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围歼毒蛇

fujinglei 收藏 4 46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围歼毒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看见几个游击队领导正围在一起开会,站得稍远一些的刘显堂心底里不禁涌起一股崇敬之情:以前和美国人没少打交道,和国民党高官接触也很多,相比之下,国民党毫无民族气节,对美国人唯唯诺诺,低三下四,甚至巴不得把美国人当亲娘老子,而共产党和国民党却完全不同,在民族利益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敢于拿起简陋的武器,和强大的敌人搏斗。眼前,这两支人数不算很多的游击队得到了一些先进的武器和弹药,就敢于进攻一个美韩联合加强团防守的基地,真是不可思议,也值得我刘某人佩服!

刘显堂想着想着冲他的老同学邓国昌竖了竖大拇指。

邓国昌明白了刘显堂的意思,往他身边凑了凑,说:“显堂哥,我们共产党军队是国民党军队就是不一样吧?”

兴许是观念转变了,刚出发时还有些情绪的邓国昌,现在倒开导起他的大哥来了。

刘显堂笑着点点头。

“刘先生!刘先生!请你过来一下!”远处传来茹支队长的喊声。

“来了!”刘显堂回答道,迅速的小跑过去。

“刘先生,请你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假仓里的情况好吗?尽量详细一些。”

“好的!”

“各位首长,假仓里其实只是一个小城镇,面积不太大,但是由于处在公路和铁路的交汇点上,所以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现在美军有一个营、南朝鲜军有三个营,就是那个所谓的别动队,哦,对不起,刚才已经被你们消灭了一个韩国营,这个韩国营是第八师的,另外守卫车站的还有一个美军连队和一个韩国连。如果攻击假仓里的话,估计车站的守卫部队不会出来增援,他们的任务只是保卫车站设施和物资的安全,所以你们可以全力攻击别动队。”

刘显堂决定不留一丝一毫,把所知道的情况都尽量讲清楚,免得游击队受到更大的损失。


“好,谢谢刘先生。”茹夫一停了停,转头对着王淮湘:“这样看来,情况基本和我们掌握的差不多,王副政委,现在我们就按计划行动吧!”

“可以开始!”王淮湘说道。

“一支队、二支队侦察连跟我上车,其余同志听从王支队长指挥!”茹夫一大声喊道,然后又轻轻对刘显堂说:“刘先生,你和我一起走。”

“好。”刘显堂也轻轻回答。

“其余同志听好了,现在听我指挥,大家开始清理公路,好让我们的车队往北开!”王淮湘大声下命令。

这边侦察连的战士们纷纷登车,那边王淮湘支队长率领其余同志在拓宽公路,他们把被炸毁卡车上的车厢板以及烧坏了的蓬布拆了下来,直接铺在路边上,特别是坦克旁边的路更要扩宽一些,因为坦克太重,无法推开,游击队只能在旁边把公路加宽。

好在经过战斗以后,公路上有很多的松土,大家用工兵锹甚至用大衣,把大量的土运了过来,迅速铺就了一条简易公路。

9辆卡车在茹夫一支队长的指挥下,艰难的在公路上调转车头,小心翼翼的通过了急造公路,然后又转上了正式公路,开始加速,朝北面开去。

看见车队顺利上路,王淮湘支队长也迅速集合队伍。

“跑步前进!”

随着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游击队消失在夜幕中。

公路上,活着的只有19个用背包带捆在一起的美军俘虏。

坐在第一辆卡车驾驶楼里的茹夫一支队长,看了看左边正在全神贯注驾驶汽车的崔凤俊科长,然后又看了看右边的刘显堂,刚要说话,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茹支队长高兴的说:“太好了,王副政委他们把南边的铁路炸了。”

“断敌退路,阻敌增援?!”刘显堂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

“没错,我们就是要断敌退路,阻敌增援!我们车队还要打穿插,插到假仓里北面,堵住敌人的逃路。”茹夫一支队长加重了语气。

正说话间,“啪!啪!啪!”三发曳光弹飞向车队的上空。

茹支队长一看,车队到了假仓里南门。

“老崔,不要慌,减速,慢开,可能是敌人的警戒部队。”茹支队长对崔科长说道。

崔科长回答了一声:“好勒!”

渐渐的,顺着卡车的灯光看见了前面的公路上有一根木制的大栏杆,拦住了车队前进的方向。

崔科长停下车,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向栏杆走去。

栏杆前站着几个穿伪军大衣的人,崔科长用朝语向他们打招呼:“兄弟们,你们好!”

“不许动!举起双手!”对面的伪军大声命令。

“别误会,我们是八师的,别动四营的。”崔科长急忙说。

“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坦克呢?你们营长呢?”伪军中有一个人问道。

“我们遭到了共军游击队的伏击,坦克打坏了,营长阵亡了。”

“你们必须接受检查!不得违抗!”伪军坚持说。

“兄弟,你让我们过去吧,共军游击队把我们别动队的给养车都给伏击了,我们赶去接应,也遭到了伏击,现在必须尽快报告给麦克团长,派兵围剿他们。”

崔科长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附近的情况,他隐约发现公路两边有不少人。

有埋伏!崔科长心里说。

“那也不行,统统下车!”伪军容不得商量。

崔科长见状,转身冲车队打手势,口里还用朝语大声喊话:“都下车,接受检查!”

