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兵 正文 第十四章 智取医院

fujinglei 收藏 3 29
导读:奇兵 正文 第十四章 智取医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65/


第二天早上8,9点钟,游击队员们陆陆续续起床了。


没有了飞机的的轰鸣,没有了炸弹的爆炸,没有了刺骨的寒风,大家昨天晚上睡得很香,尽管洞中的空气不是太好。


茹支队长、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早就起来了,4个人正在临时支队部开会,研究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重机枪班班长邓国昌领着国民党中校刘显堂走了过来。


“队长,显堂说可以帮助我们。”邓国昌对茹支队长说道。


“哦?真的吗?那太好了,你准备怎么帮助我们?”茹支队长显得有点急切的问。


“长官,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很艰难,粮弹皆缺,而且伤员急需救治。我刚到韩国时,美军方面为了让我熟悉环境,带我到各地参观,知道他们一些医院、仓库及其守备情况。”


刘显堂回答。


“离这儿最近的战地医院在哪儿?”龙副支队长紧接着问道。


“假仓里。”


“不行,假仓里有敌人重兵把守,再远一点的呢?”茹支队长继续问道。


“孟山!”


“规模多大?”崔科长也插了进来。


“大概有200多张床位,100多名医护人员,2个药房,2个手术室,只有一个警卫排守护。”


茹支队长对龙副支队长、崔科长和玄部长3人说:“我看就去这个医院走一趟,大家看怎么样?”


“可以!”3个人同时表示同意。


茹支队长又用目光征询邓国昌的意见,邓国昌点点头,意思是没有问题,放心吧。


“刘中校,昨天晚上睡的好吗?”茹支队长问。


“没关系,我可以坚持。”刘显堂挺了挺胸膛回答道。


“队长,让我也去吧!”邓国昌毛遂自荐。


“好,你就跟在刘中校身边,注意保护他的安全。另外,你得换件兵器吧?重机枪就不要带了。”


茹支队长其实心里也知道,自己也该换件武器了,总不能扛一支日式三八步枪去闯敌营吧?


“老茹,还是让我去吧!”龙副支队长要求道。


“不行!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的伤还没好,就在家里养养,再说,留在家事也不少,就按研究好的办吧,不要争了。”说完,又转向玄部长:“玄部长,你带上朝鲜工作队,出去摸摸附近的情况,看看是否能找一个地方安置伤员,我派侦察连保护你们。”


玄部长爽快说:“好的!”


茹支队长继续说:“估计炊事班的粮食也只够今天早上吃一顿稀饭了,老龙,检查一下全队的枪支弹药,多匀一些弹药给出去的同志们使用。”


“是!”龙副支队长答道。


孟山,是原朝鲜北方的一个较大的乡镇,由于有北(仓)甘(得里)公路通过这里,所以显得比较繁荣一些,但是比起假仓里来,还是小一些。


刘显堂中校所说的战地医院就坐落在孟山镇的东北角,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主体建筑是一座日式四层楼房,楼的后面有一圈平房,平房与大楼之间形成一个大院子。战争爆发前,孟山镇医院就设在这里,战争爆发后,医院随镇政府撤走了,正好伪8师就借用了这个现成的地方,把他们的战地医院也设在了这里。


刘显堂中校隐隐约约还记得,战地医院所有的医疗科室、病房以及行政机构都在楼上,而其他的象药物储藏室、食堂、储粮库、车库、锅炉房、配电室以及警卫排宿舍都安排在后面的平房中。


茹支队长问清医院情况以后,立即组成了一支100人的突击队,并全部换上了伪军的服装。


刘显堂也脱下了那套国民党军装,穿上了一套伪军第8师的中校军服。


突击队一路向西北方向急进,很顺利的来到了医院旁边的一条小胡同里,队伍停了下来。


走在队伍前面的茹支队长冲后面一挥手,四连连长率领50人向医院走去,按照分工,他们的任务是包围整个医院,切断医院与外界的联系,然后负责对外警戒。


紧跟着,茹支队长和崔科长领着剩下的48人直奔医院侧门而去。


正在侧门值班的一个伪军班长和一个下士值班员拦住了他们。


“长官,请留步,这是军事重地,不准进入!”伪班长礼貌的说。


崔科长跨上一步,指指自己胳膊上伪8师的臂章,用朝语大声骂道:“混蛋,我们是师司令部的。这位是新来的参谋长。”


崔科长用手指了指旁边佩戴着上校军衔的茹支队长。


伪军班长看看茹支队长肩上的上校军衔,又看看崔科长和刘显堂肩上的中校军衔,心里说:我的妈耶,今天同时来了这么多大官。


但伪班长仍不卑不亢地说:“对不起,我打个电话给院长。”随即把手中的卡宾枪往身后一背,走进警卫室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出来了。


“电话打不通,我带你们上去吧。”伪班长负责的说。


“那好,参谋长的卫队就进院休息吧,我们几个上去。”


崔科长也不等伪班长同意,挥手让跟在身后的战士们进了大院。


突击队员们或坐或站,显得有些懒懒散散,其实他们都各自在寻找目标呢,手上枪中的子弹早已上膛,作好了战斗准备了。


一圈平房里的工人、厨师、在宿舍里休息的伪军官兵还有来回走动的医护人员都好奇的看着他们,有的上前打招呼,战士们人也只是摆摆手,然后又做了个让问话人走开的手势。


崔科长对伪班长说:“头前带路!”


