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四章 间谍?间谍! 24 眼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0/


马丁在屋子里边郁闷。

于斌的话对他打击太大了。其实马丁也的确是知道这些个事情。

他一开始和吕燕在一起的时候也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不过,那时候还小么,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只是想了想也就得了,没考虑太多,认为时间还长着呢!以后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呢,想那么多有什么意义呢?--可是,现在是到时候了,马丁已经24了,明年25,就可以结婚了。必须考虑的时候到了。

“啊 ̄ ̄ ̄好烦啊!”

其实最烦的不是要思考,而是这件事情就不是一个人能够考虑清楚的事情啊!这个问题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吕燕啊!和一个军人结婚,牺牲最大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但是,团里现在这个情况,电话不能打,信也邮不出去了,想探探吕燕的口风都没机会!一个人想不明白,可还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是多么折磨人的一件事情啊!!

还有,就是那个胜玄月,和自己一直就是这么“暧昧不清”的--股里战士说的,马丁可一直没这么想过--可其实也对,虽然自己没有考虑太多,可是自己老和人家打打闹闹的,在别人眼里,也的确很不正常啊!站在外人的角度来看,两个人要是没有点个意思那才叫奇怪呢!

最恨人的,就是这个死丫头现在也不来了--她来得了吗?团里都忙成什么样子了啊--两个人没有什么意思,要解释清楚才好么,说不定胜玄月还能给自己出出主意不是吗?可是现在是想找谁都找不着!还真TM的没辙。

找于斌?我X!那小子烦还烦不够呢!要是当初没找他倒还好些!


“马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嗯?啊到!!”马丁一个激零,听出来了,是指导的声音。

推开门,看到指导夹着个本子站在走廊里。

“马丁,我去团里一下,你在家看着点。”指导向楼上看了看,“那两个助理我看现在成天也没个心思管这些事情了,就想着怎么能出去找找路子当股长呢。”

“是......”马丁答应着,突然想起来,“指导,你能去团里?”

“是啊,股长的事情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处理。我回来的时候陆队给我发了通行证。”然后指导又小声地对马丁说,“可别和那两个助理说啊!要他们知道了非得求我给他们找团长不可!我可不想找那个麻烦!!呵呵......”

看得出,指导现在的心情真的好多了。

马丁犹豫着,“嗯,嗯.......”了半天。

“怎么?你也有事?”指导到底是搞政工的,一看马丁的态度就知道有事儿。

“呃,指导,我想,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啊我是说如果能见到胜参谋的话,帮我给胜参谋带个话儿呗,说我找她有点儿事......”

“唉呀?行啊你!”指导乐了,“你们俩儿还真......”

“不是啦!指导!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行,不管我误没误会,话我给你传到,好不?”指导摸摸马丁的头,“挺快的啊小子!没看出来哦......那天开会我跟你说的话还真给落实了!行!哈哈......!!”

“指导!那个,你听我说!!!”

“去!说什么说!这些个事情我管不着!”指导皱着眉头笑着说(这表情和《还珠格格》里皇上那笑有点象)“继续努力,啊!我看这丫头不错,哈哈......!!”

“指导......”马丁苦着脸,完了,看来这个误会是没法儿解释清楚了!

--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是“误会”。^.^b

--以后,谁知道呢?呵呵。


马丁在股里又苦等了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指导也没回来,饭桌上两个助理都互相笑着,表面上还和以前一样,但心里互相都想着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这个午饭气氛很怪,三个人都不说话。唉,各怀心事啊!

下午3点多钟,指导乐呵呵地回来了。后边跟着许久不见的胜玄月。

还是一身空降兵迷彩,头发有点乱,上边还薄薄地浮着一些尘土,脸色有些微黄,看上去精神不是太好。不过眼睛,还是那么有神。

“啊,这个,马丁啊,胜参谋呢,给你找到了。本来她是说有一封信要给你,后来想想,说还是当面交给你的好,呵呵,这不,我给你带来了呗!”然后推门出去,还一回头,点点马丁,“哼!还说不是?!”

--看来指导是把那个信当情信了--当然,的确是情信,只是人不对。

马丁张大了嘴,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回头看看胜玄月,胜玄月也站着,看着马丁。

两个人都不说话。

“......你好象挺累,没休息好?”

胜玄月不说话。

“......”马丁觉得挺尴尬。

“那个,要不你先坐?我给你倒点水......”

胜玄月还是不说话,自己拉把椅子坐下。还是看着马丁。

“呃......”

