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夜袭机场

fujinglei 收藏 5 226
导读:奇兵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夜袭机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来到了一个新的驻地,游击队员们都发现:附近经常有敌人的飞机起降,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

茹夫一支队长心里也很明白:附近有敌人的机场!我们何不就打他们的机场呢?

他派人找来了村子里面的一个人,向他打听有关情况。

原来,美伪军打过三八线以后,在村子的西南面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修造了一个简易机场,在平整跑道的时候,美伪军抓了不少村里的人去给他们当劳力,这个村民也是其中之一。

崔凤俊科长在旁边一边翻译一边问道:“机场具体是什么样的?有多少房子?守卫有多少?”

村民看了看崔科长,有些遗憾的说:“这些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当我们把跑道都平整好了以后,他们就把我们赶回了家,连工钱也没给,真是一群恶狼!”

送走了村民,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围在一起商量。

“同志们,敌人的飞机对我军的破坏最大,我们吃他们亏太多了,今天我们遇到了,就必须想尽办法把敌人这个飞机场消灭掉。”茹支队长对大家说。

“就是不知道机场的具体情况,应该派人去侦察一下才好。”龙副支队长也说道。

崔科长自告奋勇:“队长,要不我带人去侦察一下?”

“不行,事关重大,我必须亲自出马,把机场的情况摸清楚,这对于我们布置兵力有好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茹支队长刚说完,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同声说:“那可不行!”

龙副队长接着说:“你是一队之长,怎么能让你亲自去搞侦察?有我们就行了,部队不能没有你来指挥呀!”

崔科长也说:“就是,就是。”

“同志们,不要争了,这样好了,我和崔科长带一个侦察排到机场附近侦察,龙副支队长在家掌握部队。”

茹支队长作出了决定,大家也不好反驳了。

天黑以后,早已做好准备的侦察队伍在茹夫一支队长和向导的带领下出发了。

他们悄无声息来到了机场的东边铁丝网外面,潜伏下来。

侦察员们都身穿伪军的大衣,外面再披上白被单,趴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如果敌人不到跟前来,根本发现不了这些侦察兵。

茹支队长接过刘强递过来的八倍望远镜,开始对整个机场进行观察,崔科长、钟连长也睁大了眼睛四周查看。

这是一个跑道为南北向的军用飞机场,机场四周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铁丝网大概有2.5米高,跑道长度大约为500米,跑道的西面是一座三层楼房,想必这就是敌人飞行员和警卫人员生活和工作的场所,三层楼的楼顶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塔台,无疑,这是敌人的飞行指挥塔,在塔台的两边还有两个重机枪阵地,一边一个,再往外就是四盏探照灯,从探照灯里射出来的强烈的光柱,来回在机场里面以及机场周围扫射。

机场上,靠近大楼的一侧,整整齐齐排列着三排飞机,每排都是8架。飞机的体型并不大,都是些战斗机,以前,侦察兵们看过天上飞的美国飞机,机型大家基本都认识,有P51还有F80。看到这些曾经肆虐过我军的战斗机现在就静静地站在机场上,侦察兵们恨不得马上冲进机场,用身上的手榴弹炸毁他们,可是,现在还不能这么干,现在是侦察机场,是为了更好的消灭这些敌机。大家忍住心头的愤怒,一动不动的进行着观察。

趴在铁丝网旁边的茹支队长从望远镜里看到:大楼进进出出的都是美国人,没有伪军,也许机场都是由美军守卫的?这样,游击队就不好假扮伪军进去了,增加了智取的困难,难道只能强攻?

茹支队长心里这样想。

探照灯又扫过来了,大家把头埋进臂弯里,等光柱扫过去了,又抬头观察。

“队长,不好,巡逻队!”埋伏在茹支队长身边的刘强失声叫了起来。

茹支队长扭头一看,一队美国兵正沿着铁丝网由北而南向侦察兵的埋伏地点走了过来。

再不行动,敌人的大啤酒要踩到侦察兵的头上了。

“老崔,你带领大家打敌人的巡逻队,我干掉敌人的探照灯!刘强,给我枪!”

