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情夫(完整版)[转]

clm4899 收藏 7 210
导读:兼职情夫(完整版)[转]

兼职情夫(完整版)


对英俊多金的公关公司经理穆克钧来说,女人们的投怀送抱他早习以为常,

和叶丞悠虽然是初次见面,但看对眼、聊得来就发生了一夜情,这也没什么,

可是一夜情之后,她竟把他当成牛郎,还要求包养他,就真的有点过分了!

他的工作明明再正当不过,她却坚持“公关”就是“牛郎”,实在很没常识欸!

更过分的是,她“包养”他的目的只是要气气劈腿的未婚夫?

哇哩咧~他什么时候这么没身价了?这种事他可不接受!

要是没逼她把他带回家,从情夫升格成老公,他穆克钧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


第一章


--------------------------------------------------------------------------------


凉爽的夏夜,过了八点,天色早已全黑。


一幢座落在台北市区内的私立医院,因为灯火通明而显得异常闪耀。


叶丞悠褪下了雪白的护士服,换上针织衫和短裙的她,看起来就跟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女孩没什么两样。


她是这间「仁泽医院」新进的护士,同时也是院长叶宽仁的独生女,下个月底即将过二十二岁生日。


身分特殊的她,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关系而目中无人、傲慢骄纵,相反地,她完全不要求任何特别待遇,乖乖地从一名新进护士做起。


除了亲切和善、认真敬业的态度之外,叶丞悠还有着甜美俏丽的脸蛋、窈窕玲珑的身材,内外兼具的她在医院里很受大家的喜爱与照顾,即使她自己不主动争取些什么,别人也忍不住要对她好一些。


今天是周末,本来轮到叶丞悠值夜班,但是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拜托同事小薰帮她代班,她才得以提早离开医院。


这件事情,只有她、小薰和护理长知道而已,至于她之所以要这样保密到家,全都是为了要给某个人惊喜。


走出医院后,她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在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嗓音时,她的眼角眉梢溢满了甜蜜。


「展鹏,生日快乐!」


「谢谢你,丞悠,周末晚上还得值班,真是辛苦你了。」


「工作嘛!没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只是你的生日我不能陪你一起过,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工作重要,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了。」


听见男朋友体贴的话,叶丞悠的嘴角忍不住扬起。


「那……你打算怎么过你的三十岁生日呀?」


「我之前不是就说过了吗?我今天没什么特别的计划,就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看DVD喽!」


「听起来好可怜喔!」


「不会啦!你的精神与我同在呀!」


叶丞悠笑了笑,问道:「你已经在看片子了吗?我好像听到你旁边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是啊!是演员在讲话,我刚忘了按暂停。好了,现在是你上班时间,还是专心一点工作吧!免得让人家有闲话可说,那就不好了。」


「我知道,那今天就委屈你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了,下次我再找机会好好地补偿你。」


「好,拜拜!」


结束通话后,叶丞悠扬起嘴角,心情愉快极了。


今天是她的男朋友涂展鹏的生日,他是外科主治医师,同样任职于她父亲的医院。交往将近半年的他们,感情在稳定中发展。


涂展鹏虽然没有俊美得令人眼睛一亮的外表,但也称得上五官端正、文质彬彬,病人对他医术的评价也很高。


交往这半年来,涂展鹏对她很尊重、很保护,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她始终维持着君子风度,两人之间除了牵手与拥抱之外,没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要知道,这年头的男人一和某个女人交往,通常都会迫不及待地想将她给拐上床去,像涂展鹏这样不急于追求肉欲的好男人,简直快绝种了吧!


一想到男友,叶丞悠的心情甜蜜极了,早在几个礼拜前,她就偷偷计划好了今天晚上要给他一个惊喜。


离开医院后,叶丞悠先绕路去买了一个精致可口的抹茶红豆蛋糕,随后便搭乘计程车来到涂展鹏的住处。


仰头望着七楼的窗户,果然看见灯是亮着的,然而当她刚扬起兴奋期待的微笑时,却发现窗口有两个人影晃动。


「咦?」叶丞悠疑惑地愣了愣。「是刚好有哪个朋友来访吗?」


多了个预期之外的「电灯泡」,让叶丞悠觉得有一点遗憾,但是她想给涂展鹏惊喜的心情却一点儿也没有减少。


她怀着愉快的心情上楼,正想伸手按门铃的时候,却发现门口摆着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


瞪着那双款式新颖的女鞋,叶丞悠整个人愣住了。


难道来陪涂展鹏过生日的朋友是个女的?她怎么不知道他有哪个交情不错的女性友人?


