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儿女 烽烟儿女 十四 保卫麦收

梅戈 收藏 3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34/




时间一晃就到了收麦子的日子,各村的村民们全都做好了收麦子的准备,割麦子的镰刀都磨的飞快,许多人家怕镰刀使的时间使长了使钝了,全都预备出了富裕,几乎人人都是两、三把镰刀。负责抢割大闫村据点附近麦田的青壮年男女们,更有不少人带的是剪刀,准备直接把麦穗剪到口袋里,人们的热情是空前高涨。

天傍黑,许万喜和六十多名民兵在离大闫村据点四里多地的约定地点集了合,大家把所有的地雷和土炮都搬了来。

吃过干粮,许万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对张春壹道:“你带十五名民兵分三面监视住据点里的敌人,多挖几个掩体,如果时间富裕,就再挖上几条交通沟,尽量保护好自己,挖掩体时动作要尽量要轻,别让鬼子们发现喽!”

张春壹道:“明白!”带着十五名民兵绕了炮楼走了。

许万喜又看了看赵宗华道:“赵队长,俺看咱们这架设土炮的工事不能在一处,得挖两处,要尽量能让人隐蔽的更好,离吊桥近点没关系,关系要能隐蔽好!”

赵宗华道:“好!咱们就把这五门炮分别架开,只要对着吊桥能打到敌人俺看就行!”

许万喜点点头道:“俺现在带二十名民兵去吊桥边埋雷,你带着剩下的人先挖架炮的工事,等咱们全完了事再一起挖壕沟,记住,动作一定要轻,能不被敌人发现就不被敌人发现!”

赵宗华道:“没问题,俺们先用小铲挖,只闷头挖不出声,你们在吊桥前的人得多注意!”

许万喜轻轻笑了笑道:“好!大家都注意安全!把哨放好了!”

几名民兵队长都小声应了一句,许万喜带头带着二十名在这几天里埋雷训练最好的民兵背着地雷向大闫村的敌人据点走去。其余的民兵则抬着土炮、火药、铁砂子紧跟在他们后面。

眼看快到了大闫村鬼子的据点,许万喜望了望天空,这年的芒种正是农历初几的日子,夜空里没有月亮,给民兵们的行动带来了很大方便。模模糊糊看着据点里的炮楼快到眼前了,许万喜低声命令道:“注意,隐蔽,别出声!”

民兵们一个个地小声把命令传了下去。

悄悄地爬到敌人的据点前,许万喜抬头看了看敌人的炮楼,四层楼高的炮楼象一座塔似的竖立在平原上,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隔着壕沟,民兵们隐约能听到炮楼上敌人哨兵的咳嗽声,带钉的大皮鞋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响。

二十名参与埋雷的民兵全爬到了公路上,其中两个人负责监视炮楼上和据点里的动静,其余的人立刻动手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距离每隔两公尺埋一颗雷,地雷埋的是密密麻麻。

肖顺手里握着一把小铲,一点一点地挖着面前的土,他知道动作不能大,否则三、四十个人一起动起来,这声音加在一起还是要满大的,所以他把动作尽量放的轻,轻的几乎自己都感觉不到了,但因为这几天训练的太娴熟了,他还是很快把自己的两颗雷埋好了。

许万喜爬到吊桥边,摸看着吊桥落下来的地方,感觉那里实在有些硬,他便放弃了原先准备在那里埋雷的想法,但一想如果那里不埋雷,吊桥放下来就不好炸掉,他临时决定在那旁边各埋两颗雷,尽量靠地雷的威力破坏掉敌人的吊桥,让敌人轻易不能利用吊桥出来。想到这里,他把两名民兵轻手轻脚拉过来,小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民兵点点头,按照许万喜的指点挖起了埋雷的坑。

为了不使民兵们撤退时误触埋好的触发雷,许万喜事前告诉他们撤退时由在吊桥边埋雷的民兵先撤,所以民兵们埋好雷都没动,静静地守候在自己埋的地雷前。

许万喜小心地小声问了问民兵们,大家都说地雷埋好了,许万喜低声命令道:“撤!”民兵们由里及外地小心翼翼地爬了出去。一些拉火雷的拉火线也被民兵们小心地埋好,三十七颗地雷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埋在了敌人的据点前。

许万喜带着埋雷的民兵们撤回到赵宗华他们挖的工事前,赵宗华他们挖的工事也已经挖的没了膝盖,为了好隐蔽,这些工事牺牲了一部分视角,土堆的象犬牙一样,有高有低,许万喜匆匆看了看,感觉还不错,马上指挥着这二十名民兵在工事后面又向后挖了一条交通沟,这一切都没被敌人炮楼上的哨兵发现。

看着工事快挖好了,许万喜找到纪勇道:“纪队长,咱们这里差不多了,你现在去通知梁书记他们,可以过来割麦子了!”

