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五、败军之将

潭轩 收藏 2 29
导读:蝶样人生 第一部 虫卵 五、败军之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17/


“嫂子,就叫他来部队吧。”他动情地说:“现在部队太需要像他们这样的有知识的年轻人了。美帝国主义在朝鲜反动的侵略战争虽然最后是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但我们也付出了极大代价,可以说是我们无数指战员抱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作战精神取得的。我看到一份内部资料上说,在朝鲜长津湖战役中,在我方强大的人数优势面前,敌人不但全身而退,甚至造成了敌我1比10的重大伤亡比例!哎,我们需要提高的地方太多太多了。从战术水平、机动能力、火力配置、后勤保障,到军官和士兵的作战素质。我们都落后的太多太多了。”郑军长拿出一根烟默默地抽起来,“潭轩,我知道你为什么会犹豫。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是不是舍不得你母亲才会没定下来去北京?但如果你觉得进了十八军,就能过上好日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会对比任何人都严格的要求你。”说到此,他眼中露出一股兴奋的光芒。“来了部队,没说的,你先给我进军校。毕了业,直接下连队,从排长做起。所以你最好想清楚,再说决定。因为一旦你选择了来部队,恐怕十年内你都要呆在基层,一年也不一定会能回家一趟。”

他的话极具煽动性,听了他的话,潭轩恨不得马上就对他说:“我不怕吃苦,我愿意来部队。”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受到了他这番话的影响。潭母就没有,对于一个经历了世态炎凉、经历了太多大悲大喜的人来说,他的这番话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很有限了。当然,这也不能怨潭轩不成熟,毕竟长期生活在学校那样一个进步的环境里,他的思想不可能不受到影响。但是潭母始终没说话,她已经抱定了一个信念:儿大不有爷。更何况,自己乃一女流?所以她给自己决定一条规定,不论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她都要最后再说,要等确定了儿子的想法再说。到那时, 她将坚定地站在儿子的身后,支持他任何一个选择。

董先生和潭母一样,也没受到这番话的多大影响,不过他分明看到了潭轩的心意似乎出现了变化。他和潭母的想法很相近,人生是潭轩的人生,理应由他自己来把握。不过,他不能接受郑军长这样鼓动性的言论,这不是在混淆视听,故意使潭轩的判断出现偏差吗?

潭轩蠢蠢欲动他看到了,潭轩向母亲抛去质询的目光他也看到了,潭母却什么表示都没有。作邻居这么多年,他对潭母也有一定了解。他想,她绝不会轻易发表自己的看法,她知道自己话的分量,话一旦出口,事情就等于定下,再难更改了。想到此,他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虽然有些不情愿和这位将军正面交锋,但自己都被请来了,能坐在这干瞪眼不说话?

他很礼貌的清了清嗓子示意有话要说,用一种很慈爱的眼光看着潭轩,说道:“潭轩啊,这是你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希望你能慎重选择。我不想说希望你去选择哪一个,因为那仅仅是我的希望,对你的判断不应该有任何影响。”说到此他有点伤感,因为潭轩知道他的希望是什么,可很明显那不是他所选择的道路,不过这也仅仅是瞬间的事儿。“我只想说说选择的方法,也就是如何选择,结果才会更好,不让自己后悔。首先当然是志向了,你希望自己走上哪个工作岗位。其次,是你自身的条件。社会分工理论你也学了,哪方面是长项自己也应该最清楚。只有每个人结合自身条件,把自己安排在适合的岗位上,才能使整个社会发挥最大功效。”其实这些道理,潭轩都知道,所以董先生只是如蜻蜓点水般说了说,并没有展开。

“您是说我应该,学有所用、学以致用吗?”

对于潭轩的反问,董先生笑而不答。因为此时他相信这个聪明的学生已经完全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不需要再做任何解释了。

郑军长心理暗叫不好,没想到这个穷教书匠花样百出啊!变着法的和自己做对。看到他自己提出的方案不灵光了,就又拉了一个。什么叫结合自身条件?什么叫发挥社会最大功效?简直就是在放狗屁!说不直接参与意见叫潭轩自己选,最后还不是来扯自己的后腿?这时候他发现,潭轩又在以探寻的目光看嫂子,心里这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都多大了?还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动不动就往母亲的怀里扎,就这样还不该去部队锻炼锻炼?但他更气的是眼前这个处处和自己做对,还和打太极一样叫你抓不住、打不着的董先生。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把你的狐狸尾巴给揪出来。他看到潭母没说话,便直截了当地问董先生:“部队可是一个锻炼人的大熔炉,先生不会不同意吧?”

