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军人之后》⑤

279570145 收藏 92 1525
导读:[转帖]《军人之后》⑤

这篇本来应该以回帖的方式发在④里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我涉嫌灌水!没办法只好在这另发了!还望斑斑见谅!

[转帖]《军人之后》①:http://bbs.tiexue.net/post_1548269_1.html


[转帖]《军人之后》②:http://bbs.tiexue.net/post_1550104_1.html


[转帖]《军人之后》③:http://bbs.tiexue.net/post_1551947_1.html


[转帖]《军人之后》④:http://bbs.tiexue.net/post_1553173_1.html


第一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第二十一章

部队野营的第四站是西山茶场。西山海拔有一千多米,绵延不断数百公里,横卧川东大地,是川东和川西平原的分水岭。山里空气新鲜,树林茂盛,一条鸭肠似的公路通向主峰,然后横贯南北,把整个茶场贯通起来。说它是茶场那是抬高了它,实际它是一个劳改农场,以产茶叶为主。近万名劳改人员在警察与武装部队的看守下,用学习和劳动来洗心革面,从新做人。从建场起,经无数犯人的拓荒,把它拓展成一个一眼望不尽的庞大的茶园。加之这里气候怡人,是一个天然的避暑胜地,又盛产一种受人喜爱的绿茶。二十年后,这里被人文的称为是“茶山竹海”,绿茶也有了自己的著名的商标“西山绿茶”,并由此而畅销全国与世界。



炮车开进的隆隆声响,惊诧了林中的飞禽走兽,也提前告诉了早已做好欢迎接待的警察与兄弟部队。只是在云雾缭绕的茶地里干活的犯人们,大都面无表情,双眼无神,显得木呐呆板而机械。是军威震慑了他们?还是遥遥无期的徒刑使他们“立地成佛”?军人与犯人二者之间地位是何等悬殊,前者代表正义,后者代表邪恶。



部队很快就被安置妥当,那是茶场不缺劳动力的结果。一个管教在此时此地,哪还不是“一呼百应”。而且各连炊事班自野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没给官兵们做饭吃,而是与战斗班一起享受着犯人的厨艺,吃了一次坐享其成的美味佳肴。



朱冲锋知道今天是饭来张口,还是故意来到肖班长面前问道:“肖班长,今天我主动请缨到炊事班帮厨,你看咋样?老子今天非要好好表现一下,做一道益州名菜给官兵们吃,好好生生犒劳一下众将士。”



“龟儿子,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平时你们班长用铁棍撬你来帮厨你都不来,今天来凑啥热闹?格老子,我告诉你我今天都失业了,吃现成,安逸!”肖班长高兴的对他和自己的众下属说道,看得出他好久没这么舒心了。



江海洋一般属于军人形容的那种“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的人,打饭总喜欢排最后一个。在他最后一个打完饭后,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另一个人犯抬着一盆菜汤往这边走来。尽管这人头发被刮的光光的,但脸上那两条又黑又粗的卧蚕眉,不管他如何“俏装打扮”都会让他一眼认出。



“没错,就是方可生。”他在心里肯定的说。但这家伙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显然是在这里服刑,这从他的囚衣可以看出。江海洋与他有着三个月的中学生活学习的友谊,这个整天围着自己屁股转的老实巴焦的同学,使江海洋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不合适宜的场所中与他不期而遇。



“你是方可生?”江海洋还是小心谨慎地问道。



“你是江——海洋?”方可生闻声抬头打量了一下站在眼前的年青军人,发出悲喜交加的疑问。



“是的,我就是江海洋。你怎么在这里?”



