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挺进平壤

fujinglei 收藏 4 111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挺进平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两支游击队在一起休整了好多天,宿营地也换了好几个地方。看见战士们的体力逐渐恢复,茹夫一心里感到非常高兴。

“老王啊,还真得感谢你们缴获的那些罐头哇,特别是蔬菜罐头,大家吃了以后,补充了维生素,不仅面色红润了而且还彻底消灭了夜盲症,我们以前只是靠煮松针水这种土办法来解决啊。”茹夫一对身边的王副政委说。

王淮湘微笑着回答道:“缴获了不少战利品,是我们共同合作的结果嘛,你们不是也给了我们很多枪支弹药吗?还有那6具威力巨大的火箭筒。”

“互相支援!互相支援!”茹夫一说完,旁边的龙副支队长、赵立贤副支队长、崔科长、孙科长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王淮湘慢慢收住笑容对着茹夫一说:“不过,老茹哇,罐头好吃是好吃,就是快没有了!”

茹夫一紧接着:“那你的意思是?”他故意停了一会:“再打一次?找敌人要?”

“你这个老茹,真是聪明得紧啊!我看,我们是不是再联合打一次大仗?”王副政委若有所思的说。

“好,我也正有此意!最近几天,我合计了一下,我们是不是就上平壤转转去?那里的东西一定很多。”茹夫一咽了一口唾沫,对着大家继续说:“最近接到军部的电报,我军第二次战役打得很好,进展很快,很可能马上就要解放平壤,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两支游击队先进去看看,为解放平壤做点贡献?”

“有气魄,我看可以,大家同意这个想法吗?”王副政委问。

龙副支队长、赵立贤副支队长、崔科长、孙科长都点头同意。

“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那我们马上就拟定个作战计划,如何?”茹夫一好像是在问大家。

“行,就这么办!”王副政委代表大家回答。

“刘强,把地图拿来!”龙副支队长冲门外喊。

六个人围着地图研究开了。

……

黄昏时分,游击队出发了,战士们都穿上了伪军的军服,照样,茹夫一支队长等几个领导走在前头。

不一会,队伍拐上了公路,顺公路朝西南方向走去。

茹夫一支队长和王淮湘支队长不约而同地回头看了看这1000多人的伪军队伍,心里有些犯嘀咕:联合国军和伪军行军好像都是机械化的,特别是象这1000多人的大部队,应该坐车才对。

“老王,咱们也弄几部汽车坐坐?”茹夫一小声问王淮湘。

“正有此意!”王副政委简短的回答。

二人往公路两头张望了一下,没发现有汽车的影子,再静心的听听,也没听见马达声。

真丧气,平时不想看见汽车的时候,敌人的汽车满公路到处跑,现在存心找都找不着了。

突然,侦察科长孙照普从后面跑步上来:“报告,东面山上发现有连续的反光,好像是望远镜,估计是自己人。”

“呵呵,对方真把我们当成伪军了,也许我们人多,他们没敢动手,孙科长,打旗语,如果是自己人,他们能看懂的,他们有望远镜,应该能看见。”王淮湘副政委下了命令。

“部队先停止前进,靠路边隐蔽。”茹夫一支队长补充道。

一个战士掏出两面小旗子,冲着东面的山上打开了旗语。

山上没有反应。

“再打一遍!”王副政委命令。

还是没有动静。

“再打!”茹支队长也冲旗语兵说道。

第三遍打完,山上跑下来一个戴棉军帽的军人。

“是自己人,志愿军!”茹夫一高兴的说。

戴棉军帽的军人很快就跑到了茹夫一和王淮湘跟前:“请问你们是哪部份的?”

“你们呢?”茹夫一反问道。

“我们是39军侦察队!我是班长!”腰间挎着司登式冲锋枪的班长立正回答。

“太好了,我们是42军派出的游击支队,正要往平壤方向前进。我是125师副师长茹夫一,这位是125师副政委王淮湘!”茹夫一简单的介绍完,然后又问对方:“你们的任务是什么?领队是谁?”

“总部命令我们相机占领平壤,我们领队是侦察参谋边红秀!”班长回答。

“首长,这个边红秀我认识,他是39军侦察处的侦察参谋!我们在一起受过训。”孙照普科长插进来说了一句。

听到我军马上要解放平壤,队伍中出现了骚动,大家都特别高兴,朝鲜人民的首都在失守40多天以后,马上又要回到人民的手中,能不高兴吗?

