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奇兵 午夜鬼影 午夜鬼影2

深山含笑 收藏 1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6/


戏曲散场时,已近午夜,邓伟业刚走到他的卧室正要开门,却见那扇老式的木门“吱呀”一声,竟自己打开了,那吱呀的声音,分明是门轴磨擦门坎的声音,便显得特别的悠长,像一个特别痛苦挣扎的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声音,他感到有点奇怪,他跨入房内,正要去看的时候,却从门后面突然转出一个高大的人来,身形非常之快,穿着一件长袖子的黑色长袍,那袖子似乎很长,随着那身影的一闪,那袖子就像一阵黑色的风,一飞而过,几乎擦着邓伟业的脸。那天晚上邓伟业本来喝得有点醉,看戏的时候还是恍恍惚惚的,走回来的时候,他似乎觉得酒已经完全醒了,但突然晃出的这个黑影感到不可思议,他想也许是他喝酒醉了的幻觉,这时,邓伟业的酒似乎被完全吓醒了,他使劲地晃了晃头,拨出手枪,走到屋外,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有围墙边的那棵苍老的橘子树上的半边残月,撒下清冷的光辉,突然他觉得他自己的后背被一个什么东西猛的拍了一下,他感到一阵酥麻和一阵胀痛,等他转过身却见那个穿黑色长衫的身影,正一动不动的直挺挺的伫立在他的身旁,触手可及,他猛然抬头却看到那恐怖的青色的脸上有两只黑洞洞的大眼睛,似乎还闪着绿光,两颗白色的弯弯的牙齿,在清冷的月光下闪闪发光,邓伟业的心一紧,但他必竟是军人出身,立马提出枪,那个身影却不见了,他又觉得后面的肩膀上被重重地拍了一掌,几乎摇摇欲倒,他猛然转身那个穿长衫身影竟又站在他的面前,他猛的开枪射击,连续发出两梭子,这时那个身影又无影无踪了,他抬头时觉得自己睡房的屋檐上舞蹈起来,十分的阴森可怖,邓伟业又是一枪,那个身影又立马不见了,他的警卫以及邓大钟的家丁听到枪声,立马赶了过来,邓伟业惊魂不定说:“有人冒充鬼,给我搜!”但却什么也没搜到,整个院落顿时笼罩着一种恐惧的气氛,邓大钟的老婆吓得怔怔的,一个劲的念着阿门陀佛。


邓大钟也提着手枪,带着家丁四处搜寻,搜到一个转弯处突然邓大钟也觉得身后有一个手掌在重重的拍他的肩膀,拍了左肩又拍右肩,他回过头时却发现一个高大的穿黑衣服的身影,一幅狰狞的面孔,青面獠牙,高高的矗立在他的面前,他妈啊一声大叫,浑身颤抖,他提枪的手似乎僵硬了,那个青面獠牙的恶鬼,轻轻地拿走他的手枪,他却没有任何反抗,然后把一只白色纸鸽扔在他的胸前,飘飘而去,整个院落顿时火把通明,那红红的火光,把整个邓家庄渲染得比秋天的夕阳还要灿烂,还要凄凉。


第二天清早,邓大钟的老婆起床时,却发现自己的床边撒满了黄色的纸钱,她一声惊叫,两个丫环把她扶住,她才站稳了一些,邓大钟和邓伟业一个晚上都没睡好,邓大钟拿着那只白色的纸鸽,走出卧室看到满院的竟然都撒满了那黄色的纸钱,那黄黄的颜色,像深秋的风吹落了一层树叶,衰衰黄黄的,虽然整个院落满是人,但总觉得凄凄惶惶的,邓大钟拿着那只白色的纸鸽对邓伟业说:是不是真有红军的冤魂呢,太可怕了,他想那冤魂也太厉害了,竟然把自己的枪也下走了,而邓大钟的老婆竟生起病来,浑身发烧,并且感到头像一双大手卡住了一样痛,带了一个紧箍咒似的,整个人都烧得迷迷糊糊的,她叫丫环把邓伟业叫过来,喃喃地说道:你们不要去挖红军的祖坟了。邓伟业看见母亲病得不轻,想想昨天晚上古古怪怪的黑影, 也感到十分奇怪,在他母亲的目光的注视下点了点头,第二天,邓伟业就带着他的警卫连到宝庆去会合他的从长沙赶来的部队,又一起奔赴长沙了。(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