“哎!一言难尽。我还有五年刑期,一切等回江都见面再谈吧。”他放下菜汤转身默默离去。



晚上是看茶场安排的两场电影,一部是《智取威虎山》,一部是《南征北战》,虽然看了无数遍,且影片又老掉牙,但人家的放影技术就是高。一部单机放影,能让你感觉不到断片,很过瘾。不像团部那个小毛头上海兵放影员,两部机子放,还他妈的老卡片,声音也结结巴巴的,有时还冲着天空放影,把看电影的官兵们经常是搞得莫名其妙不晓得是啷个回事,夏天看得心里毛焦火辣,冬天看得是双脚直跺。



由于地形问题,除了指挥排能坚持作训外,炮兵无法展开,因此炮兵与驾驶兵也只能对长距离开进的汽车和火炮进行擦拭保养。



第三天部队便告别了茶场的干警和地方兄弟部队,战车拖着火炮,一路如脱缰之马似的奔下山,向陇昌县的山高铺进发。



在益江线东210公里处,江海洋他们乘坐的卡斯-63苏式汽车,不幸在过铁路道卡时熄火了,贵州布依族驾驶员蔡志高,使出吃奶奶的劲,也没发动起横在铁轨中的汽车。气得带车的营部炮机师邝勇在一旁大声斥责:“你看你,搞啥子名堂?简直是脏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斑子!惹来恁个多老百姓看稀奇热闹。”



一贯喜欢坐车屁股的马副营长开始还沉得住气,只是清描淡叙地埋怨道:“这个‘菜老包’反应恁个慢,技术恁个歪,不晓得哪个大爷叫他去学开车?格老子的,关键时刻就车开人了。”



人们管蔡志高叫“菜老包”,那是江海洋为他命的名,他根据谐音第一个叫他“菜老包”,从此使他“名扬”三营。



远处传来火车的汽笛声,发出“咔嚓咔嚓”的列车越驶越近。汽车还是岿然不动,急得马副营长火冒三丈,站起已经发福的身体,不顾体统的开始大声训斥:“你个菜老包,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听到群众和搬道工都叫起来,马副营长当机立断命令大家跳下车帮忙推车。于是江海洋,朱冲锋,医助,炮机师,还有两个炊事兵全部都跳下来拼命推车。刚把汽车推过铁道,列车风驰电掣的驶过他们身边。好在有惊无险,大家当了一回近式于“欧阳海式”的英雄,否则团里又要响起哀乐,全团将士又要胸带白花,脱帽默哀来掉念他们了

第一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第二十二章

历时三十多天的“千里野营”拉练,在新的一年春节到来之前结束。等待他们加农炮营是一个热闹非凡的新春佳节,因为原先哪些被支“左”的单位纷至沓来要拥军。地方单位不仅带来一些慰问品,还带来文艺表演。在那个特殊年代里,差不多每一个厂矿企业都有一个象模象样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在那只有“八个样板戏”的岁月里,人们似乎更愿意接受“宣传队”这种活人来表演的文艺形式,一个又一个接踵而来的宣传队表演,虽说内容雷同,但还是给他们这群远在深山湖区,守岛屯垦的“五七”战士带来了欢乐与喜悦。



那天晚上是江都市造纸厂来慰问演出,他们把六个京剧“革命样板戏”用传统折子戏的方式来表演,也就是在每个戏里选一段串起来演,让人耳目一新,颇有新意。尤其是那个演柯湘的演员,让江海洋回想起去年全团搬师回营后,军区《战旗文工团》来部队慰问演出的盛况。



军区文工团演出前还发放了节目单,上演的是京剧样板戏《杜鹃山》,女主角是一个叫刘晓庆的女兵扮演的。江海洋看了他的表演后对她很羡慕,很崇拜。因为在此之前,江海洋没有看过比这规格和水平再高的演出了。他对此记忆犹新,至今还留着那张演出节目单,那上面有演职人员的姓名,柯湘的扮演者刘晓庆的大名,就清楚的印在白纸红字的节目单上。以后江海洋常想,她的年龄与自己相仿,就能担当如此重任,实属巾帼英雄,军中女杰。果然不出所料,十年后,刘晓庆一鸣惊人成为中国电影的皇后。尽管她一生经历坎坷,受人非议,但江海洋始终难割战友之情,在任何场合情况下都为她抱不平,仗义执言,并为有早期欣赏目睹过刘晓庆的演出而感到骄傲自豪。

