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十六 760-7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760


……

这样,中岳级标准步兵营的编制1100人,拥有30架直升机和地效直升机,4组16辆成组坦克,4台155毫米离心炮车,9辆155重迫击炮车,33辆全通过性战斗装甲车,12辆连级和营级电战指挥车,大量的战斗支援车辆, 6台离心钢珠弥漫射击式防空反导车对指挥和后勤各要点做半球罩状保护, 完备的医疗后勤系统和102架排、连、营级无人机,具有3个3级节点,1个用于100公里平面作战半径区域,2个用于1000公里立体作战半径区域的2个方向。

这样1个营的综合作战能力不好比较,单独作战能力至少相当于美军2个师加1个旅级直升机作战单位。

陆军全中岳制式的武器配备和训练自2006年下半年起开始,越进展越快,上面不断催问,到2007年夏,第一个完整的标准步兵营成军,在东、南方向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军委决定把这个营,连同从中岳岛部队里抽出来的十几个连级单位,都调配给了西方军区,此刻全部被编进了西方第一快速反应师,那个整营被编进了空运装甲团, 在随后西线展开的残酷陆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开战前,中岳岛集团仅来得及完整编成的1个中岳级步兵营被上面调走,上百个已编成的中岳级连排级单位则多在中岳岛号上,此刻部分单位随第一陆战师登上了中绳岛。



.

761


中绳岛。

小卫坐在炮兵指挥车火控台前,随着车辆行进的颠簸,看着视屏上的图像和数据,心情有些郁闷。

小卫是中岳岛集团陆战一师1团所属一个155车载离心炮分队的中尉火控官,工科大学毕业,在军校进修了2年,是原部队“万岁军”数字化炮兵旅的一员骨干,中共党员,6个月前从原所在部队“复员转业”到中岳岛,成为最早集中训练的2000多名军官中的一员。 集训期间干了一件惊人的大事,被弟兄们公评为仅次于试射主炮打击美国即将失效军用卫星事件的第二件了不起的事。

那次是起源于钓鱼岛附近海域日本军舰驱赶台湾渔民引起的纷争。美日借口制裁北朝鲜实施海空经济封锁,不仅强行检查进出朝鲜的货船,而且检查线越来越靠南,日本海军趁机以海上警视厅前哨检查站名义将3艘导弹护卫舰派入我钓鱼岛海域,不仅检查来往船只,而且驱赶正常捕鱼的台湾渔民,在台湾岛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台湾方面派出2艘驱逐舰前去护渔,在与日方剑拔弩张地对峙了4个小时后,日本军舰以旗语发出最后通牒:台舰必须于30分钟内撤出尖阁群岛海域,否则将面对一切可能的后果。随即,舰对舰导弹制导雷达波照射在台舰上。不久,台湾的陈选举打电话给海军司令要求先行把军舰撤回来,诉诸“外交解决”。海军司令顶了20分钟,接了陈选举3个电话,一次比一次语气严厉。就在司令感到顶不住的时候,参谋报告:中共东海舰队的驱逐舰上来了。 司令立即把此事报告陈选举,请示是不是要在中共驱逐舰面前撤退。这可是个大难题。陈选举一贯敌视大陆,借口台独议题转移岛内民众一浪高过一浪的反贪腐抗争,还要借口抵抗大陆威胁来过关军购,而巨额军购经费一旦过关,就可能买来美国军火商的交换,这个交换很可能影响美国政府在反贪腐问题上保他过关。这样的政治考量下,陈选举感到实在不能在大陆军舰逼近时台舰掉头就跑。心中只是大骂海军司令刚才你蘑菇什么,要是大陆军舰上来前先在日本人面前撤退了不也就没事了,如果只是在日本人面前示弱,台独基本教义派的深绿阵营是不会要他下台的。

僵持的局面没有坚持河很久。在日舰发出最后通牒之后的40分钟,大陆东海舰队的2条导弹驱逐舰已逼近到30海里。在陈选举直接给台湾驱逐舰编队指挥官打电话严令撤退之后,台湾驱逐舰以徐徐倒车的方式后撤,只争得一个最后通谍后10分钟的可怜面子。台舰缓慢倒车走了3海里,解放军的驱逐舰以25节高速逼近到10千米,以明码无线电报发出最后通谍:侵入中国钓鱼岛海域的日舰必须于20分钟内撤离,如拒不撤出则由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日方负责。接着,制导雷达波锁定日舰,舰载直升机起飞完成中继制导准备,大陆沿海十几处导弹阵地进入一级战备,卫星制导激光束接连从日本几处至关重要的敏感目标上来回扫过,然后定在2个目标上不动了,19分钟,解放军6架J11逼近日舰到5千米,空对舰制导雷达波束锁定日舰。第20分钟,日舰掉头以10节速度撤走了。

解放军在J11在台舰头上盘旋了2圈,摇了摇翅膀。驱逐舰对台舰发出明码“慰问电”。台舰受到上方命令“不得向大陆军舰飞机作出任何表示”, 编队指挥官却自行主张,舰上升起一串友好的信号旗,一队水兵在甲板上列队立正,接着军舰长长地拉响了汽笛。

