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黄龙飞被闹钟“叫”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迅速的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黄龙飞就走到了外面的的客厅。书桌上放着一份午餐,黄龙飞在打开电脑后,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李明翰肯定已经去接泰老了,现在他们在新加坡,黄龙飞是以尚武旅游为借口到的新加坡,已经有一个月了,当然,为了掩人耳目,黄龙飞还是与几个新加坡的商业伙伴谈妥了几笔“小生意”,确实是小生意,对现在的黄龙飞来说,几乎什么生意都只能算是小生意了。

当黄龙飞刨下最后一口饭的时候,电脑才启动好。心里嘀咕了一句,应该换台更好的电脑之后,黄龙飞就迅速的把电脑连接上了东京外汇交易所,看起了现在的行情。黄龙飞年轻的时候做过几年的外汇证券分析师,虽然现在界面变得更花俏,变得更复杂了之外,并没有难道黄龙飞。

显然,小马(马亿,电脑网络高手,协助几名金融专家在泰国的金融公司发动这次代号为“黄金龙”的金融袭击行动)他们已经开始了。虽然在这,黄龙飞看不到东京外汇证券交易里面那些惊慌的工作人员与投资者。但是他确实的感觉到了这股巨大的“风暴”已经开始在东京的上空肆虐了。

本来按照一个月前订下的计划,他们应该首先在纽约开始。因为那里才是世界金融中心,是美国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中国最大的敌人的经济心脏。但是最后,在一周前,计划进行了一点小小的变动,发起地点改在了日本,原因有好几点。

首先是资金的问题,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拿出了两百亿来支持黄龙飞,而黄龙飞自己与泰若升也筹集了近一百亿的私人资金加入到袭击中来。但是自从上个世纪末的东南亚金融风暴,以及墨西哥金融危机后,美国已经大大加强了国家对金融市场的干预能力。而那些经济专家在分析了之后,认为要想发动一次可以对美国起到伤筋动骨的金融袭击的话,至少要动用超过八百亿美金的资金来进行。而现在黄龙飞与中国政府一时还拿不出那么多来。而且要想把这么多钱洗干净,并不是件容易与简单的事情,毕竟世界首富都才那么点资产,而且还有大部分是不动产。如果将这么多钱集中到黄龙飞身上,让他一个人承担的话,肯定会出问题。虽然用这三百多亿发动一场袭击,也能够伤及到美国,但是效果并不怎么理想,所以黄龙飞决定要先到别的地方去吸收点“营养”,通过在世界上这个金融大“雪场”中多滚几下,等自己手中的雪球变得更大后,才砸向美国。选择有两个,欧洲与日本,因为只有这两个地方才有足够的资金让黄龙飞增强自己的实力。

为什么要放弃欧洲,而选择日本呢?最主要的就是日本这段时间的经济情况并不怎么好,如果受到袭击的话,政府进行干预的力度要小得多。最主要的就是日本在与中国闹翻了之后,作为日本以前主要的海外投资市场的中国,一下就对日本“关上了大门”。虽然这不是中国政府发动的,而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反日货行动。但是当一个十四亿人组成的民族团结一心办一件事情的时候,那破坏力有多大,是难以想象的,而想要让日本经济出点毛病,更是只用弹弹手指就够了。用一位激进的年轻经济专家的话来说,只要中国对日本的进口减少到50%,日本马路上的汽车都会减少一半以上了。而这次,日本在这一个月中,对中国的出口降低了70%以上,而且那些把主要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的日本企业的收入更是呈直线下降。虽然只有短短的一月,也迫使日本政府启动了紧急失业补助基金,为那国内增加的几百万失业人口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所以,在日本自身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好的时候,它不愧是一个极佳的目标。当然,这更是落井下石的举动,给日本经济“冬天”再加上了一层厚厚的“霜”。从个人感情上来说,黄龙飞都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而为什么要放弃后周呢?虽然黄龙飞对欧洲那些国家的态度并不恶劣,但是最主要的是,欧洲现在已经形成了共同的金融市场,如果欧洲把他的实力发挥出来的话,比日本要强多了,比美国也弱不了多少。而且现在欧洲因为最先开始抢占中国因为日本资本撤离而留下的空间(中国政府也用了各种办法开展与欧洲的合作,并且故意冷落与美国的合作,这更加把欧洲拉向了中国这方,让欧洲的经济与中国开始了“蜜月”。这点从中国政府组织的五大航空公司向欧洲的空客订购了价值上百亿的一批一百多架的大型干线客机就能看得出来,当时中国政府是拒绝了开价更低的美国波音公司,而选择了价格稍微高点的欧洲空客。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空客也相应的转让了一部分技术),所以欧洲现在并不是个袭击的理想目标。也没有必要闹着同时惹火几大势力的必要来得罪欧洲了。