第一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第二十三章

春来乍寒。西湖的春天并没有因为春季的光临,使湖水变暖。稻田里的水经过近半年的保持积蓄,用脚一沾就直钻心般的疼。一年四季与土地和庄稼打交道的农民,都非常清楚“春耕夏收”的道理。春节这个节气一来,农村就要开始忙碌起来。



身负军农任务的三营,也按团生产股易道光股长对农场生产的统一步骤,蠢蠢欲动起来。江海洋他们班被管理员安派到耕田队,与有线二班同为一队,原因是这两个班四川籍战士最多。他们的任务是“春耕第一犁”,将在春耕时节用规定时间完成近百亩稻田的耕犁任务。侦察班和有线一班负责积肥运输和菜地管理,驾驶班为机动,随时听从当官的调遣,也做一些后勤工作。部队生产也跟训练打仗一样,任务明确,分工明确,指标上墙。



头一天,犁田队准备农具“行头”,几个四川兵显得格外高兴,好像又回到家乡,享受那与亲人们共同耕耘的劳动喜悦。他们还说起了农村里犁田的要领和彦语,唐合江甚至于还向他们吹嘘自己当兵前是犁田能手。江海洋、吴贵银和朱冲锋听不懂他们说些啥子,像几只无头苍蝇这里转转那里看看,找不到事做。



副班长刘光华此时则是牛气冲天,目中无人了,他心里想:“别看老子军事技术上比不过你几个,可现在而今眼目下,该是我‘西藏人穿衣服,露一手的时候’啰。”



他大声武气的对江海洋和朱冲锋喊叫道:“你们俩个去把牛架担拿来!”看到他两个张承相望倒李承相的样子,刘光华在心里又说:“格老子!傻了哈?老子先给你们一个吓马威!不然你几爷子不晓得马王爷有三只眼。”



唐合江听到后走过来友好地说,“我去拿。”而后又对班副说:“你也是,搞得不好他两个认都认不倒啥子叫牛架担。”



江海洋听话听音,知道班副话里有话,意思是叫他俩出丑,由此对他甘拜下风。江海洋心里不服气,嘴上却计较,跟唐合江一起去拿农具,一边留下电影《小兵张嘎》的台词:“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只怕你将来拉清单。”



刘光华敏感到他话里有所指,但一时又反应不过来,气得只好望着他的背影干瞪眼。



第二天早上,全排人员吃饱喝足,各班长便按分工要求带员作业。由于昨天半夜开始下起一场绵绵春雨,那毛毛细雨飘洒不停,让许多战士杵在屋檐下望着老天犹豫不决,是带上雨具出征呢?还是像毛主席教导的那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以无所畏惧的军人姿态出现在田野里呢?



江海洋和朱冲锋嘴巴上叼着“饭后烟”,看他俩表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等一声令下便打起精神来一马当先跳入雨中。此时住在对面的张管理员“呯”的一声关上门走了出来,那副“打头”把江海洋和朱冲锋暗暗笑了个半死。只见他头戴斗笠,身披蓑衣,高挽裤管,赤裸双脚,肩抗锄头,挺着“将军肚”,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简直就跟当地老农民一模一样,大失军人风采。



“哎!你们一个二个都傻呵呵的站倒啥子?出工了!出工了!!抗起锄头和东西跟我走。”管理员像个生产队长一样吆喝着战士们,领头朝湖边走去。



“吔,张管理员有点像‘赤脚大仙’哟。”江海洋悄悄对朱冲锋说。



朱冲锋受到他的点化,嘴无遮栏地冲口而出:“管理员,你今天这副打头有点像‘天蓬大元帅’哦。”队伍里响起了一阵以北方兵为主的哄笑声。



“小兔仔子!”管理员温怒的骂道:“一哈儿你就晓得天老爷的历害了!”