叶丞悠的思绪忽然一阵紊乱,心底更免不了升起一丝醋意。


她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没有伸手按门铃,而是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给涂展鹏,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


「丞悠?」涂展鹏的嗓音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怎么了?」


「我……我怕你一个人寂寞,所以想打电话陪你聊聊天。」


「放心吧!我一个人不会寂寞的,别忘了我租了片子来看啊!」


「可是自己一个人看片子好像很无聊耶!你……要不要找其他朋友陪你一起看呢?」她试探地问,想看他会不会自己招认些什么。


「不了,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吧!」


听见他的回答,叶丞悠的心一沉,某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但是……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真的打算自己一个人过吗?」


「那当然。」涂展鹏斩钉截铁地说:「我的生日只想要你陪,既然你必须上班,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好了,别想太多,快点认真工作吧!」


结束通话后,叶丞悠僵立在门外,胸口一阵揪疼。


她不懂,为什么涂展鹏要骗她?明明他的屋里就有其他女人,为什么他却刻意隐瞒她?


难道……


「劈腿」这残酷的两个字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狠狠地劈进叶丞悠的脑袋中,让她几乎招架不住!


「不……应该不会吧……」她惶惑地低喃。


会不会是她误会了他?会不会他和屋里的那个女人之间根本没什么,他之所以会刻意隐瞒,只是怕她误会、怕她胡思乱想,所以才干脆不提?


叶丞悠在心里不断地替涂展鹏找借口,但是心里却好不踏实。


怎么办?她该进去向他当面问个清楚吗?


正当犹豫不决之际,她的手机响了。


叶丞悠瞥了眼来电显示,「涂展鹏」三个字让她的精神一振,她猜想,应该是他终于决定要向她说清楚了吧!


她迅速按下通话键,急着想听他解释,可话筒那端却迟迟没有传来声音。


「喂?喂?展鹏?」


她轻喊了几声,却还是没有半点回应,困惑间,她隐约听到了细微的交谈声,这才意会到原来是涂展鹏不小心压到了回拨键。


叶丞悠抓紧了手机,屏气凝神地聆听话筒传来的细微声音,电话那头的对话内容令她顿时脸色苍白,一颗心宛如瞬间结了冰,而她手中那个六吋的精致蛋糕也仿佛突然变得千斤般沉重,几乎要提不起来了。


*** bbs.fmx.cn *** bbs.fmx.cn *** bbs.fmx.cn ***


蓝色调的灯光、慵懒的爵士乐,让「Deluxe Pub」成了一个带点神秘气氛,又能令人放松心情的地方。


穆克钧坐在Pub角落,独自一个人喝着马丁尼。高大挺拔的他,打从一进门就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结实壮硕的身躯、俊美不凡的脸孔,再加上那危险迷人的魅力,让他想不成为注目的焦点也难。


对于这些爱慕的眼光,穆克钧像是早已经习惯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唯一让他皱起眉头的,是他那个爽约的朋友。


本来他和朋友约好了在这里碰面,但是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超过半小时,看来他是被放鸽子了。


