱,就能够花钱去买命,让别人去保护你的利益,让别人去牺牲,然后你再坐享其成吗……”

“够了!”黄龙飞愤怒的打断了青年的话,“前面的话,我还可以原谅你,原谅你无知,原谅你不知道轻重,还是个年轻人,但是现在,你的话太过分了!”

黄龙飞走到了台前,看着下面千万个耸动的人头,眼睛中翻起了泪花。

“利益?什么是利益,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是我,从我一走上这条路开始,就知道,任何的利益,都比不上我们祖国的利益!不管你们叫我民族主义份子好,叫我狭隘主义也好,但是,我一直是将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黄龙飞有点激动,“也许大家都只认为我是出钱而不出力。但是,你们知道吗?在坦桑尼亚,我收养的十多名孤儿,全都离开了我,他们的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我一直将他们当着我的孩子一般的看待,我一直将他们当着我最亲的亲人看待。现在,却还有人说我在坐收其利,还有人认为我是在吸取别人的利益。也许,我是没有办法拿枪上战场了,但是,作为一名中国人,谁不时刻希望着自己的祖国强大!我与大家有分别,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我们都是中国人,身上都流着一样的血液,难道这还需要解释,还需要商量吗?为了国家的利益,我可以贡献出我的一切,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请你们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是中国人的,就不会在乎他是什么身份,在保护国家的事情上,任何人的地位都一样!”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没人在急着说话,连那个青年都沉默了。也许他想反驳,但是他却无法反驳,黄龙飞说的都是事实,只要是中国人,就无法反驳。

“好了,今天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作为一名商人,最重要的就是信用。也许,大家不会相信我黄龙飞在这说出来的话,我会以实际的行动来证明,一句话是很简单的,只有将它完成之后,才知道这句话是否正确!”

高明辉听到黄龙飞总结性的台词之后,已经开始安排人准备保护他退到后台上去,同时自己更是提起了百倍的注意力,在这个扫尾阶段,是最容易怠慢,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时候。

梅天宾一样,站到了黄龙飞的右侧,警惕的注视着台下的人群。有没掌声,也没有欢呼声,在黄龙飞转身的时候,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突然,梅天宾发现了情况,还没来得及向高明辉通报情况,已经转身将正向后台走去的黄龙飞撞倒在了地上,同时,他只觉得肩头一痛,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后,就失去了知觉,倒在了黄龙飞的身边。

“快,保护黄先生的安全!”高明辉也已经发现了偷袭者,这次,对方用的绝对不是水瓶那么小意思的东西了。

袭击发生的时候,没有声音,连消声器那微弱的声音都没有,没有火光,更没有硝烟。从这点上,高明辉已经判断出对方使用的应该是毒针一类的暗杀工具。而从射击距离上来判断,应该是只能单发射击,美国CIA特工经常使用的那种。

高明辉没有时间去理会同伴的生死,在十多名特警把黄龙飞围了个密不透风的同时,他已经把出了手枪,迅速瞄准了一个正在混乱人群中走动的背影。他并没有开枪,即使有信心命中那人,但是想到会误伤群众,他忍住了,把后面的任务交给了特警去办。

“黄先生,你没事吧?”高明辉首先想到的是仍然倒在地上的黄龙飞。

“没事,没什么!”黄龙飞惊恐的看了下身上,“梅天宾怎么样了?”

梅天宾已经没有救了,虽然那发毒针只射中了他的肩膀,但是上面的剧毒能够在五秒钟内就夺走他的生命,没有一点生还的希望。

人群混乱了,暗杀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会场,数万名的群众都在混乱之中失去了方向。原本用来防止暴乱的警察终于起到了作用,出了一部分人在寻找那名暗杀者外,大部分的警察开始控制现场秩序,疏导人流。

看着台下这些慌张混乱的人群,黄龙飞的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微瓶一样,很不是滋味,开始他的努力都白费了,也许,这次,他并不应该到这个地方来。

“高明辉,你帮我料理下小梅的后事,一定要找到凶手!”黄龙飞狠狠的甩下这句话,才在十多名特警的簇拥下离开了会场。

这时候,高明辉才告绝到了悲痛,一种失去了战友的悲痛。梅天宾跟他搭档了好几年,以前从没失手过,而这次……高明辉不敢多想,默默的抱起了梅天傧的尸体,向场外走去,脚步是那么的沉重,重得他抬腿都吃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