坐在车内的茹支队长看见崔科长的手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他和刘显堂赶紧下车,他让刘显堂往前走,自己则急忙跑到第二辆车旁边,问里面的朝鲜人民军联络员:“崔科长是不是要我们下车,让他们检查?”

“是的!”联络员回答说。

“那你赶紧下车,大声用朝语下命令,假装集合队伍,接受检查!给敌人听的!”

“老龙,你跑步下去,悄悄通知部队下车,作好战斗准备!”

同样坐在第二辆车上的龙副支队长跟着联络员下了车,两人一起往后通知部队去了。

部队集合好了,慢慢向栏杆那边走去,栏杆后面埋伏着的伪军也把枪口对准了走上来的这些军人。

形势有点剑拔弩张。

“停下!”刚才一直说话的那个伪军又发出了命令!

“把武器放在地上,队伍顺公路走过来!”

茹支队长心里有些着急,队伍在这里被粘住了,敌人好像发现了什么,我们的围堵任务很可能完不成,叫我们放下武器,呵呵,自打参加人民军队开始,就没有接受过投降的训练,干脆,打吧,强行通过!

想到这里,茹支队长大喝一声:“同志们,打呀!!!”

说着,掏出腰带上挂着的勃朗宁手枪,“啪,啪”往天空开了两枪。

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侦察员们呼啦一下就散开到了公路两旁,手中的各种武器几乎是同时射出了愤怒的子弹。

崔科长听见队长的一声大喊,机敏的往公路边的雪沟里一滚,避开了伪军回击的子弹。

伪军一开枪,暴露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和人数,茹支队长约摸估算了一下,大约一个连的兵力,主要火力是四挺轻机枪。

侦察员们趴在沟沟坎坎后面,对准对人那边冒火光的地方,准确瞄准,开枪射击,不少伪军中弹倒地。

离敌人较近的战士开始向敌人扔开了手榴弹,刚刚缴获的“大鸭蛋”在敌人的头上爆炸。

“火箭筒!敲掉敌人机枪!”。

激烈的枪战中,茹支队长使劲喊道。

六名火箭筒手从后面上来了,各自找好隐蔽物,然后又简单分配了一下目标。

开始装弹。

“嗖!嗖!嗖!嗖!嗖!嗖!”先后有六条火龙喷射而去,顿时四挺机枪在一片爆炸声中变成哑巴。

公路上的栏杆也被一发火箭弹击中,炸飞了,变成碎木片散落在地。

还有一发火箭弹打向了敌人火力最集中的地方。

对面的伪军在强大火力的打击下,实在支撑不住,开始四下溃逃。

两个侦察连的战士蜂拥而上,追击残敌,把许多伪军击倒在逃跑的路上。

看到没有威胁了,茹支队长大喊:“穷寇莫追,全体上车,继续前进!”

车队继续前进。

车上的游击队员们掀开蓬布,监视四周,只要发现敌人就开枪射击,由于敌人的报话机配备到排一级,茹夫一分析,敌人肯定是发现了游击队的进攻,好在他们并不知道进攻的是什么人、有多少人。

车队冲开一切阻拦,来到了别动队所在兵营旁边的公路上,正要加速通过,突然,从兵营的几个木制岗楼上射来了一阵阵激烈的机枪子弹,车上的战士有了伤亡,车队运行的前方也传来了枪声。

被包围了?敌人的动作真快呀!

茹支队长闪念一想。

受到伏击的游击队员们迅速下车,抢占有利地形,开始还击。

“咚!咚!咚!”三颗照明弹腾空而起,兵营内岗楼上的探照灯也“唰!唰!唰!”的打开了,把整个车队附近照的通亮。

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有很多战士开始举枪向照明弹和探照灯射击,很快,周围又恢复黑暗,黑暗中只能看见枪口射击和手榴弹爆炸时发出的火光。

茹支队长命令赶快架好火箭筒和迫击炮,对准兵营里就是一阵猛轰,兵营内腾起片片火光,高高的岗楼全部被击中起火。

突然,南面不远处的山坡上也传来了“咚咚”的迫击炮声和火箭弹射出的声音,茹支队长一阵惊喜:王副政委他们到了!

茹支队长命令掉转炮口,轰击北面设伏的敌人,企图尽快消灭北面阻拦车队前进的敌人,按原计划插到假仓里北面的入口,坚决堵住敌人北逃之路。

兵营内一片火海,不时有几颗照明弹升空,很快又被击落,突然,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机器轰鸣声,是直升机!

只见一架直升机转动着巨大的螺旋浆,正往上升呢。

“队长!麦克的座机!”刘显堂大喊。

“他跑不了!”

茹夫一抢过一个火箭筒:“快装弹!”

一个弹药手刚把火箭弹装入管内,茹夫一迅速站了起来,用右肩稳稳的扛住粗大的钢管,瞄准直升机,发射!