最后,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黄龙飞也想响应国内的潮流,通过这次金融袭击,来次规模最大的反日行动。这点王一林代表的政府以及周国辉他们军方那边并没有明确表态一定要针对日本。但是那些帮助黄龙飞分析金融市场走势的年轻经济专家肯定都是“少壮派”的,国内的情况也影响到了他们做出的分析,而这又影响到了黄龙飞最后的决定。

在这种有意,无意的安排下,这场金融风暴的中心,自然转移到了日本的脑袋上。

黄龙飞去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之后,又打开了国内最大门户网站,网松的主页,开始浏览起新闻来。那些外汇与金融市场上的事情,黄龙飞并不担心,也没有必要担心,担心也没多少用。黄龙飞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样,放出来的这只“金融妖怪”他现在已经收不回去了。所以还不如轻松下,看看国内与世界最近的新闻,晚上自然有结果报告上来,到时候操心也不迟。

……

近腾光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按照时差,这时候黄龙飞还在床上睡觉呢)。因为昨天晚上喝得太多了,近腾今天请了病假。就算日本人再敬业,但是在这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也没多少人有工作的激情了。近腾还很特殊,因为他做的是金融代理投资方面的工作,平时也不一定要到交易所去上班,在家里就能够很方便的处理业务,现在发达的通信技术,已经模糊了工作与生活的距离,这就是所谓的“自由职业”吧。

“叮铃……叮铃……叮铃……”电话响了三声后,正在进行着每天起来后第一件工作——清理肠胃的近腾才听见。

“妈的,是谁啊,这么烦人!”近腾骂骂咧咧的提着裤子,小跑着出拉,接起了电话,还没等对方说话,就吼道:“你他妈的是谁啊,如果不能给出个正当的理由,我要杀了你!”

……

当近腾听对方说完的时候,嘴巴已经张大了,拉着裤子的那只手也松开了,裤子滑落到地上,他都没有感觉到。

“好的,我马上来,十分钟!”近腾放下电话,这时候,他已经固不上只拉到一半的大解,就这么套上了裤子,迅速的穿好衣服,拿上自己的工作包后,冲出了家门。

近腾不是东京人,所以他只能在东京租房子。为了工作方便,近腾住的地方离外汇交易中心只隔了两条街区,最近的小路也只有一公里左右,平时只用花不到五分钟时间就能够小跑到交易中心,但是今天,近腾却“跑”得非常吃力,根本就跑不起来。

这里是东京的中心,对这个拥有超过两千万人口的超级大都会来说,中心意味着更加繁华,人流更加密集。显然,现在正是这样,但是却有点出人意料的密集了。

近腾下楼后,才发现外面的主干道上已经塞满了汽车,这让他打消了坐车过去的念头,长长的车龙从街头到街尾,耸动的,惊慌的人流,好象是大地震到了一样,让近腾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所有人都有点惶恐,他们的目标很一致,都向着交易中心走去。这些平时斯斯文文,做什么都有条不紊的高级白领,金融投资者,这时候,再也没有了一点的礼貌样。全都是焦急的样子,好象身后有一头猛兽在追着他们,或者赶着回家灭火一样。

近腾一路上与所有人一样,在人群车流中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前进。当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挤进快要被人流冲破大门的外汇交易中心的时候,已经是他出门后二十分钟的时候了。

“上杉,上杉君!”近腾几乎是靠着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的耳朵才让他回过头来,近腾马上又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快告诉我,我的那几笔交易怎么样了?”

“别急,别急!你先看看这个,我先把这几笔买卖处理好!”上杉说着,就把手中的一份资料与一张报纸揣到了近腾的怀中,然后又赶紧举起右手,对着前面的受理人员做了个抛出的手势,同时大声喊道,“放,全放了!”

