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圣帝国 正文 第一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5/


一会儿就听见一阵马蹄声向自己这边传来,"呵呵,功夫还不错嘛!"我睁眼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红甲的将领急速而来,满面悲色,手臂上一块醒目的白布,让我大吃一惊,脸色顿时苍白.


按我国的旧传统,白布的出现就意味着有一位王族逝世!而现在全国就只有老头子、母后、大哥、大姐和我五位是王族了,‘肯定是他们(她们)出什么大事了!!!!!‘我心想.


我还未等那将领来到面前,就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配戴白布!是谁逝世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呀!"


"……你抓疼我了!……"那将领受不了我一成的功力,脸色苍白地回答.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会配戴白布呢?!"我松开我的手,但我的眼神在那将领的眼里却有着‘你如果不老实说,那你就活不到明天!‘


在松开手的时候,周围的士兵才将心放下,刚才他们十分担心我会加害于他们的将军.


"请问阁下是……"我暗暗地称赞这位将领的尽忠尽职,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于是用更为冷漠的语气说:"我是什么人你现在不必知道!但是你可以放心我决不是敌人!……快说发生什么事了!!!……要有半点隐瞒……哼哼……那你就等着让家人拿安属金吧!!!"


"这……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我国太子殿下是作为子质一直在华和国学习,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而在三年前我国的大公主又无奈地做了华和国那好色的二王子的妃子.但由于那二王子一直对太子有着敌意,大公主自从到那后就一直受到非人待遇.开始时太子一直被瞒在鼓里,但是纸包不了火,太子在一年前察觉后就向华和国国王投诉……这件事后那二王子怀恨在心,虽然没有再对大公主动粗,但暗地里却买杀手要加害太子,但因为太子的护卫工作报告做得好一直没让他得逞.然而谁也没想到却在一个月前举行的一次比武大会上,那二王子买通大会裁判让杀手与太子比试.


在比武的当天殿下就被打至重伤,失去了子质的作用才遣返我国,由于伤势过重,终于在一天前伤重不治……"


说到这,那将领不禁泪流满面,周围的士兵也个泣不出声。


"啊!……"听到大哥的恶耗,我不禁想天一声大啸,也顾不上士兵们惊讶的眼光,让独角用最快的速度奔向王宫。


到王宫门前,只见那排着长长的队伍,全都是来送大哥最后一程的民众。我一直很敬佩的哥的亲和力,却还是想不到大哥的魅力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王宫的禁卫见我骑着一匹马(?)急速而来,纷纷拔出兵器,只要我有一点的不对头,就要将我……我也不理会他们,毕竟这是他们的职责,直向灵堂走去,不顾那众多会杀死人的眼光的注视,直扑向大哥的灵柩。


只见大哥那清秀俊美的脸,现在却苍白如雪,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日子,大哥的一言一笑都在我的脑海回映,我大哭一声双手猛地拍打着水晶棺叫道:" ……大哥……大……大哥……我回来了!……你快睁眼看看我吧……呜……大哥呀……我回迟了……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呀!大哥你那么好的人怎会早逝……为什么?……"


周围的民众受我的影响,也哀嚎起来,一时间灵堂乃至整个王宫一片哭声……


一个头戴王冠身穿王服的老者在侍卫的护卫下,来到了灵堂,我不由停下了声,大堂也安静了许多,只听见老者说:"寡人在这里代我儿多谢各位民众对他的爱戴,他人虽走了,一定也不希望有人为他而伤心难过;在这我再说一件事,经过这件事相信我国就要有战火了,两国开战难免会连累大家,寡人希望你们在国外有亲戚的就去投奔他们吧!……"


………………


大堂一阵沉默,过一会儿只见所有的士兵、侍卫全跪下发誓说:"陛下、殿下宏恩,属下难忘,如今国家有难,我等愿意誓死跟随陛下!"


有人开头就传开去,一时间只要是有点武力或懂得魔法的也纷纷发誓:"誓死追随陛下!"


我看着仿佛老了二十岁的老头子,我心中暗叫:"他才五十岁呀!便苍老成这样!"想必大哥的死对老头子也是很大的打击,刚要出声,就听见老头子激动地说:"谢谢!谢谢大家的信任!……唉!……我国太不幸了!三年前我的二儿子伊恩突然间胜生死不明,大儿子又遭不幸,而大女儿有在华和那‘暴君‘王子手中!天亡我族哇!……"


"死老头子!臭老头!都是由于你的懦弱,现在就也不会有这样的局面了!大哥也就不用死,大姐也不会活受罪,是你害了大姐的一生幸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错…………"


"你……你……"老头子愣住了,因为除了大哥和我之外就没有人这么叫他了.


侍卫们已怒不可言,二个侍卫拔出刀剑就扑向我而来,那样子像要把我活吞了,我直向老头子那走去,好不理会他们的动作,在别人眼里都认为我活得不耐烦了,因为国王的近卫怎么也是达到了上位武者的修为!


在大家一致认为我必死无疑的时候,只听见"定"一声,那二个侍卫就定住了,一动也不能动,四只眼快要翻出来的一般瞪着我.


一下子大堂就彻底的安静了,静得只听见心跳.


我走到还呆住的老头子身前,手指‘特‘的一声响(这是我以前对他的一贯动作了),才使得他回过神来.


却见他"啊"了一声,便把我扑住又笑又跳地说:"好小子,真是你!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这三年你到底去哪里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知不知道你母后为你就快要抓狂了!"他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头.


"哼哼,你还还意思说!真不知你是怎样做父亲的,虽然是三年不见,但怎么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儿子也认不出来吧!"


"嗯……陛下!这里是灵堂呢!"我们两父子还想聊下去,经这么一提醒才回神.只见老头子若无其事的拉着我的手对民众说:"国民们,这就是我那失踪三年的二儿子!现在我宣布太子之位由我这二儿子继承!"


在送完大哥最后一程后,老头子就拉着我回宫去见母后.


走到后宫,只见一妇女坐在玉椅上满脸悲色,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花白,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伤透了心.


于是我轻轻地走到她身旁坐下,母后还在深思中竟没有留意到我的来到,我不禁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老妈,我回来了!"


母后往旁边一看震了一下,愣了一下有马上将我拥在怀里,泣不成声.我任由母后拥我在怀,好舒服,好温暖哦!还是回到妈妈的身边的好.


看着母后那悲伤的样子,我安慰道:"妈,别哭!我想大哥现在一定很开心,因为他再不用为事而烦恼,他那么好的人,现在一顶不希望见到你这个样子!"


"大哥的仇我一定要他们以千万倍的代价来还!我一定要他们华和国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说着我的杀气不由的从我身上漫了出来,让母后打了冷颤,她更加紧的拥着我说:"不……不……我不想再失去你了!不……你再有什么意外,我还怎么活呀!"


"安心啦!我不会乱来的,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就让他们那些人再多活几年吧!"


"好好……这才是好样的!"老头子突然插入,被我和母后骂了一顿,然后我将自己这三年的锻造历程一一告诉了他们(当然省去了和创世神订立平等契约的那件事).一直聊到深夜,才各自回房休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