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快要上高速了,只见高速入口左边二十米的一公路上围了几十人人。围观人群的边上还有一辆本田轿车,两辆大客和几辆摩托车。

“又一起交通事故”松子嘟哝着,上了高速。

“不好了,打死警察了。”忽听到有人喊。

“嘎”的一声刹车,忠哥和松子一楞,抬眼望去,只见两个身高一八左右,一瘦一胖,穿黑色夹克,戴墨镜的男人分开围观人群,快步向附近的两辆摩托车走去。

“砰”的一声下车,忠哥和松子跳下高速,向两个戴墨镜男人飞快跑去。

“你去救警察,我来对付这两小子。”忠哥边跑边对松子喊。

正准备启动摩托车离去的两个男人听到忠哥的喊声,见忠哥和松子向他们跑来,瘦男人启动摩托车,掉转车头,猛然向忠哥飞来,而胖男人也骑车向松子飞来。眼看还有一米的距离就要撞上忠哥了,“腾”地一下,双脚离地,忠哥跃起两米高的距离,向瘦男人身后落去。好象排练好了的杂技演出一样,松子的动作和忠哥完全一样。

“这两小子交给我,你快送警察去医院。”忠哥跃起时还不忘向松子交代道。

“嘎……”刺耳的急刹车。忠哥掉转头去,只见一瘦一胖两男人在自己身后三米左右的地方刹了车,掉转车头,两男人互望一眼,“你们两个别动”,极快地伸手如怀,一人一把枪对准了忠哥和背向他们准备去救人的松子。

“小子,不要多管闲事,我们不想在这里杀人。那个警察还没死。”瘦男人向忠哥说道。

“你以为两把玩具枪就能吓倒我?我玩枪的时候你们还在上学呢。”忠哥边说边慢慢地向前走去。

“砰”的一声,离忠哥脚一米的地方飞起尘土。

“再往前走我就用这玩具枪送你回老家。”瘦男人冷冷地说。

“糟了,因为是来接人,枪没带来。”忠哥停下脚步,思付道。

“你,两手抱头,向后转,向你的同伴走过去”瘦男人说。

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忠哥想道。慢慢地双手抱于脑后,正准备转身。

“两把枪就能猖狂如此吗?”一个极冷的声音从高速公路忠哥停车的方向传来。话音刚落,两道白光闪过,“铛”的一声,两把枪同时掉到地上,胖瘦两个男人惨叫一声,捂着手腕。淩空飞起两脚,忠哥把两个男人踢飞五米,向高速公路上望去,只见自己车里驾驶位上坐了一个25岁上下,一米七五左右的青年男人,短发、浓眉、面色冷峻。

见忠哥向自己望来,青年男人挥了挥手,“把两个家伙绑起来,打110让他们来处理,我们快走吧。”

“我们要接的人肯定是这冷面小子”松子嘟哝着,向还在惨叫的两个男人走去。

“啊?……”松子大叫一声,正在打电话给110的忠哥向松子望去,只见松子吃惊地看着一胖一瘦两个男人的手腕。两个男人的手腕上竟然插着两张扑克牌!

“啊!”忠哥的震惊毫不下于松子。这只能说是武侠小说中的功夫了。虽然鹰队的人每个都会气功,飞镖、飞刀之类的也是常用“工具”,但这两张扑克牌是在二十多米的距离飞过来的,这,这只能是武侠小说中的“飞花摘叶”功夫了!

速度还是很快的,已听到了110一路鸣叫着警笛赶了过来。

让边上的那辆本田轿车送昏迷过去的警察去医院,把两个男人捆绑了个结实交给了领头的警察。

“没时间陪你去录口供了,具体情况问周围的群众,我俩是国家安全部的,正好路过这里。”忠哥没把鹰队的证件拿出来,只把国安部的证件给领头的警察看了,就和松子向猎豹09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