茹支队长也顾不得隐蔽了,拿过刘强手中的三八式步枪,迅速把子弹压上了膛“叭勾儿”,一枪打灭了一盏探照灯。

正在麻痹大意巡逻的美国兵,本来在没有飞机轰鸣的时候,应该立刻就能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可是他们太大意了,根本就想不到会有游击队的埋伏,当其一声枪响以后,才发现前面有不少人趴在地上,刚要还击,崔科长指挥侦察兵们一阵狂扫,机枪、冲锋枪、卡宾枪的子弹把这些巡逻兵很快打到在地。

枪声惊动了机场的敌人,大楼顶上的值班机枪开始向这边扫射,茹支队长已经干掉了三盏探照灯,只见他加快了速度,把最后一盏探照灯也打灭了。

失去探照灯照亮目标,敌人的机枪有些盲目的扫射了,大楼里的敌人叫喊着往外冲,他们已经知道了侦察兵的潜伏地域,很多敌人边开枪边沿着铁丝网朝这边冲了过来。

“老崔,快带大家撤退!我和刘强掩护!”茹支队长喊道。

“不!队长!你快撤,我掩护!”崔科长有点急了,把茹支队长使劲往外拽。

“队长,崔科长,你们都快走,我留下来掩护!再争执就来不及了!”刘强央求道。

“快走!”刘强站了起来,把茹支队长推给了崔科长,崔科长马上找了两个战士,架起茹支队长迅速往东撤退。

刘强重新卧倒在地上,端起手中的卡宾枪狠狠的向敌人开火,打几枪就往机场里面扔一颗手榴弹,打几枪就往机场里面扔一颗手榴弹,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追击的敌人完全被刘强吸引住了,他们怪叫着往上冲。

看见渐渐远去的队伍,刘强心里反倒安静下来了,他沉着的向敌人射击,尽管不像队长那样,一枪能击毙一个敌人,但他几枪放出去,也能打到一个敌人。

很快,卡宾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敌人也包围上来了,刘强拔出屁股后面的驳壳枪,开始用驳壳枪射击了。

这时,敌人好像发现了就刘强一个人,蜂拥而上,刘强打完手中的驳壳枪子弹,“腾”的站了起来,伸手往屁股后面摸刺刀,咿,怎么没了?哦,是刚才把步枪递给队长之前,他就已经把刺刀上到了三八枪上了,还没想完,刘强就被上来的敌人扑倒在地。

刘强被俘了。

回到驻地,茹支队长心里很郁闷,自己的通讯员没带回来。

他又派出了几拨人马到半路上去接应刘强,可是都无功而返。

刘强是牺牲了还是被捕了?

整个晚上,茹支队长不说话,也不睡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不便多说话。

一大早,电台李波台长匆忙跑进来:“队长,刘强有下落了!”

“哪里?”茹支队长一听刘强有下落了,一下跳了起来。

“机场的敌人刚才用明语喊话,要求附近的伪军第6师师部,把他们师部配备的国民党情报人员派过去,一起审讯一名中共俘虏!”李波详细报告说。

茹支队长一拍炕沿:“太好了,这说明刘强没死,而且也没叛变,我们必须想办法去救他,来,大家商量一下解救办法。”

他亲自把皮革式文件包里的军用地图掏了出来,摊在炕上:“老龙,老崔,你们看,这是进出机场的唯一一条公路……。”

在通往机场的公路上,两辆汽车正在不急不慢的行驶着,前面的一辆是吉普,上面坐着一位身穿国民党军服的少校,开车的是一位伪军士兵,后面的一辆是卡车,卡车上坐满了美国兵,只不过卡车外面蒙着帆布,车外的人看不出来而已。

