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十八章 解救百姓

fujinglei 收藏 5 62
导读:奇兵 正文 第十八章 解救百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东仓,是原朝鲜北方的一个较大的村庄,总共有二百多户村民。


战争前,村里建立了以李伟男为里委员长的行政组织,也建立有以李伟男为首的劳动党组织。


平时,李伟男带领全体村民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然后把成品运到大城市,换成钱,回来再继续扩大再生产。


只可惜,战争打破了村民们安逸平静的生活。


李兆武,原来是东仓最大的一个地主,也是当地封建性的天道教青友党的一个头目。


日本占领时期,李兆武领着三个儿子横行乡里、欺压百姓,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他们还逼迫村里所有壮劳力为他们家打工,建造了村中最豪华的砖瓦房,形成了一个庄园式的地主大院。


日本投降时,李兆武狼狈的带着三个儿子仓惶逃向南方,先是在汉城住了几年,通过积极活动,李兆武混入了当时南朝鲜汉城保安部队,当上了中队长,人民军进攻汉城,他们父子四人随伪政权逃到了朝鲜最南端的长兴。美军仁川登陆以后,他们四人又随美伪反攻部队一路打到了老家,李兆武也被提升为保安部队的大队长。


在美伪军的大力支持下,李兆武父子以一个保安中队为基础,再纠集当地的一些地痞流氓,成立了总共有200多人所谓治安队(相当于中国的还乡团),并把队部设在了他们原来居住的那个大院。


一回到家乡,李兆武就疯狂地反攻倒算,把几乎所有的乡亲都抓了起来(只有里委员长李伟男带了几个人及时逃了出去),关进了地主大院。


李兆武在自己的庄园里设置了刑堂,经常从人群中拉出几个人,进行严刑拷问,企图问出李伟男和所有其他劳动党党员的下落。坚强的东仓人民宁死不屈,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招供。


到了晚上,荒淫无度的李兆武让人从关押的人群里面挑出年轻漂亮的姑娘或是小媳妇,送到他的房间,供他淫乐。他的三个儿子及其治安队的军官也各自挑选一个自己认为漂亮的,拉到自己的住处,实施强奸。


最受苦的要数里委员长李伟男的妻子,她不仅白天要受治安队员的严刑拷打,晚上还要惨遭那些治安队员的肆意蹂躏。


一天晚上,李兆武提审李伟男的妻子,倔强的她不但不说出丈夫的去向,反而扑向审讯她的李兆武,在李兆武的肩头咬下一大块肉来,李兆武负痛之下,拔出手枪,一枪把李伟男的妻子打到在地,可是这一枪并没有打在要害,只打在肚子上,鲜血流了一地。


李兆武气急败坏,大喊:“把她给我脱光衣服,捆起来,扔到村外去,冻死她!”


治安队员们七手八脚把已经奄奄一息的李伟男妻子扒光了衣服,用麻绳捆起来,再往嘴里塞上了一些破布,一路拖到村口,随手一扔。


可怜的女人,光凸凸的躺在冰冷的荒野上,跑不能跑,喊不能喊,几个小时以后就冻死在村口。


……


刚刚送走方虎山他们,游击队队长茹夫一和大家一起回到自己的住处。


说心里话,与方虎山在一起呆了将近一天的时间,茹夫一很佩服这些朝鲜人民军: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仍能保持如此旺盛的斗志,坚持在敌后打游击,不仅消灭了不少的敌人,而且为北朝鲜保留了一支有较强战斗力的部队。


临别时,茹夫一代表游击队送给了人民军一些粮食、药品,还送给了他们一些电台专用电池,使得他们能随时与总部联系了。


为了表示谢意,方虎山他们就把缴获的10颗60迫击炮炮弹和1具美式90型火箭筒送给了游击队。


茹夫一刚要上炕休息一会,8号联络点负责人领着几个朝鲜男子进来了。


紧跟在后面的一个男子,有1米80的个子,脸膛黝黑,明显是经过长期野外劳动所致,原来他就是李伟男,是通过劳动党地下组织介绍过来的。


“队长,这是东仓里委员长,李伟男,他们村里的治安队特别嚣张,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能不能派部队去解救一下?”


茹支队长赶紧下炕与李伟男等握手,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也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


李伟男通过崔科长翻译说:“队长同志,我们村里的老百姓都让地主恶霸李兆武关起来了,天天有人受到拷打,有些劳动党员都被敌人杀害了,快去救救他们吧!“


茹支队长握着李伟男的手说:“委员长同志,不要着急,把情况给我们几个详细说说。”


……


龙副支队长在炕上铺开一张地图,让李伟男指出东仓的位置。


崔科长用手量了一下:“离这里大概60公里。”


茹支队长看看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怎么样?”


