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二十章 电台故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清晨,崔科长带来了一位朝鲜老乡,把他介绍给了茹支队长。

“队长,这是我们朝鲜劳动党本地区地下组织的负责人,他送来了一份重要情报。”

“哦,是吗?”茹支队长和那位负责同志握了握手,结果崔科长递过来的一迭纸,打开一开,都是朝文的,茹支队长看不懂,又递还给了崔科长。

“是有关什么的情报?”茹支队长问。

“有关美军前线部署的情报!”崔科长回答道。

“是吗?那你赶紧找人翻译成中文,我亲自送到电台去,马上发报给总部和军部,必须让他知道这些情况。”

一小时后,崔科长把翻译好的电文拿来了,茹支队长接过电文,马上赶往电台驻地,刘强也跟在队长后面来到了电台驻地。

一进电台的小洞子,茹支队长和刘强发现大家都在忙碌,但不是在收发报。

“李台长,出什么事了?”茹支队长急切的问。

“电台可能坏了。”李波立正报告。

对于游击队来说,收发报机可是十分重要的设备,她是.游击队联络志愿军总部和42军军部的桥梁,是接受上级指示、向上通报情况、互相沟通情报必备的工具。

茹支队长赶紧问:“那找到毛病了吗?可以修好吗?”

“现在还不知道,也许是因为连日征战,不断颠簸的缘故,收发报机都出了问题。”李波向队长汇报说:“一是发报的电键好像有些问题,发报时老是不连贯,缺码、误码过多,造成总部报务员收报困难;二是耳机没有信号,很可能是收报系统也出了毛病。”

电台出了问题,那可不得了,那就意味着以后游击队可能失去上级的指示,孤悬敌后,成了一个聋子、瞎子和哑巴了,那还怎么在敌后打仗?

得知情况真相的茹夫一支队长,有点心急如焚了:“那怎么办?能修好吗?”

李波台长回答:“我们正在想办法。”

茹夫一支队长看了看四周,电台组的同志正在忙乎,也不好打搅了,就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木箱上:“那赶紧修吧!”

由于游击队的条件十分简陋,没有仪器仪表,只有一把木柄螺丝刀,几个备用电子管,一个备用线圈,一块电流表,加上电台组也没有配备机械员和维修员,使得维修工作显得十分困难。

报务员、摇机员都没有学过收发报机的原理,维修工作只能由受过正规训练的电台台长李波担任了,但游击队携带的是新型收发一体化的机器,对于这种新型收发报机,李波也没学过,好在他还知道收发报机的原理,所以,这一维修重任只能由李波来承担了。

李波台长让人找来一条宽约一公分、长约12公分的薄钢片,一头固定于一块小木板的前端,木板的另一端固定两个可以调动的螺丝,钢片夹在两个螺丝中间,接上电键插头,连接发信系统。

李波戴上耳机,用手左右拨动螺丝钉间的钢片,手感特别好,清晰而明快,而且发送速度也比以前提高许多,看来这种方法完全可以代替电键发出信号了,李波试了试,感觉每分钟发报速度应该在120个字码以上,可惜耳机里还是没有信号,无法验证发信机的好坏。

“怎么样?”茹支队长焦急的问。

“发信部分应该没有问题了,但是现在无法检验,因为收报部分也有问题,下面该修收报系统。”李波回答。

“别着急,仔细修。”茹支队长口里说别着急,其实他自己心里比谁都着急,他知道不能催促自己的部下,那样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心理压力,影响维修工作的正常进行。

“是!”李波边答应边继续修理,看来李波的心理素质也是非常好的,不愧是经过长期战争锻炼的军人。

只见李波操起电流表,按顺序先检查了电源部分,发现电源导线等都没有毛病,李波又用螺丝刀拆开机箱外壳,逐个的拔出电子管,换上备用管,依次用排除法检查每个电子管,发现耳机里还是没有信号,李波脑袋上都渗出了汗珠,看了看茹支队长:“队长,你是不是特别着急要发报?”