大队人马分乘两艘大船一前一后向牛岛进发。耕田队的船靠岸后,从船上跳下四个士兵,跑进牛棚牵出四条牛来,引着它们慢慢涉过约五十米宽的浅滩,来到耕作的地方。



刘光华,唐合江与另外两个川兵很快作好犁田准备工作,各自选了一块田犁了起来。他们的装束打扮与管理员如出一撤,让江海洋他们蹬在田坎上着实评头论足了一番。其实耕田队也要不了这么多人,因为只有四条牛。而两个班的兵力是十六个人,也就是说,每四个人围着一条牛转,江海洋与其余战友也只能暂时作“壁上观”。



“嘿,海洋,你看他几个瓜娃子像不像‘蓑衣兵’?要是古时候像他们恁个赶起牛去打仗,还是有点阵仗哦,骇得倒敌人喏。”朱冲锋笑嘻嘻的掏出一支烟递给他说。



朱冲锋的话让他想起《风神榜》里的骑牛将军黄飞虎来,正好又看到刘光华吆喝着用竹鞭抽打耕牛,心里很是不舒服。



“我看像斗笠兵。”吴班长接过话题说。



河北兵藏立君一听斗笠二字来劲了,他扭头对身边的王开和问道:“哎,你们云南不是有十八怪吗?有一怪就是‘斗笠当锅盖’,是不是?”



王开和听了有些窝火,但又不便发作,用有点不安逸的口吻说:“是呐,是呐。四川人更怪,犁田把斗笠戴。”这一下他引火烧身了,马上有四川兵开始反驳。



“再怪,总没得你们云南怪,‘鸡蛋串起来卖’。”



“是啥,再怪,也没得你们云南怪噻,‘火车没得汽车快’。”



“更好笑的是,你们云南还有一怪,‘背起娃儿谈恋爱’。”



“哈哈哈!……”战士们一阵开怀大笑。



王开和此时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气得不行。



“好了好了,我们都来自五湖四海,哪个地方没有怪,你们河北的馒头冷硬狗都打得死,还不是一怪。”江海洋把矛头直指藏立君,为王开和打抱不平。



他之所以这样,一是因为王开和那次听到猪叫,又看到猪瘦了没当小人;二是他有点看不惯偷奸耍猾的藏立君;三是他的大表哥在云南省玉溪地区地质勘探队工作,又娶了云南人作媳妇,也算是王开和的半个老乡。



不过一想到大表哥,江海洋再也没有对他有崇拜之情了,相反如果继续崇拜下去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他清楚的记得,“文化大革的”的第二年,大表哥从云南回来当“逍遥派”,便把他家当自己家,朝夕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大表哥很有学问,喜欢文学艺术,更喜欢夸夸其谈,是个典型的空谈理论家,没事就带着江海洋去见他那些自以为是人才辈出的“狐朋狗友”,听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不着中国之实际的高谈阔论。



江海洋之所以后来喜爱文学,不得不承认多少受了他的一些影响。不过他也误人子弟,他教江海洋把方块汉字改良成英文书写法,就是一种极不成功的败笔。最糟糕的是他还对江海洋谆谆开导,不厌其烦的说:“你看把汉字故意拉长,压扁,书写时注意尽量斜着写,咯,把本子放成45度,手的摆动弧度是不是比原来要大些。开始可能不大习惯,多练就好了。”



这对本身没有什么鉴赏能力而接受能力又强的江海洋来说,当然惟命是从,这种忘记老祖宗的怪异书写,一直延续到他当兵后。



一九六九年九月,全国复课,史称“复课闹革命”。走进中学课堂的江海洋,那一手奇特的写法倒也博得身边几个“难兄难弟”的称道喝彩,只是让教语文课的成犁耕老师看了不是摇脑壳就是皱眉头,一阵茫然纳闷后,心想:“耶!经过几年‘文革’,未必规范化汉字书写也改革了唆?”



