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十七章 巧遇友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元山港附近的一条公路上,十二辆大卡车正打着大灯,全速往南开去。


坐在最前面一辆车上的茹夫一支队长突然命令停车。


12辆都停在路边。


龙副支队张、崔科长跑步上来。钟连长也站在一边。


“老龙,老崔,命令部队下车,先往西步行前进,然后再沿山路往南走,到8号联络点去。”


“好的,免得敌人醒悟过来顺着公路追我们。”龙副支队长说。


“那我们去组织部队下车,赶快离开公路。”崔科长也说道。


“好,快去吧。”茹支队长又招呼站在一边的钟国怒:“钟连长,你带几个人,开最前面那辆车,顺着公路往南开,引诱敌人,掩护大部队撤离,其余的车,我马上让人开到山沟里隐蔽起来,注意,确定无敌人追踪以后,到8号联络点找我们。”


“是!”钟连长敬礼后跑到第一辆车旁边:“一班,给我上!”


“联络员,请你坐到驾驶室!和我们一起走!”


侦察连的1班12个战士迅速登车,尖兵排长也要跟着上车,钟连长拦住了他:“你别上,你和队长他们一起行动,保护好队长!”


尖兵排长放下已经抓住了车帮的手,立正回答:“是!”转身跑去帮助茹支队长他们隐蔽汽车去了。


钟连长坐进驾驶室,亲自启动汽车,打开车灯,继续往南开了下去。


大概开了半个小时的样子,突然汽车前面腾起几股爆炸的烟雾,应该是手榴弹的爆炸引起的。


遭到袭击!钟连长脑子里马上闪出了这个念头。他用脚一下把刹车踩到了底,随即关闭了车灯。


“快下车!”钟连长赶忙招呼联络员下车。


车上全班战士很快也下了车,大家躲在车厢底下,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有几声枪响,但是能看见出来是冲天空放的。


子弹是从公路两边射来的。


看样子是遭到了伏击。


几个战士伸出手中的枪正要还击,钟连长制止了他们:“不要开枪!现在情况不明,再说我们现在穿的是伪军衣服,很可能误伤对方。”


战士们伸了伸舌头,又把枪缩了回去。


钟连长对联络员说:“你喊喊话,问问他们是哪一部分的?”


“喂——!,你们是哪一部分的?”联络员大声用朝语喊道。


山坡后面传来一句,同样是朝语:“你们是哪一部分的?”短促而有力。


“我们是韩国第3师的!”


“放下武器!你们被包围了!”那个声音严厉地命令道。


联络员回头看看钟连长:“怎么办?”


“很可能是自己人!同志们,我们慢慢站起来,把枪举过头顶,一个挨着一个出去,不要反抗。”


钟连长下令。


钟国怒第一个站了起来,联络员和另外12个战士也跟着站了起来。


突然,从公路两边呼啦一下站起来许多黑影,风一样扑了过来,迅速把钟连长他们举在头顶的枪支全部缴了。


“跪下!”黑暗中有人用朝语喝道。


借着月光,钟连长他们看清楚了,这些人都穿着朝鲜人民军的服装,尽管衣衫褴褛。


“同志!我们是自己人!”联络员高兴的说。


“谁和你是同志?你们这些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一个高大的黑影走了过来。


黑暗中,有人从背后踹了联络员一脚,联络员负痛跪了下来。


其他人也跟着跪下来。


钟连长确定对方是人民军以后,说话了:“同志,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来朝鲜和你们共同打击美帝国主义的!”


钟连长用汉语说道。


高大的黑影停了一会,也用汉语问道:“你们真是中国人?”


“是的!我们是志愿军总部派出的中朝联合游击支队,是深入敌后打游击的,也包括寻找阻隔在敌后的人民军!你们是……?”


“你先不要问,都跟我走。”高大黑影用汉语说完又用朝语对他们的人说:“撤!”


