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英雄连长

fujinglei 收藏 3 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打扫完了战场,茹夫一和王淮湘两位支队长共同指挥部队迅速转移,

兵合一处的两支游击队,离开了假仓里,远离了公路,来到一座大山上。

“王副政委,我们就在这里宿营吧?”茹夫一问王淮湘。

王副政委环顾了一下四周:山上到处是高贵的笔直笔直的红松,树的高矮不一,粗细不一,有的高达50多米,几个人都抱不过来,有的高度只有一、二米,拳头粗细,现在尽管是冬天,但是树林中大部分地方密密匝匝的树枝还是把天空遮住了,偶尔露进来几丝月光倾泻到雪地上,把林间照得就更亮一些了。

“好,我看这里很好,既安全又避风,是个宿营的好地方。”

“那好,老龙,部队宿营!”茹夫一马上下命令。

1000多人的队伍很快散开,以班、排为单位各自找好开阔一些的背风地,开始搭建“营房”,以便好好休整,恢复体力。

大部分战士很快支起了缴获的草绿色美军五角帐篷,帐篷不够就用好多块国内发的雨布绑在一起,再砍一些树枝,四周堆上雪,留个门,就把这样的简易帐篷支了起来,也很不错。

有经验的游击队员们把帐篷里面的雪铲干净以后,铺上一些细树枝,树枝上面垫一层缴获的防湿尼龙布,再铺上美军毛毯,然后才把鸭绒睡袋放在上面,这样的野外宿营条件,比起第一次战役来,真算得上是天堂了。

王副政委的警卫班也迅速为两个支队的领导搭起了一个能容下30多人的大帐篷。

茹夫一顾不上欣赏自己的新住处,一把拉过王副政委:“老王,我们一起去看看马连长他们,好不好?”

“好的,走!”王副政委回答完茹夫一后,对还在忙活的警卫班长说:“赵班长,搬十箱罐头跟我来!”

“刘强,通知后勤,拿一些新军装!”茹夫一更不能落后。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孙科长以及通讯员刘强共30多人先来到了随五连连长归来的人民军所在的营地。

通过崔科长翻译,两位支队长向战斗在敌后这么多天的人民军战士表示了慰问,并给每一个同志发了一套新军装,尽管是伪军的军装。

崔科长也向这些坚强的人民军战士表示了慰问,他有些遗憾的对这些战士说:现在我们游击队手中没有自己的军服,还好我们正好在敌后打游击,穿人民军的服装太扎眼,穿伪军的服装更方便一些,以后你们就和我们一起行动,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我会竭尽全力把你们带回北方的,到时候我再给你一人发一套崭新的人民军制服!

战士们非常理解的报以热烈的掌声。

临走,王副政委让赵班长留下了8箱罐头。

随后,30多人又朝马连长他们所在的帐篷走去,快到帐篷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马连长和他的指导员带领着那一排战士正在门口列队迎接。

“好你个马连长,知道我们要来呀?”茹夫一问道。

“听说支队首长们都去了归队的人民军营地,我想肯定会来我们这儿的,所以就马上召集大家集合。”马连长笑着回答。

“好你个机灵鬼!”茹支队长伸手拍了一下马连长的头,“大家都快进屋吧,别冻着了!”

40多人一下涌进了帐篷,尽管这个帐篷是个大号的,但是要装下这么多人还是显得非常拥挤。

有人给支队领导搬来了几块石头,铺上叠好的毛毯,坐上去真就不觉得凉了。其他的人有的坐在背包上,有的干脆就站着,王副政委的警卫班和刘强他们只能在外面站着听了。

茹支队长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始讲话了:“同志们,再次欢迎大家归队,并向你们表示慰问!”

“谢谢首长!”马连长带头回答,归来的战士们有的跟着说“谢谢首长”,有的只是张开大嘴笑,完全没有了刚才在阵地上那种群情激昂的感觉,也许是到家了,有了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王副政委、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孙科长也笑了。

茹支队长继续说道:“马连长,这次你们能顺利归队,无一伤亡,我们几个都很高兴,更高兴的是,你们带回来了这么多的朝鲜人民军,就为这两条,我就要为你请功!”