由于天冷路滑,汽车不能开得太快,突然,前面路上出现了一堆树木,横在公路中央,吉普车紧急刹车,只见汽车轮子在冰面上滑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车身也横了过来,后面的卡车也跟着制动,可是由于卡车的质量更大,滑行的距离自然也更长,一下撞在前面的吉普车后屁股上,把吉普车生生顶出去了老远,两辆车才停了下来。

卡车上跳下来好几个美国兵,来到木堆旁边,刚要开始搬开这些木头,突然从路旁的雪地里站起来许多人,他们端着枪包围上来,卡车上美国兵一看有人劫车,立刻开枪,打到了几个,可是这却引来了对方强大的火力,一阵子弹和手榴弹组成的弹雨把卡车里的美国兵全都送上了西天。

劫车的正是游击队。

简单的审了审两个俘虏,知道了国民党少校和和吉普车司机的简单情况,茹夫一支队长让崔科长和刘显堂分别换上伪军士兵和国民党少校的军服,坐上吉普车,一溜烟地往机场开去。

崔科长边开车,边对刘显堂说:“快,向后面的天上开枪!”

刘显堂端起司机座位旁边的卡宾枪,不停的向车后开枪,只不过枪口抬高了那么一点点。

后面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游击队把卡车炸毁了。

吉普车没开多远,很快遇到了前来接应的机场守备部队,因为接应部队不知袭击者的详细情况,不敢追击,只好掩护吉普车来到了机场。

卫兵领着“少校”刘显堂和“司机”崔凤俊来到了机场警备大队大队长办公室,刘显堂对大队长说:“少校先生,带我们一起过去审讯那个中共俘虏吧?”

身穿少校军服的美军大队长,正要开口说话,突然,门外有人答话:“刘显堂先生,别着急嘛。”

刘显堂和崔凤俊吃了一惊,只见从门外转进来了麦克团长,原来他早就乘直升机到了。

“怎么?又在共军里面干上了?你这个叛徒!”麦克团长狠狠说道。

刘、崔二人刚要拔枪反抗,被身边几个美军卫兵按住,缴下了手枪和卡宾枪并被绑了起来。

麦克示意留下刘显堂,命令卫兵先把崔科长关进临时牢房。

临时牢房就在三层楼房的地下室。

被押下来的崔凤俊见到了躺在地上的刘强,只见刘强身上衣服都被皮鞭抽烂了,脸上、手上都有淤紫的地方。

“刘强!刘强!”崔科长抱起刘强。

“你怎么也被抓住了?”刘强睁开眼。

“我和刘显堂化装来救你,不想被他们识破,他可能正被审讯,而我被关到这里来了,你怎么样?伤重吗?”崔科长问道。

“他们昨天晚上拷问了我一晚上,用皮带打我,不过没伤到筋骨,就是困。”刘强答道。

“还能活动吗?”

“应该没有问题。”刘强试着动了动胳膊。

“不用害怕,队长会想办法来救我们的!”崔科长安慰刘强。

过了一会儿,刘显堂也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送了下来。

突然,牢房外面一阵嘈杂,一个美军士兵喊道:“出来!”

一个班的美军士兵押着他们三个人出了牢房,来到机场一架直升机旁,原来麦克团长是坐直升机来的。

敌人想把他们三人转移到假仓里别动队队部。

麦克团长正坐在直升机里面等他们。

突然,一辆吉普车急速开了过来,上面下来几个人,有几个是美军士兵,有两个亚洲人穿着伪军的大衣,崔科长和刘显堂以及刘强一看,心里乐了,这两个人一个是钟国怒,一个是李波。

只见李波上前和坐在直升机里面的麦克团长“咕噜咕噜”的说了一阵,麦克团长就下了飞机,又命令把他们三个人押回了牢房。

回到牢房,崔科长用汉语问刘显堂:“刘先生,他们这是搞的什么名堂?”

