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风云 第十九章 为谁写 墨香满纸 第十九章 为谁写 墨香满纸

狂飚为我从天落 收藏 12 204
导读:南沙风云 第十九章 为谁写 墨香满纸 第十九章 为谁写 墨香满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7/


北京。中南海。

中央军委主席已经接到了南沙方面台湾终于被拖入战争的消息,南海的局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他需要整理一下思路,在涉及到台湾的事情上必须步步小心,也许,现在正是连消带打,开创一个崭新工作局面的时候了。

果然给刘秋松讲中:现在,太平岛已经成为了敌军的首要打击目标。这是一个可能撬动整个战局的杠杆支点,就象二战时期盟军坚守下的弹丸小岛马尔它!

一定要给邓明山打气,让他们顶住,直到把敌人的主力部队引出来!

祖宗保佑!马克思保佑!真主保佑!满天神佛保佑!

他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拿笔墨来!”

女服务员早有准备,马上飞奔而来,然后退开几步,垂手而立,好奇的看着主席同志笔走龙蛇,接连写了三张东西。

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

军委主席突然脸带微笑,满意的看着桌上的作品,然后仰起头来,深遂的目光仿佛是在默默的注视着历史的天空,若有所思。

他轻轻叹了口气,开始来回踱步,口中还在低低的吟哦着什么。

我倒想知道,台湾的小马能看懂这里面的奥妙吗?也许,老连老宋应该能够看得懂。


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

小马象往常一样,天未亮就出门跑步,雷打不动。接连熬了几个通宵,每天睡觉只有两三个小时,那双不知迷死多少家庭主妇的眼睛现在也成了免子眼,不过一路上仍然有不少少妇少女在向他挥手尖叫,不过,今天小马没心思向这些婆娘放电了,他要处理的事情多着呢。

跑步回来,小马坐车来到八德大厦的中央党部大楼,开始了又一天的紧张公务。

比起以前那座台北中心地带12层楼高的中央党部大楼,现在国民党的中枢神经所在地八德大厦要朴素多了,想当初,刚搬迁出原址那会,绿营一片幸灾乐祸,有个家伙甚至酸溜溜的吟起了他们最不拿手的中国古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们就盼着国民党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最好有朝一日,曾经富甲一方的国民党穷途末路揭不开锅,小马领着大队人马搬进马棚里去办公,那才有热闹瞧呢!小马不是喜欢跑步吗?干脆来个“秦琼卖马”,把那些代步的汽车铁马也给卖掉算了!广东人不是有句话叫马死下地走吗?

蓝营牙尖嘴利的当然大有人在,很快就有人反唇相讥:那栋12层党部大楼我们是不想再回来了,好马不吃回头草,要搬,至少也得把整个101大厦全部买下来,大陆有人说阔了之后买豆浆喝一碗倒一碗,我们没有那么糟踏东西,不过空出三分之一打打高尔夫球倒也不错。

小马顾不上理会这些闲言碎语,今天他要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柳唐山将军和其他忠勇将士们的身后事宜,他对那几个助手幕僚有点不满,出事以来到现在,连一幅看得上眼的挽联也拿不出来!这些年来也许都跟着绿营本土化的调门转,都快连老祖宗的字都不认识了。要知道,中国人隆重一点的葬礼上,如果没有这种东西,就象酒席上没有好一点的酒一样。

刚在桌子后面坐下来,就有人敲门:“主席,大陆那边发来了给柳将军的唁电,还有挽联和追悼诗。是以中共中央名义和全国政协的名义发来的。”

小马斜了身边一位助手一眼,接了过来。

看着看着,小马坐不住了,站了起来,绕着圈子踱起步来。

历史真是奇妙,有时候你拼命想躲开它,想重新定位,想重新包装,想以什么新台湾人新中间路线来左右讨好,两边不得罪,但偏偏有时候,一两个历史深处的片断就能提醒你:你继承的是一个百年老店,而这个老店一半的时间是在大陆那边开的,很多人物掌故都跟那边的山川河流脱不开关系。你也一样,别想轻易的就金蝉脱壳!就拿这两张东西来说吧,明明就和国军历史上两位姓戴的将军有关系,一个是国军精锐部队机械化第200师师长,在缅甸不幸以身殉国的戴安澜将军,还有一个更加特殊,他是死后才获追授中将军阶的军统头目戴笠戴雨农。真亏了对岸,一下子就做出了这两篇生花妙文。

当年国军精锐部队第200师在缅甸与日军王牌第55师团浴血奋战,几乎全歼敌铃木联队,沉重打击皇军的嚣张气焰,但最终由于指挥有误,部队损失惨重,连师长戴安澜也英勇殉国,当时的毛泽东主席亲笔为戴将军写下了一首五律诗《挽戴安澜将军》。

