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戏说清朝十二帝

wweic 收藏 8 516
导读:[转载]戏说清朝十二帝

大家都知道,咱这里曾经发生过著名的历史事件,这里“水”不浅,我也略有耳闻。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既然过来玩,还是得自己亲自试试。于是,我先发了3篇帖子,全当是一种试探。结果,不探不知道,一探吓一跳。这里水确实不浅,虽然算不上“深不可测”,但用“深不见底”来形容还是不为过的。于是,我急忙抽身,缩回脚,穿上鞋,洗洗手,动动笔,觉得有必要先写一篇此连载的“使用说明书”——自序!


首先,先自报家门:我,荒塘狼;性别,博客;祖籍,天涯博客;现居,新浪博客。也许您会问,你怎么跑回老家天涯来了?说实话,我开的第一个博客是在天涯社区开的,后来由于个人原因,就没坚持博下来,于是放弃了,离开了天涯博客,这时是公元2005年6月22日。由于我每天必看新浪的新闻,后来的某一天,我又手开始痒了,又有想博客的冲动了。于是,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地安营扎寨,便在新浪开了新的博客。最近,我在Google检索我的博客时,突然发现,猛然想起来,我的第一个博客是在天涯开的,我开始怀念过去。于是,我又回来了,肯定不叫“叶落归根”,应该算“不忘本”吧,此时是公元2006年8月。


言归正传,继续写自序。


我想告诉读者的是,我的“戏说”里面的戏,不是简单的戏,是不简单的戏,是戏弄加调戏。此“戏”,往轻了说,叫“娱乐”,如果往严重了说,叫“恶搞”。如果您翻遍我的博客的话,您就会知道,我的散文式杂文文笔被博友们称为“剑走偏锋”。既然博友们“封”给了我这把尚方宝剑,那我也不好推辞,毕竟盛情难却,我只好笑纳,但总觉得是无功不受禄,心里发虚。于是,我就使劲在新浪的磨刀石上磨剑,磨阿磨阿磨……结果,偏,偏,偏……把剑给磨偏了,偏成了博客最搞境界——恶搞!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新浪,想对你说,我是院士!》这篇博文是“恶搞”的标志性建筑,《比尔盖茨对潘金莲情书的回信》这篇博文是“恶搞”的一座里程碑。至此,我已练就了一支恶搞的神来之笔。可是却迟迟找不到开练的人,寻不着恶搞的对象。你想阿,如果找周围认识的人“恶搞”,那叫乱搞关系,弄不好,往霉体一说,便叫“生活糜烂”+“腐化堕落”。这两个罪名,咱可担当不起,于是只好在古人,已作古的人,在古人里面找。于是,我开始扛着B超+X射线+CT,在网上寻寻觅觅,寻不到。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目标,我在新浪读书频道里发现了阎崇年老师写的《正说清朝十二帝》。我粗略的分析了一下,天涯煮酒里的朋友大概可以分成三类,那我就得针对不同的人写不同的“使用说明书”。对了,这叫,市场细分!


一、 痛恨清朝的朋友。


我想对这些朋友说:您不是痛恨清朝吗,而我是写清朝的,您可能会对我吐脏口水。那这样,您先别骂,您先仔细看看我是怎么帮您恶搞十二清帝的。我会把他们(恶)搞得嗷嗷大叫,连滚带爬,满地找牙。应该说,是会让您满意的,至于您是否解恨,那我就不清楚了,但愿吧。您痛恨他们,自己不搞,那我帮您搞,如果您还骂我,那我只能说,无话可说,用两个字来形容,无言!


