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尔,请忘记国家队!


在中国,舍得酒远远不是一流白酒,但它的广告创意却是一流创意。即便这则创意不是去有意张扬一种哲学思想,也至少在无意中揭示了一个正确的哲学命题:有所得,必然有所舍!


在西班牙,阿拉贡内斯未必知道有这种白酒,也未必看过这则白酒广告,但是,他一定深谙这则广告所蕴含的哲学思想——作为一个足球强国的主教练,他对每一套阵容的酝酿就是对上述哲学思想的一次践行。最新的例证是:为了获得新战术体系的成功,他坚决把劳尔舍弃在大名单之外。


老帅这回如此处理“舍—得”关系,全世界都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以至于著名的CHANNEL+提前嗅到某些迹象时如获至宝,迫不及待地把它当作“重磅新闻”热炒热卖。当有关报道得到证实后,劳尔的支持者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有无数人在罗列劳尔的历史,也有无数人在强调劳尔近来的进球,还有无数人在提醒劳尔在全队的作用……


但是,当这些支持者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为劳尔鸣冤时,他们很可能忽略了这一“不幸”决定的背后却是一个正确的哲理。既然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必须要做出取舍,那么劳尔为什么不能把本次落选当作调整人生规划的一个契机?既然老帅在做出“舍弃”的决定时如此坚决,那么为何劳尔始终要肩负着所有的责任硬撑到底?既然“舍弃”在许多情况下都能带来更好的“获得”,那么为什么劳尔不能轻装上阵让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光焕发最大的光彩!


许多热爱劳尔的人们无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场面:无论在国家队还是在俱乐部,劳尔总能得到热情的欢呼,总能献上优美的进球。但近四年来,这样的场面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质疑和越来越多的谩骂。正反双方都在围绕劳尔的状态剑拔弩张,却对制约劳尔状态的因素视而不见:迄今为止,劳尔是少有的在顶尖足球国度和顶尖职业俱乐部长期充当“双料队长”的队员,也是在顶尖俱乐部赛事和正式国际大赛两条战线比赛任务最为密集的主力队员。有人拿他和胖罗比,那他和范尼比,拿他和舍瓦比……试问,这些所谓的一流前锋具备上述两个条件吗?胖罗,他在皇马、巴西除了踢他的前锋外,还需要考虑其他事情吗?范尼,荷兰队近几年的赛程有西班牙那样密集吗?别忘了,荷兰队在02年世界杯参加完预选赛就完事了,曼联队在5年的欧冠联赛总早早出局。而西班牙在近10年的欧洲杯、世界杯,哪一项缺席了?皇马近5年的欧冠联赛哪次不是战斗到令人窒息的淘汰赛?至于近来在欧冠射手榜上有超越之势的舍甫琴科,他所在的国家队无论在实力水平还是比赛数量又如何与西班牙相提并论?


因此,当我们今后探讨劳尔的状态和出路时,请先注意这些关键词:皇马、西班牙、双料队长、密集赛事……正是因为劳尔所在的集体同时是两个实力一流的集体,正是因为它所承担的角色同时是两个任务艰巨的角色,所以劳尔的命运在耶罗退役后的时代趋于悲剧色彩。劳尔的恩师,足球名宿巴尔达诺今年6月谈起劳尔的状态时,曾经直言不讳地劝告他离开皇马。这位和阿拉贡内斯一样深谙“舍—得”之道的前足球教练指出:在皇马,劳尔作为队长,“承担着压力和责任,他开始担心一些事情,比如某个队友在队里过得是不是愉快,比如某个青年队的球员是不是有合适的地方住,太多的琐事牵扯了他的精力,现在这个重担已经超过了极限。”更为不幸的是劳尔担当队长的这一时期恰好与皇马的“巨星政策”时期相重合,萨基说“在这几年里,球队的训练以及他与俱乐部和一些队友之间的关系是职业性的,但缺乏团结。”作为队长,维护团结的任务显得责无旁贷,在巴尔达诺看来,“这些事情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影响到他的踢球,也扼杀了他的进球灵感。”每一个对职业足球管理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种言论并不是一种袒护。


如果说巴尔达诺当初奉劝劳尔“有所舍弃”因为后者出于对皇马的忠诚无法实现的话;那么,这一次,劳尔不能再错过重新定位人生走向的机会了。既然没有劳尔的西班牙完全可以打出很漂亮的攻势足球,那为何不乘此机会卸下一种责任把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光完全献给俱乐部?既然“双线作战”的过去四年是不成功的四年,那为何不在剩下的有限时间内重新尝试“单一作战”?既然卡佩罗比阿拉贡内斯更需要劳尔,那为何劳尔的感情不能专注于前者?


我们可以接受一个只在俱乐部或者只在国家队叱咤风云的劳尔,却不愿接受在既在俱乐部又在国家队同是碌碌无为的劳尔。所以伟大的皇马射手,当国家队不得以舍弃你的时候,也请你当机立断地忘记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