现在,柳唐山将军就是新时代的戴安澜将军。中央军委主席就是当时的毛泽东主席。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舰称现代化,勇闯龙虎穴。

浴血双子礁,驱敌待后人。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另一幅挽联是以政协的名义发来的,可能是民革哪位熟悉有关历史的老人想出来的吧,不然怎么可能连这些细微的历史细节也记得起来。不过,你看看,什么叫挽联,这就叫挽联。

“生为国家,死为民族。平生具忠义感,功在当代今已定。

誉满蓝营,谤满绿营。乱世为侠客行,利荫后人世皆知。

虽然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英语秘书,主修的也是法律之类的东西,但小马碰巧也知道,这首挽联就是从那位戴笠戴雨农中将(死后追授)的那首著名挽联脱胎出来的。当时,一代特务枭雄不幸飞机失事(后来查明是手下人在飞机上搞鬼暗杀,可怜了这位干了一辈子暗杀的大特务头子竟然阴沟翻船),事后先总统悲痛之极,授意下面一定要把后事办得风风光光,这倒好办,但偏偏挽联不好写,虽然戴局长在对日作战的情报工作表现卓越,但在其他方面可是不得人心,臭名昭著,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不愿厚着脸皮吹捧,这个时候大律师章士钊架不住有关人等的劝说,终于提起了笔,果然是大家风范,不卑不亢,不吹不捧,恰到好处,不仅军统内外一致叫好,连老蒋本人也不禁连连点头。

“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

誉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


小马的助手在一旁暗自汗颜:怎么人家那边就这么能人众多,信手拈来,就是一首跟你们渊源颇深的挽词,真是意味深长,一语双关!蓝营现在多的是操流利英语和美国佬周旋沟通的人才,让他们做即席滔滔不绝的英语演讲可能都难不住他们,不过说到吟诗颂对,微言大义,也许就完全是两码事了,这是语言大环境的事情,也难怪助手办事不力。当年国共重庆谈判,毛泽东一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雪》就让国民党阵营这边既不得不暗自佩服,又实在找不出一首能够与之抗衡的佳作来,还使得当时的老蒋大为光火,可见玩这种东西国民党一向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没想到今天仍然再次落了下风。具有讥剌意味的是,自己这边还不时在抨击他们的汉字简体化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神韵也给简化掉了,还有,前几年老连访问大陆的时候他们一位有名的文化官僚还把一个题词的字给读错了,闹了不少笑话。可现在呢,3比0,国民党不会在这场较量中交了白卷吧。


小马长叹一声,摇摇头。“以中常会名义,还有柳将军的家属名义回电表示感谢。”

部下答应一声,正要出去,突然间小马心念一动,“等等,让我想一下。”

助手不禁惊奇的看了小马一眼,这种场面上的客套还用得着想什么吗?

小马越想越不对劲。虽然这首挽词改得出神入化,但毕竟是脱胎于那位同样对共产党人犯下累累罪行的军统局戴局长的名下东西,就算现在共产党宽宏大量统战第一不再耿耿于怀,但也不至于就一定找不到其他的作品,非得指着戴某人带到阴间的遗物来应付。挽联这种东西说难其实根本就不难,你让他们那边一口气作出一百首同样水平的也难不倒那些个笔杆子,其中必有难以一言道破的深意!是什么呢?

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当年戴雨农凭什么东西玩遍天下?答案只有一个:他是名闻中外的特工头子,当然就是靠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暗杀、绑架等等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成就他的一番霸业,连先总统一时半会也离不开他,对了,就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只能这样来解读!

如果几年前国民党还有一个半个戴将军这样的人物,能物色人选无孔不入的潜伏到阿变的身边甚至卧室洗手间,能及时嗅出绿营那边正在搞小动作,什么“两颗子弹”“两只蝴蝶”,没准阿变就不容易这么变变变,变出川剧变脸来混上台了。可惜啊。当时老连老宋太大意了,竞选初期还夸下海口:就是躺着坐着也要赢至少一百万票,没想到最后真的就是躺下起不来了!他们太小看阿变了,这家伙临危不乱,咬牙支撑,竟然在最后一刻奇迹般的起死回生,靠的是什么?不是花样百出的文宣口号,眼花缭乱的两岸政纲,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这些台面上的东西,而是两颗神鬼莫测的子弹,是那些下三滥的手段!韦小宝说得太好了,什么撒石灰抓阴囊,只要能取胜,只要能当选,不管下流上流,赢了就是第一流!

