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七年,难忘我们的铁哥们“老班长”

szw1976 收藏 45 18368
导读:[原创]当兵七年,难忘我们的铁哥们“老班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创]当兵七年,难忘我们的铁哥们“老班长”


说起那时我们的“老班长”其实他并不老,19岁参军,当兵5年,做了3年半的班长,资格算是老的了,连队里都是这么的叫他,而且他也特别的喜欢别人这么的叫他,我们也就跟着叫开了。


是“老班长”使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解放军


铁血的“老班长” 训练严苛


“老班长”是连里的训练尖子,也是团里的优秀训练标兵,还是几项军事训练记录的保持者,军事素质那是没的说,所以在他手下当兵的我们可就惨了,别的班每天上午训练2个半小时,我们班就要3个小时,别的班站队列1个小时,我们班就要多出20分钟,别的班跑步10000米,我人班就得多出3000米,总之我们班的训练强度永远比别的班要大。训练中跑慢了,“老班长”就会从后面对准你的屁股来一个飞脚,让你随着身体的惯性就跑上去了,刚开始时,我们班在训练场上晕倒的人是最多的,人倒下去了“老班长”都是用他的土办法解决,拿一块湿毛巾,沾上凉水,往脸上一敷,捏着人中,一会儿就醒过来了,然后站起来接着练,你想休息是绝对不可能的,越野急行军时,谁要是掉队了,或是跟不上了,“老班长”就会拽着你的胳膊跑,直到目的地才放手。我们的那一个训练要是不达标的话,那你可就要吃“小灶”了,他单独的训你,这是最难受的了,我们的胳膊扭伤了,你不能休息,腿不是好的么,那就练跑步,脚扭伤了,胳膊和手不是好的么,那就要练上半身的运动,总之,你就是不能歇着。训练中我们从没看过“老班长”笑过,总是扳着一幅脸孔,那是一张铁血的脸,在他的训练中,你不能叫苦,换来的是更重的训练,也不能叫累,换来的是一顿训斥,你还不能得病,在我们的“老班长”这,就是轻伤不下火线,只要你能站起来,就得出勤。而且“老班长”的训练标准总是比要求的标准要提高一些,至少得达到他的要求才行。用我们“老班长”的话说就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严酷训练的结果是我们班一直是团里的“模范训练尖刀班”


强势的“老班长” 不惧领导


“老班长”的强势在连队里是出了名的,要是问谁敢跟连长和指导员对着干,任何战士的第一反应就是“老班长”,无论是谁是要是不对“老班长”的心了,或是他认为你的想法或作法不对,那他就敢冲任何人扯嗓门儿,别说是连里的官,就是副团长也吃过我们“老班长”的苦头。


原先,我们班有一个走后门来的战士,不幸的分到了我们班,杖着他的家里跟我们团的副团长有点关系,平时就是不可一视,训练不热心,干什么牛轰轰的,他这一套“老班长”就看不惯,从来不管连长的招呼,该整就整,该收拾就收拾,最后把那小子整的不行了,跑回家,不来了,结果被“老班长”给报了一个逃兵上报。正赶上副团长到连里检查工作,“顺便”问起了这事,找老班长谈话。说:“老班长”体罚战士,不把战士当人看。刚开始老班长还忍着,后来要老班长去向那小子道歉,这下可捅了老班长的火山口,我们不知道那天老班长那天都说了什么,反正听别人说,屋里都是老班长的大嗓门儿,有人说老班长都骂娘了,连长和指导员在外面垂胸顿足,最后看到的是老班长脸红脖子粗怒目圆睁的摔门而出,门上的玻璃都震碎了。俱说,副团长连饭都没吃就气呼呼的走了,当晚,连长和指导员来作工作,结果,我们在外面又亲耳听到了老班长的怒吼声,弄得连长和指导员灰溜溜的走了,最后的结果是,那个战士调了连队,老班长也没得什么批评,最主要的是那个副团长从此在也没来过我们的连队,事情也就不了了知了。从此“老班长”的大名便如雷贯耳了。


护犊的“老班长” 保护战士


“老班长”护犊,这是全连队的人都知道的,“老班长”手底下的兵,他自己怎么说都行,但就是容不得别人说。他自己怎么处罚都行,但容不得别人指手画脚。无论是谁,只要是欺负了“老班长”的兵,那他就是捅了马蜂窝,不整出个一二三来,那绝不完事。