江海洋当兵后,第一封家信就被父亲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才使他幡然醒悟,对大表哥的崇拜由最高点降到最低点。父亲在复信中批道:“简直是一封天书!全家没有一个人看得懂。写字要工工正正,做人要堂堂正正。”

第一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第二十四章

绵绵细雨仍下个不停,乌云般的天空笼罩着湖畔旷野。战士们嘲笑的管理员和四个犁田川兵的装束,现在让他们反过来羡慕得要死。毛毛细雨打湿了军帽,又顺流而下滴到双肩和后背,再加上空旷湖野的冰凉寒风,让他们感到心里有些哆嗦,身体感觉寒冷。



“喂,喂喂,同志们,战友们,你们看那里不是有个干草堆吗?!我们到那里去避下风雨。要不要得?”朱冲锋发现“新大陆”后提议道,众人举手赞成。朱冲锋自然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第一个“哦喝”一声就朝那干草堆扑去。



“来来来,大火(伙)抽烟。”王开和大方地掏出自制云南玉溪烟卷分给会抽烟的战友,因他云南口音重,火伙不分,传达射击口令也是这样,所以大家就叫他“王开火”。气氛很友好,战友们嘻哈打笑,像是沉浸在击溃敌军后的欢乐中,而暂时忘却了还有四个正在默默耕耘的战友。



江海洋沉默的抽完卷烟,扔掉烟屁股对班长说:“班长,我从明天起跟着唐合江学犁田。另外向管理员反映一下,这样安派不合理,可以分成两班轮流耕田,用不着干的干耍的耍。”他的话一出口,引起战友们的惊诧。



“不会是心血来潮吧?同志哥。”朱冲锋喃喃的说。



“不会是为入党创造条件吧?”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一听就是河北兵藏立君。别看他长得黑不溜鳅,又结过婚,却爱把自己打扮得干净整洁,一副严肃而又威风凛凛样子;一双眯糊眼喜欢朝前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简直是目不斜视;整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却很讨厌,说话易得罪人,凡事从不主动积极,是个连扫把倒了都不扶一下的人。



“我不管你们怎样认为,反正我要在这一年里学会所有农活,真正当一回农民。我也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就是我,我也是农民的儿子。”



第二天江海洋真的跟唐合江学起犁田,开始站在田里看,然后上阵操作,虽然还很不熟练,但看上去还蛮像一回事。一天下来把他累得够呛,尤其是在冬水田里劳作,又冷又冰,劳动强度又大,要是妈妈看见肯定要落泪。唐合江从炊事班搞来一碗姜汤让他喝下,他才感到心里好受一些。



江海洋的举动不管怎样说,还是感动了排里的干部子弟,包括侦察班的梁虹、孙德胜,驾驶班的李泰,还有朱冲锋。他们纷纷请战要求加入犁田队,毕竟在他们的血管里还流着父辈——中国真正农民的血液。这一现象把一惯严肃而不居言笑的“萨利的爸爸”都感动了,被他戏称为“反祖现象”。说实在他很喜欢手下这些“精兵”,干练,机智,教啥精啥。他自己就是个农村孤儿出身,现在都有点瞧不起有的农村兵了,人到了一定层次好多观点都要改变。



“你看那个‘菜老包’,就不如给我开车的李泰精明。哎,真是庄稼汉,反应慢。”自打野营归来,他就经常对其他几个营首长夸奖这帮干部子弟兵,并叫扬排注意培养锻炼他们。



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犁田队的任务总算胜利完成,近百亩良田被犁耙的平平整整,换了新颜。但就在最后一天中午收工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把江海洋气得狠狠的骂了刘光华一顿。也许是任务顺利完成,有些忘乎所以的刘光华就像立了大功,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功臣一样,居然把老水牛当坐骑,一路耀武扬威的往回走。在过防洪沟时也不下来,这是他犯的一个最低级错误。水牛也许是因劳累久了,再加上背上又坐了个人,一步没跨过去,被卡在一米多深防洪沟里,折断了两支前蹄,把刘光华也甩到沟里,他一身又是水又是泥,看他瓜希希的样儿就别提有多狼狈了。



