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不相信眼泪

【来源:青年文摘】


我有多久没掉过眼泪了?细想起来,好像颇为久远了。不是坚强,更不是伪装,我总以为,不快乐大不了不笑好了,为什么大动干戈非要哭?


还是初恋男友出国留学时的事。当时我想,这个家伙肯定一头扎进美利坚就不回头了(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的判断力)。


想到此生再无缘相见,话别就成了一心一意的号啕大哭。他大窘,掏尽了身上的纸巾还去借了别人的。


想来好笑,那份情绪是被夸张了的。考研渺茫,工作没有着落,托福成绩眼看过期,GRE的分数又不理想,而且刚被邻居讹诈了一批珍藏多年的邮票,如今男友又即将远去,掉些眼泪也算正常吧。哭过就好多了,感觉像洗了个澡,神清气爽。


然后就结婚。婚后的日子平静如死水,找不到一件值得流泪的事情。然后就离婚,忙碌而焦躁,伤心却不掉泪。然后就很忙很忙,为了生计奔波劳作,日子简单而充实。在生命的间歇里只恨找不到与自己分享快乐的人,哪里还有时间哭泣?


那些可以淋漓痛哭的日子,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我早已忘记柔情似水、媚眼如丝、梨花一枝春带雨的那个角色该如何扮演了。


曾经被一位男士邀请同看夜场《午夜凶铃》。此君的如意算盘是看到要害之处,待我吓得花容失色浑身发抖,趁机拥我入怀,最好是吓哭,好替我抹去(或吻去?)泪水。不想我从头到尾不为所动,看恐怖片如看公务报告。这件事的后果是,此后再没有人邀我看夜场电影。


也是这家伙不谙情调。想要赚取我的眼泪,还不如来一段《蓝色生死恋》般的告白,或者直接痛说革命家史更有效。可气!


现如今,寻不到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汉子,自然也鲜见“昔日横波目,今成流泪泉”的小女子。相信爱情,却不相信男人;相信婚姻,却不想要婚姻。在曾经沧海之后,不再相信哪块云彩有雨。伏在爱人并不宽阔的胸膛,为针尖大点的感动而哭泣已经是奢侈的事情。


当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我也不相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