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罪人

朱重八 收藏 17 181



人生就象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这是令人悲哀之事;而且人生还不如弈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可能悔棋.

----弗洛伊德

第一章 重生



世界是陌生的.当石林接触到这向往已久的世界时,他的全身莫名的紧束起来.这种紧束远远的超过了他想像中的紧张.在里面的时候,他曾设想过外面的世界千万遍,但没有一次是现在这样的情境.天是那样深邃,阳光是那样明媚,风是那样的和询,而他总感觉全身被一种东西严严实实裹紧,裹紧,裹紧……直到他的整个身体被死亡紧紧裹住,心脏不能跳动,呼吸瞬间停止.有那么一瞬,他真的就感觉自己没有了呼吸,世界没有呼吸,活生生的一切全部被蚕食.他站在那厚重的铁门前,身后那高大的建筑悄声无息伫在那儿,铁门关闭的时候意外的,无声无息的没有发出惊天的响声.他感谢送他出来的那个人,感谢他在他死亡的时候没有用那厚重的铁门来激活他.那厚重的铁门圈禁了他八年的青春和所有的生趣.八年的时间,他以为他早已被磨去所有的生命,以至于不再想着高墙外面的世界,因为他知道世界是无情的,上天是无情的,法律是无情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情的,且也是无道理可言的.可是,当他接到通知可以走出高墙的时候,他又清楚的看到自己这八年来潜藏他那近乎死亡的面庞后面的东西.其实,这八年来他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盼,他觉得.这一天终于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应该有的兴奋.而相反的是,一种液体,在不经意间告诉他,他的一切在这八年里已经死亡,已经被磨碎,烟消云散.


这是乡下的公路,这高大的建筑可以算得是乡下最壮丽的境观.公路一直延伸着,他知道那路的尽头有很多很多高大华丽的建筑,和浓烈的汽油味,那是他所在的城市所独有的味道.尽管相隔八年,他依然熟悉那味道,就像他依然肯定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不是他的乐土,易不是他八年后的归宿一样.他也知道,他无法再回去,就算现在先进的交通工具,也不能让他回到过去.他的心激动起来,有些疼痛,以至于行动的脚步一紧一慢.他不能平定自己的情绪,易不能平定自己的心,更不能平定自己脚步.公路两旁,不少行人三三两两的走着,不时有人回头张望着他和他身后的建筑.他知道,不用清楚的说明,他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有一个完整的定论,因为他来自那栋建筑里.他们的目光告诉他,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垃圾,被人们扫进那高高建筑,关上那厚重的铁门,在时光的缝里,一点一点的磨碎着他的身心.如今,他被彻底的磨碎,一小点一小点,一小片一小片,于是他又被那里面的人扫了出来.到此,他才觉得他是那么的恐慌,他心里突然明镜了.他知道,他已经不完整了,不完整的他还能属于这个陌生的世界吗?或许,在八年前,他是完美的,生存在这个完美的世界,阳光是青春,是活力.然而,在那熔炉里,他被锤炼了八年,他这被扫进围墙,圈起来的垃圾,就只能是名副其实的垃圾了.那么,试问一堆被这个世界清扫除去的垃圾,他还能怎样的在这个世界完整的生存着呢?而且,那围墙阻隔了他八年之久.这八年,他每天所看到的,是一张张痛苦的,扭曲的,可怕的,魔鬼一般的脸;他每天听到的,是一种来自地狱的,生死挣扎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他的心,他的身日日夜夜的让这些面庞,这些声音,浸蚀了全部的生命,留下的除了这颗还能跳动的心脏代表着生命,他已同行尸走肉般了.


行尸走肉!这个词,让他感到恐惧,这是走出那围墙后,最清晰的感觉.他仿佛又回到了那被锤炼的日子.他站在那里,忘记了时空,他的耳边又响起了那凄凉的声音.公路上,一些行驶的中巴车不约而同的停在他的身旁,车里的乘客全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他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的注视,和停下的车子,他依然一动不动.中巴车司机连同售票员不约而同的鄙视的扯了一下嘴角,抛下一个恶狠狠,冷冰冰的目光,奔驰而去.有一刻,他几乎就走上了一辆中巴车,然而就在他的脚刚踏上车子的时候,一车的乘客齐刷刷的把目光朝向他.他立即感到恐惧,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电流一般通遍全身,他立即就逃跑了.他冲到公路外,冲到一大片麦田中,他突然觉得自己手里紧紧握着的那张纸是那么的让他恐惧。他原本很兴奋可以得到它,里面的那些人都很羡慕他能够拥有他们作梦都不敢想的东西。那个时候,他真的就觉得他是幸运的。他是那么的激动,因为有了这张纸,就等于有了新生活的通行证。他甚至为自己骄傲过,得意过。可是,在他踏上那辆中巴车的接触到那一双双眼睛的时候,他猛然的感觉到他已经不属于这样的人群,他害怕这样的人群。他展开给他希望的纸,木木的望着他,他觉得他已经不认识这些字了,虽然在里面的时候,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它,直到最后都能背出里面的每一个标点为止。他无奈的冲着满天的云朵笑,十指轻轻的把纸张揉成一小团。纸团顺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滑下去,直到掉到田边的小水沟里。纸团被水浸着,一点一点往透里湿,也一点一点的展开来,那些能给石林希望的字,一点一点被浸湿,一点一点的变成墨汁,模糊了白纸。当石林二字最后被浸没的时候,他突然跳下水沟,急促的捞起那张纸,又一次把他紧握在手里。