不一会,边参谋带领20多人也下山来了,其中一个战士身上还背着一部报话机。

侦察班长向边参谋介绍茹夫一、王淮湘等人,当介绍到孙照普的时候,边参谋一下笑了起来,他使劲向孙科长的右肩捅了一拳:“好你个孙照普,打扮成这样,我还以为是谁呢?!”

“哈哈,我们正在敌后执行游击任务,这不,正准备去平壤逛逛呢,你们怎么……?”孙照普还没说完,快人快语的边参谋打断他回答说:“二次战役进展很快,志愿军不仅把联合国军打退了,而且,正在往南追击,你看,我们39军接到总部的命令,正在往平壤运动,我们是先遣队,想去侦察一下平壤市内的情况。”

“那正好,你们就和我们一起走吧。”如夫一说道。

“是,首长!”有经验的边参谋回答的干脆利落。

“你们就走在我们的队伍中间,如果遇到敌人盘查,就假装是我们俘虏。”茹夫一说。

“哎呀,首长,我们可从来没当过俘虏呀!”边参谋有些不情愿。

站在旁边的孙科长笑着用拳头回敬了边红秀一下:“就像谁当过俘虏似的,这是让你们假扮的嘛,目的是为了避免敌人怀疑。”

“是!”边参谋做了个鬼脸。

茹夫一、王淮湘等人也都笑了,

部队继续向平壤方向前进。

一路上,遇到一些匆匆忙忙往平壤开去的敌人军车,天上也偶尔飞过几架飞机,游击队都未作理睬,继续赶路。

“老茹,火光!”并肩行军的王淮湘用胳膊肘捅了捅茹夫一。

茹夫一支队长也已经看见了公路左前方火光一片,把那里的天空都照得如白昼一般。

“估计是敌人在搞什么鬼把戏,老龙,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一支队从东边,二支队从西面,包围上去!”

“是!”龙副支队长转身往后跑去传达命令去了。

两支队伍快速的包围上去,快到村庄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尖兵排发现有5辆卡车正停在公路上,几个美军士兵围在一起说笑。

领头的钟国怒和孙照普率领二十几个侦察兵,慢慢靠上去。

一个美军士兵发现了有人过来,迅速把枪从肩上顺了下来,推弹上膛,口里大喊:“站住!什么人?”

其他的美军动作也很快,马上用枪指向了来人的方向。

经验丰富的孙科长抢先用英语回答:“哈喽,先生们,你们好!”

紧张的美军士兵看清过来的原来是李承晚的士兵,马上放松了警惕,正要把枪重新背上,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二十几个“伪军官兵”脚下突然如生了风一样,瞬间卷了过来,美军士兵还要再紧张起来,已经来不及了,每个人的脖子或心脏都被插进了一根冰凉的东西,他们提前回美国过圣诞节去了。

公路下面的这个村子现在到处都是叫喊声、呼救声和小孩的哭声,间或还夹杂着几声枪声,火光中,游击队员们能清楚的看见许多的美国鬼子正在抓女人、杀男人,茹夫一支队长大手一挥:“给我上!”

战士们早就怒不可遏,1000多名游击队员们像潮水般冲了进去。

火光中,他们也不多说什么,只要看见穿美国军服的或者大鼻子就开枪,或者用匕首用刺刀捅,瞬间就杀死了几十个。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正在抢劫、抓人、杀人、放火的美国兵以为来了援军呢,没想到的是,这些“援军”却杀起了美国人!有些反应迟钝的美国人,手里拿着火把还在原地发愣,很快就被几个人按到在第,几把匕首扎进了胸膛;有些手里抓着人的美国兵,松开了抓人的手,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没反应过来,同样是过来几个人,把他永远的放到在地;而有些聪明点的美军士兵很快明白了对方是敌人,赶紧把枪口调过来,还没等他把枪端平,就引来了一阵弹雨,身体上马上像开了马蜂窝,犹如面口袋似的倒了下去。

火光中的村民们冷眼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00多个鬼子很快被消灭了,只留下了一个美军上尉。

原来,这个美军上尉刚才正站在一个高坡上指挥这场浩劫,离几个支队领导比较近,刘强怕出现什么意外,刚要用手中的三八枪刺死这个上尉,茹夫一拉了他一下:“抓活的!”说完,自己就扑了上去,旁边的王淮湘副政委、龙副支队长、崔科长以及刘强等人,看见茹支队长亲自扑上去了,也奋不顾身,先后扑了上去,七、八个人一齐压在了上尉的身上,也压在了茹夫一的身上。

旁边的战士赶紧过来,把上尉手中的手枪缴了下来,又用绳子绑住了上尉的双脚,茹夫一、王淮湘几个人才依次站了起来。

茹夫一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往四周看了看,战斗基本结束了:“老龙,快命令部队帮助老百姓灭火!”

