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变生日酒会(上)

江南疯子 收藏 5 39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变生日酒会(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伦敦十六号大街是被称为伦敦“上流街”,这里居住的大多是伦敦的高官显贵、社会知名人士。自从两年前皇盟党上台执政后,十六号大街的三十八号府邸就成了全伦敦只比皇宫和首相府稍次一点的最重要所在了,全伦敦甚至全英国政界、经济界等人士莫不以能在三十八号做客为莫大的荣幸与自豪。三十八号府邸就是Y国内务部长蒙利.法兰的府邸。

蒙利.法兰现年六十五岁,是皇盟党的三朝元老了,在三年前皇盟党的选举会上,如果不是他自己因为年龄大了点而放弃了那肯定就是现任皇盟党主席,两年前Y国的大选他就是现任的首相了。蒙利.法兰虽然只是Y国的内务部长,但因为现在的执政党是皇盟党,而他在皇盟党内的地位又举足轻重,所以Y国的很多重大事情的决策都得有他点头了才能得以通过。因上述种种原因,他的府邸成为全伦敦最受关注的府邸之一也就毫不奇怪了。

蒙利.法兰有一子一女,儿子奇库.法兰是伦敦市政府秘书长,女儿玛莉. 法兰是梦幻服装集团的董事长,传说她的丈夫库龙.考克是伦敦最大的黑帮“血狼王国”的头目,只是这点没有证实,库龙.考克的公开身份是考尔娱乐集团的董事长。

十六号大街的三十八号府邸占地面积有五亩左右,这在寸土存金的伦敦市区算少有的了。今天这里是车水马龙,地下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各辆豪华小车。现在是晚上六点了,但依然有不少车向这边驶来,没位置停只有跑到马路对面的公共停车场交点费用再停。

圣战、杜明、丁松三人是坐着圣战的加长豪华小车过来的,见没地方停车只好也把车也停在了公共停车场。

当三人走进近三十八号蒙利.法兰府邸的大门时,很多兴冲冲跑来准备提着各种礼物的人围在大门口因为没有邀请函而正和两个手持激光枪的门警在说情呢。

“今晚不是举办普通的酒会,难道是什么大型的庆祝一类的酒会吗?”丁松望着圣战问到。他是知道一些Y国人舞会、酒会类的规矩的:如果是普通的酒会、舞会什么的聚会,那受到主人邀请的大多是亲朋好友,直接过来就是了,根本不必拿什么礼物的。

“NO!NO!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圣战耸了耸肩。虽然奇怪怎么这些人怎么拿着礼物跑来了,但也顾不得想其他的,圣战这两天也没派人找玛莉.法兰拿邀请函,一见这阵势只得打了个电话给玛莉。

“亲爱的玛莉,你好啊,我是圣战。哦,哦,我在你家大门口呢,没邀请函进不去哦,我和杜明、刘先生三人想回去了。”

“哦,我的天哪!我今天一忙竟然把这事情给疏忽了。你们别回去,圣战。两分钟后我立即出来接你们!”

“算了,你先忙吧……”圣战话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朝杜明和丁松二人无奈地笑着耸了耸肩,“这个玛莉,总是急风急火的,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也只有她敢不听我把话说完而直接挂断电话。”

“哦,那说明她是你的克星嘛!不过也是你心甘情愿的,是不是?”丁松笑道。

“噢,噢,是的,是的。”圣战夸张地点了点头,随即道:“克星?什么克星?在我声上刻一颗星星?”

“哈哈,是不是这意思你回头查我们的字典去吧。”丁松大笑起来。

“噢,三位尊敬的先生,我的天哪,是我疏忽了,让你们久等了哦。” 玛莉.法兰急冲冲地从大门里跑了出来。

“亲爱的玛莉,没关系,我们也是才来不久。”圣战边说边和玛莉拥抱了一下,“没关系,只是今晚怎么来了这么多贵宾,你家的地下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而且你看,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拿着礼物想进你家去参加舞会呢?”