近腾被来回涌动着的人群挤到了墙边,这时候才能够安静下来看看手中的东西。他先拿起了当日的东京经济日报。头版上,最醒目的地方印着一排巨大的粗体黑字:金融风暴袭击日本,经济开始崩溃!近腾手一软,报纸滑落到了地上。等他清醒过来看到手上黑色的墨迹时,才明白这张报纸增发的,看来才从印刷厂送出来。

近腾定了定慌乱的心神,看起了同事加好友给他的那份内部资料,也是金融交易所最近的行情。当看到86那两个句大的红色字体的时候,近腾的神经在瞬间崩溃了。脸色一下变得如同纸手中的纸那么白,眼睛中已经没有了一点的神色。而这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脚也不听使唤的带着他向着楼上走去。他不知道他现在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肉体已经与灵魂分离……

“近腾,近腾君,你去哪?八嘎,你小子干嘛啊?”上杉看到近腾向楼梯走去,正要准备去拉住他,但是看到手中还有一叠的汇票,忍了忍,又转过身来,大声对着上面的受理员叫道,“抛,全帮我抛了,快点!”

当上杉处理完手中的所有汇票后,再寻找他的好友近腾的时候,才发现近腾已经不在了。

“啊,什么?外面有人要跳楼,快去看看,报警了吗?”

听到旁边一名交易员的这句话让上杉绷紧了神经,马上向交易大厅的门外冲去。而这时候,原本还在拥挤着的人群都头向上看着楼顶。

当上杉抬起头来的时候,才看到在交易所大楼的天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寒风中摇摇欲坠,那不是近腾吗!?上杉一急,赶紧喊道:“近腾君,你干什么,快下来……”

“你是他的同事?”

上杉正在焦急的跺着脚的时候,被后面的一人拉了一下,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交易所的保安警察,赶紧回答道:“是的,我是他的朋友,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需要你去帮帮他!”那名警察说完,已经不由分说的把上杉拉着向交易所里面走去。

“怎么了,他怎么了……”上杉很快就反应过来,跟着那名警察小跑着进了电梯,心里却在疑惑着,近腾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啊,这样的金融危机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损失是有,但是……但是也没有必要寻短见啊!

当上杉被带到屋顶上的时候,才发现近腾正在在天台的边缘上,几名交易所的保安警员正在想办法慢慢靠近他。

“警官,我应该怎么办?”上杉定了定神,小心的问了一句,就又把目光落在了近腾的背影上。显然,现在近腾的神志是清醒的,是那种绝望后的清醒,只能更绝望,

“你现在想办法与他交谈,拖延时间,等到别的警察来了就好了!”那名警察说完,就把上杉向前面推了一下,自己却退了回去,同时嘴里小声的骂了一句,“该死的,怎么在这个时候堵车,要死也要找个地方啊,不要损害到大日本的声誉,正是败类!”

“近腾,近腾君,我是上杉,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想不开!”上杉说着,已经向前面小心的挪动了两步。

这时候,近腾转过了头来,他已经是泪流满面,见到上杉正向自己走来,马上歇斯底里的吼道:“不要,不要过来,我完了,我完蛋了,彻底的完蛋了!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不,不要跳,我这就不过来!”上杉赶紧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说道,“近腾君,你有什么麻烦可以告诉我啊,不用这么做,没人会完蛋的,我们不都活得好好的吗?”

在后面听到上杉这些话的那名警察嘴一张,心里暗暗骂道:真是个白痴,这人难道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吗,这不是在将别人向下面推吗?应该转移话题,说点别的啊。但是他也错怪了上杉,上杉又不是谈判专家,在这措手不及的情况下,能够叫一个普通,没有一点心理学经验的年轻人怎么说呢?

而这时候,近腾显然变得更绝望了,一边哭泣着,一边说道:“不……不,不!你不知道的,我完蛋了,我欠了一屁股的债,我这辈子都还不了,还要被那些高利贷追杀,我完蛋了,我彻底的完蛋了。”

见到近腾没有注意自己,上杉小心的又向前移动了两步,见到近腾抬起头来又看着自己的时候,赶紧停了下来,同时说道:“近腾,你不要激动,有什么好完了的啊,我们也不用负责,我们没什么好完蛋的啊!”

“不,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近腾说着,已经用手捂着了脸。上杉也利用这个时机赶紧向前走了几步,距离近腾只有五米了,见到上杉这么机灵,那名警察也不再在心里责备他。而这时候,近腾突然放下了双手,看到上杉又走近了,赶紧吼道:“不要,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跳了!”

看到近腾已经处于极端绝望的精神状况,上杉赶紧站在了原地,但是一见到近腾在不自觉的向后退着,上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马上叫道:“近腾,不要做傻事,我不过来了,你不要再后退了!”

近腾好象没有听到上杉的话一样,一边慢慢的后退着,一边绝望的说着:“我完蛋了,我借高利贷炒汇市,现在汇率崩溃了,我完蛋了,我欠下了一辈子都还不完的债,我彻底的完蛋了。你不要管我了,上杉君,多自保重吧!”