伪军班长也不敢多问,带着茹支队长、崔科长、刘显堂、刘强、邓国昌5人上到了大楼的最顶层。


一上顶层,正对楼梯口的一个房门上用朝文写着5个大字:院长办公室。


伪军班长敲了敲门:“报告!”


里面有人答应:“进来!”


伪军班长带着5个人鱼贯而入。


房间里只有一个人,身穿中校军服,想必定是院长无疑。


院长看见进来这么些人,心里有些紧张,用眼睛直盯着班长。


“报告院长,这是新上任的师参谋长,前来视察的。”伪军班长赶紧介绍,还主动说是来视察的。


“你好!”茹支队长用刚才在行军路上向崔科长现学的朝语问候道。


“你好!你们好!”院长似乎还有些紧张。


“院长先生!你好呀!”站在旁边的刘显堂突然用英语问道。


院长一惊,转头看着这个用英语说话的伪军中校。


“怎么是你?中校先生?”院长认出了刘显堂。


“中校先生,你怎么穿起了我们的军服?”院长疑惑的问。


“我已经是韩国第8师军情顾问了。”刘显堂瞎编了一个理由,用英语继续和院长对话。


“哦,原来是这样。”院长半信半疑。


上次刘显堂来孟山野战医院参观的时候,是跟着美第8集团军和韩国第2军团的人一起来的,因为刘显堂当时身穿国民党中校军服,所以显得特别抢眼,当时院长还特别地和刘显堂用英语交谈了一会儿,这才使刘显堂知道了:这位院长原是汉城高等医学专科学校毕业的,后来留学于美国弗吉尼亚医学院,回国后进入汉城第一医院当临床医生,逐渐成为韩国著名的外科及烧伤科方面的专家。因为战争的缘故,这位民间的著名西医,被军队征召入伍,并担任了伪8师野战医院的院长。


“院长,请你在后面的大院集合所有的警卫人员和所有的医护人员,听参谋长训话!”


崔科长用朝语命令道。


院长看看崔科长,又看看刘显堂。


刘显堂点点头。


院长把头转向伪军班长:“通知所有人员到后院集合,听候师参谋长训话。”


伪军班长马上转身跑下楼去,边跑边在每层楼喊:“全体人员,后院集合!”


来到院里,崔科长用两手由上往外挥动了两下,嘴里用朝语喊道:“你们靠边靠边,让他们集合!”


崔科长知道突击队员绝大部分是志愿军战士,不懂朝鲜语,所以故意边说边打手势。


战士们假装让开大院中心位置,都散到了四周,其实他们是对大院形成了包围圈。


可惜的是,没有多少军事经验的院长并未发现其中的奥妙。


楼上下来的人和平房里出来的人都集中到了院子里,那个伪军班长连正门、侧门的守卫都喊来了。


150多人有穿便服的,有穿白大褂的,还有穿军装的。


不过伪军都比较整齐的站在队伍的一头。


院长领着茹支队长、崔科长、刘显堂、刘强、邓国昌站到了队伍的前面,意思是要开始讲话了。


院长刚要开口,崔科长摆了一下手,制止了院长,继续用朝语向队伍喊道:“哪几位是外科医生?哪几位是骨科医生?请站到前面来。”


有5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举了举手,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加上我总共6位。”院长笑着说。


突然,院长好像觉察到了什么。


不是说训话吗?怎么找起了外科和骨科医生?治伤员?莫非?不好!


没等院长动弹,后面的刘强已经用卡宾枪顶住了院长的后腰。


崔科长提高了嗓门:“谁也不许乱动,我们是中朝突击队,只要大家好好配合,我们不会伤害大家的。”


站在队伍头上的伪军们想反抗,但是一瞅四周突击队员那黑洞洞的枪口,也就都泄了气。


“把他们的武器下了,都给我捆起来,这几个除外。”茹支队长憋了好久没说中国话了,这时就大声说了起来。


战士们从仓库里找来麻绳和纱布,花了挺长时间把这100多人都捆了起来,而且嘴里都塞满了纱布,然后,又把这些人统统赶进了伪军宿舍。


“院长先生,医院的救护车和卡车都在哪儿?手术器械又在哪儿?茹支队长问,崔科长在一旁翻译。


院长迟疑了一会,从裤兜里掏出了所有汽车的备用钥匙。


“手术器械都在三楼的两个手术室内。”说完,院长往楼上一指。


“五连指导员!”茹支队长喊道。


“到!”