龙、崔二人点点头。


茹支队长接着说:“好!部队马上集合!目标——东仓!“


很快,游击队集合完毕。李伟男和他的几个村民在前面带路。


“出发!”茹支队长下令。


部队迅即出动。


茹支队长心里明白,必须尽快赶去消灭李兆武这帮匪徒,解救被羁押的群众,否则,老百姓很有可能惨遭毒手。


通过几个小时的急行军,游击队很快就到了东仓村村口。


茹支队长刚要下命令让队伍停下,急匆匆走在队伍前头的李伟男被一个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往前扑倒在雪地上,还好没有摔伤。


迅速爬了起来,李伟男感觉刚才拌他的那个东西好像有点软,不像是土坷垃。他走了回来,蹲下身子,借着月光和雪地的反射光看清楚了:这是一具裸体女尸,头发蓬乱,双手紧捂着在胸前,像一只虾米似的蜷缩着,已经冻死了。


李伟男把女尸翻了过来,扒拉开脸上的头发,仔细一看,愣住了:这不是自己的妻子吗?怎么会死在这里?还被脱光了衣服,绑着双手?这一定是李兆武这个畜牲干的!


悲痛与愤怒一起涌上李伟男的心头。


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抓住茹支队长的手,疯狂的用生硬的中国话大喊:“队长,快给我一支枪,我要报仇!”


茹支队长早已命令队伍停止前进,刚才我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心头也对匪徒们如此卑劣的行径感到愤怒。


旁边和李伟男一起来的村民轻声告诉茹支队长他们几个人,这个女尸就是李伟男的妻子。


听见李伟男愤怒的喊声,茹支队长轻轻拍了拍李伟男肩头上的雪和土:“好的!好的!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大家一起帮你报仇!”


茹支队长话音刚落,从附近“啪!”的打来一枪,正中队长肩膀。


茹夫一在倒地的同时,把李伟男也拽倒在地。


游击队呼啦一下全部卧倒。


钟国怒看见一个土包后面火光又是一闪,幸好这枪没打着人,钟国怒顺手就掏出一颗手榴弹,“呼”的一下扔了过去,一声剧烈爆炸以后,土包后面没了动静。


这是治安队放出的暗哨。


不一会儿,村里响起了枪声,游击队被发现了。


倒在雪地上的茹支队长用右手按住了左肩血流如注的伤口,忍住疼痛,大喊:“老龙,老崔,不要管我,我们已经暴露了,快组织部队进攻,迅速拿下村子,救出群众,再晚就来不及了!”


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看着地上负伤的支队长,又听听村里越来越密集的枪声,真有点不知怎么办好了。


忽然,从人群后面挤进来一个人,大家一看是刘显堂,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药瓶,举在手里,大声冲龙、崔二人说:“你们快去指挥部队行动,把队长交给我,我愿立军令状,要是我治不好队长的伤,你们回头拿我试问!”


龙、崔二人满意地转身指挥部队攻打村庄去了。


一直和刘显堂在一起的邓国昌,带着一脸疑问跟着队伍走了。


刘显堂让刘强找一个背风的地方,把雨布铺在地上,垫上一件伪军的棉大衣,再把队长抬上去,上面盖一条鸭绒被。


刘显堂解开茹支队长的大衣,剪开左肩伤口处的内衣,然后用嘴咬开小药瓶的塞子,把瓶子里的白粉都抖落到伤口上。


不一会儿,伤口停止了流血,刘显堂向刘强伸出一只手。


“你,你,你要什么?”刘强正惊奇的望着这一切,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刘显堂向他要什么。


“你们志愿军的急救包!”刘显堂提醒说。


“哦,哦,哦。”刘强慌忙从上衣口袋拿出急救包,递给刘显堂。


“队长,你别担心,没伤着骨头,过几天就好!”


“老刘,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呢?”刚才疼痛难忍的茹夫一同样对眼前的一幕惊奇不已。


“再躺一会,你就可以活动,不过不能太激烈。”刘显堂嘱咐说。


“好!好!好!”茹夫一一连说了三个“好”。


“老刘,你用的是什么药?这么神奇?”茹夫一问道。


“云南白宝丹!”