「那家伙!」他无奈地轻啐一声,猜想朋友大概半路遇见了某个辣妹,立刻重色轻友地忘了他们的约定,积极把妹去了。


对于被朋友爽约,穆克钧不是很在意,他自己一个人在Pub里喝酒,享受自在放松的一刻。


「哈啰!你自己一个人吗?」


听见一个娇嗲的声音传来,穆克钧转头一看,就见一个打扮性感艳丽的女人,主动在他旁边的位子坐下。


「你好,我叫Peggy。」


「Hi。」他勾起嘴角,回以一个微笑。


他那俊美迷人的笑容,令Peggy的心跳加速,她今晚是和另一个女性朋友约在这里喝酒谈心,但是一看到这个难得一见的无敌大帅哥,她便顾不得友谊,立刻上前来「钓」他。


这男人一身名牌,浑身又散发出一股尊贵优雅的气质,根据她的判断,他肯定是个超级有钱人,如果顺利钓上了他,她将来肯定好处不尽。


Peggy悄悄环顾四周,眼神透着一股胜利的优越感。


她看得出来,Pub里有许多女人对她嫉妒极了,这也让她知道自己必须「霸着」这男人不放,要是稍微离开一会儿,其他女人一定会立刻前仆后继地跑来搭讪这男人。


「我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你耶!你真是迷人。」Peggy大胆地称赞他。


「你也很迷人呀!」穆克钧笑了笑,说着客套的场面话。


「真的吗?」Peggy瞅着她,眼中流转着娇媚的波光。「啊,你的唇边有酒,我来帮你弄掉吧!」


语毕,她主动大胆地凑上前去,用自己的舌尖轻舔着他的嘴角。


这一招挑逗至极,她就不信这男人不上道!


穆克钧的嘴角似笑非笑地扬起,这女人的借口拙劣,摆明了想诱惑他,但他并不介意,甚至还大方地接受,主动吻住了她的唇。


虽然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动心的感觉,但是既然她如此积极,要是他拒绝了人家,岂不是太不给她面子了吗?


火热的吻持续了大约一分钟,Peggy被吻得意乱情迷,赖在他的怀里喘息。


穆克钧抬起头,正好看见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子走进Pub,她那「乖乖牌」的气质,跟这个地方一点也不搭调,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大概又是个情场失意的傻女人,跑来这里想要寻求发泄吧?」穆克钧摇头轻笑,这种女人他看多了。


「嗯?」


Peggy回过神,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看见那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她的心底立刻升起一丝敌意。


「嗳,当你怀里有个女人,眼里却盯着其他女人瞧,这是很不礼貌的耶!」Peggy娇嗔地抗议。


「抱歉。」穆克钧笑了笑。「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请你喝一杯酒吧!」


「这还差不多。」Peggy的红唇扬起一抹满意胜利的笑容,深信自己拥有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穆克钧有些漫不经心地和Peggy喝着酒,他的视线掠过酒杯的上缘,望向那个刚走进Pub的女人。


见她一派「豪气干云」的模样,一口气喝光了一整杯调酒,他讶异地挑起眉梢,眼底泛着不以为然的光芒。


果然是个傻女人!这种喝法,肯定要不了多久就醉倒的。


砰!叶丞悠将空了的玻璃杯重重地搁在桌上,对吧台的调酒师道:「先生,再给我一杯!」


「小姐,你喝得太快了,小心一下子就醉了。」


「醉就醉呀!你们开Pub的,难道还会怕客人喝太多?」


「呃……这……」


「废话少说,我不会不付钱的,快点再给我拿杯酒来!」心痛的感觉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让叶丞悠的情绪显得有些失控。


「好吧!」调酒师无奈地耸了耸肩,又调了杯酒给叶丞悠。


这一次,叶丞悠同样一口干了那杯酒,不习惯喝酒的她,被酒精呛得难受极了,但再难受也冲不去此刻她心里的苦涩。


刚才她浑浑噩噩地回到自己家里,但面对着空荡的房间,却实在太难堪、太讽刺了,于是她抓起皮包便匆匆出门,随便找了家Pub,打算让自己喝个烂醉。


她蹙紧了眉心,即使不断地告诉自己别再去想了,但是刚才无意中从行动电话里听见的对话却仍然如鬼魅一般,挥之不去——


「怎么?你的女朋友打电话来查勤?」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充满了醋意。


「管她的,反正今天晚上她值班,最多也只能打电话来而已,大不了我等会儿关机,她就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


「关机?你敢吗?小心她发现你劈腿,把你给甩了!」


「才不会呢!对于她,我是势在必得!」


「哼!好一个势在必得,你真是个不安好心的家伙!要是那位大小姐知道你追求她只是因为她是仁泽医院院长的独生女,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我不会让她知道事情的真相,至少结婚前不会。」


「你真是坏耶!」女人格格娇笑。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像你不就爱死我了?更何况,娶个老婆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何乐而不为?」


「哼!那你将来如果真的和她结婚,会不会就把我给甩了?」女人语气娇嗔地质问。


「傻瓜,当然不会,就算我结婚了,你也可以当我的情妇啊!等我继承了医院,当上了院长,你就可以一路跟着我吃香喝辣的,有什么不好?」


「好吧!」女人满意地呵呵笑道:「看在你爱我爱得要死的分上,我就勉强当你的情妇好了。」


「乖乖听话就对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这个情妇还不快点好好服侍我?快把衣服都给脱了!」


当电话的那一头隐约传来两人的喘气声,叶丞悠才再也忍受不了地关了机。


想像着涂展鹏和某个女人翻云覆雨的画面,她就觉得恶心到了极点。


亏她原本还以为涂展鹏是个难能可贵的好男人,能够安心地托付终身,想不到他竟是只披着羊皮的大野狼!