“多谢首长,这是我应该做的。”马连长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脑门。

“马连长,你就不要客气了,来,给大家讲讲,你们是如何找到支队的?”王副政委笑着说。

“对,马连长,把你们的经历讲一讲,放心的讲,这里山高林密,天也没放亮,林子周围我们都放上了警戒哨,你就大声的讲,让大家都听见,让外面的同志也听见。”茹支队长鼓励说。

“好的!”马连长清了清嗓子,开始给大家讲述。

“那天,在上柴里,我正和一排的同志吃晚饭,快要吃完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几声枪响,我马上和一排的同志冲了出来,一问哨兵,原来是那个伪军中校跑了。我让哨兵回去报告,就带着战士们顺着山洞追了下去,结果出了山洞到处搜索也没有找到俘虏的影子,不得已,我们又原路返回,到了村里以后,房东告诉我们,你们已经转移了,我们马上按照房东指示的方向往下追,可惜没追上,没办法,我们马上急行军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村子,住了下来。”

“同志们,吃饭啦,喝汤了!”外面传来炊事班长的喊声。

茹支队长和王副政委都笑了起来,大家也笑了,故事刚开头,不明就里的炊事班长就来“打扰”了。

“好吧,同志们,大家先吃饭,来,把东西分给大家。”茹支队长吩咐说。

原来,炊事班做的是牛肉、蔬菜罐头汤,发给大家的主食也是各类罐头,有牛肉的、羊肉的、猪肉的、火腿的、蔬菜的,还有一种软包装的复合式食品,里面的营养都是配好了的,有肉有蔬菜。

要说这美国人的罐头真好,开启的时候都不用别的工具,因为在每一个罐头的上面都粘着一个铁片式的开瓶器,使用这样的开瓶器很快就把罐头打开了。

一大锅罐头汤也放在帐篷中央。

大家各取所需,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这时,只听王副政委冲外面喊道:“赵班长,请把我们带来的东西拿进来!”

外面有人大声回应:“是!”

从外面传进来两箱东西。

打开以后,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罐头。

王副政委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举在手上:“同志们,大家看啊,这是美军的自热式米饭罐头,只需这样一拉这个东西,里面就开始加热了,几分钟以后就可以吃了。同志们,大家尝尝。我还要告诉大家,我准备带一个回去,还有鸭绒被,都交给我们后勤的同志,让他们研究研究,生产出适合我们自己的野战食品和被装,不要再让我们这些在冰天雪地打仗的前方将士挨饿受冻了,大家说,好不好?”

“好!”大家齐声欢呼。

茹支队长笑着对王副政委说:“你这个政委呀,说话就是比我强,你看看,把大家都鼓动起来了。”

“呵呵。”王副政委笑了。

“同志们,吃完了罐头,用罐头盒上中间来盛汤啊!哦,注意不要吃太多了,撑着了!”茹夫一警告大家。

等大家吃完了饭,茹支队长说道:“马连长,来,继续给大家讲!”

“是!”马连长用手抹了抹嘴边的牛油,继续讲述他们的故事。

“到了那个村庄以后,我马上把排长、副排长、班长、副班长都找来开会,商量今后怎么办。当时,有的同志提出向北转移,回大部队,我坚决反对,我们出来的任务就是在敌后打游击的,怎么能中途自己回去呢?那不是没完成任务逃跑吗?在会上,我讲明了我们的原则和任务,最终取得了一致的意见:尽快找到游击支队!”

有人递给马连长一罐头盒的汤,让他润润嗓子。

马连长喝了一口,继续说:“我们迅速成立了由我为支部书记的临时党支部,并确立了几个作战原则。第一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向敌人开火,免得造成伤亡,第二是,走山路,不走公路。因为公路上尽是敌人的车辆和部队,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只能躲开他们。第三是,往有激烈枪声的地方走,因为有激烈的枪声就说明有我们的人在和敌人交火,就有可能找到你们。”

茹支队长和王副政委不停的点头,茹夫一还打断马连长的话头,说了一句:“在失去组织的情况下,能做到这样头脑冷静,非常不容易!”

