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十章 初遇佳人

江南疯子 收藏 11 38
导读:龙魂传说 正文 第十章 初遇佳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一轮圆月已高高地挂在了天上。河城市天星茶楼B6雅间。

“谢谢你,杜明。”一向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王忠,郑重地说。回想刚才的情形,确实惊险。要不是杜明及时伸手,恐怕自己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原来,杜明本想亲自试探刘环生的身手的,但王忠以为刘环生不可能也是修道人,天下哪有那么多修道人啊,顶多是个武林人物而已。而对武林人物,王忠心想凭自己国安部鹰队1号种子的身手,那还有对付不了的么。鹰队各成员以前都是从幼时就开始学武功的,更别说正式入选鹰队后,又都在执天下武林牛耳的少林寺练过三年。所以,王忠没让杜明出面,而是让杜明藏在一边观察,自己去单挑刘环生了。

“没什么,以后我们还要相处二十多天呢。”杜明说:“今天的情形如果你我角色互换,你也肯定会出手救我的。”

这句话换了哪个队友或朋友说,还不觉得什么。但杜明说了,心里一暖,王忠陡然觉得自己该重新看待杜明了。虽然才相处短短两天时间,但凭自己的阅历,王忠一直觉得杜明该是那种清高、孤傲、不喜欢世俗人情世故,更不会把凡俗之人当朋友看待的那种人。

“就刚才你和他交手的情况,你能判断刘环生是哪个门派的吗?”王忠问到。

“他运用的应该不是我们中华国的道法。和他交手时,从他运功散发出来的气息看,好象出自一个很邪恶的流派。你明天找人把他的背景资料彻底调查一遍,可能对我们有帮助。”杜明说:“哦,你先回宾馆吧,我等会再去刘环生的别墅,看看能否找到可以证明他来历的东西。”



伴着月色,杜明来到了“河城别苑”刘环生的二层小楼前。小楼一片漆黑,但这对杜明来说,毫无紧要的。在小楼后面的草坪上坐下,杜明运用起“心魂内视”。一楼进门处,是客厅,左边有两间房间一是洗手间,一是浴室;右边楼梯。二楼有五个房间,从左边排起,分别是洗手间、浴室、客房、书房、卧室。搜寻了两遍,没发现自己想找的东西,杜明只得作罢。

月色温柔。沿着人行道,慢慢地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月光温柔地撒在身上,杜明觉得心理从来没有过的轻柔,好象回到了师门那宁静的山中。

三岁时的一天,因一场足球赛大街上发生骚乱,自己被汹涌的人流挤落在一堆垃圾旁,从此和父母亲离散二十二年了。幸好师傅到那座城市拜访一个朋友,检回了自己。被师傅带上山到现在,从未离开过师门。虽然从十五岁开始学习现代生活知识,对社会的认识有了个初步轮廓,但下山后这几天的感悟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和山上清苦、寂寞的岁月比起来,这俗世虽然繁华热闹,但还是觉得这不是自己能习惯和喜欢的。在山上,师兄们年龄最小的都有98岁了,因此都象长辈一样地疼爱自己这个小师弟,好多事情由着自己性子来,几个师兄甚至为此挨了师傅不少骂。想到山中岁月的种种,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他妈的,给我打死这小子,看他以后还敢骑车乱撞!”“咚、咚、咚……”

往左边一看,原来十米左右距离的左前方一条路上,有好几十人在围着,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以杜明的性情,对这些俗事是不会好奇的,更不会去旁观的。但今天心情很轻松,而这声音破坏了心情正好的他,于是快步朝围观人群走去。走近一看,两个大汉正在拳打脚踢抱着头在地上蹲着的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学生,大汉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瘦男子。

“算了吧,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们也出了气了,别把孩子打坏了。”人群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劝说着。

“算了?你们看看我身边这车,这小子的自行车把我的车擦破了一大块漆,就这么算了?我三少的车可是原装奔驰9.0的。这一块漆重新喷上去,还要把车运出国送到厂家去才行呢。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大不了赔50万。”精瘦男子叫嚣着。

“这孩子别被打坏了,大哥,我们上去劝劝?”杜明身后的一个男人说道。

“劝?那可是城南片专门收保护费的马三少啊。连派出所还不敢惹他呢。这孩子真倒霉,谁的车不碰怎么碰了他的呢?三少可是个没事还惹事的主啊。”被叫作大哥的男人回道。

而那孩子,已经支持撑不住了,倒在地上翻滚着,血流满面的。杜明正准备上前制止,“快住手,不要打我弟弟了,车坏了我们赔。”一个女声边喊边扒开人群,跑到了孩子身边。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女孩向着三少他们“别打我弟弟了,车坏了要多少钱我们赔你。”

“你们赔?赔的起吗?拿一百万出来,今天这事就算了了。”三少狮子大张口。

“一百万?”女孩身体摇晃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是背向着自己,杜明看不清女孩的神色,但想来肯定很惊愕的。

“对,一百万!否则你弟弟别想过得了今晚。”

“你们也太猖狂了。以为自己还真的是个人物啊?”杜明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去。

“耶,哪儿来的小子,皮痒了吧?给我教训一下。”三少命令两个大汉。

两个大汉冲向杜明,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砰,砰”两声,两个大汉同时倒地。不待三少反应,杜明走到车边,朝着车顶一拳下去,“哄”的一声,车子象被几十吨的东西砸中似的,整个成了一堆废铁。

三分钟分钟,整整三分钟,周围没一点声音。围观众人一个个张大了嘴,以为自己在看科幻片呢。

“我叫杜明,住河城宾馆406房间,你们要想找我,这几天随时可以来。”杜明冷冷地望着三少。

“好,你小子有种别跑,明天下午我们不见不散。”三少狠狠地叫道,然后一转身,叫上两个大汉走了。

“谢谢你!”女孩扶起倒地的弟弟,向杜明谢道。

定睛一看,一丝困惑在杜明心头闪过:面前这清秀而散发着聪慧气息的女孩好象在哪儿见过一般,但自己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下山入尘世啊。“没什么,路见不平而已。你弟弟伤势严重吗?赶紧送医院看看吧。”

围观人群中已有好心人叫了出租车,女孩扶着弟弟匆匆坐进了车里。“你叫杜明,我记住了。谢谢你!”说罢,女孩向杜明展颜微笑了一下。

心里一楞,杜明彻底糊涂了:天哪,我真的好象在哪儿见过她的,但怎么就想不起来呢。摇摇头,杜明往宾馆方向走去。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