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二十四章、噩耗(一)

dontbb 收藏 0 33
导读: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二十四章、噩耗(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太子何头鹿阵亡,中华帝国征西军一下子变成群龙无首了,新疆地区已被征服的30多个部落或民族本来大多无信义。朝降暮叛,反复无常。除几个与中华帝国友善的原始部落和松散部落联盟外。此时趁机纷纷反叛逃亡。甚至攻击分散或落单的征西军将士,让雷鸣和蒋兴权等师长们焦头烂额。好在中华帝国军队毕竟训练有素。其装备和超强的战斗力比反叛者高出5倍到10倍。各师师长们迅速收拢部队后,反叛者也不敢虎口拨牙了。但整个新疆地区大部分地区陷入无政府状态。


太子师副师长贺斌少将收拢部队后,火速向伊犁太子师第一团韩一刀部靠拢。


不少被征服的部落或民族此时趁机纷纷反叛逃亡。但闯祸的瓦刺国人没有反叛或逃亡。不是瓦刺人不想逃。因为有胆反叛的早以随阿拉布坦去了,剩下的瓦刺人中成年男人在太子何头鹿阵亡后,第亠时间全被第一团抓了起来。其中就有倒霉的瓦刺国亡国之君噶尔丹,面对强大气势汹汹的复仇者,瓦刺人不敢反抗纷纷束手就擒。希望用顺从换取复仇者的宽恕。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一场灭顶之灾马上就要降临在他们头上,第一团将士准备将近二万瓦刺人赶入流沙沼泽之地,替太子何头鹿报仇。


其实也怪不得第一团将士对瓦刺人恨之入骨。第一团团长韩一刀、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等人都是太子老部下,除韩一刀外,第一团官兵大都来至夜郎过。况且太子何头鹿一向待手下不薄,特别是王牌太子师。他不但是他们的统帅、太子、师长、更是他们的国夫,太子何头鹿阵亡让他们如何向女王交待,回国后有何颜面见父老乡亲。


贺斌带领二团和三团赶伊犁,伊犁城内外戒备森严,广场上更是人山人海,第一团将士正命瓦刺人自己五十人一组用绳索栓成一串串。


此时这里透着一片透着浓烈的杀气。


见顶头上司驾到,第一团团长韩一刀、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等人连忙迎过来。双方见礼后,贺斌开口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韩一刀恐让瓦刺人听到会引起反抗,忙悄悄地向贺斌说了自己这些人的真实动机。贺斌闻言大吃一惊。这是一场可怕的大屠杀。这在中华帝国历史上还是首例。可见战友们对瓦刺人恨之入骨。


其实在太子师贺斌比任何人都更恨瓦刺人,他虽然只是个太子师副师长,但实权比任何一个普通骑兵或步师长都大,因为太子师一个营可以打败一个普通骑兵或步师长。而且贺斌深受当今皇上和太子这未来天子的信任宠爱。可谓:前途一遍光明。现在太子这颗大树一倒,未来太子是谁?对原太子的红人会怎么样?一切都变得难以预测。


但贺斌毕竟不是鲁莽之辈,一下子要弄死近二万手无寸铁已“臣服”的人,让他迟疑不决。当今皇上襟怀开放,连朝鲜,甚至倭人都能留下。何况当今皇上还不止一次对他和几个心腹讲过;新疆人虽有少数的部落或民族反复无常,但从古到今都与中华帝国同是亠个大家庭中一员。比朝鲜和倭人亲。一旦弄错了,他这个太子师副师长恐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见贺斌犹豫不决,第一团团长韩一刀悄悄地捅了亠下贺斌。贺斌抬头一看;知情的第一团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等人齐刷刷望着自己。


贺斌心里明白,韩一刀他们看着自己,是让自己这个最高指挥官下一个决断。


他大小上百战,什么风险未见过,但让他下令屠杀近二万手无寸铁已“臣服”的人,他还是犹豫再三。毕竟自己能混到今天的地位不容易。


贺斌冷静地想了想对韩一刀他们道;“此事非同小可,本座不敢独断,此地人多嘴杂。团级以上的弟兄们随我去商议一下。” 贺斌亠行来到戒备森严第一团团部,贺斌讲了自己的顾虑和想法。此时第一团团长韩一刀、副团长马起 、参谋长古岱等人也慢慢冷静下来。见副师长言之有理,一致通过贺斌的决定;将此事上奏当今皇上,请圣上裁决。特别是韩一刀暗中庆幸;贺斌来得及时,如果以成事实,作为一团之长。自己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中华帝国征西军所以势如破竹,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新疆地区,不怒自威的何峰脸上也绽出了笑容,他下旨;嘉奖征西军全体将土。


何峰兴奋地走到日本军用地图前,拿起那只心爱的象牙边放大镜,边看地图边喃喃自语:“新疆!新疆归我啦。……”


就在这时,皇家女机要员跑步进入李向阳办公室。手里扬着一份电报(太子师与皇家各有一台日式手摇电台,机要员是原少年自卫队女兵。)女机要员脸上显出非常慌张的神色:“报告李统领,太子师急电!”