“你带院长和几个战士去三楼手术室,把手术刀、止血钳、麻醉药等等所有手术用的东西都给我搬下来。”


“是!”指导员带着院长和几个战士上楼。


“其他人!把车开出来,往上装东西!”茹支队长大声命令。


战士们刚要开始行动,突然从外面快速开进来一辆美式军用带棚的加长卡车,四连连长和一个战士坐在驾驶楼里。卡车进到院子里以后,连长向开车的战士说了一句什么,就跳下车来,径直向支队长走去。


卡车继续在院子里兜圈子。


连长轻声地对茹支队长报告:“队长,这辆卡车正好停在医院正门门口,司机和副驾驶好像跑进医院大楼找厕所去了,我已命令四个战士跟进去了,这个车厢里面全是大鼻子。”


“送上门来了!”茹支队长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回答四连连长。


卡车还在院里兜着圈子,车厢里的美国鬼子以为还在赶路呢,一个个睡得正香。


茹支队长让开车的战士把卡车停在院子的中央,然后指挥大家包围了卡车。


茹支队长请来了刘显堂中校用英语喊话,命令车上的敌人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直到这时,敌人才如梦初醒,可是掀开帆布车篷一看,四周都是枪口,知道抵抗也没有用,只好一个个交出武器,跳下车来。


车下的突击队员挨个把这20多个美国兵捆了起来,扔进了锅炉房。


突击队员们心里可高兴了,不费一枪一弹,抓了这么多俘虏,尽管捆俘虏把手都捆麻了,但心里头一个个比喝了蜜还甜呢。他们一边捆,一边这么合计,但就是不开腔说话,反正身上穿的是伪军的服装,,让他们这些美国鬼子猜疑去吧。


这时,从侧门又跑来了2个战士,每人身上都背着两支卡宾枪。


“连长,队长,那两个美国鬼子反抗,让我们给放倒了。”


其中一个战士还做了一个用匕首捅人的动作。


“好!一起搬东西!”茹支队长命令。


战士们从车库里开出来一辆救护车和两辆美式十轮大卡车,加上刚才缴获的,总共是4辆汽车。


大家砸开药房、仓库以及储藏室,飞快的往车上搬运东西。


一袋袋大米、面粉,一箱箱罐头、牛乳、蛋粉、饼干和药品,还有从楼上搬下来的手术器械,有的战士还从食堂找到了一些新鲜蔬菜,都一古脑儿的扔到了车上,战士们再背上缴获的枪支弹药,跳上了汽车。


茹支队长让人把院长和5位医生一齐押进了救护车,自己也坐了进去。


崔科长把关押俘虏的几个房间都上了锁,然后也跳上救护车踏板,对开车的战士说:“撤!”


四辆车徐徐开出了大院,随即又在医院四周转了一圈,把警戒的战士都接上车,顺着公路,向着游击队驻地方向开去。


下午四点多种,突击队回到了宿营地.


铁路涵洞内外充满了一片片笑声。


“老龙,真高兴呀,几乎是兵不血刃,漂亮仗,漂亮仗啊!”茹支队长看见站在洞口迎接的龙副支队长高兴的说。


龙副支队长看着突击队员们脸上兴高采烈的样子,再看看大家肩膀上扛的东西,也是十分高兴:“好哇,好哇,打了漂亮仗,解决了游击队的大问题呀!”


“要是这里通公路的话,我那四辆车都可以一直开到洞口来,可惜呀,炸掉了。”茹支队长有些惋惜的说。


“老茹!”玄部长从洞里跑了出来。


“玄部长!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顺利吗?”


“顺利啊,顺利啊。”玄部长连声答道。


“老茹,玄部长他们已经联系好了地方党组织,这不,不仅带来了许多粮食,还带来了30多个担架队员呢!”龙副支队长帮玄部长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正好这次我们缴获了十几副折叠式简易担架。玄部长,谢谢,谢谢你们呀!”茹支队长连声道谢。


“不用谢啊,志愿军同志是为朝鲜人民负的伤,我们应该好好照顾他们。”


“老茹,晚上让大家好好吃上一顿,恢复恢复体力。”龙副支队长建议。


“好哇,应该应该呀!我们的战士太辛苦了,又累又饿。老龙,吃完饭以后,安排个地方,给重伤员做手术,我把医院的院长和外科医生、骨科医生都请来了。”茹支队长笑着说。


“好的。”


“队长,你们还是进去谈吧。”刘强在旁边提醒。


“好!好!好!进洞,进洞。”


4个人一起进入洞内。


要知游击队下一步将如何动作,请看下一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