“老班长”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们在外面不能吃亏,要是让人整住了,那就对不起我了。有一次,我们班帮炊事班卸车,我们卸完车,顺便抓了几根黄瓜和几个西红柿吃了,没想到被路过的司务长看到了,对我们便没轻没重的一顿狠K,我们越解释,司务长越来劲,最后,我们跟司务长吵了起来。“老班长”赶来了,问明了情况,对司务长说:“小气巴拉儿个啥,不就吃几根黄瓜几个西红柿吗?也不值得让全连人都知道吧”,三班全体集合,回宿舍,齐步走。站住,有你这么当班长的吗,战士犯了错误不但不管还纵容,找连长去,班长一听来气了,怎么着,你还得礼不让人了,屁丁儿点事,值得你这么叫吗,你怎么知道我回去不说,别乱打报告……,结果为了我们班长和司务长顶了起来,两个大老爷们都动手了,吃亏的是司务长,最后,连长来了才被拉开,“老班长”为了这事被关了三天的禁闭,并作了检查。从此以后,我们班到哪都好使了,因为我们有一个“顶事”的班长。


不光在连队里,就是在外面,我们也出过几次事,都是班长赶到助阵,就算是进了派出所,也都是班长顶着,反正基本上是没事。


柔情的“老班长” 关心战士


别看“老班长”平日训练严苛,但训练结束后,他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你好的不得了,我和战友私底下给他起了个外号:“两面人”,有时候我们跟班长开玩笑,若是班长把平时的柔情用在训练上,那我们就烧高香了,对此“老班长”总是淡淡一笑。


刚进军营那会儿,我们这些新兵蛋子,没有一个不想家的,是“老班长”一点点的开导我们,给我们讲他们那的故事,讲他当新兵时的趣事,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安慰自己的小弟弟,一天的训练下来,“老班长”对我们的伤处是一清二楚,到了宿舍“老班长”就搬出自己的小药箱,什么创可贴、红药贴膏、云南白药、跌打酒就全来了,该用什么“老班长”头头是道,俨然是一个骨科医生。每次都让我们由恨生爱。刚开始站岗时我们都不习惯,总是“老班长”替我们站完剩下的大部分时间的岗。班中的战友生病了,“老班长”总是送来战友最爱吃的饭菜。战友张晓枫得肺炎住院,“老班长”白天抓训练,晚上就去医院陪张晓枫,半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圈,战友王友林屁股长脓包,挤脓水、换药、换纱布、端屎端尿的事都是班长一个人包了,而且还尽量的陪王友林谈心。这样的事举不胜举,班中战友的生日,“老班长”都记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到了日子,过生日的那个人就会有一个难忘的烛光生日宴会。战友们战友的家里有什么难事,“老班长”也总是第一个出来替战友想办法。“老班长”也经常的找我们谈话,排解我们心中的不快,慢慢的我们对“老班长”就无话不说了。


凄情的“老班长” 母亲病重


“老班长”的家在一个小县城里,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母亲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这也是我们日积月累的从班长的嘴里套出来的。因为班长从来没有正式的跟我们说过家里的情况。有一段时间,我们发现“老班长”总是闷闷不乐的,有时候还自己一个人愁眉苦脸的,更有的时候在夜里还一个人掉泪,我们问他,他也不说,后来在整理内务的时候,我们从班长的床底下看到了班长的家信,才知道原因,原来班长的母亲病又发作了,这次不做手术不行了,可是家里又拿不出那么多的钱,眼看医院的通知一天天的接近,就是筹不到钱。我们在一起商量着给班长筹点钱,帮助班长一下,但有战友说:直接给班长绝对不会要的,所以我们就背着班长把自己全年的钱凑在了一起,将近20000元,以班长的名义邮到了班长的家。过了几天,休息日的那天,“老班长”请我们吃饭,席间,班长说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开始我还纳闷儿呢,后来一合计指定是你们,谢谢你们,“老班长”给我们敬了一个最庄重的军礼,眼时涌着泪花,却努力的不让他掉下来。从头到尾都不得是班长一个人在说,说着说着,班长哭了,我们这是第一次看见班长哭,那天,“老班长”喝了很多的酒,说了很多的话,也哭了很长时间。“老班长”给我们一人一张借条,上面写了班长向我们借钱的数额,却没写日期,班长说:“这钱算是我借的,现在我不能还,以后我一定会还的,”无论我们怎么劝,“老班长”都推脱了。回来后,我们背着班长反借条都烧了。


老班长转业两年后的一天,我收到了“老班长”寄来的1760元钱……,我把它存在了银行里,现在已经变成3000多块钱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早请精华及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