阿变天生就是这样的人物,竞选就是他的生命。当年他出来选什么民意代表,别人撑死也就雇三五个竞选助手,阿变不一样,他身边为他效力的助手你猜有多少?24个人!压也把对手压扁了!更不用说他翻云覆雨、颠倒黑白的拿手本领了。连他老婆当年被一位绿营支持者的汽车撞伤,这次普普通通的交通意外也被阿变随手就记成了阴险的政治谋杀,每次竞选动不动就推着轮椅上的老婆出来搏同情票!相比之下,当年老连老宋竞选时当众下跪亲吻大地就显得太过做作了,哪有阿变炉火纯青的做秀本领高明,这可都是他当年玩剩下的东西!

不要说阿变,他手下那班人马有哪个是省油的灯?除了四大恶人,还有那些喽罗爪牙,男的是疯狗女的是泼妇!全世界谁看过有这样的女“立法委员”?竟然一把抢过对手的议案,然后塞进口里咬碎再吐掉,你如果递给这婆娘一块肉告诉她这是你老娘的肉如果吃了可以马上坐到“叶二娘”的交椅,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也给一口吞下去!

对手是这样,阿变是这样,小马呢?外面众口一词小马人“清流”“不沾锅”,跟什么黑金黑道完全不着边,这种东西放在一个大学教授或者政府部长身上当然是很难得的优点,但对一个率领几十万党员冲锋陷阵打江山的政党头面人物来说,也就到底很难说得清是好是坏了?你想跟人家一本正经的公平竞争,势均力敌的时候人家当然姿态比你还高,如果情况不妙,那就不一样了,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干的!站在明处的小马随时可能就被一阵冷枪冷箭打得都不知道是怎么落马的。就拿这次不幸阵亡的柳唐山将军来说吧,外面都在风传唐山兄手中掌握着邓明山托付给他的有关孙老三一些见不得人东西的证据,现在,柳将军已经死无对证,此事估计也就不了了之了。真奇怪,绿营中大部分人都是不赞成由柳唐山少将领兵出征的,绿营中怎么着也能派出一两个有点胆子的人出来执行这趟任务的,可孙老三却一反常态,极力支持柳唐山带这次队,表面理由是出征的都是他的嫡系人马。话是这么说,谁知道他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想来个借刀杀人,干干净净,一了百了!

也许是这几年蓝营方面吃这方面的亏实在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这种事情怎么还会有第三第四次,关键时刻一次就够了!对岸肯定冷眼旁观洞若观火,已经看出事情的要害所在,当然这种东西明着不好说,现在借着这个送挽联的机会巧妙的提醒一下小马:以后做人不要太老实了,老实并不一定“终久在”,太老实是要吃大亏的!尤其是在目前这种局势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时期,不仅正面战场上的对手明枪暗箭防不胜防,还得防着阿变关键时刻在后面抽掉梯子,让你跌个四脚朝天。现在可不单单是小马一家的事了,而是关系到对岸的千军万马,他们可不希望蓝营这个时候自乱阵脚!如果岛内再没有第二家能够制得住阿变,难保他不会趁着目前这种混乱局面混水摸鱼,铤而走险!

政治这种语言,有的时候真象是现在的热门词语:达芬奇密码,甚至干脆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说穿了就太没意思了!

小马咬着牙左思右想,双眉渐渐绞在了一起,一张原本十分英俊的脸顿时显得有些狰狞!

助手有点不知所措,小马怎么啦?难道中邪了!得开口让他把注意力集中过来!

还有一件事,关于阵亡将士的抚恤金,政府只准备出这么多。

小马终于回过神来,脸一沉!这个阿变,钱大把大把的搂,却对不幸殉国的忠勇将士出手如此寒酸,真是岂有此理。但家是人家在当的,有些话也不好说得太直接。

“看看我们还有多少能够周转的资金,挤一点出来。这种事情,只能多不能少,就算以后再卖田卖地,也要能够拿得出手。”

助手有点为难。现在这家百年老店家底全让那老家伙折腾得差不多了,而且人吃马嚼的样样要银子,不能说穷得叮当响,起码也是在勉强度日,连以前的喉舌《中央日报》断奶后都活不下去了。没有钞票哪来下次大选的选票!

