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十六章 东击元山

fujinglei 收藏 7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由于游击队经常冒充南朝鲜军队进行破坏活动,特别行动队队长麦克向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建议:各个重要部位应该由美国军队来守卫。


损失了两位助手的麦克团长依然十分尽职尽责。


加雷·默里中校就是因为这个建议才留在了元山港。


本来,加雷·默里中校是美第10军第3师第3团团长,他们师于11月9日从日本调来,刚刚从朝鲜东部的元山港登陆,就得到了军部直接命令:留在元山港,担任警备司令部司令。


刚从和平时期转入战争时期的加雷·默里中校,从战场情况通报里得知:联合国军的战略物资有90%是通过海运从日本和美国本土运到朝鲜半岛的,而吞吐量较大、离前线又近的元山港自然就成了联合国军一个十分重要的港口,如果使用的好,她将成为联军在东线的一个举足轻重的前进基地。


当初,美韩军队在仁川登陆以后,切断了已打到南部釜山附近的朝鲜人民军的后路,对人民军实行南北夹击,很快把前线的人民军打垮,之后,美军乘胜北进,为了开辟后勤基地,策应美第8集团军进攻平壤,美陆战1师动用了189艘舰船,带着2万多名士兵企图从元山港登陆,却遭到了当时元山港人民军守备部队的顽强阻击,美军舰船被人民军水雷和炮弹炸毁50余艘,其中沉了3艘,重伤33艘,伤亡200多人,最后,还是美第10军从陆上包围并攻占了元山,陆战1师才得以上岸,加入了北进的行列。


默里中校上任伊始,果断撤销了南朝鲜军队设的元山港警备府,并把各军需仓库警卫人员全部换成了美国人,他甚至把所有的码头工人都赶回家,由自己手下的一个营的士兵亲自承担搬运和装卸的任务。


只不过,现在应该撤走的南朝鲜港口警备队队员们扔驻留在附近,因为韩国第1军团想把他们改编为自己的后勤部队,专门为东线的韩国首都师和韩国第3师在元山港领取物资并负责送往前线。


而美第10军司令部则命令这支伪军部队尽快撤离,美军承诺说韩国首都师和韩国第3师的战略补给由他们负责,这样,这支伪军队伍才准备离开港口。


在以前的守备中,韩国军队并未设置对空火力,默里上任后,为了以防万一,他请求上面给他调来了2个高射炮连,阵地就设在港口西北角的山上。


等一切收拾停当,伪警备部队分乘十几辆道奇大卡车,缓缓驶出了营地,慢慢地往北方开去。


车队沿着公路,曲曲弯弯的行驶着,在一个拐弯处,前面所有的车都顺利地拐了过去,当最后一辆卡车上的司机猛打方向盘,也要拐过这个大弯时,突然从公路两边的水沟里、草丛中、大树后面窜出来几个穿伪军服装的人,司机眼明手快,迅速踩下了刹车:“他妈的!你们不要命了?”


来人并不答话,旋风般包围了卡车,手里的枪对准了驾驶室以及车厢里的人。


“都给我下来!”一个身穿中校服装的人韩国军官在车下喊。


车上所有人都下来了,被押到山坡的后面。


原来在山坡后面蹲着更多的韩国军人。


“老茹,搞到了一辆卡车,还抓了15个俘虏。”


刚才那个伪军中校正是人民军崔凤俊科长。


“老崔,按原计划,你带钟连长、刘先生他们去一趟元山港口警备府,多带手榴弹、机枪、冲锋枪,再把机炮连的3门60迫击炮也带去。”茹支队长对崔科长说。


“我们在刚才路过的那片树林里面等你们。”支队长补充了一句。


刚组织好队伍,崔科长正要带人登车而去,龙副支队长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老茹,老崔,情况有变!”