那边,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正组织部队攻打治安队最后在堡垒——地主大院。


游击队包围了大院,大院四个角上新建了四个小炮楼,里面的机枪疯狂地向外扫射。


“把60炮和火箭筒给我调来!”龙副支队长喊道。


机炮连长领着几个战士把这两种武器都搬了过来。


“老崔,我用60炮敲掉正面这两个炮楼,你带人用火箭筒干掉后面两个炮楼如何?”


“没问题!”崔科长麻利地带了几个射手绕到背后去了。


龙副支队长问机炮连长:“有把握吗?别伤着院里的群众!”


“放心吧!”机炮连长答道。


只见机炮连长伸出右手,竖起大拇指,眯缝着眼睛,简单测了一下距离和方位,然后亲自操炮,用两脚夹住迫击炮的炮管,伸手接过战士送过来的炮弹,往炮管里轻轻一放。


“咚!”


近了。


机炮连长紧接着又发射了一枚炮弹,这次是准确地落在西南角炮楼的顶上,“轰!”的一声,把炮楼顶盖掀上了天,第三发炮弹直接打进了炮楼里,炮楼给炸飞了,机枪也哑巴了。


机炮连长把炮口稍微转了个角度,用同样的方法把另一个炮楼也趁势送上了天。


大院后面也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估计崔科长他们也得手了。


“冲啊!”龙副支队长一挥手,游击队员们如离弦之箭冲了上去。


李伟男手里拿了支卡宾枪冲在最前面。


游击队用手榴弹炸开大门,冲进院子一看,一幅惨烈的景象出现在眼前:大院东面四间房里关满了人,只有李伟男他们几个能辨认出来,被关押的人都是劳动党员、党员家属、人民军家属,敌人在房前挖了两个大坑,准备活埋这些被关着的人。


李兆武发现游击队攻打大院特别是四个炮楼被炸以后,马上下令把4个房间里的人员往大坑里推,当大门被炸开后,这些狠毒的治安队员已经来不及填土活埋这些人了,就残忍手榴弹炸、用冲锋枪扫。


游击队员一见此情此景,真是怒火万丈,纷纷端起手中的枪向这些施暴的治安队员狂扫,有的敌人离得近,就直接用刺刀给捅死了。


游击队员们逐屋、逐个角落搜索和追歼这些残敌,特别是李伟男他们几个人,根本不接受敌人的投降,一概射杀。


大家赶紧放出被关押的群众,救出还在大坑里的村民。


被救的村民们一个个饱含热泪,纷纷过来与游击队员们拥抱致谢,场面十分感人。


掩埋了烈士的遗体,包扎了受伤的群众之后,游击队趁势举行了全村村民大会。


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让赶过来的茹支队长给大家讲活。


茹夫一也不推辞,跨上一个土堆:“朝鲜同胞们,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来帮助你们打击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今天,解救你们的是中朝联合游击支队,这位就是你们人民军的崔凤俊同志。”


忙着给茹支队长翻译的崔凤俊马上向四周挥了挥手。


茹夫一接着讲道:“现在,美帝国主义和李承晚匪帮打到了你们的家乡,你们应该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反抗他们的侵略,反抗他们的蹂躏,和敌人斗争!”


尽管受了伤,但茹支队长的声音依然很洪亮:“我要告诉大家,美伪军横行霸道的日子长不了,我们几十万志愿军和人民军就要打过来了,请大家放心!”


“李委员长呢?”茹夫一找开了李伟男。


“我在这儿!”从东北角那个被炸毁的炮楼上传来李伟男的应答声。


原来,李伟男报仇心切,到处在搜寻李兆武和他的三个儿子。刚才在大门口的时候,李伟男就看见了李兆武的尸体,已经被手榴弹炸死了,李伟男不解气,又用手中的卡宾枪对准李兆武的尸体狠狠地补了几枪,激战中,李伟男抓住一个治安队员询问李兆武三个儿子的下落,治安队员告诉他:“李兆武的三个儿子和保安中队中队长一人守一个炮楼,刚才已经被炮弹炸死了。


李伟男不相信,带着几个人挨个炮楼寻找他们的尸体,终于找到了,他的心也放下了。


听见大家都在叫他,李伟男从炮楼上下来,走到茹夫一支队长的面前。


“委员长同志,请你把村民们都安置好,同时迅速组织起你们自己的武装,保护你们自己的村庄,保护好村民。”


“好的!”李伟男回答。


茹夫一又对龙副支队长说:“老龙,把缴获治安队的枪支弹药还有粮食,拨一部分给李伟男同志,哦,还要帮助他们恢复村里的秩序,救治一下伤员。”


“是!”


一场解救百姓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