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个100万 (十七 离开)

黑色的奔驰悄然驶进营区,一号来了。我过去请示工作,问他下午的结营仪式过不过去讲话,他说算了,合影的时候喊上他就行了。他问子弹数量统计出来没有,每期结营都有一曲重头戏,56式半自动冲锋枪实弹射击,大陆学生每人5发子弹,不收费。澳门、社会团体数量不限,每发5元,这一批一般报了10-15发,多的两个弹匣,涉及到实枪实弹必须要他出面才能搞掂,我把数量报给他,一号转身给南屏武装部打电话。

枪弹运上来,教官一字排开校枪、验枪、定好标尺,我对学员讲清射击要领、注意事项,下面早已按耐不住。“卧姿装子弹”教官们对准了百米外的纸靶,啾啾啾几声脆响,报靶的9、8、10探出头来,年轻的退伍兵比在部队更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机会,全神贯注几近忘我。久违的熟悉的火药味刺入鼻孔,深达胸肺,吸入,再吸入…….。第三期结营后下山轮休,我接到了在深圳大哥的电话,他让我过去顶他的职位,犹豫了几天跟一号通报了要走的想法,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回应,他说你决定了吗?我决定了,那你去吧。

02年开车到南屏工业园公干,看时间有多余就把车弯到了基地,迷彩的外墙斑斑驳驳,大院里静寂无声,操场上有荒草了。我停在门口按喇叭,三号竟然还在,他穿着背心在用铁丝固定吊脚楼的楼板,裸露的皮肤红中黑,见是我欢喜的拉着我的膀子二号、二号叫个不停。我问其它教官呢,走得差不多了,零号还来吧,来,一号呢?跑别的项目去了,可能基地要被警备区收回去,为什么?你走后,基地接了几批学生,有一个在山上荡吊床摔下来骨折,有一个在宿舍里打闹被吊扇打断了手背上的肌腱,一号没有即使处理,两家的老百姓开始以为基地是部队的不敢闹,后来怎么打听到里面的底细,胆一下就壮了,拉来记者到基地又是拍又是写,还到市里警备区去闹,影响一大其它学校就不敢来了,警备区也考虑到民办这条路可能行不通,收回去的可行性报告在研究中。这中间和这之后去过中山、深圳的国防基地,他们的投入和产生的社会效应远远大于珠海市国防教育训练基地,国防基地是一个浩大繁杂的政治工程,非一般的企业家可运作下来,协力单位就不下市政府、警备区、教委、民政、公安、学校,牵扯到的层面有军事、教育、后勤、法律、保险、日常管理等。一号虽然有很好的家庭背景,是个天才的活动家,但不是一个实干家,甚至他的周围缺少实干的人,缺少蝙蝠类的综合型人才,有些事情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不需要结尾,是个探索的过程。你有什么打算呢?我问三号,年底回家结婚,对象家里有台车跑岳阳,我过去跟班。进来坐一下吧,他拉着我,不了,我怕见到金组长、老罗他们徒生感伤。

天下小雨,车从金鼎出关,经中山过虎门转入广深高速,雨点拍打着车窗噼噼啪啪,夜的广深是车的长龙,前灯接着后灯,灯光迷离而暧昧,隔着一层玻璃猜不出来去的铁甲虫奔向何方,但我是与珠海渐行渐远了,我打开CD:

有没有一扇窗

能让你不绝望

看一看花花世界

原来象梦一场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输

有人老

到结局还不是一样

有没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

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

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

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要相信自己的路

红尘中

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触

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

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

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

请你不要不在乎

不是有很多时候允许自己动容,雨水模糊着外面的世界,心情觉得舒缓没有约束,恣意的泪水滑满衣襟。退伍的时候没有哭,那是一个父亲把儿子交给部队,这后生脾气犟,把他交给你们我放心;那是部队把我交给社会,这是一个合格兵,你们拿去大胆的用吧。朋友 别哭,失去故乡的游子把每一个对他有恩的地方当成故乡,故乡是长江水,黄河浪,一次次把他推到了更远的地方。如果有人看出来说你好像当过兵,我把这句话当成是褒奖,但我不会再刻意的以一个军人的姿态展现在社会面前,我将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领域里又从一名新兵开始起步。


(军事部份全部结束,后期将写的是在深圳的一些发展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