战士们迅速分开,找工具、找水源,开始灭火。

“崔科长,请你派人去安慰安慰村里的老百姓,问问这是什么地方,哪个村子,找找看有没有熟悉平壤地形的向导。”

“好的,我这就去!”崔科长回答。

崔科长找了一些朝鲜人民军战士,把老百姓都集中到一起,开始向他们讲明情况。

这边,茹夫一把刘显堂请了过来,和他一起审问美军上尉。

从后面刚上来的边红秀参谋正好过来了,他看了看上尉的臂章,对茹夫一他们几个支队领导说:“首长,他们是美国骑兵第一师的!第一次战役的时候,我们39军在云山把他们一个多团消灭了,老对手了!”

“没错,号称天下无敌的部队,败在你们39军的手下,今天又败在我们中朝联合游击队手里!我看他们臂章上的那个马头,一定是匹瘟马的马头!”

边参谋被茹支队长的比喻逗笑了。

“刘先生,开始吧!”茹夫一继续说,“你问问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这是什么村庄?村庄的名字?平壤还有什么部队驻守?”

美军上尉尽管是个当官的,但是也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他已经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如果顽抗估计马上就会被枪毙或者被刺刀捅死,所以,刘显堂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甚至主动告诉刘显堂一些情况。

原来,他们是美军第一骑兵师第五团的一个连队,他叫麦金托西,是这个连的连长,上午,连队才调进平壤,下午就接到团部的命令,把平壤市内及市郊的老百姓都赶到南方去,把他们居住的房子都烧光,东西都抢光,如有反抗,一律枪毙。他们这个连被分配到平壤市东北角的这个叫大德里的村子。

听完刘显堂的叙述,茹夫一骂了一声:“这帮畜牲!”

那边,当崔科长他们把真实情况告诉了劫后余生的老百姓以后,这些老百姓喜极而泣,一个个扑向人民军战士的怀里,痛哭起来,战士们抱住这些百姓,也跟着哭了起来。

崔科长忙不迭的劝大家不要哭,要化悲痛为力量,协助人民军和志愿军消灭美国鬼子。正在这时,茹夫一和王淮湘他们几个走了过来。

崔科长马上给大家介绍:“这就是志愿军的副师长,这位是志愿军的副政委,他们带领我们在敌后打游击呢,而且他们的大部队马上就要过来了,很快就会解放这里,解放平壤,你们的苦日子也要熬到头了。”

支队领导们向这些老百姓微笑着点头,茹夫一让刘强找后勤送给这些老百姓一些衣服和粮食。

茹夫一看见老百姓领了东西以后,问崔凤俊科长:“老崔,看看老百姓里面有没有愿意当向导的?”

崔科长看了看这些妇女和孩子,心里真担心,到底能不能找出向导来。

他用朝语对这些老百姓说:“你们中间有没有熟悉平壤地形的?”

没有回答,有些人摇摇头。

一位大嫂看看四周,好像有些犹豫,但是最后总算鼓起了勇气,站了出来,对茹夫一说:“这位首长,我家男人还在地窖里,他以前经常上平壤市内卖菜,很熟悉那里的情况。”

崔科长一听,马上用朝语问道:“地窖在哪儿?快带我去。”

“好的,那你们跟我来。”大嫂领着崔科长他们来到她家门口,她家的木房子还冒着烟,要不是游击队派人扑灭的大火,可能她家连一根木头都不会剩下。

大嫂指指屋后一块石板:“就在这里!”

崔科长几个人掀开石板,一个黑洞出现的眼前。

这种地窖是朝鲜人特有的,为了在冬天有新鲜蔬菜和水果吃,朝鲜人就在地下挖一个洞子,入冬时节把蔬菜和水果储存进去,冬天就靠这些蔬菜和水果度日。刚才美国人可能不熟悉朝鲜人的生活习性,所以并没有发现这个菜窖。

大嫂俯下身子,冲洞子里面喊他男人的名字,不一会,从里面爬上来一个满脸灰土的男人,个子倒挺高,大约有一米八。

大嫂拉住男人的手,急忙向他述说,把刚才游击队怎么救她们的,怎么分发东西的,志愿军、人民军是怎么回事很快说了一遍。

男人很快镇定下来了,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不愧是原来朝鲜北方的人民群众。

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崔科长的邀请,给游击队当向导。

不远处,传来了爆炸声,茹支队长有些担心:是不是美国鬼子在破坏朝鲜首都的基础设施?要快,要快!

“部队集合,目标,平壤!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