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七 1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室内搜捕项目的比赛规则是这样:以假想敌认输而作为警犬胜利的标准,在比赛过程中若警犬训导员喊停,则认定警犬失败,并以完成攻击时间做为成绩标准。

美国K9的一只比特犬刚刚叼着一只假想敌的军靴从赛场上昂首走下,它的成绩是1分43秒,暂时排在第一位,排在第二位的是西班牙代表队来自加利纳群岛、有“狂暴战士”之称的加利纳犬,第三位是俄罗斯的高加索犬。

那只比特犬在下场时候傲气十足地看了战歌一眼,走到它身边时还打了个响亮的响鼻,示威之意溢于言表。

战歌目不斜视,双目平视准备上场。

中国警犬代表队最后一个上场进行室内搜捕比赛。

两间开放式的仓库式房间内凌乱摆放着砖头、碎瓦和几根高大的柱子。

房间一角,战歌巍然而立。

一股霸气和杀气从它身上蔓延开来。

一名身材不高,却格外强壮的假象敌站在房间的一角,假想敌身穿防护服,头戴防护盔。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战歌身上,四个长臂摄像机在房间上空游走。一个外籍官员指着大屏幕说,“看,是那只额头上生着银毛的犬!”

“那是中国的犬王!”另一个官员接话道。

裁判员一声哨音,白歌下令,“扑!”

战歌像闪电般冲了出去,直扑假想敌。

穿着厚重防护服的假想敌身手也是不凡,一个侧步,躲开了战歌的这一击。接着,他蹿到另一个房间,绕着两根粗大的柱子跑了起来。

白歌知道,若单是直跑,假想敌再厉害也绝对不可能是战歌的对手。但如今是在一个如此狭窄的圈子里追逐,战歌的劣势就显现了出来。人类有两条腿。非常适合紧急停步,也非常适合紧急转向,所以这名假想敌在沿着曲线移动的过程中,比四只腿的战歌要轻松得多。战歌纵然有浑身的力气却也无法施展,眼看就要接近假想敌了,但对方只要转弯或扭动身子,战歌的攻击就扑了空。它马上还要回转身子继续追赶,这样一来时间就耽误了。

假想敌看到这招有效,又跑到两堆一人多高,由碎玻璃和碎瓦片堆积成的废墟后面,一道又高又密的环形铁丝网围在废墟外。假想敌对着战歌发出挑衅的声音,他故意伸出双手,口里大喊着“COME ON!”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K9大队的约翰.克林上校露出了轻松的微笑。K9大队的比特犬天生腿小身短,在这种环境下速度当然要比身材较大的昆明犬战歌占优势。

陈志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白正林依然面无表情。


战歌猛扑上去,却又扑了一个空。


这名经验丰富的假想敌非常得意,隔着废墟竟扭起了腰。

这一刻,战歌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白光,白光中跑出一只黑黄色的巨犬,那只犬的额头上也有一缕银色的毛发。它冷冷看了战歌一眼,长长的啸声包围着整个空间。

“你是中国警犬,你接受了我的勋章,你是我的儿子!”

“如果我们牺牲了,我们的魂将永远守护祖国的疆土!”

无数巨犬的影子出现在它的面前,战歌看到了笼罩一层白光的“风翼”在向它微笑,向它颦颦摆尾。

冥冥之中,战歌似乎听懂了那个啸声的含义。

只见战歌倒退了两步,昂头张开嘴巴,猛啸一声,声音响彻全场。这声音真响啊,尾音拖得长而又长,仿佛一条厚重而光滑的丝带将整个空旷的场地层层包裹起来,绕啊绕的,缠绕在每个生灵的心头上。

所有在休息区和准备区的警犬都伸直前腿,腆着胸脯,跟着战歌叫了起来,连那只得意洋洋的比特犬此刻也变得严肃起来,仰着脑袋情不自禁地高声附和,如同给战歌的啸声合音,形成一道巨大的声波,悠悠地撞击在训练中心的四壁之上,又一波波地反弹到每个人的耳膜中。

“天啊,天啊!它是神吗?”两个外国训导员制止不住自己的警犬,不停在自己胸前划着十字架,口中喃喃祷告。

假想敌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啸声震慑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成了一具空壳。