“呵呵,圣战,” 玛莉看一眼大门口众多手拿礼物衣冠楚楚的男女,低下声来接着道:“这些全是看着我父亲面子过来的,是些想依附权势的市烩。你不用礼他们。”

“亲爱的玛莉,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圣战边往门里走边问道。

“噢,今天是我父亲六十五岁的生日。快点,那些家伙向我们围上来了,估计是想我放他们进去。” 玛莉边说边快步走进了大门。

“噢,我的天哪!”圣战走到了门里又停了下来,瞪着玛莉问道:“玛莉,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还以为今天象平时一样是个普通的舞会呢。嗯,你先陪着杜明和刘先生进去找个地方坐下,等会来门口接我,我去去就来。”说着也不等玛莉回话掉头向外面走了出去。

“噢,噢,圣战,你别和那些人一样来这套!” 玛莉想拉住圣战可一把没拉住,只好看着他匆匆走出大门。杜明和丁松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丁松咬着牙点了点头,对玛莉说道:“玛莉,不好意思,我和杜明也不知道今天竟然是这样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嗯,这是我随身携带的小东西,就当我和杜明的贺礼吧。”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通体碧绿的玉制小烟斗递给了玛莉.法兰。

“谢谢你们!噢,我的天哪,太漂亮了!” 玛莉.法兰接过丁松的

小烟斗端详起来,爱不释手。

原来这是来Y国前王忠的主意。考虑到这次Y国之行肯定要接触一些上流人士,王忠就让龙组的人春节放假结束回基地时各自带来了一些玉制的小东西,以便笼络人心的。丁松看到这个小烟斗非常漂亮,就死磨硬缠地要了过来,一次还没用过呢。

蒙利.法兰的府邸与其说是居家的,倒不如说是集居家、办公、娱乐休闲于一体的综合性所在更好。丁松看了看,只见大院中不仅有三栋或尖顶或圆顶的五层楼房外,还有一个小草坪、一些小树木和一排平房。而路与路的隔离带全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草坪,而那三栋楼房,一个上面写着办公;一个写着居住;一个写着休闲;整个布局给人有点象公园的感觉。“你家真的很漂亮,既是别墅又象居家,更有点象公园了。在伦敦这个繁华的市区,竟让人体现到了大自然的风光。”丁松边走边笑着道。

“噢,刘先生,谢谢你的夸奖,希望你能喜欢这里。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哦,这不是我家,是我父母的家哦。” 玛莉.法兰笑道。

“哦,是的,是的。但也至少算你半个家吧,呵呵。玛莉,你今晚真漂亮哦,你自己家的环境我想肯定也很漂亮,否则就配不上漂亮的你了。”丁松决定今晚好好夸一下这女人。

“咯咯咯,刘,你太会夸奖人了,我想你会成为今晚所有女人眼中最欣赏而竞相攀谈的美男哦。”玛莉.法兰说到这,可能以为自己冷落了杜明,侧着头问道:“杜,你说是不是呢?”

“说的不错。小刘本就是个美男子了,人又热情、幽默,那更是美男子中的美男子了。”杜明答道。

杜明和丁松随着玛莉来到那栋休闲楼前,玛莉对门口一个礼仪小姐说道:“请把这两位先生带到小型待客室等候一下,我等会过来。”说着对杜明、丁松笑道:“我去看看圣战,他也该来了。虽然门口有电子监控设备,不一定要亲自去接,但我不去接的话等会他又得胡说八道一通了。咯咯。”

进了接待室后,丁松问杜明:“这女人看起来是个热情洋溢、平易近人的人哦。没有豪门贵族的那些高傲。你觉得这女人怎么样?”