东海舰队的两艘驱逐舰在钓鱼岛海域巡航5小时后回去了。2天后,日本的一支8.8舰队开到距钓鱼岛30海里处停下来,只派出一条导弹护卫舰深入,一直逼近钓鱼岛到千米距离后抛锚,日舰队背后80海里,从中绳开出的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摆开了阵势,美日种种无言的战争威胁动作一起出笼。日舰在钓鱼岛抛锚3个小时后,看到中方没有反应,不仅不见好就收,反而变本加厉地挑衅,派出直升机用扬声器驱赶附近台湾渔船立即离开。台湾方面这次没敢出动军舰,只是由海巡署提出了口头抗议。听到台方的抗议之后,日舰突然朝台湾渔船开炮,十几发炮弹渐次逼近一条吨位较大的渔船,一发近失弹的水柱在数米距离炸伤了渔船侧舷,渔民2人受伤。中国大陆还在沉默。东海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出事地点发生的一切都被此刻位于高雄近海的中岳岛号上正在进行远程观通训练的军官们观测到,其中一位原来与小卫是一个部队的,交情莫逆,把观测数据告诉了小卫,并且告诉他,在钓鱼岛抛锚的是一艘日本海军的3000吨级反潜护卫舰,舰上装有舰对地中程巡航导弹。距离我舰526.62千米。

小卫只有27岁,年轻气盛,决定谁也不惊动,一个人干了这件事,上面要打要罚,自己一人担了。顶不济,像中岳老大似的,进班房坐几年。

小卫那座155毫米离心电磁副炮正在模拟训练,炮内轮盘已输入实弹,模拟训练只是电子练习,上面不让中岳岛打出一发真炮弹。小卫对这类训练早就有点烦,这么多全新原理的离心大炮,不让打实弹练习检验,真到打仗的时候就那么有把握?

迫切需要实弹练习。这次副炮就先拿小鬼子练练手。悄悄地换上52发制导穿甲弹-高爆弹-燃烧弹,火控计算机与原部队哥们连过来的数据线接通,中岳岛使用了军购案买来的美方全球侦察通讯系统低密级解码数据,这一级的数据离美军自用的还有距离,可借助这些卫星数据来锁定日本一艘护卫舰大小的静止目标还不是难事。

剩下就是小卫一个人的事了。坐在副炮火控室控制台前,小卫将右上方视屏上十字线套住了代表就是鬼子526千米外护卫舰的亮点,

真空指示正常,

离心轮盘转速到达额定值,稳定,

电磁加速炮管指示正常,

计算机自动调整对准,十字线交点与那个亮点的距离被下面飞速跳动的数据标示:

53.35,35.27,22.93,12.65, …,06.11, 03.99,01.89, 01.05, …,00.39 , 00.38 , 00.39 , 00.38

与舰桥中心点的计算距离只有一支羽毛球拍那么远了,趋于稳定,

小卫按下了发射按钮。坐在控制室内,小卫感觉到轻微的颤动,这感觉美妙极了。

看着那串首尾相衔的炮弹列在被动制导状态下以9马赫多的速度飞行,反映在屏幕上是一个被放大表示的半厘米长的亮线,

1分钟后,少校炮长冲了进来,一句话不说,扑到控制台前默默看了几秒钟,小卫知道技术功底深厚的炮长都看明白了,看明白了你也没办法把炮弹再抓回来吧?俗话怎么说来着?打出去的炮弹嫁出去的媳妇泼出去的水嘛。 小卫摆出好汉上刑场的架势,等着炮长发作,谁知炮长一句话不说转身出去了,隐约听见炮长对正要进来的那位火控助理说舷梯太脏,成什么样子,这还叫海军吗,什么的,然后命令那位一头雾水的火控助理做卫生,

火控助理把那段15米长的舷梯擦洗到第二遍时, 中岳岛火控中心值班副主任打来电话,语气严厉,要求立即制导那串炮弹冲入海面,

小卫说听不清楚,请中校把声音放大点再重复一遍,

中校的声音反而变小了。

中校重复到第三遍时,那条短短的亮线与亮点重合了,距离数字最后显示为0.25,并就此寂然不动。

52发悄无声息的155炮弹鱼贯钻入那艘日本护卫舰爆炸了,1分钟后断成两截的护卫舰分段沉没。

美日全力以赴严密监视中国大陆的任何导弹热发射迹象以初段预警,但是没有观测到任何这样的迹象。没有人向中国方面找麻烦。日本人在独岛争端问题上开始找韩国人的麻烦,美国人不以为然,却下了大功夫研究北朝鲜的导弹进展。

但是小卫在平静如常的2天之后,被上头莫名其妙地找了个茬,从上尉降衔为中尉,调离离心电磁副炮火控岗位,去副炮食堂帮忙打杂,直到这次登陆中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