李向阳一把接过电报,迅速展阅,当目光触到“太子何头鹿阵亡”那七个字时,他愣怔住了,如同木雕泥塑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向阳拿着贺斌的电报,他没敢直接去见当今皇上,而是先找刚从草原归来的苔撒儿贵妃。苔撒儿贵妃听说太子何头鹿牺牲了,一时惊怔得目瞪口呆,两腿一软,瘫坐在水泥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李向阳才将苔撒儿贵妃扶起来,擦干眼泪一起走进当今皇上居住的一号楼。


一号楼是何峰亲自设计的在工作稍微缓解一些时,便到这里小住几天,换换环境,休息一下,把过度紧张的精神松弛松弛。


在一号楼客厅里,习惯于晚上办公的何峰,此时刚起床不久。他坐在沙发上一边翻阅当天的《中华帝国日报》,一边听着日式手摇留声机里放出的京剧《武家坡》:“一马离了西凉界,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他突然扭过头来问香秀公主,“草原上的儿子们都回来了吗?”


“草原一切正常,今天苔撒儿贵妃与草原诸王差多都回来了,太子妃萧桂英携皇孙何允也过来,只有平王来不了,他还在住院。” 香秀公主回答道。


“好像有几个月没见到儿子们喽!平王的病可有好转?”平王从小虚弱多病,落下了后遗症,时常犯病,何峰为此常常着急


“今天是与儿子们聚会日子,你别想那些败兴的事好不好?”香秀公主的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时间不早了,孩子们快到了,我到宫门口去迎一迎。”


“你去吧!” 何峰喝了一口茶,边咳嗽边说,“儿孙们来了,让他们先来见见我。”


香秀公主在楼道里碰到了李向阳和苔撒儿贵妃,问苔撒儿贵妃:“姐姐,儿子们来了吗?”


“有要紧事,我让他们在宫外候着。” 苔撒儿贵妃把电报递给香秀公主。


香秀公主看完电报,眼圈潮红,叹息了一声,然后振作精神说:“我看这样吧,你们先别去见皇上,先让太子妃萧桂英携皇孙何允进见,咱们再找机会。”


恰在这时,太子妃萧桂英携皇孙何允走进了客厅。原来深得皇上宠爱的皇孙何允不愿与诸王叔在宫外候着。吵着要见皇爷爷。何峰放下报纸,立刻他招手:“都快到皇爷爷这儿来!”


何允张开两只小胳膊像个小蝴蝶似的扑向何峰跟前:“皇爷爷,和你亲个脸!”


何允和何峰碰了一下脸,就势坐在皇爷爷的大腿上;萧桂英也走到何峰身边,向父皇见礼,何峰忙开口道;“大家都坐,“


萧桂英见皇上如此宠爱儿子高兴得两只秀眼弯成了一双月牙儿。


何峰暂时放下工作,放下思考,和孙儿小聚,这是何峰最惬意的时刻。


何允笑着说:“皇爷爷,你的想何允了吗?,我可是天天想你想,我住这好吗?”


何峰一抚摸着孙儿的头说:“为么事又想和皇爷爷住啊?”


“叔叔们笑我,说我不住皇宫,就不是皇爷爷的孙儿。”何允晃了一下小脑袋撒起娇来,“我要住这,我要住这……”


“桂英,你有意见吗?” 何峰笑问萧桂英。


萧桂英甜甜地一笑:“我当然同意,但又怕何允惹事烦您,等何允大点在说吧。”


“大了我也要象皇爷爷一样做皇帝!”年仅五岁的 何允突然语出惊人。所有大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童言无忌,但最先反应过来的萧桂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想开口,何峰哈哈大笑道;“好孙子!我何峰的子子孙孙就是要从小想当皇帝。”


何允受到了皇爷爷的表扬,再也不喊着闹着要与皇爷爷住了。


“别闹了,让皇爷爷歇一会儿!” 苔撒儿贵妃对萧桂英说,“桂英,你带何允先到花园去玩,过会儿一块回来吃晚饭。”


苔撒儿贵妃送走萧桂英母子,顺便叫来了李向阳。正在看奏章的何峰听说李向阳来了,头不抬眼不动地说:“向阳,我正要找你呢!太子哪边来电了吗?”


没有听到回应,何峰抬头一看,只见李向阳满脸悲情,泪涌眼眶,于是敏感地问:“向阳,出什么事了?”



香秀公主和苔撒儿贵妃同时掉下泪珠同声哽咽着说:“皇上,你一定要挺住。”


何峰已有几天没接到太子的电报了,以为是军务繁忙,现在他似乎预感到了不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