军长想用连续的逻辑问题,叫对手自己跑入到圈套中得出有利于他的结论,这种辩论时常用的小手段,怎么能瞒得了这个以教授这些知识为生的老学究?董先生笑呵呵地说:“瘸拐李宝葫芦的仙药虽多虽好,但就是治不了自己的病。部队是个培养人、锻炼人的大熔炉,这不假。可也要因材施教啊。潭轩学中文已经这么多年了,而且也小有成绩,怎么能叫他这时候放弃呢?那以前的投入怎么算?这是对国家资源的一种浪费,更是对人类个性的一种抹煞。”

“那么说,先生觉得部队不适合潭轩了?”听他这话似乎还带有几分挑衅,更带有几分武力威胁的口吻。

“是的,不适合。”回答得异常明确和坚定。他转过头,对潭轩说:“部队建设可以交给那些向往那里,并且一直从事那方面工作的人来完成。他们比你更有条件,你应该……”

他的话没说完,郑军长是在听不下去了:“他不适合?那还有谁适合?!他父亲参加部队以前也是个读书人,可你知道他在部队有多优秀?在我们那儿没有一个不挑大拇指的!为什么?打仗从没含糊过!学问更是顶呱呱!”一提到这个老战友,他就情不自禁的激动起来。他曾无数次的想,如果能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他的,那该有多好。因为他的智慧、宽容、深沉和人格魅力仍使他感到神往。特别是解放后在南京军事学院将军班进修的时候,他意识到国家军队的差距、自己个人的差距,这使他更加怀念潭父。哎!这么一个有学问的人,这么一个有战斗经验的人,这么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这么一个……,怎么就在转瞬死了?而且是为救自己——这个大老粗——才……每每想到此,他都不敢再想下去。可没想到,今天这个董老头会这么说。

“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你怎么能拿他父亲的理想来要求他的子女呢!”

他霍地站起来,猛地抓住了董先生的衣领,用力的拉了过来:“他!他是军人的子女,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人!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这颗将星就应该属于他,甚至还不只一颗,因为他比我不知道强多少!那他”他指了指潭轩,“就是将军的孩子了,一个将军的孩子怎么能不去当兵,而去耍笔杆子呢?”他很激动,所以到最后说出的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潭轩母子俩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们甚至都忘了解劝两人,当最终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郑军长已经把手松开了。虽然他对先生动了粗,但谁也没说一句埋怨他的话。因为他们深深的被他对潭父的那份情意所感染,这甚至包括了董先生本人。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他面对着军长倔强地说:“我很为你们之间的情谊感动,但我还是那句话,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你不能拿他父亲的理想强加到他的子女身上。这对潭轩台不公平了,毕竟他们是两代人。”说完,拱了拱手便悄然离开了。

这一次,也就是这一次,潭母没有起身相送。不是她对谁有意见,而是被这两个男人深深的感动了。她能看得出两个人虽然意见相左,但确确实实都是在为他们母子俩着想。一个是自己的老邻居,一个是丈夫的老战友,他们没有为自身考虑,而是更多地替她们娘俩儿着想。随着先生离开的背影她发现,在刚才的撕扯中先生的长衫已经破了。她本想叫住先生,给他补一补的,但转念又想,这算什么?补偿吗?霎那间,先生这多年来对他们家的好,一下子涌到了心头。这缝缝补补的小事儿怎能怎么报答得了先生?于是,她在心里暗自发誓。不论将来如何,她还是潭轩都要报答这两个全心全意帮助过自己一家的男人。

郑军长看到董先生黯然离开,觉得很尴尬。他责问自己,为什么就没控制住情绪又发脾气了呢?心中除了一份自责,更有对老战友的一份思念,他深信今天坐在这儿的,如果不是自己而是潭父,一定会是另一番景象。当然绝不是因为有这层父子关系。他深信仅仅靠说理、靠个人魅力潭父就能兵不血刃的达成目的。可惜今天坐在这儿的不是昔日的老战友,而是他自己。他瞥了一眼他们母子俩,怅然若失的谈了口气,起身便要离开。却听身后嫂子的声音:“他二叔,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们母子俩……”她还想说什么但终没说出口。“潭轩,替我送送你二叔。”

听着嫂子的话,郑军长一下子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他回过头,有看了一眼潭母,就像当年他提出带潭轩去打仗,并信誓旦旦像她保证要把潭轩培养成一个真正男人相同的眼神。和四年前不同的是,他在潭母的眼睛里看到的不仅仅是感激,更多了一份信任和赞许。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了。虽然从他的内心深处已经感觉到,最后的结果还是董先生赢了,但这是值得的,真的值得。他心中不断地叨念着、叨念着……

潭轩送走了二叔,回来发现母亲趴在桌上哭起来了,“娘,您怎么了?”他一下慌了神,不停的焦急询问着,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母亲从没流过眼泪,甚至连听到父亲牺牲噩耗的那天都没有。一向温文尔雅的先生发脾气了,从没动过粗的二叔也使起了性子,现在母亲又……今天这是怎么了?他的内心不禁向天空吼出了这样的声音。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