“哦,这里有一份4个’A’的情报,对我军二次战役的部署有直接关系,需要立即发出去,你看能行吗?”茹支队长问。

“我用盲发试试看,估计总部电台能收到。”李波蛮有把握的回答。

所谓盲发,就是指在收报系统出现故障而发报系统正常的情况下,盲目的把电文发出去的方法。因为总部和42军军部经常有值班电台负责接收游击队的无线电信号,所以这种方法应该是可行的。

李波回身对身边的摇机员说:“摇稳点,我开始发报!”

摇机员点头。

李波用新安装的“钢片”电键开始发报了,他先调好发报系统的频率,开始反复呼叫总部和军部,并用密码告诉对方:我的收报系统出现问题,这里有加急电报,请做好抄收准备。

等了一会,李波快速的来回扒拉钢片,很快把电报发完了,为了万无一失,他把电报连续发了四次。

“没问题,总部肯定能收到。”发完电报的李波似乎是在跟队长说话,又似乎是在安慰自己。

“好,不错!没想到,我们的电台台长在敌后也搞起了发明啊!”茹支队长鼓励李波说:“抗日战争的时候,有一次,我们电台的电键让鬼子给打坏了,结果我们是用老百姓家里的火筷子当电键把电报发出去的,你这个比火筷子先进多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李波答道。

李波定了定神,又接着往下修。

李波重新打开机壳,详细检查每个零件,还是没有发现哪里有问题,突然,李波手里的螺丝刀碰到收报系统里的高阻线圈时,耳机里意外的响起了“嗡嗡”声,真是幸福的声音,李波顿时感到一阵惊喜和轻松。

他又用螺丝刀碰了一下线圈,又出现了“嗡嗡”声,太好了,问题肯定出现在这里!只要找到问题的所在就好办了,这等于解决了问题的一半。

李波小心翼翼的放下螺丝刀,改用手指捏住线圈两端,使劲压了压线圈,看看是否短路、开焊,果然,耳机里又传来一片“嗡嗡”声,问题就出在这个线圈。

李波使劲用螺丝刀刮下线圈周围的焊点,把线圈卸了下来,仔细一看,线圈上的铜丝都已经松开了,其中有一段铜丝已经被烧结在一起,李波弯腰看了看主板上,幸好没有烧灼的痕迹。

李波把铜丝全部拉开,用剪刀剪掉烧糊的一段,再重新缠绕到线圈主体上,结果分成两节的铜丝已经不够长了,两段接在一起又不行,怎么办呢?

到哪儿去找这样相同粗细的铜丝呢?

“队长,现在就差这样的铜丝,如果能找到这样的铜丝,估计就能修好电台。”李波拿着铜丝对茹支队长说。

“什么地方有这样的铜丝?或者替代品?”

“如果要找到和这一模一样的线圈当然好,但是估计不容易,这是我们国内生产的新型收发报机,敌人肯定不会有,所以只要能找到一段同样粗细的铜丝就行,以前听说美国产的一种大卡车发动机上有不少这样粗细的铜丝,只要弄来铜丝就行。”李波说。

“刘强,马上把钟连长找来!”茹支队长吩咐道。

“是!”

不一会儿,刘强领着钟连长和另外一个人来了,钟连长没等茹支队长开口,先说话了:“队长,情况我都清楚了,刘强刚才已经给我说了,队长,我给你介绍一个人,”钟连长把身后跟进来的那个人往队长面前一推,“他叫田中一男,是我们营的技师,抗日战争时期他就是日本军队里的汽车工程师,被我们俘虏以后,转变很快,成为反战同盟的战士,后来,由于我们部队缺少汽车工程师,就把他补进了我们团,一直担任技师至今。他对日本和美国的各种汽车都很有研究,维修和驾驶都是高手,他说他能在美式汽车上找到那样的铜丝。”

“那太好了!”茹支队长边说边打量了一下这个日籍战士。

田中一男个子不高,1米65的样子,30多岁,显得很文静,他向茹支队长敬礼:“报告队长,只要能找到美式汽车,我就能找到铜丝!”

“很好!田中一男同志!”茹支队长还礼以后,又转身冲钟连长命令道:“钟连长,你带一些人,到公路沿线去搞一辆汽车,找到铜丝!”