终于回到了这座城市。石林没有选择交通工具,他避开可能接触的人群,一步一步的走回记忆里的城市。他没有将自己一下子投身到众多的呼吸中去,他觉得他应该一点一点吸取人的气息,才能够适应这个对来说曾经死亡的世界。可当他真的接触到这座城市的时候,他的心仍然感到了恐惧。他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嗅着强烈的汽油的味道,终于踏入了这座城市。


太阳路805号,那是石林的家。那是在这座代表着身份,代表着地位的街道。石林家就落在这条街的最顶端。在很早的时候,他就明白,他的家在这条街,在这座城市里处在最顶端,他每天都能从别人目光里读到羡慕的东西。当八年后,他第一次接触代表着家的街道的时候,他仍然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这种激动几乎激活了他所有已死的细胞,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重新的活过来了,因为他现在正走在家的路上。太阳路的街道变更比八年前更宽了,太阳路的建筑变得比八年前更高大宏伟了,太阳路的人群变得比八年前更密集了。他觉得他自己也在改变,随着太阳路的变化而改变。由于激动,由于被击活的生命,他脚下变得不那么沉重了,街道变得不那么长了,他已经很接近那个叫家的地方了。


“石榄,那不是你哥吗?他出来了?”


一个声音在说,一个红影儿已经闪到了他的身前,他看清了,这个红影儿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石榄。八年了,那个整天只会捉弄人的小姑娘长大了,变得亭亭玉立了。他心跳的节奏迅速加快,一双手在裤管上擦了又擦,一张嘴很用力的咽了几下,他想用吞咽的方式让自己紧张的心得到缓解。他知道,他应该说些什么。可不管他怎么努力的压制自己的紧张,他都无法发出自己想要发出的声音来。他再一次感到了自己无能。


“你回来做什么?”


石榄冷着脸,一脸的不屑,一脸的警惕的望着他。他的脸颊像被人打了耳光似乎的疼起来,而且很快的变得通红。他的心跳又一次加快,紧张的情绪又一次加深。他不知道怎样回答石榄的话,也不知道怎样的解释他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他第一次觉得,人长着的一张嘴,其实什么用处也没有。在八年前,这张嘴不能替自己说话,不能替自己辩驳;在八年后,这张嘴依然不能替自己说话。他努力的张了张嘴,他想说话,他想解释,他想说得明白些,可是他发不出声来。石榄冷冷的脸,警惕的,而且代着一些仇视的目光让他的全身发悚。他觉得,他又一次被这个世界清扫出去了。我出来了!我被释放出来了!我自由了!我是冤枉的!我没有犯罪!没有!没有!没有!!!!他张着嘴,心里一直发出一种声音,可他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嘴发出声响来。紧张,着急,恐惧 ……所有的感觉一下袭遍他的全身。


他怎么出来了?他不是死刑犯吗?他不是才被改无期吗?他不是强奸杀人犯吗?他怎么会出来的呢?…….围观的人一个两个的多了起来,石林和石榄被围在中间,无数双猜疑的眼睛都聚集在石林的身上,他们无所顾忌的猜测着,很顺口的发出一个个疑问。他没有听到他们的疑问,他张着嘴,眼睛一直望着石榄,他想喊出来,可是他发不出声来。人群开始有人用手指指向他的脸,一个个猜测的问题,变成了愤怒的责骂,和恶毒的咒骂。他全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处境,感觉不到那一张张由于愤怒而变得扭曲的脸。他的心里唯一的一个声音告诉他,他一定要跟石榄解释清楚,一定要说明白他是被冤枉的。可是,他觉得自己越努力,他的嘴就越发不出声音。他张着嘴,歇斯底里的呐喊着。有一股重力,很强烈的推动着他,他看到了那是石榄的双手。你走!石榄吼着,嘴张得很大,声音很清晰。他一直望着石榄的嘴,他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她能喊?为什么我不能?围观的人群开始随着石榄的动作而动作起来。有一个妇人走上前去,扬起圆润玉手,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印记。一个妇人又动了……一群人都动了……

他捂着被踢青的手臂,擦着嘴角的血液,他想问问他们为什么打他,为什么。可是他的嘴已经不属于他自己了,他不能让他发出声音来。他睁着眼,仿佛又回到了监狱里。那个时候,他刚进去,他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和别接触。有一天晚上,他睡着的时候,突然被一大群人叫醒,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绑着,一张张可怕的脸在他面前飘浮着,他感觉他自己进入了十八层地狱,正接近着各种各样让他恐惧的鬼影儿。那一张张可怕的脸,突然扯掉他下身的裤衩,把他的东西一下子扯出来,狞笑着。他的东西和我们一样嘛,还强奸哈哈……随着一声大笑,他感觉一阵巨烈的疼痛,立即晕了过去。醒来后,他才知道因为他是强奸犯,狱里的男人想知道他的东西和别人的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他们才把他送入了地狱。他的全身突然抖动起来,双手本能的捂住自己的下身,他又一次逃跑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