小马有点不耐烦了。“我们再难也没有人家孤儿寡母的难。而且,你这次省下一块钱,将来募捐的时候人家本来想给十块钱,考虑半天可能最后就会只给五毛钱。懂不懂?去吧。”


小马今天简直就是心乱如麻,头都大了!历史这玩意算是和他彻底缠上了,这不,过了不到一会儿,对岸又给他发来了这个东西。

“千古奇男,台南一柳。同仇共忾,相见恨迟。”

不用再说什么民革熟悉历史的老人了,这一句连大陆的中学生都知道,那是当年皖南事变之后,周恩来为悼念不幸丧命的新四军将士和蒙冤的新四军军长叶挺而愤然写下的诗句,原文是: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虽说台南是绿营的大本营,但偏偏柳唐山将军也有几门亲戚都在台南那边,对岸真是无孔不入,随手拈来,犹如飞花摘叶,轻描淡写就是一轮攻心之旅,而且还不动声色,绝!

小马这次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电才好了!


还是柳唐山将军在檀香山认识的结发妻子的含泪提笔让国民党这边在这种微妙的较量中不至于完全处于下风。

果然是句句动人,闻之心碎。

这是两首苏轼的作品,其一是略加改动的《江城子》:

十日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军,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血满面,眼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读书。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双子礁。

其二就是完全一字不改的《水龙吟》,因为柳唐山当年曾经用过杨柳这个笔名在大学刊物上发表过几篇文章,因而才结识了如今的妻子,没想到,当年因杨花柳树而起,又在这首杨花词上而止。人生,难道就这样画上了一个句号了吗?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同样不幸殉国的刘诺行船长的遗孀也受到了触动和启发,投书报界表达心声。

她虽然没有柳夫人的文化水平高,但毕竟,她也同样痛失爱侣。再者,这首从她看《神雕侠侣》而知道的金代大诗人元好问的作品可以说普通读者更为熟悉,也更为凄婉动人。只是没有想到,别人身上发生的悲欢离合,有朝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记者们都在传说,许夫人由于伤心过度,曾经两度欲寻短见,经过紧急抢救和苦苦劝说,才放弃了这种念头。但许家亲友都不愿意证实这种传言。


国民党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包括请出老宋那边的笔杆子,终于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想出了这么一首东西,总算是勉强交了差。

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恻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还是人家老宋那边这种人才多一些,怪不得当年他敢拉起大旗另立山头,确实手下有一班人马,虽然最近气势已大不如前,但毕竟没有完全散架,为了挽回被老东家挖墙角的劣势,拼老命也要想出一首动人一些的东西。

老宋最近确实流年不利,也难怪他牢骚满腹,借机抒发一下感慨。


柳公心平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黄泉悠悠谁慰藉。母老国乱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蓝与绿,周旋久。

战痕已逝金甲透,数南沙,依然岛礁,几家占据。比似将军多奋勇,更不如今还有。只极南孤军困苦,廿载包胥承一诺,盼天降神兵终相救。置此联公安息

我亦飘零苦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试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潺愁。薄命长辞知已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金山吾湘楚,共此岛,冰霜摧折,早衰蒲柳。政治从今须少与,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蓝清民强.归日急翻行戊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小马皱起眉头,他实在在这方面并不拿手,只知道老宋在借题发挥,指桑骂槐,他把头转向一个助手。

助手拿起一本书,翻开来指给小马看,一字字的解释。

这是清代康熙年间顾贞观为了搭救自己的老友吴兆骞,把他从东北流放地弄回老家而求上当朝权贵明珠的儿子纳兰容若,为了感动这位人品和文品都不错的贵人而写的一首《金缕曲》,原文是: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比似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我亦飘零苦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试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潺愁。薄命长辞知已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词赋从今须少与留取心魂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戊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小马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老宋看来还不肯爽快交枪,还说什么但愿得蓝清“民”强,为什么不是“国”强?难道亲民党还想把大旗再打下去吗?还有,什么“政治如今须少与”?那干脆回家养老算了,还和自己争什么“泛蓝共主”的干什么?


看到老宋竟然敢班门弄斧,被国民党关了几十年、禁了一百多本书的李大师拍案而起,奶奶的,怎么没人想到要请老子出手?

他稍加考虑,就以一首马致远的《天净沙》以表心声:

孤军柳树昏君,

小人流言谁家.

古道秋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报纸编辑还特意在词的下方加上了李大师的注释:

古道指的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柳唐山将军南下的这条航线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瘦马当然指的就是那区区两艘二代舰,相对于兵强马壮的对手来说,这是名符其实的“瘦马”。当然,你如果理解成小马也是这样的瘦马,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在李大师看来,小马处理这件事情简直就是被绿营和阿变牵着鼻子走,完全没有自己的见解。柳唐山曾经和李大师就运输船队的护航兵力私下沟通过,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不管是成群结队的派出一支舰队,逼得辛格有所顾忌而不敢打,或者干脆就是只派运输船进入南沙,也不会酿成这样全军覆没,而且岛内绿营小人还在到处风言风语,流言蜚语的惨剧!