二、 研究清史的朋友。


首先,我在这里先向您表示敬意,我得向您学习。不过,我要说明的是,我是工科出身,不是学中文的,更不是学历史的。因此,我不会,也不可能写历史。我写的连载里面没有历史,只有恶搞历史。可以这么说,我帖子里面有关历史的部分都是我引用而来,说不好听的,叫抄来的。我帖子当中的史实部分,一部分是引用自阎崇年的《正说清朝十二帝》,另一部分是我自己摆渡(Baidu)和股歌(Google)所搜集而来的资料。所以,准确的说,我不是写历史,更不是写正史。里面只有恶搞历史的那部分才是我的原创,如果您想在我的帖子里寻找历史,那您绝对会感到百分之百的失望,因为在您的眼里,我的恶搞历史,是那个叫瞎扯、扯淡,可能您还会说,荒塘狼纯粹放屁。这点,我现在就提前绝对承认,而且虚心接受。所以,我想说,如果您想对我的帖子吹毛求屁,那请您赶紧关闭Window窗口,免得浪费您的宝贵时间。说到这里,我估计您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如果您还非要坚持继续看下去,那我在表示“欢迎+尊重”的同时,得时时提醒您一句:请您保持一颗“恶搞”的心!


三、 喜欢清史的朋友。


首先,我提前向您说声:谢谢哦!说心里话,你们能阅读我的帖子,这是我莫大的荣幸,你们应该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因为,我估计,你们不会骂我。希望咱们能成为朋友,如果变成知己,那更好了。


所以,我在此很有必要提前先跟您说说我是怎么来写,准确的说,是现在初步设想将来怎么来写《戏说清朝十二帝》的。首先,请您记住,我走的是“恶搞”路线。也就是说,阎崇年老师的《正说清朝十二帝》是我书写的目录,或者说,它作为原型,给我提供一个线索,不足的部分,我自己从网上检索相关资料来作为补充。


我前面说过,我是工科出身,不是学中文的,更不是学历史的。因此,我不可能、也没时间去鉴别我所引用的史实文字是否确实与历史相符。我所引用的史实文字,我说过了,我是抄来的。所以,如果其中的史实部分错了,那不是我的错;如果其中的史实部分对了,那也不是我的功劳,我顶多算有点苦劳。我的这种网上抄历史资料的方式,应该算是一种“瞎蒙”,如果我蒙对了,您就当历史,如果我蒙错了,您就当恶搞,好吗?


下面谈谈我帖子的内容大概会是怎么写的。我既然不是写历史,理所当然,我不会按历史时间来写。我会抓住一个历史论题,或者一个历史人物,或者一个历史事件,以此为背景。然后,以我的“恶搞”路线为指导方针,融入大量的现代元素,以我特有的荒塘狼式的“幽默、诙谐、调侃”的(散文)文笔来码字。我是一个对历史外行的人,我是在业余的时间,以业余的方式,对历史进行业余的编撰、推理和思考。我写的东西,应该说能让您捧腹大笑的,弄不好,您的腮帮子都会笑歪了,得有点思想准备。我希望,我的帖子能给您烦躁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一点娱乐,一些笑声,一(丁)点历史,如果您还能品尝出一丁点哲理,那就是您自己的功劳了。


您已经走到了大门的门槛边了,是去?是留?悉听尊便!


本连载已经、将会在天涯社区的煮酒论史版和新浪论坛的大话春秋版保持同步更新。不过,论坛的帖子有个毛病,发完了就改不了了。而我写作的原则是追求尽善尽美,字斟句酌,因此,我写完了之后,还会不停的进行修改和完善,例如,有些您不注意的单词,或者您觉得是错别字的字,恰恰是我的点睛之笔!因此,如果您想更好的阅读,最好博客和论坛同时看,好有个比较。而且,对我博客里的博文,更应该来个温故而知新,多看几遍,重复看,相信每遍看后,您都会有所淡淡的收获。


最后,我给个建议,其实,我劝您,应该从文学——散文加小说的角度来读此连载,可能会更合适,更准确,毕竟,历史仅仅是副产品!