大家都被眼前的突发事件吃了一惊,纷纷甩下农具围了过来。有的关心人,有的关心牛。江海洋看到可怜的牛睁着一对大眼睛,是那么无助,是那样的希望获得救助。但无赖水牛个大体重,他们几个根本搬不动,一时束手无策,吴班长只好叫朱冲锋火速回去搬救兵来。



不一会,只见一艘“战船”急驶而来,船头站着严副教导员,一脸乌云密布的胜似关羽,旁边站着张管理员,就像是给关羽拿大刀的周昌,豹眼怒睁,那样子恨不得打碗水把肇事者吞了;接到电话通报的易股长也乘小船飞弛而来。



“听我指挥,一起使力,先把牛抬起来再说。”张管理员对带来增援的众将士命令道:“听口令,我喊一二三!一,二,三,起!”



水牛被大家抬出来了,但它无论如何再也站不起来了,它躺倒在地,两只大眼噙着眼泪,让人看了于心不忍,心痛不以。



“刘光华!你赔我的牛!否则老子叫你好看!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只不过比它加了‘高级’二字而已!……”江海洋气势汹汹的对刘光华叫喊道,那阵仗,让在场的指战员都感到惊讶,两年多来谁也没看到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但谁都知道哪条牛跟他生活了好几个月,多少有些感情,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我……”刘光华“我”了半天也没“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我我个屁!叫你不要拉清单,你还不安逸,这下兑现了噻!”江海洋继续嚷道。



“噫,江海洋这小子看不出来还有点性格呢?”张管理员心想,但当着易股长的面又不好喝斥他,因为这毕竟是营部发生的一次事故。当务之急是只有先解决了现场问题后,回去再解决刘光华的问题。于是他掏出烟来递给易股长一支说:“战友老乡,你看啷个办?”



他们是一个公社的人,同一天应征入伍。



易股长点燃烟,深吸一口后沉痛地说:“没得法,腿的伤势太重了,你看站都站不起来了,太可惜了,只有杀了。我先到对岸生产队去叫个杀牛匠来,你们回去后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我晓得给后勤处打报告说明情况。哦,对了,顺便通知各连来分牛肉。你看呢,严副教导员?”



“我尊重易股长的意见。老张,你留下处理分肉一事。另外再留几个人给你,我带其他人先回去。”严副教导员说,又转身吩咐道:“刘光华跟我回去,江海洋留下。”



江海洋又蹲下来看牛,大水牛眼里明显的流露出乞求生存的眼光,让他看了万分难过心疼。他轻轻的抚摸着水牛的脖子,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情感。这是一头很听话又温顺的水牛,饿了从来不叫,吃饱喝足了则对着主人“嗡嗡”叫两声,表示满意。它曾伴随江海洋度过了那十分寂寞难赖的日子,而今却要生离死别,叫他怎能不伤心落泪。特别是看到刚刚赶来的宰牛匠,满脸杀气,那牛的双眼禁流出了眼泪,让江海洋更是惨不忍睹。



晚饭的红烧牛肉尽管使同志们食欲大振,但江海洋就是不吃,还拿眼恨恨的盯着像霜打了似的刘光华;也讨厌那些正在津津有味嚼咬牛肉的战友,特别是那几个对牛肉津津乐道大加赞赏,吃了还想吃的家伙。

第一部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第二十五章

靠湖边的那几块育秧田里的秧苗长势良好,露出诱人的小绿叶在尽情的吸收阳光。



那天,张管理员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农业专家,带着班长们和一帮骨干力量,站在田埂上指着它们说:“你们记倒起,再过几天就要把它们栽到大田里头去了。到时以班为单位,争取三天栽完。炊事班的肖大卫来了没有?格老子的,那几天你还是把伙食搞好点哈,栽秧辛苦得很。”