人民军押着钟连长他们14个人离开了公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军,来到了一个小村庄。


经过2道门,钟连长被高大黑影带进了一个大木屋。


这个木屋刚才从外面看的时候,只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没有一丝光亮,可进到屋里以后却是灯火通明,几盏马灯挂在木头墙上。木屋的窗户和大门都用破棉被和旧大衣给封死了,怪不得在外面看不见一丝亮光。


几个人民军军官坐在炕上,有的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上。


“你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钟连长看清楚是一个瘦瘦的、身穿人民军少将军服的人用汉语在问他话。


“是的!你们是人民军吗?”钟连长心里一阵高兴,大概是找到人民军大部队了。


“这是我们师团长,方虎山将军!”领他进来的那个高大黑影介绍说。


钟连长一看,是一个长得很英俊的人民军中校。


钟国怒也不知道方虎山是谁,不过他知道师团长、少将可是朝鲜的高级军官,没想到在敌后能见到这么大的人民军军官。


“你们入朝多少人?”少将继续问。


“总共有6个军,3个炮兵师!”


“总司令是谁?”


“彭德怀!”


“你们游击队又过来多少人?”方虎山越问越快。


“500多人!牺牲了200多,剩下200多。”钟连长也加快了回答的速度。


“队长是谁?副队长是谁?”


“队长是42军125师副师长茹夫一,副队长是125师375团副团长龙虎臣和人民军第12师团作战科科长崔凤俊,哦,还有一支游击队,由375团1营和朝鲜孟山郡委员会、宁远郡委员会组成,125师副政委王淮湘任支队长兼政委,375团团长赵立贤同志任副支队长。”钟连长准确的说出了两支游击队的领导人。


“同志!你们终于来了!!!”


方虎山激动的从炕上蹦了起来,一把抱住钟连长,有些哽咽的不断重复着:“你们终于来了!!!”


被抱住的钟连长有点手足无措:“首长,首长,别哭,别哭!我们过来帮助你们来了。”


他象哄孩子似的哄着方虎山。


也难怪,方虎山师团长率领自己的部队一直打到韩国南部的釜山地区,是朝鲜人民军中打得最远的部队。没想到,被美军抄了后路,包了饺子,运输补给中断,与上级和友邻都失去了联系,他只好带领部队一路游击往北撤退,2个多月没有见到其他部队的同志,现在,他不仅见到了自己的同志,更重要的是见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知道中国出兵帮助他们来了,他能不高兴得流泪吗?


方虎山松开钟连长说:“你不知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6师师政委,,去年9月份带领部队回到朝鲜,见到你们,我心里高兴呀!”


方虎山继续问:“你们和游击队怎么汇合?他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预定在西南方向的8号联络点集合,他们正从我们的西面向南运动。”钟连长回答。


“那好,我们就去那儿等他们。”方虎山说。


再说茹夫一支队长率领游击队往西走了一会以后,进入了山区,马上折向南,借着月光往前走。


尖兵排长带领1个班的侦察兵在前面开路。


突然,尖兵排长感觉到有几个人与他们平行地往前运动,排长挥手让大家停下来,静静地听了一会。


他轻声对侦察兵们说:“注意,附近有人!”


“你去通知队长他们,做好战斗准备,其余的人和我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侦察班悄无声息的朝有脚步声的地方摸去。


对面5,6个黑影似乎也发现有人追过来了,赶紧就地卧倒,并滚进了一个小山洞。


可惜,他们滚进了一个很浅的死洞子。


尖兵排长指挥全班包围了山洞。


双方僵持着,互不说话。


侦察兵想开枪,可是又怕别的敌人发现,想喊话吧,身边又没有翻译。


“排长,我看这些人个子不高,很可能是伪军,我们不如用汉语喊话,让他们投降,因为朝鲜人里面有很多人都懂汉语。”一个战士建议。


尖兵排长点点头。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你们被包围了,赶紧扔出武器,出来投降!”尖兵排长同低沉的声音喊道。


洞里没有动静。


尖兵排长又喊了一遍。


过了一会,里面有人也用汉语回答:“你说你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可你们穿着伪军的服装,怎么能证明你们的身份?”


里面的人说我们是“伪军”!难道他们是?


外面的侦察听了,一时也没了主意,是呀,如何证明呢?


尖兵排长想了想:“有了!”


只见他迅速脱下里面的志愿军服装,又取出一包中国的“哈德门”香烟,包在衣服里面扔了进去。


里面亮起了一小片亮光。似乎是在检查扔进去的服装。


“同志们,我们是朝鲜人民军,是自己人!”里面的人又说话了。


这回轮到侦察兵们不相信了:“那你们如何证明?”


