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九十三章 别离

潭轩 收藏 9 34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九十三章 别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人真正的劳累不是在从身体上的,因为身体的劳累可以很快的恢复。真正的累是在心理上的,为什么前些日子我感觉这么累呢?除了和大家一起训练更重要的是,我的心里装着两股矛盾的力量:对团长的誓言和发自内心的渴望。现在好了,团长肯放我了。我心中的包袱也就自然消失了。同时训练也趋于了平淡,人也就充分得到了解放,像盛满风的帆,从里到外的舒展开了。

这段时间是我从下连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过得最惬意的生活了。我志得意满,完成了自己的抱负。我雄心勃勃,将要面临更刺激的挑战。我身心放松,因为23人入选的成绩确实可喜。虽然我已经把训练减少到半天,可是大家好像是上满弦的钟表,整天训练如故。对此我有点惭愧,本想着能放松一下的,可这半天的休息时间比训练时间还累。总被战士们拉去当陪练。23人入选的成绩也给全连注射了兴奋剂,使大家觉得特种部队不再像想象中那样遥不可及了。因为身边的人就能进选训队了,自己比之差距是有限的,说不定自己再加把劲儿也行。所以他们的荣誉让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现实化的机会是值得争取的。于是那些最累人的项目又一次次在我的身上上演了。格斗、攀爬、战术、障碍……自己都不知道这半天要示范多少次,但就是不觉得有多累。感觉自己的力气向泉水一样,只要你去舀,它就又会自己涌出来。

看着我热情高涨,看着我精力旺盛的一次次不知疲倦的示范动作、作陪练。王平非常满意,和当初我不想参加训练,只愿意作指导比起来真是判若两人。只是我们都知道,由于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路,那么我们分开的时刻就要到了。所以我在训练的时候王平总是在一旁观看,晚上还主动为我作按摩,即使我觉得这根本没有必要。当然我也了解他的心情,也没有坚持。他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啊!从我在军校的时候跟张中队训练得遍体鳞伤,到后来下连为了第一个团大比武前的专人特训,再到最近特种项目的集训,哪一次没有这个双手的支持?鼻子中还是那有点刺鼻的熟悉的红花油的味道,手还是那双手,肌肉还是那僵直的肌肉,一切都是那么平常。爬在自己床上,肌肉逐渐放松下来,可这并不能抑制我心中的沉重。我们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的道理,也知道我们的分开是早晚的事儿,不过为了避免触痛到对方,触痛到自己,我们都刻意去避免提这个话题。所以当我提出要为他作放松按摩的时候,他也没坚持。

“我为你这么按摩的次数真太少了。”我不无感慨的说。

他笑着说:“那是因为你更需要,谁叫你总把自己弄得跟一滩烂泥似的?”

“我有你说的这么惨吗?”

“何止啊?上次训练格斗,你一口气练了多少个?而且一个比一个硬,最后狼崽子、三个班长说他们帮着你训练,所以没能跟你练,要补上。你二话不说就上。我当时就想,你一定是个傻子,虽然答应他们可以帮他们补上,可以歇歇再来啊,用得着一气儿来吗?”

“一定是你看我那样子,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所以干脆就没说对吗?”

“我让你明天来,你能听吗?那帮小子,除了三班长谁能放过你?就那天晚上,看你那熊样儿。身上好几处都青了不说,我给你按摩一半的时候呼噜就出来了。我也就纳闷了,怎么按到了淤血的位置,你小子怎么就还能睡得着?”

“自从和张中队练习格斗以后,我就变得皮糙肉厚了。那点子伤算个啥?”

“又跟我这吹不是?前些日子特种集训拉体能,总负重长跑。有一次,我一边给你弄脚,一边和你说部队训练情况。等说完了,打算和你商量明天的训练计划呢。你楞是说起了梦话,我怕你有什么事儿就没走。怎么样,到了半夜就做梦娶媳妇了吧?”

我这点糗事王平没有不知道的。听到他把这段都给折腾出来,我脸都红了。“你干吗哪壶水不开提哪壶啊?那是累的你不知道啊?又不是我一个人出现这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几天集训队员有几个没出现那状况的?说起来我的次数还算是少的呢!”

“你啊,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你当自己就这点事儿啊?还有呢。你上次说梦话,……”

“暂停,你是不是中央情报局的?我这点事儿你怎么记得这么门儿清啊?”

“不止这些记得清,还有呢。你也不想想找我请假时的那熊样儿,怎么问都不肯说啊。你要是跟小郑作了搭档,我看你怎么把这个假请下来。”

“人家不是怕你不同意嘛?”