“是是是,管理员放心,你的指示我保证不折不扣坚决执行。再说,你哪回作了指示,我执行的是走了样嘛。”肖大卫连连承诺并有意识的拍马屁套近乎。



“你给我少来这套,忠不忠看行动。要是战士反映伙食不好,我拿你试问。”管理员听了炊事班长的话,心里很高兴但话说出来还是硬梆梆的。



“再不要牛尿煮饭了哈。”有人揭他的老底。



“不得不得,永远不会犯类似的第二次错误。”肖大卫连连保证。



“不要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最关键的还是打菜的时候手不要抖,你一抖,我就连饭碗都端不住了。”孙德胜开涮他。



“对头,打菜时手不准抖,到时别怪我给管理员报告说,你的手又在发鸡爪疯了哈。”



梁虹也趁机威胁道。



栽秧的确很辛苦,但也是农民对收获前的一种期盼和喜悦,对军农的“五七”战士也同样如此。江海洋依然还是与唐合江结成对子,跟他学栽秧,并从他笑嘻嘻的嘴里知道了“手提秧苗一百天”的含意。那意思是说,从栽秧到打谷需要三个多月。他第一天栽秧就被累的爬不起来,那腰杆子酸痛得让他都难以站起。“猪头小队长”更是痛苦叫唤,宣称明天要请病假休息,其他班的城市兵和北方兵也纷纷叫苦不迭。无线班长吴贵银因为是党员,不敢发牢骚,只好躺在通铺上轻声呻吟。



“同胞们,战友们,你们不要慌,我去拿点酒来,给你们揉一下腰,吃了饭,洗个澡,好好休息一晚上就好了。”唐合江说完便跑到炊事班去了。



不一会他拿了半瓶江州老白干来,先给叫唤得最凶的朱冲锋揉腰,然后是班长和江海洋,最后是藏立君。



就在秧苗快栽完的时候,一个恶耗又从七连传来。身高马大的老红军子弟万里征,因挑秧苗到田间,被当地老乡拉的电线高度不够而触电身亡。全团上下无不震惊,三营更是一片悲伤。尤其是江海洋他们几个更是因为一起参军的原故,而深感悲痛。



团里在第三天为万里征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江海洋他们几个老乡作为三营的代表回团部参加了追悼会。令江海洋意想不到的是他父亲如此坚强,他强忍失子悲痛,在追悼会上讲出了一个老军人的心声:“……要革命就要流血,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我是战争年代走过来的军人,我懂得这个道理。今天我把二儿子万里程又交给部队,让他继承他哥哥的遗志,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前赴后继。”



这些很带政治色彩的大道理,对于年青的江海洋来说当时并不在意,只有在他成熟后才意识到,作为白发人送黑发人时说出这番话,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老一代军人都有一种坚定不移的信仰,那就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而且还千方百计的让这种信仰得到传承延续和发扬光大。同样,一个民族没有信仰和奋斗的目标也就没有了凝聚力,一个人也是一样,没有生活目标,也就没有了动力。



刚栽上的禾苗看上去还有点东倒西歪的,按四川人的说法是有点“烟粑屁臭”的。可没过几天居然在阳光下郁郁葱葱,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感觉。



“再过一段时间就要施肥了。”唐合江轻描淡写地对江海洋说,“我们那里还是用人畜粪便作肥料,部队却开用化肥了,我看到尿素都运来了。要是我们那里也用化肥就好啰,庄稼长势还要好些,恁个的话农民生活就要好些。”



“看不出你还忧国忧民嘛。”江海洋说。



“哎呀,老弟你不晓得,我们那里苦得很。农民一年到头脸朝黄土背朝天,种出的粮食缴了公粮就所剩无几了,还要撘倒红苕和包谷吃,才能免强的过日子,还谈不上温饱。你到黄瓜山都看到了噻,哪像你们城市,不愁吃不愁穿。所以你也要理解刘光华,他还不是想跳出‘龙门’,只不过现在看来不行了。我也只是想当完三年兵,复员回家好找个堂客,农村的苦我吃得下来。你不晓得,我们那里当过兵的好找婆娘些。”



“我晓得了,听君一席话,莫说胜读十年书,至少让我又明白了一些道理。放心,我会和班副主动搞好关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