“不……”见到近腾说完,就身体向后的从天台上跳了下去,上杉大叫着已经冲了上去。

一切都已经完了,当上杉爬在天台边缘看下去的时候,近腾已经砸在一辆轿车上面,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血水四溅的尸体。

上杉在地上爬了一会,才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同时,看到地上有一张纸,也拣了起来。当他看到手上这份借款合同上面那个巨额数字后,一下也明白为什么近腾会寻短见了。近腾肯定是利用自己在帮助客户炒汇市的机会,从高利贷那借了一笔钱,自己也加入了进来。本来看现在的行情,日圆一直走跌,所以抛售日圆,买进美圆,肯定能够在几天内就大赚一笔。等到日圆走强的时候,再用手中的日圆换取美圆,又能赚上另外一笔。但是日圆走强来得太快了,快到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准备。今天早上一开始,日圆就开始坚挺,就如同擦上了印度神油一样的坚挺。这让那些手中还捏着大把美圆的投资者几乎破产。特别是那些日本的投资者,他们要想赚钱,就必须把手中的美圆换成日圆。当日圆与美圆的比价由123变到86的时候,几乎没人不会破产。而像近腾这种依靠借高利贷炒汇市的小市民,走向自毁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当上杉还在想着的时候,肩膀已经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来才发现那名警察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赶紧就把自己手中的那份合同递了过去,同时说道:“警官,我……”

“没什么,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那名警查看了看合同后,就收了起来,然后又问道,“你知道他的亲人的联系方法吗?”

“这个……我知道,我会帮助你们通知他的家人!”上杉说完,见到自己已经没事了,这才拖着惊慌疲惫的身体向天台的出口处走去。

……

“呵呵,泰老,我说得没错吧,这次保证赚钱!”黄龙飞笑着,已经与同样笑得灿烂无比的泰老碰了下杯,喝光了杯中的极品葡萄酒后,才又说道,“泰老,这次到新加坡来,是准备扩大原有的生意,还是准备进入新的行业呢?”

“呵呵,小黄,你可真会开玩笑,有你在这,我还来投资,那不亏本才是怪事呢!我也不过多赚了点钱,总要出来花消吧,不然赚了钱也没用呢。”泰老赚了大钱,心情也非常舒畅,对黄龙飞那善意的玩笑也不在意了。拍了下黄龙飞的肩膀,他才又小声的问道:“黄总,我们什么时候收手,应该适可而止啊!”

“泰老,这事情你就放心吧,有我在,难道还怕会出事吗?”黄龙飞诡异的笑了起来,又把嘴伸到了泰老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这次我们要干就要干一票大的,赚足之后,才撤离。放心,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肯定没问题。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难道你认为我会做亏本生意吗?”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见到黄龙飞这么有信心,泰老才终于放心了。

这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小李风风火火的就走了进来,一边扬着手中的报纸,一边说道:“黄总,泰老,快来看看最新的日本报纸吧!”

“哦,你怎么搞到这些报纸的?”黄龙飞惊讶的接过报纸,瞟了一眼就递给了旁边的泰老。上面的内容,他已经在传播速度更快的网络上看过了。

“我才让人从最近的一架日本飞过来的班机上找来的,怎么样……”李明翰一看到黄龙飞严厉的眼神,马上认识到自己高兴得过头了,差点就说漏嘴。

泰老大概看了下,虽然他的日文不怎么好,但是还是看懂了上面的意思,叹息了一口,说道:“哎,真是个脆弱的民族啊,已经有五十八人自杀,疯掉的不下千人,脆弱的民族……”

看不出泰老是高兴还是什么感情,但是黄龙飞马上就把着泰老的肩膀说道:“呵呵,泰老,难道你不高兴吗?管他那么多做什么,我们有钱赚,不就好了吗?”

泰老惊讶的看了黄龙飞一眼,好象与他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但是想到大家都是商人,当然最看重的就是赚钱,也就欣然的点了点头,他确实很高兴。

“好了,小李,可以叫外面上菜了,赚了这么多钱,我们可要好好的大吃一顿,不然就对不起自己了!”黄龙飞眉飞色舞的说道,又拿着酒瓶帮泰老满满的倒上了一杯。

小李笑着走了出去,他并没有因为他们今天晚上是在拿那些被逼得自杀的日本人的血在为自己犒劳而感到一点的不自在。就算要他去真正的喝日本人的血,他肯定也不会有半点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