原来那家伙只是看上她的身分,一心寄望着将来可以继任为医院的院长。


太过分了!太可恶了!她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叶丞悠又「豪迈」地饮干了一杯调酒,而这回她才刚放下酒杯,一个低沉的声音就从身旁传来——


「小姐,你今天晚上好像喝了不少?真看不出你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酒量竟然这么好。」


叶丞悠转头睨了陌生男人一眼,扬起一抹自嘲的微笑。


「事实上,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


男人笑了笑,递了杯酒给她。「你好,我叫Alex,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喝一杯吧!」


「谢谢。」叶丞悠接受了他的好意。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烂男人呀?」Alex好奇地问。


「没错,而且是超级烂!」一想到涂展鹏的欺瞒与背叛,她就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酒。


一连喝了好几杯酒,让她觉得自己的喉咙和胃部像是着了火似的,但她的心情却依旧难受到了极点。


借酒浇愁愁更愁,果真是千古名言呀!叶丞悠不禁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干么傻得为了那个男人来买醉?


「不过,你就算在这里把自己给灌醉了,那个烂男人也不痛不痒的呀!你想不想替自己扳回一城?」


「当然想!」叶丞悠咬牙切齿地说。


「我来帮你吧!我保证可以让他也体会到遭受背叛的痛苦。」


「什么意思?」叶丞悠蹙起眉头,酒精的作用让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几乎没办法正常思考了。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


「呃?这……我想……不用吧……」


「别客气,我知道你心里充满了怨恨与不平,要是不报仇的话,你一定会气到得内伤的!」


Alex帮她付了酒钱后,搭住她的肩,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不,放开我!」


叶丞悠直觉地感到危险,她想要挣脱Alex的钳制,但是喝了酒的她,整个人几乎成了一摊软泥,脚步虚浮无力,几乎是被架着走的。


就在她的心直往下沉的时候,一个高大身影的挡住了他们的路。


「不好意思,请问你想要带我女朋友上哪去?」


穆克钧瞪着眼前的男人,冷冷地问道。


「女朋友?」Alex讶异地愣了愣。


「没错。」穆克钧瞥了叶丞悠一眼,就见她简直已经醉得乱七八糟了。


幸好他刚才多看了她几眼,这才发现了她的危险。想不到她竟然会理会前来搭讪的男人,真是个没有危机意识的傻瓜!


见死不救这种事情他可做不来,更何况他也受够了Peggy不断缠着他,想要套问他的身家背景,当下便甩掉了聒噪叨絮的Peggy,前来救美。


「她刚才说你是个超烂的男人,说她要甩了你,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Alex不太甘心地说。


「她在说气话,而且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穆克钧伸出长臂,硬是将叶丞悠从这家伙的手中抢了过来。


「你……哼!」


Alex虽然不甘心极了,但是穆克钧人高马大、肌肉结实,看来不是好惹的,而且倘若在Pub里引起骚动,说不定他还会惹上更大的麻烦。


「算了!便宜你这家伙了!」忿忿地扔下这句话后,Alex转身走开。


便宜他了?什么意思?穆克钧讶异地挑起眉梢。


他低头看着叶丞悠,只见她的双颊泛红、眼波迷离,整个人简直已经呈现半昏迷的酒醉状态。


「喂?小姐?小姐?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他喊了几声,但她却没办法给他任何回应,整个娇软的身子瘫在他的怀抱中,根本连自己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穆克钧忍不住摇头。「啧,明明酒量没那么好,却偏要喝这么多,现在尝到苦头了吧!」


这下该怎么办呢?


以她目前的状况,他不可能将她一个人留在Pub里,那只会让她碰上另一个心怀不轨的家伙。


眼前唯一的办法,也只能先带她离开这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