可惜经过蓝绿双方这样互相折衷中庸,最后出现的就是这种不三不四的武装运输船队,正中敌方下怀,也有了动手的借口和理由。这样看来,小马当然也应该打板子!

至于“昏君”?那个阿变还算是“君”吗?加上一个衣字旁变成穿裙子的女人还差不多!或者,改成一个“窘”字也很形象!当然,也可以改成一个“郡”字,就是阿变现在的影响力可以已经下降了和英国一个“郡”的地方长官差不多了。


当然仅仅一首小词还不足以显示出李大师深厚的诗词功底,人家已经在《大师有话说》中声明了,你们只看到了我姓李的其他优秀的一面,就忽略了我其实也是一位了不起的诗人,所以,我再给你们看一下我这方面的本事。

这是唐代李贺的一首《金铜仙人辞汉歌》的改编版:

台南台北秋风客,

晓闻马嘶终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

蓝营宫殿土花碧.

绿官喜功指千里,

南洋海风射眸子.

空将船舰出鹿门,

忆君清泪如海水.

衰兰送客南沙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军独出月荒凉,

宝岛已远人声小


为了让广大观众更好的明白领会李大师的微言大义,他还在凤凰电视台的专栏节目上详细的解读他的这首作品,耐心得似乎是在给小学生上课。

秋风客:本意是指悲秋之人,也点出本篇所发生的事情发生在秋天。原文为“茂陵刘郎秋风客”,茂陵刘郎指的是刘彻,他曾作过一首《秋风辞》。当然,在我李大师的笔下,意思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大家都知道,古代把穷途末路的倒霉蛋跑到别人有钱的老乡亲戚家时借钱叫做“打秋风”,在我老李看来,这次绿营黔驴技穷,不得已想靠蓝营的邓明山和柳唐山在南沙的这次运补来出一下风头,掩饰一下他们其实无计可施、无人可用的窘境,可以说,这是绿营的人在打蓝营的秋风。所以我说,这是“台南台北秋风客”。我前面写的那首“古道秋风瘦马”中的秋风也可以理解为这个意思。

晓闻马嘶终无迹。本来指的是我们早上送别柳将军的船队,码头上人声鼎沸,汽笛长鸣,就象古代时战马长嘶一样,当然,船队一离开就“无迹”了,回不来了,死掉了,所以说是“无迹”,这是我用的曲笔,大家理解就好了。不过,我还有一个更加深层的意思,就是指的国民党的小马的问题!所谓马嘶,就是我曾经和小马提到过,柳唐山将军关于应该争取多派出一些护航军舰以增大保险系数的问题,小马满口答应“好好好”,表示要向绿营,要向阿变全力争取,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没有下文,现在对这一点更是绝口不提,讳莫如深。所以我要说,这是“晓闻马嘶”,开始胸口拍得砰砰响,但最后终无迹了,没有回音了。

画栏桂树悬秋香蓝营宫殿土花碧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呢?在李贺的原文里,这里指的是汉宫荒废,三十六宫土花碧。皇帝老儿的三十六间宫殿都长满了苔藓,也就是十分之荒凉。桂树悬秋香这句写的还是秋季的情景。在我李大师笔下变成了蓝营宫殿土花碧,当然就是指国民党政权已经旁落好多年,盛况不再了,要看绿营脸色行事了。

绿官喜功指千里。原文是魏官牵车指千里,我这里改了一下,就变成了绿官,也就是绿营的高官,好大喜功,指着千里之外的南沙,说,你,给我去,让我出一下风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大家应该能够理解得到。

空将船舰出鹿门,原文是空将汉月出宫门。当然柳将军这次并没有经过鹿门,但在台湾海峡的位置上看,鹿门港曾经是台湾的一道门户,所以,这里指的就是柳将军的船队离开了台湾,空将船舰,就是徒然的出去,并没有达到原本的目的,所以叫“空将”。

“衰兰”一词也是点明了秋景,和下文不老的天衬托,所谓人事有代谢,草木有盛衰,而天却不老。天若有情天亦老,如果老天经常看到人间这种生离死别,兴亡盛衰的变化,如果它是有感情的,也会因为常常伤心而衰老。

大家看,我老李做诗,改诗的本领是不是很了不起?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明天,我们再来继续探讨一下,亲民党的老宋最近做的这首词里面究竟有什么毛病,有什么地方错了押韵,还有什么地方意思根本不就符合他目前的情况。我老李最拿手的就是解剖这方面的问题。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