里面也传来脱衣服的声音,不一会,从里面扔出来一套人民军的服装。


“快出来吧,同志们!”看完服装的尖兵排长高兴的喊道。


5个身穿破破烂烂人民军服装的人从洞子里面钻了出来,他们都拿着转盘冲锋枪。


“同志!”


“同志!”


两拨人互相拥抱到了一起。


不一会,茹支队长带领部队上来了,看见这5个人民军战士,心里很高兴。


“就你们几个人?”茹支队长问。


“不,大部队在后面,我们是前面的尖兵,刚刚接到命令,让我们赶往8号联络点,说是要与志愿军汇合。”一个人民军战士回答。


茹支队长明白了,这一定是钟连长他们遇上了他们的大部队,要不这5个人民军怎么会知道8号联络点?


“好了,大家注意了,加速前进!”茹支队长命令。


“你们5个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也是往那儿去的。”茹支队长对5个人民军战士说。


很快,两支军队在8号联络点汇合了。


第一次在敌后见到自己的同志,游击队队员们和人民军战士们都感到非常兴奋,大家跳啊、蹦啊、欢呼啊,互相拥抱在了一起。


钟连长带着师团长方虎山来到茹夫一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跟前,,没等介绍,方虎山和茹支队长就拥抱起来了,然后又与龙副支队长和崔科长拥抱。


东方人的礼节中本来是没有拥抱的,可他们确实是高兴极了,就借用了西方人表达感情的方式。


钟连长在一旁介绍说:“队长,方师团长原来是我们解放军第56军第166师师政委!”


“哦?是吗?我们是42军的,你是56军的,更是老战友了,都是四野的嘛!”茹支队长高兴的说。


两双大手又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老方,你们辛苦了!”


“感谢!感谢啊!这么久了,我们一直被敌人围追堵截,吃的也没了,弹药也光了,电台也被打坏了,和兄弟部队的联系也中断了,见到你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呀!”方虎山摇着茹支队长的手说。


“老方,我们这里有两部电台,一会儿你用崔科长他们的那部电台和人民军总部联系一下,他们也一定很想知道你们的近况,知道你们的下落,他们也会很高兴的。”茹支队长说。


“那感情好,那就多谢你们了!”方虎山感激的说,言语中还带有一点中国东北的口音。


“嗨,老方,谢什么吗?我们不都是一家人吗?说谢就外道了。”茹支队长也带了一点东北方言。


方虎山心里一阵热乎乎的,这么久了,除了冰冷的山野、凶狠的敌人之外,没有人帮助过他们,什么事都得自己操心,连晚上睡觉都不得安稳。这回好了,遇到了志愿军总部和人民军总部派来的敌后游击队,而且又有了电台,马上就可以和上级重新取得联系,方虎山能不高兴吗?


不一会儿,崔科长命令自己手下的电台向人民军总部发出了一份电报,在电报中简要叙述了第6师团在敌后的作战情况,并请示下一步如何行动。


人民军总部很快回电:很高兴与你们取得联系,你们在敌后的作战行动是成功的、妥当的,尽管与总部失去了联系,但你们随后采取的游击战术,挫败了敌人的一次次围剿,体现了朝鲜人民军高度的勇敢精神,你们不愧为朝鲜人民的英雄,是祖国的功臣!


在电报中,人民军总部要求方虎山他们尽快撤向北方,同时人民军总部将通报志愿军总部,请求前线的志愿军各部注意策应并接应人民军第6师团。


电报中,人民军总部简单介绍了不前的战争形势、敌我双方的部署情况,并未第6师团指明了一条可供参考的北归之路。


不久以后,方虎山在中朝游击队和前线志愿军部队的帮助下,顺利撤到了中朝边境朝鲜一侧的江界市,开始了休整。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鉴于方虎山在敌后的表现,于1950年11月15日,授予他为“共和国英雄”称号,同时授予他国旗勋章第一级和第二级金星纪念章,成为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第一个双重共和国英雄!


不久,方虎山又被提升为中将,并率领新组建的朝鲜人民军第5军团开赴前线,开始了新的征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