“刚才我在飞机旁边听见李波对麦克团长说,游击队已经在机场附近准备好了,如果把犯人从空中运走,游击队将不惜一切代价把飞机击落,因此他们又把我们押了回来。估计会等天黑了再把我们弄走。”

傍晚,机场加强了戒备。

崔科长、刘强和刘显堂正在焦急的等待,突然,大楼发出了一声猛烈的爆炸,楼体产生了剧烈振动。

崔科长大声说:“来了!”

紧接着,机场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大楼的敌人纷纷往外跑,钟国怒和李波趁乱来到地下室。

“你们快上去,共军进攻了!”李波用英语对守门的两个美国兵命令道。

“你们无权指挥我们!”其中一个士兵用英语回答。

说话间,钟国怒和李波已经走近这两个美国兵,二人突然拔枪抵住哨兵,“砰,砰”两枪,两个大兵像口袋似的倒了下去。

枪声淹没在爆炸声中。

“干什么的?”楼梯口又下来一个全副武装的美国士兵。

“砰”钟国努转手又是一枪,士兵一下扑倒在墙上,慢慢倒地。

“快,砸开大锁!看我的!”钟国怒捡起地上的一支卡宾枪,猛的用枪托砸在了锁头上,大锁一下子被砸开,钟国怒冲进牢房:“同志们,快走!”

边说边把手中的卡宾枪递给了崔科长,刘强出门时,机灵的捡起地上的另外一支卡宾枪,大家正要往外冲。

“这么走可不行,我们必须穿上美国兵的衣服作掩护,趁乱出去。”刘显堂提醒道。

三人换上美军服装,戴上钢盔,拿上枪,乍一看,还真像美国兵。

5个人一起上楼,然后往门外走。

出得门来,崔科长等5人发现,大楼门口已经被机场的各种车辆围住,大概是美军为了挡住游击队的子弹而特意如此停放的。

机场上不时有飞机被子弹击中,但是子弹对于飞机厚厚的铝皮来说,根本不起作用,只有手榴弹或者是火箭弹直接命中飞机机体,才会引起飞机的爆炸,已经有几架飞机爆炸起火了,只可惜,游击队没有足够的火箭弹和炮弹,要不会有更多的飞机被击毁。

5个人上了一辆没有车棚的地勤车,钟国怒发动马达,全速开了起来,他也不选择道路,冲着铁丝网就撞了过去,也许这样距离最近,免得绕弯子。

等到车子撞开铁丝网,开出一段路以后,美军士兵才明白过来,马上转过枪口向地勤车射击,可惜,晚了。

钟国怒驾驶着地勤车已经冲进了夜幕中。

看到安全归队的5个人,茹支队长心里很高兴,总算是有惊无险。

“队长,你怎么知道崔科长他们2人被识破了呢?然后又派了钟连长和李台长去了。”刘强问道。

“傻小子,刘先生是国民党中校,结果进机场穿的却是少校服装,如果美军别动队有人到了机场,这个把戏不是很快就要戳穿吗?没办法,我只好请钟连长和李台长去了。”

茹支队长笑着回答。

“我现在还后怕呢,干报务工作我一点问题没有,可是这干侦察兵一点经验都没有,深入虎穴,心里害怕呀。”李波说。

“这不是也干得很好吗?圆满完成了任务。”茹支队长拍着李波的肩膀表扬道。

“只可惜呀,我们没有更多的火箭弹和迫击炮弹,否则,我们会把机场上的飞机全部打掉,免得这些飞机再耀武扬威。”旁边的龙副支队长插进来说道。

“没关系,以后机会有的是,起码我们保存了自己,没有伤亡,这就是最大的胜利。”茹支队长接着说。

大家纷纷点头。

茹支队长冲龙副支队长说道:“老龙,我们该转移了。”

“好的,我去通知部队。”龙副支队长转身下去。

游击队又出发了,准备去迎接新的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