一股红色火苗冲天而去,立刻,一个火球在天空中爆炸,直升机瞬间变成了许多的流行雨,散落在兵营内。

兵营里面的敌人开始往外逃跑,靠公路的西门已经被茹支队长他们封死,还有一个北门和一个东门,王副政委率领部队已经把东门封锁了,这下,敌人只能从北门逃跑了。

兵营内一片混乱,人声嘈杂,几百个敌人人纷纷登上坦克和汽车,急速的往北门逃去。

敌人的车队一上公路,就被游击队发现,茹支队长指着最后两辆车上带有天线的汽车,问旁边的刘显堂:“这是什么车?”

刘显堂一阵苦涩,想当初,这两辆无线电测向车,就是他刘显堂建议麦克团长要来的,现在却……。

“刘先生,你怎么了?”茹夫一问道。

“没什么,这是无线电测向车,侦查游击队电台位置的。”刘显堂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打掉它!”

话音未落,几颗火箭弹呼啸而去,把两辆无线电测向车炸得飞了起来,跳跃着倒在了公路边。

专门打坦克的火箭弹就是厉害,一炮一个,不死即残!

“同志们,快追呀,别让别动队跑了!”茹夫一支队长大声召唤。

两支队伍合在一处,顺公路跑步追了下去。

敌人的车队边逃跑边向后面的游击队开枪开炮,游击队也用手中的武器进行还击,不过,敌人是在车上开枪开炮,不耽误逃跑,而游击队是在地上,射击的时候往往要停下来,渐渐的,敌人马上就要逃脱、看不见了。

突然,北面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茹支队长又是一阵惊喜:这是苏制大型手雷的爆炸声!真是天助我也!

他大声喊道:“王副政委,这是我们的友军来了,快,跑步上去,围歼敌人呀!”

王副政委也大声命令部队:“同志们,冲啊,敌人跑不了了!前面有我们的朝鲜游击队在阻击敌人!快呀!”

游击队追到地方一看,敌人的车队已经被阻在一小块平坦的地方,挤成一团,可是又前进不得。

敌人坦克上的大炮不停的轰击北面阻击的朝鲜游击队,妄图冲破阻拦,逃脱覆灭的命运,可是已经晚了,南面的游击队全部上来了。

茹夫一和王淮湘指挥部队占领有利地形,把这股敌人包围得水泄不通。

负隅顽抗的敌人还在开枪开炮,茹夫一大喊一声:“打!”

这回可真成了打活靶子了,11个火箭筒手专门找敌人的坦克射击,真是弹无虚发,很快就把敌人所有的坦克打瘫在公路上,卡车上的敌人和已经跳下车的敌人更是躲没处躲,藏没处藏,四周射过来的子弹不时的把一个个敌人放到在地,本来倒地的敌人基本上都死了,可是又被一阵扔过来的手榴弹炸成碎片。

平地上到处是手榴弹、手雷和火箭弹的爆炸声、汽车油箱爆炸声以及迫击炮的“咚咚”声,当然,爆炸声中还夹杂着子弹的“嗖嗖”声。

邓国昌和他的重机枪这回可是过瘾了,他借着爆炸的火光,对准有敌人的地方,一个劲的射击,这回也不用节约了,弹药有的是。他手中的美国机枪,打的是美国子弹,消灭的也是美国人,这可真是取之于敌,用之于敌了。

茹支队长把手枪插回了腰间的枪套,要过刘强手里的三八步枪,也开始过起枪瘾来了,他边默默唱着游击队之歌,一边把子弹从容射向敌人的眉心。

不一会,敌人还击的枪声渐渐停止了,所有的逃敌悉数被歼。

战场逐渐平静下来。

“支队长!支队长!”

有人在对面大声喊叫着。

是谁?声音这么熟悉!茹夫一心里又是一阵惊喜。

火光中,跑过来几个人,停在茹支队长的面前,仔细看了一下,然后齐刷刷的一个敬礼!

茹夫一定睛一看,我的天啊,原来是五连连长!!!

“马连长!原来是你们?!是你们阻击了敌人?!”茹夫一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王副政委、孙照普都围拢过来,大家拥抱着五连连长,高兴的眼泪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同样泪流满面的马连长高兴得话不成句:“队长,是我,我,我们终于,终于找到你们了。”

“很好,很好,你们做得很对。”茹支队长双手拥抱着马连长,也有点话不成句了。

突然,马连长推开茹夫一,说道:“队长,你看,这是我带来的队伍!”说完,用手一指他的身后。

一支100多人的队伍整齐的站在马连长的身后。尽管很多人脸上硝烟未尽,尽管身上穿戴破破烂烂,但是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精神抖擞,威风凛凛。

茹夫一发现队伍中除了30多个熟悉的面孔以外,还有很多身穿朝鲜人民军服装的人民军战士。

他什么都明白了。

茹夫一走上前去,站在这支队伍的前面:“同志们,欢迎你们归队!!!”

“为人民服务!”

“为祖国服务!”

100多人的口号声响彻山谷。

“为人民服务!”

“为祖国服务!”

1000多人的口号声响彻大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