“哦?有什么变化?”二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据俘虏交代,伪军警备府已被撤销,他们这帮人就是港口警备队的,正要往前线开呢,现在港口内全部换成了刚从日本调来的美3师把守,连码头上的搬运工人都赶回了家。”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茹支队长问。


“就是今天,刚刚发生的事!”龙副支队长答道。


茹支队长沉思了一会,说:“现在美军刚刚接手港口管理,对情况并不是很熟悉,何况我们手里有一份伪造很逼真的伪第1军团部的物资调拨命令,我觉得仍可以尝试一下,你们看如何?


“只是不明因素更多了一些。”龙副支队长说。


“没事儿,美3师刚入朝,对伪军内部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崔科长分析道。


“好,那就不用再讨论了,出发吧!”茹支队长下令说。


“老崔,把这个带上!”龙副支队长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硬卡片,“这是从伪军司机身上缴获的公路特别通行证,也许用得上。”


“谢谢,老龙。”崔科长接过通行证,插入了口袋。


道奇大卡车一路顺利,来到了警备司令部门口。


崔科长、钟连长、刘显堂三人下了车,径直朝警备司令部大门走去。


两个持枪的美军士兵拦住了他们。


“我们是韩国第1集团军的,找你们司令签字,准备领取作战物资的。”刘显堂用英语对哨兵说。


“证件!”


三人把做好的军人证以及特别通行证递给哨兵。


哨兵仔细检查了以后,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又交还给他们。


“请稍等!”


哨兵转身进入小岗楼打电话。


不一会儿,哨兵出来了:“马上有人下来带你们进去。”


“OK!”刘显堂回答。


过了一会,从楼里出来一个美军少校,与崔科长、钟连长、刘显堂互相敬礼后,作了一个往里请的手势。


突然,哨兵在后面喊道:“少校先生,按照规定,他们应该把武器留在岗哨。”


“哦——”少校用右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对不起,我给忘了。”


“请吧!”哨兵向三人伸出了手。


崔科长、钟连长、刘显堂把各自随身携带的武器交给哨兵,刘显堂拍拍双手:“先生们,进去吧。”


少校把三人带到默里先生的办公室,他正在埋头看文件。


“报告司令先生!”少校立正敬礼。


默里抬头看了看崔科长他们三人。


“物资调配命令在哪儿?”默里冷冷的问道。


“在这儿!”刘显堂往前跨了几步,把第1军团调拨命令交到默里手中。


默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大概是没发现什么疑点,就拿起笔在命令单上写了一些什么,顺手交给了那位少校。


少校接过调拨命令,转身出去了。


崔科长、钟连长、刘显堂并不知道默里在命令上写了什么,心情有些紧张。


崔科长向刘显堂使了个眼色。


刘显堂会意,马上用英语问道:“司令阁下,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领取物资?”


“请不要着急,马上就可以了。”默里回答。


刘显堂示意崔、钟二人不要着急。


过了好一会,突然从外面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军用皮靴撞击地板的脚步声。


崔、钟、刘三人马上意识到不好。


就在美军少校领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往里冲的时候,崔科长和刘显堂同时扑向了门口,意图挡住大门,几乎是在同时,钟连长一个箭步,窜到了默里中校的身边,左手手臂箍住了中校的脖子,右手弹出了一把早已藏在袖口中的匕首,顶住了默里的喉咙。


正要伸手去抽屉里拿枪的默里,无奈的缩回了右手。


而崔科长、刘显堂也被美军警卫人员扭倒在地。


原来,是默里在调拨命令上写了几个字:打电话查证一下!


少校出去以后,直接来到通信班,通过军内直通电话要到了韩国第1军团司令部。


结果,第1军团司令部在调查以后回话说:没有派出这样的部队。


“放开他们!”钟连长用匕首顶住默里的脖子,大喊。


可惜美国人没有能听懂中国话的,双方僵持着。


默里慢慢举起双手,缓缓的对警卫人员说:“你们别冲动,让那个中校翻译。”说完用嘴朝趴在地上的刘显堂努了一努。


“放开他们!”钟连长还在大喊。


“放开我们!”刘显堂使劲往上翘起脑袋,费劲地翻译道。


“OK!OK!放开他们,你们也放开我!我送你们出去!”默里下命令说。


警卫人员松开了崔科长和刘显堂,二人从地上爬起来,各自整了整军服,刘显堂还额外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对钟国怒说:“钟连长,我们走!”