“能迅速成立党支部,更是取得胜利的保证!”王副政委也插了一句。

“你们的粮食问题怎么解决的?”茹支队长问。

“我们把37个人分成三个组,一个是侦察组,一个是宣传组,一个是给养组,当然,遇到有战斗的时候,37个人都是战斗员。我们的粮食问题相对整个支队来说要简单一些,因为人少嘛。开始的时候,我们主要依靠你们转移时给我们留下的粮食为生,后来,我们就就进村找当地的老百姓买粮食,买完以后就撤退,不在这个村庄宿营,到另外一个地方做饭吃。有时候,我们还借用朝鲜老乡的渔具,在河里凿冰捕鱼,还真抓到了不少的鱼,可能是战争的缘故,也没人打鱼,河里的鱼相当多,而且特别肥。我们分一些给老乡,把剩下的随身带上,反正现在这边的天气这么冷,不会坏,走到哪儿带到那儿,实在是在没东西吃了,就拿几条鱼煮汤,放上一些树皮、草根,也就将就过来了。到最艰苦的时候,鱼吃光了,村子里有情况,不能进,我们就在附近的山坡或山洞里挖东西,原来,朝鲜北方的老百姓为了不让美国鬼子把粮食抢走,经常在山坡上或者山洞里找个地方,挖个坑,埋上粮食,我们逐渐摸到了门道,把粮食挖出来,再埋上一张纸条和一些朝鲜币,算是我们买的吧。”

“解决的不错嘛,你们解决粮食的办法和我们支队的不太一样,我们主要是缴获敌人的,你们的经验,支队以后也可以借用借用,好,马连长,你继续说,下面主要说说你们经过的主要战斗,怎么找到我们的。”茹支队长插上一句。

马连长点点头,继续讲道:“我们分析了你们可能去的地方,然后就到这些地方去找,再就是向朝鲜地下党组织或游击队打听你们的行踪,比如安道奇委员长,他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第三个就是寻找响枪的地方。那一次,在德岘里,我们就知道你们一定在那里战斗,因为我们看见很多飞机朝那边飞,枪炮声特别激烈,当我们赶到德岘里支援的时候,侦察组的同志发现漫山遍野都是敌人,估计你们已经突围出去了,我们只好马上转移。”

马连长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发现大家都在仔细地听他讲,连亲身和他一起走过这段经历的战士们也在认真的听,于是,他又接着说:“其实大的战斗我们也没打过,要是真发生大的战斗,我们这支队伍可能就留不下来了,我觉得我们的主要目的先是保存力量,在有十分把握的情况下,我们才打。可以说,今天的战斗是我们离开支队以来打的最大的一场战斗。”

“今天你们怎么知道是我们呢?”茹支队长问。

“有朝鲜地下交通员告诉我们,说假仓里这边听见很大的爆炸声,我合计是不是你们在这里打伏击呀,就带领部队往这边运动,先期派出的侦察员说,镇上枪炮声激烈,探照灯来回扫描,我就命令部队往枪声激烈的地方走,结果刚到镇子的北边,遇到敌人的坦克和汽车往外逃跑呢,后面还有人追,特别是,我听见枪声里面还有三八步枪的枪声,这很可能是你的那支三八枪啊,所以,我们高兴坏了,大家放下背包就开始打阻击,后来就和你们汇合了。”

“你们是怎么找到朝鲜人民军的?”王淮湘副政委问道。

“也是很偶然的,有一天夜里,我们正在山里行军,听见前面几座山上有枪声,还有不少的火把,天上还有照明弹,我赶紧派侦察组上去打探,原来是敌人正在围捕几十个朝鲜人民军,这些人民军且战且退,敌人步步紧逼,我马上带领队伍上去,接住人民军的同志,放过他们,然后突然给追击的敌人一个猛烈打击,敌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快退了下去,我们就乘机和人民军一起转移了,敌人当时又没有重武器,也没过来飞机,我想他们当时是觉得对付这几十个打散的人民军根本不用飞机吧,所以敌人没再追了,我们也就安全转移了。后来,我们一交流,才知道他们是朝鲜人民军第七师团的,都被打散了,他们也是不同的联队的,凑在了一起,准备往北方撤退,正好就遇上了我们。我给他们一说志愿军入朝参战的情况,他们都激动坏了,后来又听说我们是敌后游击队,就非要和我们在一起打游击,我寻思也行,就把他们带上了。”

“你们做得很好,不仅保存了实力,完璧归赵,而且还壮大了队伍,找回了兄弟部队,你们立了大功。”茹支队长表扬道。

帐篷里的战士们都笑了,大家高兴的窃窃私语,都忘记了疲劳和以前的艰辛。

茹支队长看了看手表,和王副政委对视了一下,又转过来对大家说:“同志们,你们辛苦了,现在你们一定很累了,我们就不多打搅你们了,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恢复体力,准备和支队的其他同志一起迎接新的战斗!”

帐篷里的全体战士马上站了起来,立正,目送首长们离开。

外面,天已经蒙蒙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