这里先附上我写作的原则:


以散文的笔调

写历史

但不是历史

更不是学术

仅是娱乐而已

幽默 诙谐 调侃


戏说清朝十二帝—努尔哈赤(1)


(文/荒塘狼)






努尔哈赤,曾经一度被误认为是外国人,不过他属于少数民族倒是事实——满族。




努尔哈赤,曾经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奠基了一座(清)帝国大厦,矗立了近300年之久。这家伙,不识字,更别说有文凭了,可却熟读《孙子兵法》,可能还看过《狼图腾》,堪称没有博士文凭的院士级教授博导军事家的典范。他打战非常了得,特别是在草原上,当他的铁骑在茵茵绿草上轻轻点踏,马蹄下的土地尽归其所有。




努尔哈赤,留下了许多历史谜团,这些一团团的迷,还是留给历史学家们去拆迷吧。咱们且看看他身后那些不是谜团的辉煌,究竟能给我们留下哪些思考,能带给我们什么感悟。




首先,努尔哈赤苦难出身,年少时的苦难才成就了他成年时的辉煌,辉辉烟不灭的清皇朝。




都说,老年丧子是悲剧,可幼年丧母也是够痛苦的,努尔哈赤全赶上了。努尔哈赤幼年丧母,继母那拉氏刻薄寡恩,自然对努尔哈赤不会太好,更不会给好颜色了,给的都是白色,白眼色。看来现代的婚姻悲剧,远古时代已有,为了孩子的幸福,最好别再婚。如果还没孩子,那赶紧再婚,再婚了之后,最好别轻易要孩子,好为了下下次再婚。




那时哪有什么计划生育,即使有,人家是少数民族,也是可以想生就生的,该出生时就出生,多多益善。孩子们还小时,尽享多子多福的天伦之乐,可当孩子长大了,特别是儿子娶媳妇了之后,那问题和麻烦可就来了。弄不好,多子多福会变成多子多灾,儿子们、媳妇们没拿棍子抡你,就算你的天伦之乐了。




看来,现代社会中的许多婚姻家庭问题,早已是亘古不变的历史命题了,中华民族用了5000年的时间一直都没解决好。这不,努尔哈赤家也不例外。他家也是人口不少,兄弟姊妹众多。当孩子们长大时,又加上家里有位继母,搅和在一起,家里自然不太平,兄弟们并不和睦,成天吵吵着哭闹着要分家。




继母,只是继承而来的母亲,自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父亲塔克世听信了继母挑唆,看来“怕老婆”的传统美德已经延续了近千年,把大部分家产都分给了努尔哈赤的弟弟妹妹,特别是继母所出者分得最多,而给他的产业极少,都不够维持生活,更别提小康了。努尔哈赤少年时代吃尽了苦,处于半流浪生活状态,幸好那时还没有“流浪汉”一词,便也就没有“收容所”这一机构。他很聪明,知道“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活人不会让尿憋死的,如果憋死了,那中国的历史就得改写了。




那时,山很绿,天很蓝,草原上朵朵白云飘。没污染,纯天然,到处都是绿色食品,那时的人们没有环保的概念,可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环保。于是,努尔哈赤就上刀山下平原,挖人参、采蘑菇、拣榛子、摘木耳、拾松子,然后将这些东西运到抚顺马市去卖,以此来维持生活。




我想,努尔哈赤的这段流浪生涯对其的成长,特别是对其性格的形成是非常关键的。他,不但开阔了眼界,认识了一大群浪友,有点类似现在的新浪博友,锻炼了他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交际能力,还有语言表达能力。他,还学会了谋生,知道了艰苦,学会了忍耐,懂得了坚毅,在谋生中学会了谋略,没上过大学的他在社会大学里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和国防建设硕士双学位。有了这些,努尔哈赤在清帝国大厦的奠基仪式上,那红绸一剪响声震耳,那挥锹一抛穿透历史!




因此,想对现在的年轻人说,吃点苦吧,受点罪吧,流下的汗,滴在地上,也许会长出辉煌。你现在流浪,你现在捡破烂,也许,上天会给你一个皇帝当当。






(但这些,对于努尔哈赤还不是最苦的,最苦的还在后头,请听下篇分解!)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