“我能拦得住你?跟头犟牛一样,认准了道儿,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演习的时候连团长的话你都能不听,我的话算个吗啊?”

“咱一处是一处,只要是对的,我怎么不听了?”

“你从团部回来以后,我要你继续争取,你不就没听吗?要不是我拿那帮兵作借口,让你跟着一起练,你现在能进得去选训队?”

王平说得对啊,从信任这方面看。我作的明显没有王平好。想到此我沉默了。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就知道我是怎么了。“你啊,就是脾气急,而且容易感情化。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缺点。就拿部队威信来说吧,你就比我强。毕竟像火一样热情的人更能感染人。”

“谁说的?现在连里谁不说你好?”

“呵呵。说好有什么用?关键是心里怎么想。你被团长关禁闭的时候,你是没看到那些小子们是跟我怎么折腾的。我就想,要是自己也像你似的被关了,他们是不是也会向对你一样对我?”

“你是个稳重的人,怎么能像我似的犯错误?那时候你的想法恐怕会和团长不谋而合吧。”

“那军区司令问问题的时候怎么说?”

“问到我这儿的时候,他们不是事前知道答案了吗?”

“你啊,总是有理。”

“好,就算你说的是事实。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对你的了解还不够。像你这种做事细腻的人,他们早晚会被你感动的。就像我一样。”

“还需要时间啊!都快俩年了,再有一年,人都该走了。”

一听到他说走,我的心就是一翻。不知怎地我总想说,和我走吧,一起去特种部队吧。我脾气不好,还需要你。他们不了解你,我了解你。但最后我还是没能说出口。他听到我沉默了,一下子也明白了自己的话触碰到了禁区,随之也沉默了……

这一天,来接我们的卡车,突然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虽然我事前知道,并作了通知。不过,当看到它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不由得产生了像在做梦的感觉。

“嘿!打起精神来,我们不还在一个军区嘛。”王平看我不高兴,甚至是傻头傻脑的样子便给我鼓励。

“我知道。”

“我们还会见面的。特别是在演习的时候。”

“我知道。”

“别这样,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我们会一直保持联系的!”

“是的,我们会保持联系的。只是我们现在要分开了,而且可能永远也做不了搭档了。”我真的憋不住了,还是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

身边的环境与我和王平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好像都挺高兴的。离开的人付出了很多,这时候就算是回报吧,所以一个个神采奕奕。班排长们也认为这个光荣的事儿,毕竟不是随便是个人就能进去的。他们的荣耀下也有自己培养的成果。没被选上的人和班排长们一起簇拥着他们,像是点了状元似的,就差锣鼓喧天了。大家都为能有这么多人入选而高兴,今天他们才是这里的主角,所以我和王平的苦涩才没有被人们发现,影响到这喜庆的气氛。

悄悄的和王平躲到了角落里,看着大家,再看看眼前的王平。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心中有无数的诗词。可它们都不是自己原先所钟爱的那种豪放气概,而一句句婉约的词句却从脑海中不断浮现。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有点符合我俩当时的情景。有“剪不断,理还乱。”这有点符合我俩的心境。有“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有点符合我俩所处的环境。可这些好像都不能准确的表达这一切,它们只能模模糊糊的说出一部分。苦想了半天最后好像还是辛弃疾的那句“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使我最能够接受。是呀,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感情真是一种复杂的东西,语言真是一种困难的表达方式。如果我能用词语把所有想表达的都能表达出来的话,我也就比李白、杜甫更伟大了。否则他们为什么也还需要寄情于山水呢?

我们没再说什么,甚至连告别的话都不曾出口。仅仅是用力的拥抱作为最后的道别。坐在卡车里,看着后面送出来的人群,其中的王平是那么显眼。渐渐的卡车卷起的尘土模糊了我们的视线,我也只能分辨出他们的人影了。卡车走远了,人群也消失了。我感到浑身的燥热,多日压抑的情感纠结在胸中。真想一吐为快啊!狠狠的扯开风纪口,努力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这还一车的人呢!可是当大家都意识到这很可能是和亲密的战友、留下自己无数汗水的训练场、熟悉的热土永别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了。环境把我引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使我最后的努力也变得不堪一击起来。视线渐渐模糊起来,车舱中除了土腥味,汗水和泪水也混成了一团,味道变得更加的浓重。看着外面模糊成一片的土黄,我任凭泪水泉涌。我的头脑恍如变成了一池清水,一滴滴溢了出来,后来什么都没有留下,顿时觉得舒畅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