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日心经 第一章初遇双煞 第三章初遇双煞3

江南第一愤青 收藏 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41/


大门外停着一辆警车,三角眼把我们带上警车,他们两被关在后箱,可能因为我是目击者,待遇比他们要好些,呵呵!一路无话,只是三角眼用余光打量了我几次。很快车就开进了夫子庙派出所。


“进去吧!”在走到派出所后面的一个小房间外,三角眼对他俩说。小房间很简陋,里面只有三张长条椅靠在墙边,最豪华的是一扇防盗铁门。两人相对看了一眼后走了进去,“哐”铁门被关上了,三角眼用钥匙把门锁上后邪邪的笑着:“等会有人来问你们口供,等着吧!”我看了一下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安慰的眼神跟着三角眼上了楼。


把我带到二楼的一间看上去象审讯室的房间后,让我坐在办公桌的对面,用强光灯照在我的脸上使我眼睛眯了一下,“说吧!你和你的同伙为什么要在那闹事啊?”他忽然问我,刚刚上来时我在楼下的《光荣民警榜》中我看到了三角眼的资料,他叫卢联军,三十五岁,是这个所的副所长。


我楞了一下,真厉害啊,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上来就先把帽子给我带上了,性质都变了,我说什么还有用吗?“卢所长,您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我只是目击证人,怎么就是他们同伙了啊?”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我告诉你,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想清楚啊!”卢所长打着官腔洋呼呼的不紧不慢的说,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你不是他们同伙,你怎么可能从一开始就这么注意他们的事,你以为你是在看美女啊,你说的那些也太不足为信了吧!”


我有点恼了:“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是我靠的近,又正看着舞台上跳舞所以看的很明白啊。”


“那是你说的啊,可是舞厅保安说的是他们在舞厅借酒闹事,在利用跳舞的时候沾人家女孩便宜,而田老大他们看不过去上前劝止,却引起纠纷结果被他们打伤,你看人家说的多有逻辑啊,你说我们取证时会相信谁啊?”说完藐视的看了我一眼,“最关键的是人家有好多证人,就是那个被非礼的小姑娘也愿意来做证。你却是唯一的反证人。你还有什么话说啊?你必须给我老实交代!”


“啪”桌上的烟灰缸被他狠狠的当惊堂木了。我惊讶了一下后又平静的看着他,心中却怒火滔天:“这就是陷害啊,那个叫什么田老大那边连问也不问就全部送医院了,而这位象毒蛇般的卢所长就把整件事给定性了,也不知道这个很逻辑的故事到底是舞厅保安说的还是他自己帮编的,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对我们是很不利,现在我也只能把我和那俩倒霉孩子连一块了,我想说不认识他们都不行了,算了!我本来就就是来挖底的,就继续看他们怎么表演吧!


这时门开了,进来的是刚才送人进医院的其中一个警察,他走当卢所长跟前。附耳对卢所长嘀咕了一会,在我的天耳神通下他们的对话一句不落的全进了我耳中。


“所长,田老大和有个叫犀牛皮的给整惨了,医生说要做手术,估计是内出血,其他的几个也都是伤筋断骨,这两小子下手真黑啊!嘿嘿”


“那你问过那两小子情况了吗?查清他们的底子了吗?”


“查过了,他们一个叫范之伟,一个吴传波,都的鼓楼区人,没什么背背景,只是两人都曾在河南少林武术学院呆了五年,听说因为表现很突出还被少林寺的一个武僧收为俗家帝弟子,范之伟去年回来还拿了个全省武术冠军,而吴传波今年刚回来。”


“哦!原来是两个学了几天功夫就不知死活想行侠仗义的毛小子啊!那你有没有问清楚他们为什么管那件事?”卢所长冷笑一声后又想起什么问道。


“问过了,原来那个叫吴传波的有个表弟叫李利,是跟田老大混的。这小子被田老大用白粉控制了帮他们卖点散货,前段时间这小子把田老大的货自己私自用了一些,没钱填上被田老大派人打断一条腿,吴传波回来后看到姑妈家一贫如洗后追问得知这个情况后,就约了自己师兄兼死党范之伟来想教训田老大,还想断了他的生意不让他害人。基本就是这样了。”


卢所长沉思了一会拿起桌上的中华丢了一颗给那个警察后低声道:“小王啊,今天的事可大可小,你和其他人打个招呼,全当不知道这件事,谁要是漏出点风声我就让谁不好过。恩!在低声恐吓了一下小警察后再小声说道:“这个小子是目击者,你把他马上带去二号拘禁室,让五子教教他不要乱说话,让他长点记性后明天把他放了吧!我一会还要去医院看看情况。”交代完了回头冷冷的盯了我一会道:“小子,算你走运,我们查过了,你不是他们同伙,但有可能得了人家好处在作假证,今天就把你留一晚,明天你要是想清楚说了实话就放你走,否则~~哼哼~~~!”冷笑两声后,对王警官道:“你把他带下去吧!”