马丁给胜玄月倒水,眼睛却还是瞅着她。结果水溢了出来,倒了马丁一手!

“啊!...唉呀!”马丁甩着自己的手,慌得手忙脚乱。

“......喝......水...”

沉默。

“胜玄月,你,你别这样,你也知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你跟他们说什么了?”胜玄月终于开口了。

“啊?”

“我问你跟你们股人都说什么啦?!”胜玄月的声音大了起来!

“我......我没说什么啊?”

“马丁,我跟你说,你要这样,我看不起你!”

“啊?不儿,我,我说什么了啊?我真什么也没说啊...”马丁的脸红起来了。

“敢说不敢认!”胜玄月猛地站了起来,推门就要往出走。马丁冲上去一把拉住!

“什么啊,你把话说明白啊?我糊涂着哪!?”

“马丁!你记着!这我说的!你是个懦夫!还是个卑鄙小人!!”胜玄月甩开马丁还要走!马丁又抓住了她。

“不!你听我解释!啊,不是这么回事!无论你听到了什么,那都不是真的!我真的什么也没有说过!我发誓!我绝对没和任何人说过咱们俩有什么事儿!那都是他们瞎说的!我一个字儿都没说过啊!!真的,你相信我啊!!”马丁的脸憋得通红,真的狠不得把自己心掏出来给人家看才好!

“你什么都没说,你们指导能说那话?”胜玄月一扬头,眼泪下来了。两条泪痕清晰地显现在脸上--脸上的灰尘还真的不少。

马丁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了!--其实这一点和很多男人也都一样--一下子慌了手脚!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他,我们指导都和你说什么了啊?那不是,你,你别放在心上啊......都是误会......”可是,马丁越劝胜玄月越哭,后来竟然就扒到马丁的胸口上,抓着马丁的衣服哭!

没想到这个女强人也有这么一面啊!这个汗啊!

“唉,你别哭,别,唉...我,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哭了啊,什么都是我的错,好不?只要你别哭,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哭了一会儿,胜玄月停住了,仰起脸瞅着马丁。眼泪还挂在脸上,晶莹剔透。

这是第一次一个吕燕以外的女生在自己面前哭!一副柔弱的样子,让人怜爱。

“真的!让我干什么都行!”

“你确定?”

“我确定!”

“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

马丁的心里一颤,这种对话好象经历过--就和吕燕与自己在一起时,哄吕燕的对话几乎一模一样!

一瞬间,吕燕的影子似乎和眼前的胜玄月重合到了一起......

“嗯。”胜玄月缓慢地推开马丁,一把抓过马丁的袖子就来给自己擦脸。

“唉?唉!你......!!”

胜玄月一抬眼,看着她那哭得通红的眼睛,马丁把后半截话又给咽下去了。

胜玄月就还是不客气地用马丁的袖子擦脸。

“那个,我是想说......”

“说什么?!!!!”还是擦脸。

“我...我衣服半个月没洗了......”

胜玄月象触电一样一下子把马丁的袖子给甩开了!后退一步,小手擦着鼻子,眼睛向上哀怨地瞅着马丁,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马丁愣住了。这个样子,真的,和吕燕一模一样。

“......为什么,说那些话?”胜玄月开口了。

“什么话啊?......我是真的没说啊!我要真说了什么对你不好的话那,那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啊!我真没说过!和别人一起的时候,我都从来没提到过你啊!!”

“那,你们指导为什么说,说什么‘我们家马丁挺好的,人也不错,好好处...’什么乱七八糟的...好象人家和你怎么样了似的!”

“唉那都是他们乱寻思的么!那天,那天......咱们俩儿...不是那样...了么,所以,所以就让他们,误会了呗......”

“......真的?你没说别的?”

“真没说!!你还叫我给你磕头你才能信啊?......!!”

“嗯......”说着,胜玄月矜矜小鼻子,皱了下眉头,“你这衣服都有味儿了...!”

马丁汗。不过,看胜玄月好象平静下来了,也放下了心。心情也好了一点儿。

“洗把脸吧,跟花脸猫似的了。”

“啊?是嘛?”胜玄月一惊,“镜子!有镜子吗?”

“水房有镜子,唉,还是不用照啦~~直接去洗脸吧!!”

“哦!”胜玄月一通小跑冲到水房,就听见“啊 ̄ ̄”的一声!

马丁乐了。女孩到底还是女孩啊......女军人也还是女人,本质是不会变滴。


“55555,也没个新意,连6都不会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