钟连长押着默里往外走,门口的警卫自动闪开一条道。


崔科长快步走到默里的办公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了里面的手枪,把子弹推上了膛,紧跑几步,用枪顶住了默里的腰眼,和钟连长一起,一左一右挟持着默里团长往外走。


刘显堂跟在三人的后面。


走出楼门口,只见道奇大卡车已经被大群的美军士兵包围着,车上的游击队员也掀开了绿色帆布车篷,抄起了手中的机枪、冲锋枪对准了车下的敌人。


钟连长等三人押着默里中校上了卡车。


崔科长大声命令司机:“开车!”


静止的卡车“嗖”的一下往前窜了出去,惯性使车上的人都失去了平衡,指向默里的枪支和匕首都离开了默里的身体。


默里突然猛的把身体两边的人往外一推,脚下一使劲,从车上翻了出去,“咕咚”一声摔在地面上。


狡猾的默里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急忙往路边滚去。


车上的游击队员们纷纷开枪,可惜因为车速太快,没有击中默里。


后面追赶的美军士兵看见他们的司令下了车,也赶紧开枪掩护,有些人迅速开来了汽车,开足马力,追了上来。


道奇大卡车后面的游击队员们把三门60迫击炮一字排开,“咚,咚,咚”一阵猛轰,把以前剩下的炮弹全都往后面追击的美国兵砸了过去。


一颗炮弹击中了一辆远处追击的吉普车,其余的炮弹则在道路上炸开了不少的弹坑,使得敌人汽车无法通过,追击的美军士兵眼看着道奇卡车远去。


崔科长带着人回到了游击队驻地。


“老茹,我没完成任务。”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再想办法。”茹支队长安慰道。


大家沉默地坐着。


忽然,旁边的刘显堂打破了沉默:“队长,我在警备司令的办公室墙上看见了一张地图,图上标着,在港口西北的山上有一个高炮阵地,总共有12门炮。”


“真的?”茹支队长喜出望外。


“是的!”刘显堂肯定的回答。


“那太好了,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有了,就打这个炮兵阵地。”


茹支队长挥舞着右拳,作了一个打击的动作。


美军高炮阵地坐落在元山港西北角一座不高的山上,火炮高高低低排列成两朵梅花的形状,每门炮都安放在一个特意挖成的圆形大坑里,设置这些高炮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港口空中的安全。


由于这些炮兵是刚从日本调来的,战斗观念不强,而且他们总觉得中朝军队并没有什么作战飞机,所以显得非常大意,防卫自然就十分松懈。


尽管接到了警备司令部的电话,让他们加强警戒,注意防止游击队的偷袭。可是他们仍然不重视,只加派了几个岗哨。


夜幕降临,茹夫一率领游击队绕开上山的简易公路,200多人从山后爬上了山顶。


钟国怒带领尖兵用匕首解决了所有的哨兵,还在两栋简易营房中吃喝玩乐的美军官兵一点也没觉察到危险的来临。


茹支队长命令侦察连放好警戒哨、控制住上山的简易公路,六连和机炮连派人控制每个炮位,四连和五连包围两栋营房。


正在营房里吃喝玩乐的美军官兵没想到一下子冲进来这么多身穿韩军服装的人,一个瘦高的韩军中校大声用英语命令他们:“先生们,请你们放下武器,到门口集合。”


一位刚才躺在行军床上的美军上尉军官厉声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你听清楚了,我们是中朝游击队,你放老实点,叫你的士兵到门口集合。”韩军中校喝道。


美军上尉愣了一会,突然伸手掏枪,站在一旁的崔科长一抬手中冲锋枪的枪口,“叭!”的一声,把那个上尉撂倒在地。


“都不许动!”刘显堂声音变得更加严厉,“把武器都放在地上,到门口集合!”