我一副平静的样子让边上王警官诧异不已,心中嘀咕:“在卢头手段下下还没见这种人呢?一般要么歇斯底里的狂喊乱叫,要么垂头丧气的自认倒霉,象这种毫不在乎的还是第一次见。嘿!算了!管那么多呢,还是把他带到那魔鬼拘禁室锻炼一下吧,说不定要不了一会他就顶不住!”


“走吧!”在跟着王警官走过卢所长身边时我仔细的盯了他一眼:八字眉、三角眼、突颧骨果真一副奸相,三十多的人还一脸青春痘说明此人内分泌有很严重的问题啊。卢所长在略有所思的和我对视了一下后眼光一寒示威的瞪了我一眼!我嘴角歪歪,自信的脸上又挂上平和的微笑走了出去。


三楼拘禁室,王警官让我登记后开了门,我很清楚将要发生些什么,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拘禁室里很简单,一个抽水马桶在枪角,其余别无它物。一个很小的窗开在墙壁最上方!空荡荡的房间使人觉得很阴森。


房间里有三个人盘地而坐,全部一看不是好东西,当中那个一脸横肉,长的五大三粗,光头、络腮胡、光着个膀子肌肉凸起,一条很长的刀疤从头顶拖到眉骨显的很是凶悍!另外两个都是长毛,两人身上刺青刺的快看不见皮肤了。两人正殷勤的帮光头捏着肩,光头一脸舒服的眯着眼,嘴里不时发出如猪般“哼唧”声。


门开了后,光头后面的两个马仔停了下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新进来的我,光头眯着眼睁开一道缝,一丝寒光闪了一下,身上的煞气使后面的两个马仔打了几个寒颤!


“五子,出来一下!”王警官在我进去后叫道,光头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到外面。原来他就是五子看来是去交代怎么安排教训我了!估计我会让你们失望了!


“五子,你的事卢所长交代过了,你先在这避避风头,过两天等当事人不闹了就放你,忍忍吧,谁叫你小子敲了人家钱后还把人家马子给上了,男人最不能容忍这口气了,你白混了这么多年啊?伤人,敲诈勒索、强奸,要是把你报上法院足判你十几年了。”王警官的声音很低。


“麻烦您和卢所长了,我五子不会忘记您的大恩,以后刀里火里您说一句就行了,要说这次那小子真太他妈不上路子了,老子只不过吃了他几顿饭他就死活盯在我后面要钱,还把我衣服拉坏了,您说我只不过叫他赔了二千块钱多吗?还有他那马子的事也不能全怪我,你看那骚样勾的我~~~~~”五子嚣张的在狂吠。


“好了,你那点破事就别好意思说了,我告诉你,今天卢所长要你办点事,刚来那小子等会你帮教教他,让他把自己的嘴管管,不该说的别乱说,不该管的事别管。明白吗?还有你小子下手轻点,别给我搞出大麻烦来。”王警官不耐烦的打断他并交代仔细。


“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让那小子脑子变的很清楚、很明白的。对了这小子惹了什么人啊,居然要卢所来关照他?”


“不该你知道的你就别问,你也想被~~~”王警官森然道。


“不敢,不敢,你忙去吧,这事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帮忙向卢所长问个好啊!就说我五子谢谢他老人家了!”五子吓出一身冷汗,点头哈腰忙道。


王警官把五子推了进来,“行了,进起吧!”锁上门后一串皮鞋声渐渐远去。


光头五子进来后冷眼打量了一下,看到刚进来的那位正闭着眼睛很遐意的坐在墙边,胸中一来火狂吼道:“他妈的,小子挺舒服的啊?给老子起来!”


另两个马仔见老大发话也兴奋的窜了起来直扑过来。我猛的睁开眼一瞪:“你们想干什么?”三人被我的气势吓了一下,动作也停了下来,五子怔了一下后怒火直冒:“干什么?干你妈!你他妈的去死吧!”说完一拳猛的打了过来,那两个马仔见状也扑了过来。


我很恼火,原来现在政策要求人性化文明执法,警察是不殴打犯人了,可却暗渡陈仓的教唆这些痞子帮代劳了,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我一抬手,把在我眼中如蜗牛般慢动作的光头五子拳打开,有一把抓住一个长毛马仔的手臂一拉一带,把他甩到另一个马仔身上。“啊”、“啊”!“啊”!三声长短不一与声调不同的惨叫几乎同时响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