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迟暮

wrhustwr 收藏 9 31
导读:[转载]迟暮

涂生倦了,歪在一把古老磨得发亮的藤椅中,晃啊晃啊,晃着晃着就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那个时候,他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年轻又带些将要成熟的男人气味,事业正是有了眉目的时候。他年幼就随着父亲,被迫早熟的成长,七八岁就炒得出几个简单的菜,缝缝补补也能凑合着将就。每日里总喜欢望一望余辉,似乎可以感受特殊的温暖。他经常骑着父亲那辆大号的单车,飞快地穿梭在近处乡间的小路上,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所有的烦恼也就随之远去了。

父亲没有什么文化,老实勤俭地带着他,教他最多的便是做人的道理,做人最重要的几点就是要厚道,要讲信用,要没有害人之心。其次父亲十分关注他的学习,他现在印象最深的总是这样一副场景:父亲点起一根烟,离他不远不近地坐下,守着他完成功课。好象少年时代的每一天都是那样的度过。

他眼望着父亲一天天渐渐变老,皱纹深的埋得下种子,头发也灰成一片,涂生心里难过,觉得今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让父亲过上好日子。他不由地发起奋来,每次考试都只为了父亲的微笑。

夜晚的时候,他偶尔失眠,想起离他而去的母亲,他怨恨她的背叛。少年的眼泪倔强的流不下来,心里却充满悲伤。他为此很怕面对人,不愿意和别人深谈自己的一切,他很孤独,从而也被人孤立。生活就那样平淡的走过,每一天都没有新意,读书、干家务、读书、睡觉。父亲是唯一可以深一步交流的人,可他渐渐有了少年的心事,他的迷惘、他的向往、他的感情,他只有望着余辉的时候似乎有一丝解脱。

自从母亲离开,他随着父亲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跟随打工的父亲,还好,父亲被正式招进了那家厂子,他不用漂泊,安稳地走过了年少时光。生活那样索然无味,他在现实之中毫无知觉地失去了做梦的翅膀。现实是最重要的存在,活的有出息才是最有意义的。所有令他孤独的人,当望到他成功的一天,就是一群低级的俘虏。

到了那个时候,他要让父亲骄傲地俯视那群当年不尊重他们的人,他要带父亲游遍山山水水,毫无衣食之忧安度晚年。他把这些打算藏在心底,狠命地学习,一蹶不振的时候这个想法就足以令他重新振作。

涂生长到十四岁的那年,父亲由于有着叶落归根的想法,要调回从前离开的那个城市。

火车上挤满了人,空气中是一种窒息的潮热和汗臭,他被夹在过道的地方,人多的居然不能够坐到一块空地,他疲困极了,想要央求父亲给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但是看到父亲一样倦累的模样,他只好强撑住太阳穴的暴痛。

他那个时候完全还算得上是个孩子,回忆使得现实也跟着喘不过气来,下了火车,又倒了汽车,下了汽车,又马不停蹄徒步走了两个小时。那是怎样一条泥泞的雨后小路啊,父亲背着两个硕大的包袱,手中还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他瘦弱的肩头也扛着两个大包,沉重的负担使得本来不那么遥远的路,连滚带爬走了两个来小时。

当他抵达他的家时,他傻呆在远处不能前行,他不肯相信那样简陋破旧的两间屋居然就是他的家。两岁的离开,未能给予他准确的记忆,他本来的坦淡忽然象被扼住了喉咙,他的失望一下子沉进了心底,慢慢移动沉重的步伐,整理起满是灰尘的老屋。

不久,父亲再婚了。

继母带着两个弟弟,蛮横无理的脾气使得涂生变的愈加沉默了,他低头帮着父亲做力所能及的事,之余就是埋在书中。家庭的负担渐显出来,待到高中即将毕业的时候,父亲希望他最好读个师专,砸铁卖锅也会供出他,只是盼望他早日独立。

涂生添着志愿表,平生第一次觉得心揪,痛如一只毒虫,啃得他难以承受。他干脆就选了家跟前的无名的学校,等到接过父亲零碎不整的学费时,他发现自己打算放弃出人头地的梦想了,赚钱养家比什么都要紧了。

他昏昏沉沉过了两年,分到了近郊的一所中学教英文,月末领下工资,马上把多头送到父亲手中,父亲昏花的眼光中,似乎有些水,可是笑着拍着他的肩说,儿啊,你吃上了皇粮,爸这辈子就放心了。

涂生心里说不上高兴,也没有满足,他走进东房躺下,躺了一会儿拾起外套,中饭都没有吃就跟家人说是学校还有事,匆匆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树叶开始变黄,风也有些漠然的感觉。

学校的宿舍挤着三个男人,交流都很浅淡,别人怎么看都是青春无忧,听歌、打篮球,打牌、去近处爬山……涂生翻来覆去充满着一种莫名的焦躁,每天眼望着台下那群天真的孩子,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老化,他没有兴趣跟孩子们讲书本之外的话题,他只是严谨自己的教学,除此之外他在孩子眼里,已完全是不可靠近的了。

他从前不晓得自己确切的理想是什么,好象是该读一所好的大学,有一份收入乐观的工作,哦,不,现在看来也许那样和目前也相差无几,为什么呢?为什么别人可以和他一样的现状,快乐的生活,而他却不能?不能,他强烈地感觉他不能。

两个弟弟的学习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几乎还同时地产生了厌学的情绪,被迫般天天混日子,只待混个中学文凭,在家父母都管不住,只有在他冷冷的面前有些收敛。家人看不到他们的希望,只等他们长大一些出去做事了。父亲这个时候的一天,一个人喝起闷酒,托人把涂生从十几里外的学校喊了回来,继母回了娘家,家里就父亲一个,父亲足足喝了六盅,用手掌抹了嘴,叹然道:爸现在算三个孩子,爸糊涂啊,糊涂、糊涂!你不该待在这个穷地方啊,爸,对不住你啊!你这辈子,就认了命吧,不要想不开,人嘛,平平安安就是福,过两年娶个媳妇,娶了媳妇,你这心就塌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