美军官兵一个个面相嘘,看着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再看看倒在地上的上尉,都无可奈何地走出了营房,密密麻麻地在门口站成了三排。


“大家听着,你们现在被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俘虏了,你们必须听从我们的命令。”茹支队长一边说,刘显堂一边翻译。


“现在,你们都按顺序回到自己的炮位上去。”


“一炮!”


出来7个士兵,游击队马上派出一个班把他们送到炮位。


“二炮!”


刘显堂继续大声翻译。


“NO!”突然从队伍中又跑出来一个上尉,疯了一样扑向刘显堂,站在茹夫一身后的刘强一个箭步,朝上尉冲了上去,手中上了刺刀的卡宾枪一下捅进了上尉的肚子。


上尉蜷缩着倒了下去。


两个炮兵连长全部被游击队干掉。


其余的美军士兵见此情景,不敢再反抗了,一组接一组全都顺利进入了自己的炮位。


俘虏队伍最后还剩下30多人,茹支队长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探照灯排。”


“探照灯呢?”


一个俘虏不情愿的指了指两栋营房的顶上。


原来,他们把探照灯安放在房顶上了,真是别出心裁。


“都上房去,给我打灯,把港口给我照亮!”茹支队长大声命令。


茹夫一派人把机炮连连长找来了:“现在你就是总指挥,你指挥这些美国高射炮兵用平射的方式,把所有的炮弹,用最短的时间给我打到港口去。”


“乖乖。”机炮连长失声叫道。


“怎么了?”茹支队长问。


“刚才我检查了一下,山顶上共有12门M2式90mm高炮,每门炮他们都准备了175发穿甲弹,每发炮弹10公斤重,12门高炮总共2100发炮弹,这全都砸下去……。”


连长还没说完,茹支队长打断了他:“你怕什么?美国鬼子都是侵略者,他们到朝鲜来,屠杀了多少老百姓和我们的同志,难道你允许他们通过这个港口把物资运往前线打我们?”


机炮连长连忙说:“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呀,这样大口径的高射炮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果把这些炮弹都倾泻到港口,够他们喝一壶的。”


“我们就是要狠狠打击这些侵略者!”茹支队长狠狠的说。


“开灯!”机炮连长开始指挥了。


“开灯!”刘显堂还得继续翻译。


电台台长李波也加入到翻译的行列,他负责来回传达口令。


六道强光从房顶上直射港口,把港口照得如同白昼。


一艘艘军舰、一座座仓库尽收眼底。


“开炮!”


“开炮!”


“咚!咚!咚!”双管连发的高射炮强大的火力把远处码头上好几座仓库打得中弹起火,有一座仓库还发生了连续的爆炸,岸上的吊车、叉车以及运输车辆都被打翻在地,有的汽车也燃起了熊熊烈火。


这些美国炮兵的技术还真是不错,岸上的目标顿时都淹没在一片火海中。


“瞄准那条最大的军舰!集火射击!“机炮连长继续下令。


12门高射炮的炮口都摇向了还在海面上停留的那条最大的护卫舰,一通猛射,顿时护卫舰的舷边被打出了无数个大洞,海水迅速灌了进去,很快就向破损的一边倾斜,不一会就沉下去了。


还有一些零星的炮弹也顺便把海面上一艘油船打着了火。


十分钟不到,12门高射炮把2100发炮弹都打在了港口上。


茹支队长顾不得清点战果,迅速下令:“炸毁高炮,关好俘虏,拿走武器,快速撤离!”


龙副支队长、崔科长马上组织炸毁了12门高射炮,并把200多名美军士兵关进了两栋营房里,加上锁,然后,游击队把12辆牵引车开了出来,招呼大家上车,顺着简易公路,飞也似的开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