“是!”钟连长带着田中一男离开了。

在一条南北向的公路上,一队南朝鲜军人扛着一个临时做好的路障沿公路走着,到了一个比较平直的地段,他们把路障横放在路中央,然后一队变两队,分开站在路障两边,路的中央站着一个少校军官,手里拿着红绿两面旗子,开始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

对,这就是钟连长他们,现在他要指挥大家完成队长交给的任务。

一队卡车开了过来,钟连长挥动手中的红色旗帜,让车队停下。

第一辆车上押车的军官拿出证件递给钟连长,钟连长简单检查了一下,挥舞绿色旗帜,放行了。

这时,一辆美式中吉普快速开了过来,车上坐着两个美国兵,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少尉军官,少尉军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田中一男冲钟连长点了点头。

钟连长会意,把红色旗子往路中间一横,中吉普“嘎吱”一个急刹车,车上的美军少尉气愤的站了起来,冲着钟连长“哇啦哇啦”大叫。

钟连长也不说话,用红色旗子招呼司机把车开到旁边,可美军司机根本不动弹,车上的少尉使劲的挥舞着手臂,好像在大骂,似乎在怪这些南朝鲜军队检查他们的车辆。

钟连长招手让少尉下车,少尉也没多考虑,双手一按车门跳了下来,冲着钟连长继续大骂,钟连长也不管他在说什么,一扔手中的旗子,两边的游击队员们马上包围了吉普,并把司机拉了下来,少尉一见这些南朝鲜军人真是胆大妄为了,伸手就拔腰中的手枪,钟连长哪儿等他完成拔枪的动作,一个扣腕动作,把少尉的手扭到背后,高高举起,少尉立马倒在地上,旁边很快上来几个人把少尉捆了起来,嘴里塞上毛巾。

少尉这才明白,这些人不是南朝鲜的人,而是游击队!

田中一男看见已经控制了场面,马上跳上中吉普,发动马达,把吉普开到了路边,熄火,然后跳下汽车,打开前盖,仔细看了看里面,娴熟的伸手拔下了几个东西往身上穿的伪军大衣里面一塞,又跳了下来,连车盖都没关。

繁忙的公路上又传来了汽车声,钟连长刚要下命令撤退,那个美国司机挣脱了束缚,高喊着顺公路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一个战士端起枪要射击,钟连长说:“不用开枪,我们赶紧撤!”

钟连长扯下少尉身上的军用皮包,把少尉往路边的沟里一推:“下去吧!”

很快,游击队消失在群山中。

茹夫一支队长看见田中一男拿来了那么多的铜丝,高兴坏了,赶紧和大家一起来到了电台组:“李波,你看看,这些铜丝行吗?”

李波接过队长递过来的好几捆铜丝,什么样的都有,各种粗细的,看来田中一男真是个有心人,怕一种铜丝不合适,多拿了一些。

李波挑选了一种和线圈上一样的铜丝,慢慢的、仔细的、紧紧的缠在线圈主体上,然后又找了一把刺刀,烧红了刀尖,趁势把线圈焊在主板上。

李波转身找到耳机,把插头插入收报机,有点迫不及待的马上向上级呼叫,耳机里传来了熟悉的“滴答滴答”的信号,李波顿时惊喜万分,冲茹支队长一点头,意思是修好了。

茹支队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来问题解决了。

李波拿起铅笔,正在赶紧抄收上级发来的电报信号:“加急电报已经收到,你们提供的情况十分重要,对我军第二次战役作战将起到重要的帮助作用,感谢游击队全体同志!”

李波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猛的摘下耳机站了起来,双手把电文交给了茹支队长。

茹支队长看完总部电报,心中也是十分高兴,一方面是及时把电报发了出去,二是电台修好了,他紧紧握住李波的手,亲切的说:“谢谢李波同志,谢谢大家,祝贺大家成功,感谢你们!”

站在一边的钟连长、田中一男还有刘强,都笑了。

茹支队长放开一支手,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张纸:“李波同志,这里还有一份电报必须马上发出去,这是钟连长他们刚刚从美军通讯军官手中缴来的,是关于东线美军进攻时间的电报,请你马上发出去!”

“是!请首长放心!”

一束束电波穿过云层、带着游击队员们的心血飞向了北方的崇山峻岭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