“呵呵,你不会真的想施展美男计吧?现在还说不准,从她和我们接触的两次,表面看好象是你说的那样,但实际上谁知道是怎么样的呢。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可以继续接触。”杜明笑道。

“怎么如此慢呢?这个圣战,想买送礼物打个电话让人买了送过来不就成了么。”丁松看了看表埋怨着。

“呵呵,如果他那天对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今天他的想法可能和我们就差不多,以玛莉为桥梁达到改善与她父亲的关系,这对他这样一个在政界发展的人来说应该是必须的哦。”杜明慢慢地分析道。

“嗯,是这样的。呵呵,按道理玛莉.法兰的丈夫今晚应该出席今晚的酒会了。真想早点见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黑帮老大,呵呵,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伦敦的黑白两道同时着手。”望了望杜明。

“如果可能的话,那当然好了。”杜明想了想,补充道:“我们目前首先紧要的是从白道入手,和他们的上流人士结识。嗯,今天幸亏那个小烟斗你带在了身上,否则就难看了,呵呵。”说到这,杜明突然提高嗓门说道:“圣战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哦,今天的礼物估计会让主人高兴的。你以为呢?”

丁松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杜明,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但接着看杜明朝自己眨了一下眼睛,估计杜明感应到了什么,随即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了,爵士先生的眼光肯定比一般人要优秀多了。”

“我的朋友,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吗?谁优秀呢?”门外传来圣战的声音。

杜明颇觉意外地看了一眼窗外,朝丁松又眨了两下眼睛。丁松见杜明朝窗外看了一眼,不知道杜明刚才的一番举动是否表演给圣战看的,但他立即接着站了起来,“哦,圣战,你回来了。刚才我们正在讨论你这样一个优秀的人今晚要松礼物的话,肯定会让主人喜欢的。”

“咯咯,刘,我发觉你不仅会恭维女人,而且夸奖男人也不差啊。”随着圣战身后走进来的是换了一身衣服的玛莉.法兰。“我们快上去吧,酒会马上要开始了,在二楼大厅。”

一行四人步入二楼大厅时,因为是玛莉.法兰领着进来的,门口两个衣着光鲜的男人就没找大家拿什么邀请函了。

“啊,这里这么多人啊?幸好你这厅够大,否则很难容纳这许多人,起码有三百人吧。”丁松见到在轻音乐的伴奏下五颜六色的男女老少一个个满面笑容地或坐或站地在交谈着,不禁大发感慨。

“咯咯,这些人大多是父亲或我和奇库.法兰的的亲朋好友,全是伦敦知名人士哦。” 玛莉.法兰答道。“嗯,时间快到了,我父亲大概也要出来和大家见面了。” 玛莉的话音刚落,音乐声突然消失了,随即一个满头卷发的中年人身着黑色晚礼服走上了小舞台。“各位先生女士们,晚上好!酒会即将开始了,现在让我们请出今晚酒会的主人蒙利.法兰先生!”

一个身穿棕色西服,头发有点花白而精神奕奕的老人在一片掌声中走上了礼台。“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今天是本人的六十五岁生日,各位赏脸来参加我的生日酒会,我感到非常高兴。各位朋友都是各界精英,对我们Y国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大家知道,我们Y国目前正处在向上时期,要想重现昔日的风采,依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需要各位共同努力了!好了,今天的酒会希望大家能尽兴些。一个小时后,三楼将举办一个舞会,希望朋友们喜欢。现在让我们举起酒杯,干杯吧!让我们喝起来、跳起来、舞起来吧!”

“哗!” 蒙利.法兰在一阵掌声中结束了他简短的讲话。

“哦,玛莉,你父亲的气色很好,很有精神哦,说话也很有鼓动性。”丁松夸道。

“噢,我代表我父亲谢谢您,刘。” 玛莉.法兰顿了顿,接着道:“先让他和一帮老朋友聊一下,等会我把你们向我父亲引见一下,OK?”

“噢,谢谢,玛莉。能认识您父亲这样的人,是我们的荣幸啊!”丁松一本正经地答道,眼睛却注意到了杜明正装着好奇的样子四处看着。“啊?被今天这样的盛大酒会给勾起了好奇心?不会的啊,以杜明的心态,大概出现人咬狗的情况也不会好奇的啊。难道他感应到了什么?”

(本人新书<<龙腾疯战>>已经发表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17970


.请一直支持偶的读者朋友们去点击、推荐、收藏,疯子谢谢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