“是!”纪勇应了一声,提枪向梁方启他们隐蔽的地方跑去。

等据点外的第一道工事挖好了,梁方启率领数百名青壮年男女静悄悄地到了炮楼底下,抢收小麦的战斗开始了。参加抢收的人没有一个出声,大家按照事先分好的小组,嘁哩咔啦地割着麦子,成熟的麦穗落进了庄稼人的口袋了。

周淑芬带着几十名妇女,就在离许万喜他们不远的一块地里割着小麦,许万喜他们则留下几个人监视炮楼里的动静,剩下的人又挖起了第二道防御工事。

几百人的行动大家再注意,这声音也大,许万喜他们挖的第二道环型工事才挖了三分之一,炮楼上的伪军哨兵听见了动静,他高声喊道:“底下是什么人?不回答开枪了!”说着就是一阵拉枪栓的声音。据点里平房围墙上的哨兵也吆喝了起来。

正在割麦的老乡们有些惊慌,怕敌人真开枪,周淑芬忙安慰着身边的妇女道:“大家别害怕,天这么黑,他们看不清,是在瞎咋唬!就是真开枪也轻易打不着人!”在人群中的村干部们也忙安慰着大家,老乡们稍稍乱了一下又开始割麦了。许万喜却怕敌人真出来,忙率领一部分民兵悄悄地快速进入了第一道工事,剩下的民兵们则继续挖着工事。

民兵们进入工事以后,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吊桥,五门土炮也分好了号瞄好了吊桥,信香在隐蔽处也点燃了。

许万喜带着民兵们刚进入工事,炮楼上的敌人哨兵听下面没回话,“啪”地对着麦地里有响声的地方就放了一枪,这一枪可巧就打中了一名割麦的老乡,虽然只是擦破点儿皮,却吓的这名老乡“哎呀”地叫了一声,这下炮楼上的敌人确定庄稼地里确实有人,忙向下喊道:“麦子地里有人,有八路!”据点里立刻就乱了起来。

许万喜一看敌人发觉了,忙让大家准备好,同时对肖顺道:“快,把敌人的电话线割了,别让他们把这里的情况向城里做了汇报!”

肖顺哎了一声,带着一名民兵向远处的电话线杆跑去。

另一边村干部们忙对受伤的老乡进行了包扎,所幸只是胳膊上擦破了一点皮,这名老乡小声骂道:“妈的!白面还没吃上,倒好悬让他们咬去一块肉!”

旁边的人们听了想笑又不敢笑,手里更快的割起了麦子。

据点里慌乱了一阵,很快打开了大门放下了吊桥,许万喜对民兵们命令道:“预备,听我命令再射击!”

二十几名伪军在几名鬼子的催逼下从大门里向吊桥上涌过来,许万喜为了晚暴露些也同时是为了节省地雷,对赵宗华等一、三、五号三名炮手命令道:“点炮!”

三名手持信香的炮手立刻把手里的信香向土炮上的导火索点去,随着导火索“哧哧哧”一阵响,三门土炮几乎同时轰地响起来。

这三门土炮虽然本身的威力并不是很大,又因为距离稍微有些远使威力又打了些折扣,但同时轰将过去这气势声响也是很吓人,冲在最前面的几名伪军还是被打死打伤了,死伤者吡哩噗噜掉下壕沟,剩下的没死没伤的是掉头就往回跑,收放吊桥用的缆绳也被打断了一根。

炮楼上的鬼子伪军们看外面打了起来,各种武器纷纷向着响炮的地方打过来,许万喜忙让操炮的民兵们躲了起来。

看敌人暂时退了回去,许万喜忙又顺着壕沟看了看准备作战的民兵们,尤其是那几名负责拉火雷的民兵,嘱咐他们一定要等到敌人集中在雷的附近时再拉火,民兵们全笑着道:“队长,你就看好吧!保证每颗雷都要他们小鬼子几条命!”

看民兵们这么有信心,许万喜心里更踏实了。

据点里的敌人一看外面阻击的这么厉害,直接就用炮轰,知道是上级说的八路抢收麦子开始了,忙一边再次组织出击一边给城里打电话请求增援,没想到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据点里的鬼子军官佐藤把手里的电话一摔,对着手下的日军曹长青木和治安军小队长龚三水大声命令道:“一定要冲出去,把土八路地消灭赶走,不能让他们把麦子抢走!”

青木和龚三水答应着跑到院子里,亲自组织鬼子和伪军们出击,佐藤则上了炮楼的最顶层。站在顶层上,佐藤向四下了望了一下,四下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佐藤只好拼命地命令道:“射击,射击!”炮楼上的机枪和步枪更加拼命地向四外盲无目的地射击起来。

许万喜望着敌人疯狂地射击,轻蔑地笑着道:“打吧!让你们打吧!看你们打完了还打什么,俺们就当你们是给俺们过年放炮仗!”

听着的民兵全笑了。

据点里的敌人整了整队,再次向据点外冲来。这次他们没有象上次那样一窝蜂似的涌出来,而是前后拉开了一点距离,小心翼翼地向外冲。但从门里冲出来以后,冲在最前面的两名的伪军上了吊桥后却犹犹豫豫地不敢向桥上走,龚三水站在门口挥舞着手枪骂道:“娘的,快冲,谁不向前冲就毙了谁!”说着,对着两名伪军的脚下“啪、啪”就开了两枪。

两名伪军没办法,只好猫着腰硬着头皮向吊桥外面走,许万喜看着他们,名利二号炮手道:“点火!开炮!”

早就等得手心直痒痒的二号炮手把手里的信香向导火索那里一送,导火索“哧哧”地飞快地燃起来。“轰”地一声巨响,一团铁砂子把两名伪军打成了筛子眼儿,随着这团火光,两名伪军摔进了壕沟里。

跟在这两名伪军后面的伪军们吓的就想往回跑。龚三水挥着手枪,几名日本兵也挺着刺刀,依旧逼着伪军们向外冲。伪军们没办法,只好端着枪继续向外冲。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