战歌忽然将嘴闭上,声音戛然而止,只见它纵身一跃,四肢扒住铁丝网,借助后腿的弹力做出一个前空翻,竟然跃进了那堆碎玻璃和碎瓦片堆积的废墟中,它颈圈上的五星红旗在灰突突的废墟中分外耀眼。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约翰.克林上校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四架摄像机在空中定住了,大屏幕上,只见战歌像疯了一样,在玻璃瓦砾之间连滚带爬,挣扎着向前冲去。屏幕上看不清楚它的四肢是如何发力的,只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动,两秒钟之内,战歌已经冲过了两座小山般的废墟,凌空高高跃起,像一片乌云压向假想敌。

“My God!”一位基督教的官员情不自禁地从主席台上站了起来,亲吻着胸前的十字架,“它变成了一只雄鹰!”

假想敌压根也没想到战歌会来这一招,他瞪大了双眼,不相信战歌像一只飞将军似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战歌的动作太快了,他来不及做任何动作,身体就已经被战歌扑翻在地。

就在这一刻,大屏幕上出现了斑斑血迹。

鲜血溅上了摄像机镜头。

“血?假想敌流血了!”一名裁判员忽然醒悟过来,立刻大喊,“救护队呢!”

四名穿着白大褂,戴着红十字帽的医护人员立刻冲进场地。

场内的裁判阻止了他们,“稍等一下,他还在反抗!”

被战歌按在地面上的假想敌露出了自己的矫健身手,他的左肩膀被战歌咬住,凭感觉,他知道防护衣已经快被咬透,一种求生的本能立刻促使他用右手从背后抽出一根橡胶棒,朝战歌的头部猛击下去。

坚硬的橡胶棒像雨点一样劈头盖脸地打在战歌的头上和脊梁上。战歌像感觉不到疼似的,也不躲避,反而把大部分身体贡献出去,任凭对方击打。

这下可心疼坏了白歌,他请求裁判结束比赛,裁判告诉他,现在结束就是宣布失败。

白歌看看室内挂着的五星红旗,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看台上的白正林微微皱起了眉头。

忽然,战歌放开了嘴巴,假想敌被惯性扯得向后一倒,后背重重摔在地面上,他刚要挣扎着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战歌又扑了上去,这一次,它的攻击部位是对方的脖子。

假想敌没想到战歌如此凶狠,他听见战歌的牙齿摩擦声,吓得声音都变了,大喊着“STOP!STOP!”扔掉橡胶棒,举起双手,不敢再动。

战歌见对方不再有反应,也松开了即将发力的嘴巴,向后撤了两步。

假想敌规矩地将双手放到头顶,向裁判表示认输。

裁判点头,宣布比赛成绩,“中国警犬队室内搜捕比赛成绩是1分25秒!”

全场沸腾了,所有人纷纷起立为中国警犬坚忍和勇敢的战斗精神所感动,掌声和叫好声汇聚成了一片欢腾的海洋。

那名假想敌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慢慢摘下面罩,白正林心里一惊,那不是海豹突击队的副队长乔.诺曼吗?

不只是白正林吃惊,现场的不少官员和队员都震惊了,这是真的吗?令人畏惧和崇敬的“海豹”副队长竟然倒在了中国警犬的爪下。

中国犬王打败了“海豹”副队长!这一消息像张了翅膀似的飞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陈志海紧紧搂住白正林的胳膊,“老白,这个单项第一可以回去向首长交代了。”

吴光辉激动得大喊“白歌万岁!‘战歌’万岁!”杜晓那神色暗淡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所有人都在欢呼的时候,战歌却还站在场内不动,一动不动。

救护队冲进场内,围住了扮演假想敌的乔.诺曼。

“血?”乔.诺曼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诧异地说,“中国警犬攻击的力量恰到好处,我没受伤啊”

“那你衣服上的血是哪来的?”

此时,白歌刚刚跑进了场地,冲向自己的爱犬。

突然,他猛地看到,战歌的身下已经积起了一大滩血,那滩血明晃晃的,像一面镜子,能照出人影来。

白歌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下意识张开双臂,扑向战歌。

战歌宛如一尊破碎的雕塑,在一片喝彩声中轰然倒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